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尽成旧感

上一章:第64章 高低冥迷 下一章:第66章 花自飘零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出得哕鸾门,刚上肩舆就瞥见夹道那头有人翩翩而来。皇帝凝眉看过去,宫人撑着绸面伞,那伞面明明是一片水色,若描上花瓣或柳叶还在情理之中,但她们的不同,忽然飘来说不清的几笔,像话本上鬼怪出场时的烟雾,铁画银钩、纠结缠绕,横扫过伞骨的大半边。

皇帝工书法,对美有独到的见解,看到这种不伦不类的布置如鲠在喉,让太监们停下,待人走近了方道:“皇嫂的伞是哪里出的?这布局新颖得很,没见过。”

荣安皇后撤开了伞面向上纳福,微讶着笑道:“我还当我是头一个来串门子的,没想到皇上来得比我还早。”话锋一转又道,“前儿有兴致,从造办处要来的白伞面,自己信笔画的。我可不及皇上妙笔生花,胡乱两下子叫皇上取笑了。”

皇帝原以为是匠作处的手笔,少不得要骂上几句,后来一问是荣安皇后巧思,不便再说什么了,只闲闲道:“皇嫂也来瞧端妃么?”

照理称呼当称全,叫端妃,谁知道是现任还是前任!不过说起来皇帝册封的妃嫔里没有设这个封号,所以应当算不上口误,没准儿已经下了决心要把那太字去掉了吧!

荣安皇后笑应了个是,“我和端太妃同是先帝后宫的人,如今住得又近,可不要来看看么!不过于尊手脚倒是快,才一个月不到就把人迎回来了,皇上接下去打算怎么办呢?”

皇帝勾着唇角哂笑,“皇嫂聪明人儿,这种事就不必问明了吧!于尊办事朕是放心的,这奴才抓得住,肚子里多少弯弯绕朕都知道。不像别人,要重用,还得防一着。”

荣安皇后摇着团扇颔首,“皇上圣明,那些奴才原就是猫儿狗儿一样的,闷了拿来消遣,用不上了就装进笼子里。连命都是主子给的,怎么能不尽心伺候着!不过菜不放在一个篮子里,皇上自然懂得制衡的道理。于尊这人……”她缓缓摇头,“还是小家儿气。我听说贪得厉害,皇上手底下人,脸面也要紧。”

皇帝看着她,笑容里带着悲悯的味道,高高在上嗯了声,“朕怎么用人就不劳皇嫂费心了,皇嫂去瞧端妃朕也不拦着,只是她才从南边回来,身子也不大好。皇嫂最体人意儿,替朕宽慰几句,什么话该说,皇嫂自有分寸的吧?”

荣安皇后咬着牙笑道:“那是自然,皇上这样体恤,是端太妃上辈子的造化。”

皇帝转过脸不再多说什么,崇茂抬手击掌,步辇稳稳往前去了。

“主子……”她身边的女官低声咕哝了句,“皇上怎么有点翻脸不认人呢!”

她哼了声道:“他要是重情义,也不会前脚上台,后脚就把扶持他的人给打压下去。肖铎机关算尽有什么用,棋差一招,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弄得现在丢盔弃甲,有意思么?”一时缄默下来,提起裙裾迈进了哕鸾门。

那厢音楼送走了皇帝才要歇下,门上又进来通传,说喈凤宫荣安皇后到了。她一听大皱其眉,却也无法,只得强打起精神应付。

荣安皇后自恃身份尊贵,没有想象中的热络,在她面前依旧以大半个主子自居,就像那天夜里送她回坤宁宫时一样,她端着,淡淡的,坐在宝座上让她伺候着喝茶,一面问她南下顺利否,途中有什么见闻。

音楼明白言多必失的道理,赔笑道:“娘娘知道的,东厂护送,番子人又多,我不方便抛头露面。加上天儿热,索性不出舱,吃穿都由曹春盎送进来,因此谈见闻,还真是说不出来。”

