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肠中冰炭

上一章:第75章 风月相知 下一章:第77章 俯眄乔枝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荣安皇后穿深色的襦裙,两边有宫婢搀扶着,从甬道那头翩翩而来。

看一个人走路的姿势,便大抵能猜到这个人的性格。荣安皇后的人生是辉煌的人生,虽然死了丈夫不再众星拱月,但在后宫依然是尊养。及笄便封后,坐镇中宫掌管过大邺半壁江山,气势摆在那里,不容谁小觑。

她来,就算寻衅也给人一种纡尊降贵的感觉。迈进门的时候音楼还是站了起来,笑迎上去,蹲了个福道:“娘娘今儿得闲?有什么事儿打发人来说一声,我过去也是一样。”

“没什么要紧事。”荣安皇后说,往边上瞥一眼,嘴角撩了下,“原来有贵客在,我来的不是时候?”

肖铎躬身作了一揖,“娘娘说笑了,臣为南苑王庶福晋的事来,到端妃娘娘这儿打听些消息。”

她漠然哼笑,“肖厂臣贵人事忙,如今是请都请不动了。大行皇帝的灵还奉安在玄宫里,我深居后宫不问事,不知谥册宝印都筹备妥当没有。请厂臣过喈凤宫商议,结果来了个蔡春阳,结结巴巴连话都说不利索。”她在宝座上坐定,归置了下八宝立水的裙脚,“藩王小妾的事要紧,大行皇帝的事不是事么?厂臣替皇上分忧之余莫忘旧主,才是立世为人的正道。”

给他碰个钉子,也好解解心头之恨。本来这种露水姻缘,谁都没指望能得长久。只不过须臾之间撇得一干二净,这肖铎未免太绝情了些。

音楼在一旁听得很有意思,转过眼看肖铎,他掖手道:“先帝入陵寝后的一切事宜都由蔡春阳监管,臣派他来回事再合适不过。既然娘娘嫌他说不清原委,那臣回司礼监问明了,再到喈凤宫回话就是了。”

荣安皇后脸色略缓和了些,对这样答复还算满意。接过宫女奉上的茶水抿一口,又垂着眼皮道:“我记得厂臣南下前,我曾和厂臣提起过长公主下降的事。昨儿宫里大宴,还止和帝姬说上话了,似乎相谈甚欢。厂臣得空替我向皇上提一提,这事到底还需万岁爷圣裁的。”

音楼几乎可以肯定,这位赵老娘娘来她这里,目的就是为了找肖铎说话的。也可怜见儿,以前随便一个眼风就围着她打转的人,现在渐行渐远,问个话还需三邀四请,这种落差实在叫人难堪。她也不言声,只在一旁作壁上观,宫人进来问排膳的事,她叫摆到梢间里去,好和彤云一道用。

肖铎没那份怜香惜玉的心,听她说起赵还止就口气不善,“娘娘大约还不知道,赵还止今早被请进东厂问话了。对公主无状,这是杀头的大罪,娘娘事先没有嘱咐过么?再好再赖,管住自己的手脚,毕竟那位是御妹,不是小门小户的闺女。眼下倒好,这事查明了,恐怕还要连累娘娘。”

荣安皇后大惊,“这样荒唐的话是从谁嘴里传出来的?厂臣该抓的是那个传播谣言的人,先掐了这苗头才是道理,怎么不问青红皂白就拿人?好歹是我娘家兄弟,厂臣这样做,毫不顾及我的脸面么?”

“这是长公主亲口对臣说的,臣若是不顾及娘娘脸面,这会子应该把事捅到皇上跟前去了。”肖铎冷声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原是常理,谁知赵家公子这样急不可待。臣要是娘娘,闷声不响大家安生,再追究下去,于谁都不利。”

荣安皇后张口结舌,怔了会儿嘲讪一笑,“不是我说,这个长公主当真是少不更事。姑娘家不知道羞耻么,竟拿来说嘴!厂臣还是劝劝她,既然事都出了,不如过了门子算了。好歹名节事大,传出去,就算她是公主,哪个清白人家要她?”

