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帝里秋晚

上一章:第69章 梅蕊重重 下一章:第71章 晚来堪画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他不记得是怎么踏出哕鸾宫的了,回到掌印值房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直棂窗里透出昏黄的光,他在院子里站了一阵子方进屋。值房里几个宫监捧着册子静候,见他进来了往上呈敬,是当天宫门出入的记档,和尚仪局彤史记录的后妃承幸造册。

他接过来,边上人一一检点了各处钥匙,按序挂在墙头,都收拾停当了打拱行礼,纷纷退出了掌印值房。

他坐在案后,什么都不想干,脑子里全是她的影子。她倚在皇帝身侧,苍白孱弱的,那么叫人心疼。可是他有什么理由心疼?她不是他的了,就算有过一段感情,也像枝头悬挂的露水,太阳一出来就蒸发完了。

这跳跃的火光灼伤他的眼睛,不知怎么眼梢火辣辣疼起来,他抬手捋了下,怔怔盯着指尖的水珠愣了好久。

简直不可思议,从他变成肖铎的那天起他就没再哭过,即便被人打骂,被人当脚蹬儿踩在泥地里,他从来不曾想过流眼泪。现在为个女人么?为了那个抛弃他另择高枝的女人?凭什么?她何德何能?

他把脸埋在手掌心里,只觉神魂都脱离躯壳飞了出去。无休无止的压抑,什么时候才是个头?不见不想,他以为就能逃出生天了,可是难以避免,她的面孔她的身形撞进他视野,像伤口上撒了盐,他疼得几乎直不起身来。不能相爱就尽量让自己恨她,以为这样可以掩盖住,混淆自己的视听,谁知竟没有用。爱和恨是分离开的,一面痛恨一面深爱。他的思念和苦闷一层接一层地堆积,突然决堤,他再也不想阻止了,吹灭了案头的灯,他在黑暗里独坐,泪流满面。

然而日子依旧要过,不但要过好,还要过得八面玲珑。

太后下懿旨,中秋的大宴全权交由他监办。皇帝在一片凄风苦雨里继位,没有庆典,连祭天地都没挨得上,所以这回要办得隆重。皇族中的亲眷不算,另召集在外就藩的王爷们进京,恩威并施,也是君王的治国之道。

藩王进京,宇文良时应当不会错过这大好时机的。他到外东御库提东西的时候还在盘算,一抬头,恰好看见帝姬从甬道里出来。他回宫后没有四处走动,所以自上次一别有三月余了,她也没想到会遇上他,难掩惊喜地叫了声厂臣。

他笑着作了一揖,“长公主别来无恙?”

帝姬点头道:“托厂臣的福,厂臣也都好?”

他应个是,“除了有些忙,别的都好。长公主打那儿来?”

帝姬往后一回首,“我近来无事可做,在宫里闲着也是闲着,常去哕鸾宫看看端妃。她身子真弱,回来后就没好的时候。你从外头带回来的松鼠我很喜欢,养得胖胖的,本想送一只给她,她却不要。说她养的那只狗爷横行不法,怕把松鼠给吃了。”她一头走一头叹气,“也不知道她有什么心结,躺在那里不爱说话,盯着一个地方能看半天。照理说她一切都顺遂,没有什么不足意儿,可她就是不快活,插科打诨也没见她个笑模样。”

他静静听着,心脏缩成小小的一团,装出个无关痛痒的语气来,“各人有各人的难处,长公主何必探究呢!有些事,知道了不过徒增烦恼,不如蒙在鼓里的好。皇上斋戒,这几天一直在斋宫里,臣也没往哕鸾宫去,端妃娘娘的病症怎么样了?”

帝姬说:“比前两天好多了,前阵子烧得连人都认不得,现在缓和下来了。前儿退了热,傍晚时分进些粳米粥,闹着要吃萝卜条儿,御膳房没那个,叫人连夜出去寻摸回来的。今儿再去瞧她,人有劲了,蹲在地上逗狗玩儿呢!我想是不是我哥子斋戒的时候和佛爷祷告了,瞧瞧这么快就好了。”

他笑了笑,转过脸去看天边流云。宫里御医请脉只把出气血不畅、内伤多虚,并看不出她体内有余毒。还是让方济同配了药,买通了治她的医官带进去,这才渐渐好起来的。宫里这帮庸医,有时候连个喜脉都把不出来,指望他们治病救人,除非是瞎猫碰上死耗子。

“我有件事想问厂臣。”帝姬望着他的侧脸,迟疑道,“赵还止,厂臣知道吗?”