荣安皇后扫了她一眼,“那多可惜的,外头转了这么大一圈,什么都没见识到,还不如在紫禁城里呢!”她把蔽膝铺陈熨贴,又嗟叹,“当初那么多人,伴驾的伴驾,守陵的守陵,原以为这辈子也不能再有见面的一天了,没曾想里头还能有人回来。要说你的运道,真是天底下最高的了,殉葬没殉成,守陵也落了个半吊子,如今回宫来,不知道太后跟前是个什么说头。到底你是先皇的宫眷,冠着太妃的衔儿,还是我这边的人。进庙拜菩萨,回宫也得见人,不单是为礼数,也为以后好走动。你捯饬捯饬,看时候皇太后的午觉该歇完了,我领你过慈宁宫去。万一上头要发作,有我在,也好替你打个圆场。”

先前闫荪琅传了皇帝的口谕,说叫她见礼暂缓,谁知道荣安皇后来了,立马要带她过去。人在这儿坐等,她总不能推辞,横竖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躲在皇帝后头,显得她怕死似的。既然遵旨回宫,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恐怕没进顺贞门,消息就已经传遍东西六宫了吧!

彤云站在一旁听了,又不好出言阻止,上来对荣安皇后蹲了个安,笑道:“娘娘请稍待,我们主子中晌才到的,叫人熬的药还没来,奴婢去催一催,等吃过了药再去,就是耽搁一会儿也不碍的。”

荣安皇后这才转过脸来瞧音楼,“怎么?身上不好?是什么病症呐?”音楼照原样说了一遍,她长长唔了声,“这种说不清来头的病最难料理,只有靠调息了。先帝在世时缠绵病榻,我也读过两天医书,女人的身子属阴,归根结底还在经血上,只要运行得顺畅,没有养不回来的。”对彤云摆了摆手叫去,自己摘下钮子上挂的十八子手串来盘弄。一眼看见她腕上的佳楠珠子,馨馨然笑起来,“妹妹也信佛?”

音楼低头在珠串上抚了抚,这是那天逛夜市肖铎送她的,不知道是哪个年代传下来的,珠面包了浆,有些年头的老物件了。她含笑应道:“家里人给的,当初开玩笑让我念佛煞性儿,我原来也当是佛珠,后来叫人看了,没有佛头塔,只能算手串子。再说念佛要心诚,说句打嘴的话,我对神佛那套本来就将信将疑,几回想静下心来也不成就,越性儿抛下了。”

荣安皇后听她一口京片子,奇道:“我记得你祖籍是杭州的,这口官话是进京才学的么?”

她说不是,“我娘是北京人,后来跟着我父亲去了浙江,我自小是她带的,所以进宫说官话也不显得生疏。”

彤云本想借着她主子身上不好搪塞过去,结果人家荣安皇后不为所动,也没办法了,只得把药端了进来。

音楼想早早打发人,不像平时那样嫌苦了,直着嗓子灌进去,底下人伺候漱了口,便起身道:“叫娘娘久等,不好意思的……咱们这会子就过去吧!我心里也悬着,要是有哪里不周全的,还请娘娘帮衬我。”

荣安皇后没言声,不过一笑,扭身离了座儿上廊下去了。

天热,是干干的那种热气,前头下的雨似乎没起什么作用,被太阳炽烤一阵儿风过无痕。本来以为沉闷的午后时光难捱,各宫娘娘们怕热,都躲在寝宫里不露头了,其实不是。进慈宁宫门槛时听见里头笑声,说什么大奶奶生孩子请宴、老姑奶奶六十大寿演,全是家长里短的事儿,你一言我一语,人还不少。

音楼心里倒没什么不自在的,她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做过最坏的打算,如果皇太后瞧她不顺眼,申斥几句罚进冷宫去倒是好出路,只要不挨板子,她都认了。不过恐怕不遂人愿,皇帝废了周章弄进来的,打狗不得看主人嘛!太后不是皇帝的亲娘,也怕母子闹生分。

脑子里乱哄哄琢磨着,慈宁宫管事的出来引路,她忙敛了神进明间,人都在配殿里打茶围,外间一掀膛帘子,里边立刻就没了声息。她低头跟荣安皇后进去,分明觉得气氛有点僵。怎么说呢,面见太后倒没什么别扭,要紧是底下这群嫔妃。平辈儿,各自的男人都是做皇帝的,一个龙御了,一个日正当空,不管是她还是荣安皇后,都有些寄人篱下的感觉。喈凤宫和哕鸾宫的人,本来就是这怏怏大内的异类。

