第78章 自足娱情

上一章:第77章 俯眄乔枝 下一章:第79章 万象埃尘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文殊殿里的直棂窗悄悄落了下来,彤云缩回身子道:“不知南苑王和长公主说了些什么,我瞧他们处得挺高兴,南苑王还拽着长公主不撒手。”

蒲团上的人合什念了声佛号,“阿弥陀佛,这回可糟了,要劝也劝不住了。怎么办呢,全看各人造化吧!”

彤云摇头叹气,“真凑到一块儿,将来长公主多难啊,站在哪头好?要我说宇文良时缺德得紧,好好的人叫他拖进棋局里,不摆布死不踏实么?”

“他管那些个!尚了公主他就是皇亲,这年头,情义值几个大子儿?”音楼也觉得没计奈何,数着佛珠道,“厂臣给长公主提过醒儿,人到了这种时候,什么话都听不见去了。你瞧那南苑王,长得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的,年轻姑娘架不住他的手段,几句好话就哄得找不着北了。”

彤云唔了声,再想说什么,站在神案旁咽了两口唾沫,脸色一下变了。音楼心里发紧,跪得起不来身,仰脖儿问她:“怎么着?又不舒服了?”

她说没什么,“胸口堵上一阵,一晃眼就过去的。太医瞧不出所以然来,我们家祖上也没听说有死在心病肝病上的,料着不是什么大症候。”瞧她跪了半天了,在边上劝慰着,“您忒实诚了,跪着上瘾是怎么的?起来吧,赵老娘娘不在,偷会儿懒不要紧的。说起来那天冷不丁听人这么称呼她,真叫我笑得小肚子抽筋。这名号是谁取的?听说是肖掌印的手笔?这么会损人,谁得罪他可算倒了八辈子霉了!”正前仰后合,错眼儿朝门上一看,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她笑了半拉憋住了,蹲身叫声督主,自己识趣儿,敛着裙子退出去了。

音楼仍旧跪在那里敲木鱼,笃笃之声不绝于耳。

他先头忙,到这会儿才得闲。那些后妃们都安置到行宫殿里去了,她们忙着找高僧摇卦解签,他趁着去方丈室交接布施账目的当口遁了,知道她在这里,心里热得一捧火似的,着急忙慌赶过来,来了见她还在装样,不觉有点好笑。踱过去,立在边上探看,“娘娘的法事要做到什么时候?”

她拉着长音说:“我得对得起旧主,毗卢阁不停,我有什么道理溜号啊!”

“你还真把荣安皇后的话当回事?”他背着手弯腰道,“意思意思就成了,先帝看得见你的忠心。”

她兴叹起来:“我在这儿跪着,先帝在上头叉腰琢磨,心里八成嘀咕呢——这姑娘是谁啊?瞧着有点儿面生,别不是认错亲了吧!其实先帝压根儿不认识我,我连圣驾都没见过一回。”

“所以我说,面上带过就行了。”他把一条胳膊伸到她面前,“娘娘请起吧!跪了这半天,膝头子都跪破了,臣看了要心疼的。”

她红着脸低低啐一声,到底搭着站了起来,扭头问他,“是你把宇文良时放进来的?他和婉婉在舍利塔那儿叙话呢,不知道说了什么,我怕他哄人,婉婉着了他的道儿。”

他低头拂了拂牙牌,“咱们不是佛祖,天下事多了,再忧心也不能代人家做决定。我知会过她的,她不是孩子了,有自己的主意,我总不能强逼她。”

音楼鼓着腮帮子看他,这人很多时候缺乏同情心,即便是在他跟前长大的孩子,他劝过、提点过就已经仁至义尽了。听不听是人家的事,他同样的话绝不说第三遍,这么看来真够没人情味的。

“你就眼睁睁瞧着婉婉被他骗走?”

“要不怎么?自身都难保了,还管别人的闲事?我如今只想着你,忙着给你撑腰、替你出气,心都操碎了,哪有那劲道在其他事上耗神!”往外瞥一眼,左右无人,一下子把她拖到帷幔后头去了。欺身贴上来,张开五指压着她的脊背,让她服服帖帖趴在他胸前。

低头看她,她仰起脸来,颐养得滋润,体态较之前阵子更显丰盈了。熟了的桃儿,一咬一口水。他捏着她的下巴,狠狠在她颊上亲了口,“我把荣安皇后治了一通,听说吓病了,这才没能来进香。我估摸着短期内她不敢来找你的茬,过阵子就不知道了,所以你万事小心。倘或发觉有哪里不对的,赶紧打发人传话给我,小事捂着就成大事了,记着了?”