他嗯了声,也没兜圈子,直截了当告诉她,“如果您觉得不好,千万不要勉强自己。大邺对于公主的婚嫁,算得上是历朝历代最开明的,没有一位和蛮夷通婚,公主们有选择驸马的权利。这是您一辈子的大事,千万不能草率。”

他这么说,她心里更有底了,他果然是不看好赵还止的,所以这个人完全不用再考虑了。公主可以自己挑驸马,说是这么说,其实限制还是有很多。喜欢的人不能选,非但不能选,甚至不能向任何人透露。她低下头踢了踢脚尖的石子,唯一能做的是听他的话,多年后有人提起她,他还记得曾经有那么一位公主,她就已经很高兴了。

肖铎送了她一段路,快到毓德宫时问:“长公主还记得南苑王吗?”

帝姬凝眉想了半天,“我知道这个名号,只是没见过本人。听说南苑王是位仁人君子,朝中口碑也很不错,厂臣怎么突然提起他?”

他说没什么,“在南京时听南苑王说起和您的一段渊源,臣有些好奇罢了。”

“和我有渊源?”帝姬脸上带着不确定的笑,“我竟是一点都记不起来了……”

他仍旧扬着唇角,松泛道:“不碍的,不过随口一问,记不起来也不打紧。臣就送您到这里了,后儿大宴要筹备的事多,一时都闲不下来。”他伸手往影壁方向比了比,“长公主进去吧,臣告退了。”

帝姬目送他走远,回身看了身边伺候的宫女一眼,“我怎么全记不起这个人了?以前见过么?”

“主子忘了,也是好多年前了,南苑王那时还是藩王世子,前殿设宴他误闯乾清宫,被锦衣卫拿住了要问罪,是您发话让放了他的。”

帝姬这才长长哦了声,“有这么回事,他和厂臣打听,难不成要报恩么?”她笑起来,年轻的女孩子总是天马行空满脑子奇怪想头,看了好些话本子,里头的义妖结草衔环报答救命之恩。她从小就很少和外人打交道,做过的好事也就这么一桩,运道高,说不定就像故事里一样了。

其实报不报恩是后话,她是觉得厂臣既然提到,总有他的用意的。恰好又是赵家试图攀亲的当口,也许是他结交了南苑王,觉得不错,先来探探她口风吧!横竖中秋宴就快到了,她倒隐隐期待起来,似乎会是个不寻常的契机吧!

天公作美,秋高气爽的好气候一直延续到中秋那天。

傍晚落日余晖映红了大半个紫禁城,西边太阳才落下去,东边一轮明月已经升得老高了。彤云推窗往外一探,招呼音楼来看,“今儿月亮怎么是红的?和往常不大一样呵!”

音楼手里盘弄着兔儿爷的小泥胎,顺着她的手指一看,咦了声,“倒是,上了红漆似的,邪性。咱们还是不去了吧,在院子里设香案,自个儿宫里拜拜月就完了,那么一大群人乱哄哄,我不爱凑那热闹。”

“叫人说咱们拿乔?”彤云给她换上一件蜜腊黄折枝牡丹圆领褙子,一面道,“不爱久待没关系,露个面儿,皇上跟前递个笑脸,再给太后、皇后请请安,爱坐坐会儿,不爱坐就道乏回来。您现在身子过得去,再整天躲着不见人,叫那些妃嫔们背后说嘴。我瞧着她们不来找您麻烦,一则是圣眷正隆,二则也是碍着肖掌印。到底咱们从殉葬那阵起就和他打交道,她们吃不准咱们和他什么交情,不敢贸贸然给您小鞋穿。怕万一得罪错了,回头苛扣她们宫里的供给,牌子上天天叫她们出缺,太监整治人有的是手段……”顿下来觑她脸色,“主子,您真不打算再和他见面了?”

她站在铜镜前,侧过身戴上一对金丝楼阁小坠子,淡声道:“我已经见过他了,他挺好,我也放心了。彤云,我真觉得这么着就圆满了,不一定非得在一处。咱们这样身份,除非我变成荣安皇后那样的人,否则永远不可能。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又要疑心他待我是不是和原来一样了。所以到此为止,远着远着渐渐淡了,再过两年半道上遇见,没准儿看见都当没看见,就那么错身过去了……”

她说着,忽然沉默下来,脸上浮起一种恐慌,似乎是触到了最难以面对的境况,人狠狠地震了下。

彤云上去扶她坐定,慢慢往她狄髻上插虫草簪,温声道:“别逼自己,承认舍不得也不丢人,谁心里不留着一亩三分地呢!只要小心自己的言行就是了,您偷着喜欢他,就像我没入宫前偷着喜欢同村的小木匠一样,不说就没人知道,现在不也挺好。”

音楼讶然看她,“你有喜欢的人?”

