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俯眄乔枝

上一章:第76章 肠中冰炭 下一章:第78章 自足娱情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潭柘寺进香是每年必有的一项活动,通常在中秋之后,叫“酬月”,是为答谢皓月常照九州。虽然今年老天爷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但是该有的礼节不能少,得罪不起只得妥协,谁还能和老天爷对着干么?

这些不愉快暂且不去论,宫眷们对出行仍旧抱有极大热情。九门都戒严了,锦衣卫清路,御道两旁拉起了黄幔子。潭柘寺在门头沟东南,从紫禁城过去有程子路,皇后和太后有她们专门的卤簿,各色华盖凤扇、各式香炉、金杌、金唾壶……排场大得惊人。宫妃们呢,自有自己的快乐。邀两个要好的同乘一辆翠盖珠缨八宝车,带上几个贴身的宫女太监,混迹在浩浩荡荡的仪仗中,没有太多拘束,心境格外开朗。

音楼是队伍里的异类,说到底忌讳她是先帝遗孀,晋了位也没谁真的爱搭理她。好在有帝姬,帝姬喜欢和她凑作堆,请她坐她的金凤辇车,车轮滚滚里给她介绍潭柘寺的历史和有趣的地方。

帝姬倚在窗口点着手指头道:“有句老话叫,先有潭柘寺,后有北京城。据说紫禁城就是仿照潭柘寺建成的。历代的后妃又在那里斥巨资修缮,不知道多少回了,花出去的银子堆成山,才有今天的格局。”

帝姬今天梳个挑心髻,髻上压葵花宝石簪,头发高高挽起,称着朱衣上的素纱领缘,那脖颈显得异常玲珑。这样如玉的脸孔,窗外是连绵起伏的山麓,像流动的画卷里落了枚朱砂印章,鲜焕而贵重。音楼看着她,不由生出许多感慨来,年轻就是好啊,自己比她大不了多少,现在打量她,居然像隔了一代,有种日暮沧桑的感觉。

“今天的布施是朝廷出银子,我打听过了,统共三十五万两白银。”她蹙眉摇头,“三十五万两啊,够一省百姓吃半年的了。不是说修庙不好,可积德行善也得看时候。如今国库连年亏空,把钱拿出来干这个,还不如用来扩充军需。咱们女流之辈,不方便妄议朝政,听说厂臣倒是劝谏过,结果运了一脑门子气。我那哥子不会当家,这么下去怕是不妙。前几天淑妃撺掇着建个揽仙楼,说登得越高离瑶池越近,这种祸国的谬论,皇上居然大感兴趣!真真家业越大败起来越尽兴,如今就瞧阁老们怎么进言了。”

音楼没想到她对政事还有见解,直起身道:“自那天音阁进宫后我就没见过厂臣,前朝的事我也没处打听。皇上拨款修建潭柘寺他出过面了,建楼再制止,怕皇上心里不称意。”

辇车已经到了山脚下,芦潭古道上山风阵阵,帝姬转过脸看外面景致,惆怅道:“皇上的脾气我知道,他何尝愿意听人劝?自己决定的事,悄没声的就去办了,办完怎么收场他也不管,横竖底下人会帮着料理。以前为王的时候是这样,现在做了皇帝,这毛病更改不掉了。”

好好的出游,被政事搅得不高兴起来。这么庞大的帝国,要腐烂也是从芯子里开始。歌舞升平,气数将尽,元贞皇帝时期起就是这种惨况。不过时间消耗得久了,人渐渐的麻木和适应,以为大邺本来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音楼担心的并不是皇帝今天又花了多少银子,她只担心肖铎,他劝谏太多,如果是有道明君还则罢了,遇上慕容高巩这种好赖不分的,万一触怒了他,不知道又要给他下什么绊子。