她听话地点头,“记住了。不过人家好歹跟过你,你这么对付人,手太黑了。”

他的眉毛直挑起来,“混说什么,什么跟过我?各取所需罢了!她给我高官厚禄,我替她铲除异己,就这么回事。”言罢笑着晃她一下,“怎么,还吃味儿么?”

她在那儿冒充大铆钉,“我器量可是很大的,虽然知道你和那些后妃们不清不楚,我也从来不恼火。”给他整整盘领上的金钮子,觑了他一眼,不阴不阳的嘀咕,“我瞧太后对你宠信有加,别不是有说头吧!太监也这么吃香,可见宫里女人苦。”

还说不醋,分明醋大发了,连太后都牵连进来。他在她鼻尖上亲了下,“你傻么?以前为奴为婢的时候要借助她们登顶,如今到了这位置,靠的是自己的能耐。你只当单凭邀宠就能坐稳掌印的宝座?”他起先还嗤笑,转瞬又睨起了眼,目光空空落在佛堂西墙张贴的仪文上,“接下来得想法子彻底摧垮西厂,留着于尊是个祸害。至于咱们的事,暂且只有按捺。皇上既然有了耳闻,断不会轻易放人的,咱们要在一处,恐怕得费很多周折。”

这么说来真有些伤感,不过音楼想得不怎么长远,她觉得只要他们之间没有误会,皇帝视而不见,她一直在宫里生活下去也没什么不好。

她两手一焯,挎住了他的腰,“等我老了,你还会在我身边吗?如果权力越来越大,大到你不用忌讳任何人的时候,你会不会嫌弃我,又去找年轻貌美的姑娘?”

他在她臀瓣暧昧地抚摩,“你现在虽年轻,貌美也才沾边,我还不是在将就么!你放心,真到了那个时候,我头一件要办的就是把你讨回去。咱们关起门生一窝孩子,好好振兴肖家。”

她有些惆怅:“我连想都不敢想,但愿真有那么一天。今早听长公主说,皇上要布施,要建揽仙楼,你劝谏了,闹得很不痛快,是不是?”

他叹了口气道:“国运衰败是不假,当家人要是勉力挽救,或许能多拖两年。我也不愿意看着大邺就这么毁了,改朝换代,对我这样的人来说没有好处。所以尽我所能拉扯一把,可惜收效甚微。”

他一副莫可奈何的样子,音楼觉得很心惊,拽着他的衣襟道:“船到桥头自然直的,你依着他,不要违逆他。横竖这江山是他慕容家的,他爱作践就由得他去吧!我怕你触了他的逆鳞,回头再生嫌隙,他又要借机削你的权。咱们现在这样很安稳,维持下去也很好。你就算为了我,别管他的闲事,成吗?你不知道我听见这个有多担心,我是个没用的,不像当初的荣安皇后,你遇上什么难处还能帮衬一把。我都指着你呢,万一你有个好歹,那我真不能活了。”

他掩住她的口,低声说:“我都明白,也有分寸。顺着他的意儿,我也想,可要国库里调拨得转才好。眼下批红他是不管了,户部的票拟他连看都不看,光知道伸手要钱,哪里来的银子供他驱使?这么大个国,兵部、工部、吏部、各衙门各司,睁眼就有开支,这些钱哪里来?”说了半天才发现把她说闷了,她又不懂这个,叫她跟着操心也没意思。两个人难得见面,身贴着身说话更是少之又少,把时间花在议论国政大事上,白白浪费了。

佛堂里整天香火不断,烟雾缭绕中看她的脸,别有一种朦胧的美态。其实他说错了,她不是和美刚沾边,她在他眼里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都是他喜欢的——他喜欢的脸架子、他喜欢的五官、他喜欢的身型、连那个自以为是的狗脾气都是他喜欢的。喜欢到一定程度,恨不得把她嵌进眼眶子里去。四下寂静,只听见毗卢阁隐约传来铙钹的声响,清脆的碰撞,一记记敲得不紧不慢,像一出冗长的悲歌。

他心潮澎湃,但终归不好意思,扭捏道:“这会儿行宫殿里开了素宴,太后和主儿们都在用斋饭,咱们……找点事做?”