音楼听得气煞,又不好过激,便淡声道:“我料着赵公子和娘娘大约是一样想头,以为有了点什么就不得不下嫁了。可帝王家的体面摆在那里,莫说没到那步田地,就是真吃了亏,也不会这么捂嘴葫芦过的。依我看厂臣还是往上呈报的好,是是非非请太后和皇后娘娘定夺。赵老娘娘和赵还止是至亲,眼下不抽身,招来无妄之灾多冤枉啊!”

那句赵老娘娘拍得荣安皇后半天回不过神来,她简直痛恨这称呼,她是有意拿这个来恶心她么?当即嗑托一声,把手里茶盏搁在了桌上,“往上呈报?我也觉得往上呈报的好!皇上是做大事的人,不管后宫这些琐碎。有些事是要叫皇后和太后知道,大家心里有数,将来算起账来钉是钉铆是铆,别叫谁钻了空子。”

她恨不得把她掌握的把柄扔到他们脸上,一个不起眼的小才人,以为找到肖铎做靠山就敢这样同她说话了?肖铎是个唯利是图的人,今儿和她站在一条战线上,明儿就能打她一个漏风巴掌。当初她把他扶上掌印的位置是要拿他当刀使,现如今他有了实权,缺的是枕头风。说到底不过互相利用,自己多少斤两还没瞧清呢!

音楼满心疙瘩,再要和她论长短,又觉得自己腰杆子不够硬。真要是闹得满城风雨,这后宫还怎么待下去?

肖铎却哂笑,“娘娘且消消气,报不报都是后话,回头臣让人送样东西请娘娘过目,娘娘瞧过之后就什么都明白了。”

荣安皇后探究地看他,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暂且按捺下来,对音楼道:“我来是为传句话,过两天潭柘寺进香,我另安排了大殿给先帝打醮。你眼下虽晋了位,好歹曾经是先帝的宫眷,侍奉今上也别慢待了亡主。一没殉葬二没守陵,万事总要说得过去才好。”言罢也不愿再逗留了,站起身道,“到那天穿戴素净些,珠翠满头不好看相,跪在那里涂脂抹粉的,不成个体统。”

几乎就是训诫的语气,吩咐完了叫人搀着,一摇三摆地去了。

音楼直瞪眼,不是厉害人,不懂得反唇相讥,只是鼓着腮帮子嘀咕:“这算什么呢!”

肖铎无奈地笑,“笨嘴拙舌的,没能声张正义,最后还被人反将一军。罢了,你去用膳,后头的事交给我。往后见了她不必畏缩,她不过是前皇后,还管不到你头上。”

她站在那里脸色不豫,他心里怜爱,在她颊上捏了下,不能再耽搁,匆匆撩袍出了宫门。

荣安皇后果真没有走远,站在夹道里等他,眯觑着两眼,把身边人打发开了,回过身道:“我原以为你回了宫至少来瞧我,没曾想我连个闲杂人等都不如。今儿我要是不过哕鸾宫来,恐怕还不能同你说上话呢!我问你,还止的事你打算站干岸么?”

他背手看着她,“娘娘想让臣怎么做呢?”

荣安皇后隐约有些动怒了,“我刚才说得很清楚,最好是能捋平了,合德帝姬下嫁,皆大欢喜。”

他转过头去,对着广阔的天宇森森一笑,“娘娘知道我是看着帝姬长大的,不可能让她嫁给一个扶不起来的阿斗。这事我劝娘娘不要再过问了,您在后宫安享尊荣有什么不好,偏要混在泥潭里。今时不同往日,江山易了主,不认也得认,就算让赵还止尚了公主,又能怎么样?千帆过尽,日子还是照旧,何必生出那么多事端来!”

由头至尾他都没打算帮她一把,以前那个有求必应的肖铎早不见了,有了新主子,把老主子忘到脚后跟去了。荣安皇后凝眉看他,“肖铎,费尽心机栽培那个小才人有什么用?你该不会想把她扶上后位吧!只是这趟用力过猛了,假戏真做,对你有好处么?”

他眼里浮起严霜,“臣其实还是给娘娘留了余地的,只是娘娘没有发觉罢了。娘娘在臣背后动的那些手脚,您以为臣不知道么?坏了臣的好事,娘娘眼下还敢挺腰子和臣说话?”他拱手一拜,“娘娘回宫去吧,安分些,臣念在以往还有些交情的份上不为难你。倘或你不知好歹一意孤行,饿死的张裕妃只怕就是你的榜样!”

