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花明月暗

上一章:第71章 晚来堪画 下一章:第73章 情若连环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不见那夜甲板上的款款深情,他吻得有些蛮横,不顾一切的,恨不得把人魂魄吸出来。

音楼想抗拒,但是做出来的姿态是欲拒还迎。实在没有办法,她的眼泪在一片混乱中渗透进来,彼此都尝到了,难以言喻的苦涩。她想他还是爱她的,也许恨之入骨,但仍旧丢不开手。他的吻在唇齿间肆虐,她逃不开,也不想逃开。思想模糊了,她被吻晕了头,整个世界都是他的气息,她一无所有,可是还有他。

脑子里千般想头都汇集成他的脸,他动情,没有任何伪装的冷漠。音楼还在可惜,她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堡垒,瞬间就被他攻破了。拿他怎么办呢?男人有时候像孩子,越是得不到越是孜孜不倦。你退一分他进十分,避无可避的时候,只能由他予取予求。

她还残存着一丝清明,不能这样下去,再纠缠,又是苦海无边。然而她的手违背她的意志,攀上他结实的肩背,她多渴望和他靠近,已经忍无可忍了。

她回吻他,笨拙的,但是真心真意的吻他。单是这样没关系吧!老天爷原谅她的情不自禁,他是她深爱的人啊!即便是因为这样那样的问题他们不能在一起,她还是爱他,作了再多的努力都无法解脱出去。

他感觉到了,这个口是心非的女人!他暗里欢喜,把她揽得更紧,简单的吻满足不了他,他想要更多。把她拆吃入腹,似乎这样才能弥补长久以来所遭受的苦难。这狭小的空间提供了足够的便利,他感觉自己在颤抖,张开五指挎住她的腰肢,往上一推,便把那层罩衣推到了胸乳之上。

她没有反抗,他急切地覆盖上去,一团柔软揣捏在手里,尖尖的一点拱着他的掌心,叫人浑身酥麻。心痒难搔,越发使劲,她轻轻抽了口气,他放开那里,手指顺着曲线一路往下,滑进了她的襦裙里。

音楼在汹涌的狂潮中癫荡,他是最好的爱匠,每一个细小的动作都令她沉溺。她伏在他胸口,他的唇一直未和她分离。以前也曾这样亲密,她毫无保留地在他面前坦露,因为觉得自己就是他的。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一切都不合时宜。他触到那处,她突然惊醒过来,一把推开他,慌慌张张从柜子里钻了出去。

他被打断,半是失落半是苦闷,“怎么?这就要走?”

她很快整理好衣裙,寒声道:“厂臣逾越了,这是欺君犯上的死罪,本宫不追究,到此为止吧!才刚人都找来过了,我躲在这里不成事。万一主子传,我不在跟前,回头惹得雷霆震怒怕吃罪不起……”她手忙脚乱抿头,喃喃道,“我要走,以后厂臣见了本宫也请绕道。”

她端出后妃的架子来,又是本宫又是我,运用不熟练,不过狐假虎威罢了。他心头一片荒寒,抱着胸道:“娘娘以前总追问臣和荣安皇后的事,如今不愿意试试么?娘娘是怕和臣走影,对不起皇上?”他走过去,手指用力扣住她的臂膀。回身插上门闩,把她推在了花窗旁。靠近她,逐字逐句从牙缝里挤出来,“侍了寝便没有妨碍了,不是么?你本来就应该是我的,可惜便宜了慕容高巩。咱们长久以来的纠葛,还有你欠我的,今儿一并清算了吧!”

音楼大骇,没想到他忽然变了个人似的,这副杀气腾腾的模样叫她害怕。她往边上闪,抓着衣襟说:“你疯了么?这是要干什么?”

他一手控制住她的肩,一手抢夺她的衣带,咬牙道:“我是疯了,叫你给逼疯的。以前你不是千方百计勾引我么?不是吵着闹着要给我生孩子么?如今被皇帝临幸,就装得三贞九烈起来。臣虽不才,好歹也是万万人之上,你要什么,只管向臣开口,臣对自己的女人还是很慷慨大方的。”言罢又换了个暧昧的语调,在她耳廓上一含,笑道,“就是太吃亏了,第一次给了个色中饿鬼,想来都叫人愤恨。你先前不是说起臣的秘密么,如果让它变成咱们共同的秘密,还用担心你嘴不严么?”