往前看,乌泱泱的人群看不见首尾。今天进香是他伺候的,皇太后信得及他,总说他办事有分寸,皇帝不能照料的事,叫他总没错儿。倒是个好机会,离了宫,挑个没人的时候说上几句话也方便。她心里不能放下,知道他是最懂得审时度势的,也还是忍不住要劝他明哲保身。真是老婆子架势了,半是忧心半是甜蜜,猛想起含清斋那晚的情景,脸上*辣一阵袭上来。

宫里后妃们凤驾光临,潭柘寺早就封了山,再不许闲杂人等进香了。到山门前各自下车,彤云上来搬脚踏搀扶,她转过身四下看,红墙灰瓦掩映在青松翠柏之间,大殿的面阔和布局竟然真的和紫禁城相仿。

众人都肃立在一旁,等太后和皇后先行。肖铎是近身伺候的人,一身绯衣玉带在前头引路。太阳照在通袖和膝澜的金丝妆花上,瞧他整个人就是云锦堆积起来的。一个男人家穿红,不显得俗气,反倒有种异于常态的妖媚,果然是用来疼爱的人儿啊!

他从她跟前经过,眼皮都没撩一下,相当的谨慎从容。音楼也很坦然,携了帝姬上台阶,在宫里颐养得太久了,几十级台阶一爬,累得气喘吁吁。

刚开始大伙儿是要紧跟太后和皇后的,各处拈香参拜。一溜的佛爷跟前都周到了,慢慢到了最高处的观音殿。宫里供佛,供得最多的就是观音。抬头往上瞧,这里的观音和想象中的不大一样,金身三头六臂,一眼看过去分不清男女。大殿里站满了妃嫔和随众们,举香揖手,边上小沙弥来接了往香炉里安插,接下来就是一轮抛钱布施。

程序走完了,大家能松散松散,各处逛逛看看。不知怎么,今天荣安皇后告了假,没有同行,可是替先帝超度是回禀过太后的,音楼想逃脱也不能够。好在那位赵老娘娘不在,没谁死盯着她不放。众人折回毗卢阁祭奠了先帝,便各自散去了。因着她身份特殊,大殿里诵经做佛事的都是和尚,她一个女眷在场不方便,遂另辟了文殊殿容她一个人静心悼念。

帝姬送她进去,看她在蒲团上伏身叩拜。一个小沙弥托着木鱼和念珠来搁在她面前,她执起犍槌,耷拉着眼皮笃笃敲打起来。帝姬叹了口气,问那小沙弥,“要跪多久?”

小沙弥合什一拜道:“全凭心意,没定规的。”

越是这样才越是难弄,全凭心意,一两盏茶说明心意太轻,有了新主忘了旧主;一两个时辰,她这趟潭柘寺之行就全交代在这文殊殿了,哪儿都别想逛。

帝姬也没法子,陪着跪了一炷香,膝头子实在受不住,最后败下阵来。安慰式的在她肩头一拍,低声道:“你且耐住了,我去给你寻摸点佛果子来,吃了消灾解厄的。”言罢吐舌一笑,抽身出了文殊殿。

外头风光正好,这八月的天,正是硕果丰收的季节。她站在滴水底下眯眼吸口气,空气里满是香火的味儿,闻着有点浊,却叫人心定。沿廊子信步往东走一段,上年来潭柘寺进香看见那里有棵枣树,算算时候,这会儿应当满树繁茂了吧!她把腰上荷包解下来,里头的金银角子都倒在宫女手心里,自己拎着抽绳便往舍利塔那儿去了。

果然没记错,那颗枣树极粗壮,枝头缀满了枣儿,大约和尚不吃果子的,皮都长得鲜红了也不见人采摘。她欣然笑起来,宫里的瓜果都是从各地进贡,一个个装在白玉盘子里,没有她自己动手的机会。毕竟是十几岁的女孩儿,左右无人登时欢天喜地,猫着腰转到树下,伸手去够,还没摘到果子,手腕就被树上的尖刺划破了。

她嘶地吸了口冷气,定睛看,那些刺有半寸来长,怪自己不小心,果子没吃着,自己倒先弄伤了。正懊恼,舍利塔后转出个人,也没言声,试探着伸过手来,轻轻握住了她的腕子。

那是一双白洁有力的手,帝姬原只当是跟前宫婢,可是触到之后便觉得有异。她心里一跳,待要看又怯懦了。日光下的人影斜陈在她足前的草地上,颀长俊秀的身条,束着发冠,绝不是随扈的太监。可是整座寺庙都戒严了,怎么会有外人在呢!