彤云笑着点头,“那是五六年前的事儿了,小孩儿家,看见一个模样俊的就流哈喇子。现在那个小木匠早就成亲了,没准儿孩子都好几个了,前尘往事,不提也罢。”

是啊,前尘往事,隔上几年忘得差不多了,再提起也不过凝结成了个遗憾的疤。

收拾停当了就出门赴宴,今儿宫里人来人往,再也没有下钥的说法了,各门洞开,四通八达。中秋大宴设在乾清宫,离哕鸾宫很近,穿过几条夹道就到了。隆宗门那一片是任人来往的,赏月登高上慈宁宫花园,也是为了照顾皇太后,让众人伴太后取乐。

这样礼制森严的紫禁城,各处妆点上了奇花异草,到了夜间悬灯万盏,布置得花海一样,全不似白天庄严得叫人喘不上气的景象了。音楼从门上进去就见人头攒动,她也没有特别相熟的人,有过一面之缘的只是点头打招呼,到了人堆里反而要找皇帝。越过了重重屏障才到殿里,一眼看见帝后和太后在上首坐着受人朝拜,忙敛裙上去磕头。太后和皇后还没说话,皇帝倒先出声了,示意崇茂搀扶,笑道:“你才大安的,别拘礼,回头血冲了头不好。”

她起身一笑,也不多言,退到一旁赏花去了。

菊是好菊,种类繁多看花人眼。音楼对这个有些研究,一盆一盆指给彤云看,“这是玉翎管、这是金丝垂钓、这是春水绿波……”

皇帝不知是什么时候潜到她身后的,斋戒了七日的人,两只眼睛看人直放光,压着声儿问她:“身上好些了?瞧着气色不错。朕在斋宫里也不放心你,传了人问,说现在不发热了?”

她应了个是,“这阵子叫万岁爷一块儿跟着操心,奴婢心里过意不去。”见他腰上九龙玉片歪了,顺手替他整了整,“今儿真热闹,灯好看,月色也好。这是个好兆头,大邺到了主子手上国运昌隆,咱们后宫的人也跟着沾光。”

她不会说场面话,马屁拍得不痛不痒,但是这样才让人喜欢。看看这病后初愈的样儿,俏生生比平时更美三分,皇帝急得抓耳挠腮,凑在她耳边说:“大宴完了朕过你那里去。”

音楼心里一跳,有点慌,还是稳住了神,难堪地一嗔,“这么些人说这个,真是!”

皇帝只当她害臊,笑着在她手上一捏,旋即放开了。音楼抬头往外看,太监引人从御道上过来,青身青緣镶雲滚的保和冠服,眼波流转间俱是融融笑意,宇文良时终于还是来了。这尚且是预料之中,叫她惊讶的是随行的人,梳狄髻穿马面襕裙,居然是音阁!

“这个南苑王,又在打什么主意?”彤云低声道,扯了扯她主子的衣袖,“奴婢料着是想借姊妹情义攀搭您,没二两情分还靦着脸打秋风,好意思的!”

音楼拉着她让进人堆里,悄声道:“咱们避开,看他们怎么样!一晚上没见长公主,不知道在哪儿玩呢,咱们找她去。”

从殿里出来,迎面是微凉的空气,一盏盏料丝宫灯高悬着,向隆宗门上蜿蜒伸展。中秋登高不能够了,假山没什么可爬的,到临溪亭赏月倒是美事。她琢磨着到那里占两个座儿,让人给她们准备上一壶黄酒,听松涛吃螃蟹,肯定比在乾清宫里惬意得多。

过了隆宗门打算托人去找帝姬,没想到抬眼一看,斜对面的永康左门上站着个人,大半边身子在暗处,只看见手腕上珠串缠绕,一对天眼石坠角在水色的宫灯下,发出乌沉沉的光亮。

推荐热门小说浮图塔,本站提供浮图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浮图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69章 梅蕊重重 下一章:第71章 晚来堪画
热门: 超级搜鬼仪 我在网游修仙 十九日 我当道士那些年第八卷 林深藏秘 重生之财源滚滚 迷雾中的小镇 银刃与玫瑰 他说我是黑莲花/霸总前夫说我是黑莲花 诡盗团 你是我的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