他愤然一震袖,转身扬长而去。荣安皇后被他几句话弄得呆怔在那里,又是愤懑又是心慌,腿脚颤得站都站不住。

“这个阉贼,敢这样同我说话!要不是我当初可怜他,他这会儿还在酒醋面局数豆子呢!”她气疯了,狠狠攥紧了双拳朝他离开的方向怒斥。

她跟前女官怕惹事,压着声儿拉扯她的衣袖,“娘娘千万息怒,闹起来对咱们不利的。您才刚没听见他的话么,他是打算饿死咱们呐!”

荣安皇后奋力把她格开了,尖声道:“没用的东西,叫人一句话吓成了这样。真饿得死你么?拿我和张裕妃比,瞎了他的狗眼!”

她气急败坏,调过头来往喈凤宫疾行,进了殿里见东西就砸,好好的瓷器摆设,转眼成了渣滓。

扑在床头痛哭流涕,觉得什么都挂靠不上,她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孤家寡人。早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只没想到来得这么快。他曾经说过的话全不算数了,原来甜言蜜语是用来锦上添花的,到了穷途末路,周全自己都来不及,还念往日的旧情么!

可是说狠话也罢了,没想到他干的也不是人事。

临入夜裘安送了个匣子过来,点头哈腰说是督主给娘娘的赔罪礼。她白天的气倒消了不少,心想他要是退一步,自己顺着台阶下,重归于好对自己也有利,便叫宫人把匣子呈上来。女人喜爱的左不过是珠宝首饰,再不然就是零零碎碎的可人小玩意儿,肖铎一向懂得揣摩女人心思,料想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她是满怀期待的,谁知道打开盖子,像一记重拳击在她脑门上,把她吓得魂飞天外。

居然是一双眼珠一根舌头,血淋淋的,拱在锦缎的垫子上。

她尖叫一声扔出去,眼珠子骨碌碌滚到门槛那里,舌头高高抛起来,啪地落在了脚踏前的青砖地上。她捂住耳朵叫得声嘶力竭,殿里的人都吓坏了,女孩子们上下牙扣得咔咔作响,紧紧抱成了团。

裘安站在那里,脸上带着呆呆的笑,灯下看起来有点恐怖。他往前两步,捏着嗓子道:“督主让奴婢带话,娘娘最看重小双的舌头和眼睛,督主叫人把它们归置起来,一并给娘娘送来了……怎么,娘娘不喜欢么?”

小双是她安插在提督府的人,从端妃进府开始就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无关紧要的一个低等婢女,混迹在杂役里根本不会引人注意,没想到肖铎居然把她挖了出来,还用了这样的极刑。

她已经没法说话,倒在宝座上浑身痉挛。脑子里嗡嗡有声,眼前天旋地转,只是心里都明白,肖铎这回真要冲她下手了。他现在胆大包天,西厂不在他眼里,他又回到了原来权倾朝野的时候,莫说后宫的女人,就连内阁的首辅都要看他的眼色行事。他这是杀鸡给猴看,为了那个步音楼,翻脸来对付她了。

裘安继续慢条斯理地劝谏,“娘娘,不是奴婢说您,见好就收的道理您得懂。您是尊贵人儿,到今天这地步,有意思么?以前的皇后,再怎么荣耀也是以前了,俗话说英雄末路、美人迟暮,您不服不行。这宫掖,虽说是万岁爷当家,可掌人生死的毕竟还是督主,您得罪谁也别得罪他不是……”觑眼瞧,座上人抖得发疟疾似的,看来说什么都是打耳门外过。他摸摸鼻子也不打算多费唇舌了,旋过身踱出喈凤宫,回掌印值房复命去了。

推荐热门小说浮图塔,本站提供浮图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浮图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75章 风月相知 下一章:第77章 俯眄乔枝
热门: 禁欲老攻总想宠坏我 医道生香 你们嗑的cp在一起了 我,邪神,料理王 六十年代研究员 系铃人 重生过去当神厨 悠闲乡村直播间 吞龙 国家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