他居然是那样轻佻的语气,音楼不能求救哭喊,只有咬着唇吞声呜咽。

八月里天还不算凉,穿得也不多。他下手毫不留情,很快就把她剥了个精光。她在那片月色下,凝脂一样的皮肤染上一层淡淡的蓝,丰乳肥臀,果然很有勾人的资本。

再谈什么感情都是空的,要毁灭就一道去死,反正已经这样了!他不让她移动,强迫她靠墙站着。她怕透了,畏畏缩缩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这才让他心头略感畅快。她大约觉得尊严都被他盘剥尽了吧?那又怎么样!跟他相比这点算什么?他在东厂那帮心腹面前早就颜面扫地了。

他扯下鸾带,解开蟒袍,用力把她顶在墙上。她打了个寒噤,颤抖着推他,却并不讨饶。他恨她这样嘴硬,小小的人,拿起主意来胆大包天。其实只要她低个头,他不是不能放过她。他有预感,走到这步,往后就是个死局,他的爱情一去不复返了,剩下的可能是她满腔的恨。

她为什么不肯服软?说她后悔,说她也想他,他们可以商量着再谋出路的。可是她咬紧牙关不松口,他的困顿无处发泄,不能打她不能骂她,但是有别的法子报复她。

窗外的月色不知何时变得凄迷了,他捞起她的一条腿,把自己置于她腿心,“我再问你一遍,你后不后悔当初的决定?”

她抖得像风里的枯叶,朦胧的光线里看得见她满脸的泪,那形容实在可怜。一面推他,一面哆嗦着嘴唇,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

他到了崩溃的边缘,答案显然不重要了。他们纠缠在一起,只要再推进一分,她就是他的。他又感到可悲,以前的自己连别人碰过的衣裳都不肯再穿,现在面对她,他的那点桀骜全不见了。他不在乎她有没有侍过寝,他一心要她,要为这半年来的苦恋讨个说法。

“不要……”他一点点挤进来,她疼痛难当,奋力地反抗,“求求你,不要这样……”

求得不在点子上,他全然不理会。夜色更暗了,抬头看,那轮巨大的明月边缘缺了一块,筹备了十几天的中秋节,临了居然月蚀了。

外面的人群沸腾起来,吵吵嚷嚷叫喊着:“天狗吃月亮了!”然后照着古法盆碗齐上,用筷子刀叉敲击底部,据说声音越大越好,吓走了天狗,就把月亮吐出来了。

一片喧闹声里她忍不住嚎啕,因为太痛,感觉自己被劈成了两半。他艰涩难行,反而更加激进,腰一沉,没头没脑嵌了进来。

音楼听得见皮肉撕裂的脆响,哽咽全堵在了嗓子里,憋得一头汗。他贴着她,急促地喘息,似乎不大明白她为什么这么痛苦。横竖是*蚀骨的所在,不管怎样她都是他的了。他退出一些,然后又狠狠撞进去,不停的重复……不停的重复……那里渐渐滑腻了,他有点高兴,他想她应该也是快活的,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温热的液体蜿蜒而下,很快冷却,在腿上留下冰凉的轨迹。满世界噪杂,哐哐的声响像砸在脑仁上。她的十指抠破他的皮肉,他浑然不觉。月亮一点一点被吞噬,连最后一丝光亮也消失了,痛到极致分外清醒,心头的枷锁突然打开了。她还在担心皇帝翻牌子时没法交代,现在这个难题迎刃而解了。已经是最好的出路,分明两全其美,可是为什么她那么难过,她甚至觉得爱错了人。

无休止的黑暗,无休止的喧闹,他来吻她,嘴唇火热。她打起精神回应他,心都荒芜了,还惦记着善始善终。她一点都不快乐,和上回完全是两样。她一直以为这种两情相悦的事应该是美好的,毕竟耳鬓厮磨就已经足够幸福了。可是现在这体验,对她来说是场噩梦。

月亮还不出来,太黑了,她看不见他的脸,却知道他的感受和她截然不同。无所不能的肖铎,满以为她已经不是囫囵身子了,所以纵情肆意么?想想也好笑,分明是个样样玩得转的娇主,这上头居然这样不通。

只是难为她,痛得火烧火燎。腿里酸软站立不住,埋首在他胸前,带着哭腔求他慢些,“我好痛……”

他语气依旧不善,“就是要你痛,痛了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话虽如此,动作还是缓下来。她的呻吟里咂不出甜味,总有哪里不对。他把手绕到她背后,贴墙的一大片皮肤没有温度,冰冷入骨。他心里一惊,才想起她久病初愈,经不起他这么折腾。索性托着臀瓣抱起来,到宝座上去,这么一来结合得更紧密了,她发出似哭似笑的声音,分辨不出是什么滋味。

他放她仰在那里,俯身来吻她的额头,留连着,慢慢挪到她耳畔,“不要爱皇上好不好?你会和他日久生情么?”