她慢慢抬起眼,对面的人正低着头仔细拿手绢包扎她的伤处,单看见一对浓眉,还有直而挺拔的鼻梁。

“你……”

他终于和她对视,一双光华万千的眼,笔直撞进人心坎里来。她居然长长松了口气,是南苑王。

他放开她,谦谦的君子人模样,温文笑道:“长公主要摘枣儿么?树上刺多,摘的时候得留神。这么的,你在边上接应,我来替你摘。”

他个儿高,探手一够,不费吹灰之力。帝姬张着荷包站了半天,想想又觉得不大对劲。

他怎么来了呢!是有事求见太后,还是为别的?一想到“别的”,自己禁不住红了脸。心底里隐隐咂出一丝快乐,渐次扩大,越来越鲜明,再多的礼教都压不住自发上扬的唇角。风吹散了鬓边的头发,痒梭梭拂在颊上,她歪脖儿在肩上蹭了蹭,恰好他回过头来看她,她怔了下,愈发难为情了。

两两缄默总有些尴尬,她说:“那天的事想向王爷道谢,一直没寻着机会,今儿倒是凑巧。”

他和颜道:“小事罢了,不足挂齿。只是长公主日后要多加留心,这种心怀叵测的人务必要远着。幸亏这事肖大人接了手,姓赵的在东厂也是活罪难逃,要不我离了京,真有些放心不下。”

这话怎么说呢,什么叫放心不下?她垂首揉弄荷包上的缎带,酡红的脸,在太阳光下鲜洁得花儿一样。不好意思顺着他的话往下说,转而道:“你让庶福晋带进宫的东西我也很喜欢,多谢你。”

他只是笑,“小玩意儿不值什么,喜欢就好。”说着转过身眺望远处庙宇,稍顿了下又道,“今天费了大力气,才求得肖大人放我进来。也没什么要紧事,就是来同长公主道个别。明早我要回封地去了,等冬至祭天地的时候才能再来京城……”他似乎有些苦闷,眉心拢了起来,“其实里头相隔时候并不长,两三个月而已,不知怎么有点迫不及待似的。人还没走呢,就开始想念,长公主会笑话我吧?”

帝姬背过身去,心跳得要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勉力稳住了声道:“王爷这话我不太明白,是因为端妃娘娘要留庶福晋在京,王爷才会如此么?或者今儿来找我,是想请我从中斡旋,让庶福晋跟你回南京去?”

她是有意装糊涂,他也不着急否认,话锋一转道:“许是在南方住惯了,总觉得江南的气候比起北地来要宜人些。金陵是久负盛名的古都,若是有机会,将来迎公主过去逛逛,良时必定要尽地主之谊,好好陪公主游历一番。”

一个没出阁的姑娘,怎么可能独自去那么远的地方,他话里的隐喻耐人寻味。帝姬含糊道好,究竟心里什么想头,冷暖自知。

“彼时年纪尚幼,行事也不稳重,多亏遇上了长公主。时隔多年,偶尔做梦还能梦见。可惜藩王不能常进京,即便面圣,公主在深宫之中,想见也难,所以梦里看得见身形,看不清脸。”他回过身来,眉眼含笑,目光专注。绿树白塔间的的翩翩公子,自有天成的神韵,不需要做什么,只要站在那里,就足叫人刮目相看了。

帝姬盈盈一笑,“芝麻绿豆大的事,叫王爷惦念这么些年,倒弄得我怪臊的。”