音楼哦了声,无限落寞:“她们吃饭都不叫上我。”

他听了很不是滋味,“吃饭有那么要紧么?比和我在一起都要紧?”

他一副委屈的嗓子,叫她心疼起来。这么大的人了,有时候还像孩子。她摸摸他的脸,踮起脚尖亲他的红唇,“自然是你要紧,婉婉给我摘佛果子去了,回头在车里吃,也饿不着的。你刚才说找点事做,做什么呢?一道出去走走么?我怕人看见,传到皇上跟前不好。”

“那就不出去了,外头大太阳照着,什么趣儿!”犹豫了一下,试探道,“做什么好呢……你听过么?有个桥段,苏三和王金龙,那个……神案底下叙恩情。”才说完,气血倒流,一张白净的脸霎时涨得通红。

音楼怔了下,心道这人真太坏了,这样的地点,他却在想那些东西!满肚子花花肠子,偏偏长了张薄脸皮,在外面长袖善舞,往旖旎处说,又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姿态,简直叫人匪夷所思。她忙对菩萨拜了拜,“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他垂下眼,浓密的睫毛盖住了里头跳跃的火焰,”好不容易见的……我叫人外头守着,不许任何人进来打搅。”说完含情脉脉瞅着她,探过来牵起她的手,轻轻压在那个地方,小声嘀咕,“这模样,怎么出去见人呢?”

音楼大窘,想缩手他又不让,只觉小督主热力惊人,隔着料子都能描绘出剑拔弩张的形状。她叹了口气,“你以前是怎么料理的?外头走着,突然……这样,那多危险呐!”

他怨怼地看她一眼,“以前从来用不着为这个操心,现在就像我那把三刃剑,尝过了血,一靠近猎物就震动嗡鸣。”

音楼忍不住扶额,好个比喻,十分的形象贴切。

“咱们就别蹉跎这大好时光了吧!我提前知会了方丈,才把你安排在这文殊殿里的。这里安静,来往的人也少,倘或有个动静,外头即时能传报的。”他一面说,一面咬了咬嘴唇,把手放在她高耸的胸房上,“不着急,慢慢来。”

她酥倒了半边,想起上回的经历,心里有点怕,“没的玷污了佛门圣地,要遭天打雷劈的。”

他倒懂得开脱:“菩萨救苦救难,知道咱们这段苦情,定然也可怜咱们。”

细打量她脸色,她半阖着眼睛不说话,想来已经默认了吧!他窃窃欢喜,壮了胆子解她的交领,两个人都紧张,大殿的落地罩上垂挂褚黄色的帷幔,背靠在上面瑟瑟发抖,那幔子也跟着高低起伏。他低头吻她,手指盘桓在那一捻柳腰上,逐渐撩起她的裙角转移过来,找到原点轻拢慢捻,她倚向他怀里,梅蕊初绽,不胜娇羞。

青山古庙,斜阳在翘角飞檐下一寸寸扩散,照着庙墙顶上朱红的连楹和六角门簪,鲜红如血。

依旧是赫赫扬扬的富贵排场,因为要赶在下钥前回宫,交未正时牌就已经清道摆銮仪了。彤云搀音楼登车,车里的帝姬显得呆呆的,手肘支着窗棂看外面山水,眼梢隐约夹带笑意。不说话也好,音楼自己满脑子昏沉,索性闭目养神,于是各藏心事,一路无话。

回到寝宫人也乏力了,本打算用过膳早早安置,没想到才躺下,宫门上吊嗓子高喊“万岁爷驾到”,把她惊得纵起来,慌忙穿鞋抿头到滴水下迎驾。

皇帝走得极快,没等她磕头已经上了台阶。经过她面前脚步并未停顿,声气儿也不好,冷冷扔了句“朕有话问你”,举步便进了正殿里。

推荐热门小说浮图塔,本站提供浮图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浮图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77章 俯眄乔枝 下一章:第79章 万象埃尘
热门: 暗夜女子 空巢:留守村庄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美食直播间[星际] 七夜 朕今天也在等男主篡位[穿书] 离婚后前夫失忆了 焚天魂主 苍黄 星际之陛下你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