她窒了下,他的声气里有哀恳的味道,这种话不应该从他嘴里说出来,她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抬起手扶住他的腰,带动起来,这是无声的邀约,他懂的。果然他忘了刚才的话,投入新一轮的燃烧。音楼眼角蓄满泪,在黑暗里抚摩他的脸,仔仔细细地描绘,即便有了肌肤之亲,也还是看不见未来。除非大邺真的土崩瓦解,否则他们这样的身份,没有别的出路。

他也怕么?怕她爱上皇帝。他不知道那些都是表面文章,人总要向现实低头,她早就妥协了。

窗外渐渐转亮了,花园里敲打的声响也淡了,月亮从一团黑影里脱离出来,仿佛从来没发生过什么,照样若无其事洒得满世界清辉。

他的眉眼恍惚,但是极其熟悉。他那么好看,曾经高不可攀,没想到最后竟然落进了她的荷包里。她的手从他腋下穿过去,压下他的肩头,让他紧紧抱住她。隐约的,疼痛里升腾起快意,她抬了抬腰,轻轻吟哦。他立刻得了鼓励,愈发激烈地碰撞,每一下都要撞碎她的心肝。她是不打紧的,只要他快乐。

又是一轮疾风骤雨,她在昏沉里感到腌渍的痛,痛得脚趾都蜷缩起来。终于过去了,她的手覆在他背上,氤氲的汗气渗透过缎面,他安静下来,难得的温驯。隔了一阵撑起身子,想说什么又不知从何说起,只是定眼看着她。她轻轻推开他,蹒跚着找到衣裳,一件一件重新穿回去。整理好了狄髻拔门闩,没言声,提裙便出去了。

他不放心,很快扣好鸾带跟在她身后,她人有些木蹬蹬的,经过穿堂到前面屋子,也没左右看就要迈腿,被他重新拉了回来。

他看她脸色,两颊酡红,但是精神头不济。自己对她做了这样的事,还能盼着她好么!他羞愧难当,嗫嚅道:“今天的事……”

“就当没有发生过。”她撑着门框说,“再也不要提起。”

他抿紧唇,蹙眉看着她,脑子里千头万绪,却不知道怎么挽回她。女人绝情起来,任你使尽浑身解数都没有用,他颓然靠在案上,半晌慢慢点头,“如果你真的这么希望。”

她转过脸往外看,树下人影徘徊,是彤云。见她露面忙来接应,低声道:“人都上乾清宫赴宴去了,主子不能久留,回头叫人起疑。”说着瞥他一眼,颇有责难的意思,不敢发作又吞了回去,搀着人悄悄转出了随墙门。

他心都空了,在含清斋里怔忡了好久,直到曹春盎来找他,探头探脑说:“升平署都筹备好了,只等干爹吩咐就往花园里来……”这猴崽子眼尖,盯着他的膝澜看了半天,咦了声道,“干爹衣裳上是什么?怎么像血!”

他低头看,果然巴掌大的一爿,因为是墨绿的料子,边缘已经变成了黑色。他愣在那里,突然一道惊雷直劈过脑子,他一把揪住那块血迹,嘴上敷衍着:“混说什么,哪来的血!大概是先头在值房里不留心蹭到的墨,你另取一件来我替换。”

曹春盎领命去了,他端起蜡烛往后身屋查验,地上倒是什么都没有,可是宝座的锦垫上留下浅浅的一滩,虽不明显,也能分辨出来。她一直缄口不语,果真里头有玄机么?尚仪局对宫妃的月事有专门的录入,他知道她的时候没到,那这说明什么?敬事房明明有她侍寝的记档,难道是弄错了么?

他扶住额角,半开的花窗外有一口井,这个月令了,不知怎么井口停了只流萤,尾翼一明一暗,慢腾腾飞起来,越飞越高,飞到树顶上去了。

推荐热门小说浮图塔,本站提供浮图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浮图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71章 晚来堪画 下一章:第73章 情若连环
热门: 虚像小丑 万界天尊 我只是个Beta别咬我 病弱大佬又骗我宠他[穿书] 你微笑时很美 漂离的伊甸 我和替身渣攻恋爱后,白月光回来了 天团解散后我爆红了 国家一级保护天才 盗贼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