“于公主来说是小事,于良时却是天大的恩惠。那时恰逢朝里有人弹劾我父王,若是我这里出了纰漏,话到有心人嘴里又是另一种滋味儿。回禀上去,我父王的脸面也没处搁了,所以公主的善行,必然要叫我惦念一辈子。”说着嗓音低沉下来,微微的一点沙哑,有种愁苦的况味,“今日一别,下次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再见。怕只怕下次来京时听见长公主的婚讯,那个时候再想像今天这么说话可不能够了。”

帝姬一颗心被他搅得七上八下,不知道他兜兜转转是什么意思。这么钝刀子磨人实在难熬得很,她心里隐约也明白,已经涉及婚嫁了,可能接下来就该掏心挖肺了吧!她腼腆道:“这是没法子的事……王爷要是有什么话要交代,庶福晋常在宫里走动的,叫她带到就是了。”

他不言声,眼睛里却有千言万语。金丝发冠后的组缨垂挂在肩背上,风一吹,回龙须穗子丝丝缕缕飘拂起来,莫名把视线隔断了。就那样觑眼相望,枝头鸟声啾啾,一只黄鹂腾飞出去,翅羽拍打出楞楞的声响,才把人思绪重拉了回来。他复一笑:“有的话可以托人转达,有的话却不能。长公主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帝姬是善性姑娘,他的语调总像给人心头上了重枷似的,托付的事便也不忍心拒绝,颔首道:“王爷请讲,我办得到的,一定尽力而为。”

“等我三个月。”他突然说,走近一些,广袖下的手指隔着那块缂丝云帕,悄悄握住她纤细的腕子,“良时对公主倾心已久,今生能得公主相伴,死而无憾。只不过宇文氏没有尚公主的先例,想是朝廷有意规避的,可我……想试试。我等了七年,等公主长大,如果这趟错过,恐怕这辈子再没有机会了。”一头说着,一头垂下眼睫,“公主是怎么瞧我的呢?会不会觉得我有意攀附?宇文氏虽是小小的藩王,在江南尚且能够自给自足,公主下降,我给不了更多的,却可以许公主举案齐眉,相携白首。府里那些姬妾,讨回来也是碍于祖宗规矩,公主若是瞧不上眼,或是遣散或是送到别苑去,都听公主的意思。那么公主……能应准良时么?”

虽然早在暗里设想过千百回,他一说出口,还是叫她手足无措。似乎一切都来得太快,快到令她招架不住。她凝目看他,这张脸,真像前世里就见过的。不是八岁那年残留的记忆,截然不同的感觉,熟悉的,思念过,触摸过,沧海遗珠,失而复得。她心里安定下来,明明欢喜,脸上仍旧轻描淡写,避开他的目光,轻声道好:“我等你三个月。”

相信宿命么?其实遇见一个对的人,就像是宿命,心甘情愿地停滞下来,不管你身处什么位置,把自己交付他,觉得自己今生有依靠了,开始随波逐流。比方音楼和肖铎,虽然她从来没有向她透露过什么,但她都知道。那夜立柜门上的裙角、屋子里挥之不散的瑞脑香,他们有情,所以音楼这样的傻大姐可以在后宫这口大染缸里安身立命。

其实她也喜欢肖铎呢,喜欢了好多年,可惜不能有更进一步的发展。她和音楼不同,音楼是紫禁城的一部分,他们可以相互扶持着,即便需要避人耳目,仍旧近得触手可及。她却不行,她终究要离开,下嫁他人,甚至不能留在北京城里……这样也好,遗憾之余又觉得完满。总算可以把心收回来了,眼前这人和肖铎有些像,一样的青年才俊,一样的沉稳可靠。退而求其次,对自己也是种宽宥吧!

推荐热门小说浮图塔,本站提供浮图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浮图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76章 肠中冰炭 下一章:第78章 自足娱情
热门: 快穿之神 美强惨反派是我老婆[穿书] 向导是不是重生的 奸臣直播间 装A后被死对头标记了 幻影怪人 如烟如汀ABO 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 江湖遍地是奇葩 神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