“给太后老佛爷请安。”荣安皇后纳个福,往后一指道,“这就是上回我同您提起的步氏,今儿回宫的,带来给老佛爷见见。”

音楼跪下来磕头,只听见四围坐着的人窃窃私语,无非是把她殉葬后的奇事兜底儿又翻炒了一遍。

皇太后上下打量了一通,忖着她颜色不很惊人,狐颜媚主这一条倒当不上了,便倚着肘垫道:“可怜见的,也算遭了大罪,上了吊又活过来,以前只在大鼓书里听说过,没见过真的。”想起来要没皇帝看上这一出,死了就死了,哪儿能还阳呢!到底是爷们儿背手使了手段,大伙心里知道,不过面上帮着掩一掩罢了。使眼色叫左右把她搀起来,“这么福厚的人是当尊养,皇帝把人接回来,我看是对的。”又嘬嘴思量了下,“先帝殡天,我只管伤心,也没照料前头的事儿。上回问裘安,说搬了谥号,论理不当的,谁也没想到这出,就不做那么多讲究了。往后就按太妃的例儿,皇后那里照应着点儿,总是先帝留下来的人,也不容易。”

太后这么指派,大家没处可反驳,按着辈分说来还是嫂子,就是对现任的皇后也不需行磕头的大礼。音楼谢了太后的恩又给皇后纳福,太后赐了座,也就随分入常了。

中秋将至,众人的话题又转到过节上来,皇后道:“照理说先帝才驾崩不久,宫里摆宴不该大办的,皇上的意思是老佛爷心神不好,为这事郁结了好几个月,借着中秋让老佛爷高兴高兴。半月前传令内务府叫购置菊花,昨儿全进京了,各式种类上万盆,什么涌泉、银针、金绣球……好些名目我也叫不上来,到那天都布置上,老佛爷和皇嫂赏月赏菊也开开怀。”

荣安皇后笑应了,慢条斯理道:“今年还请宫外至亲进来聚么?要是照往年的惯例,前后宫门有阵子得大开着,今年是不是忌讳些?人太多,叫锦衣卫谨慎办差,来往的人要盘查清楚了,大伙儿图个心安。咱们在深宫里待着,不知道外头局势,四九城一到夜里关门闭户,都两三个月了,闹得人心惶惶的,节也过不踏实。”

皇太后起先歪着,听了撑起身来,骇然道:“还是为了那个杀了几十口子,连鱼也掐死的的案子?这都多久了,到这会子还没办妥么?刑部和都察院是干什么吃的?皇帝才登基,不能还百姓一个安稳,市井里回头看有话可说了!”

荣安皇后忙道:“这事不怨刑部和都察院,案子交给西厂办的,是那头办事不得力。”

太后是有了岁数的人,说起这种精怪的事浑身寒毛乍立,当即虎着脸道:“我就晓得,才创立了几个月的衙门,能靠得住才奇了!要论办案子,还是东厂那帮老人儿好,手上经历得多,是钉是铆提溜起来一瞧就知道。皇帝是和谁置气么?把肖铎派到外头去谈什么绸缎买卖!这种事儿户部调个人就成的,偏叫他!算算时候也有两个月了,多早晚回来?还是他在叫人放心,皇后也劝谏皇帝,立威是一宗,太平才是最要紧的。西厂办不了,何不交给东厂?赶在八月十五前拿住贼人,让百姓痛快过个节,那才是造福万民的大好事!”

太后发了话,皇后只得喏喏答应。音楼在下面静静坐着,听见他的名字从别人嘴里说出来,有点恍如隔世的感觉。从那天登船起到现在,分开有二十多天了,不知道他差事办得怎么样了、南苑王还有没有威胁他、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是否惦念她、会不会怨怪她心狠,再也不想见到她……她又隐隐燃起希望,听太后的意思要急招他回京办案子主持中秋宴,这样真好,她也不再想着长相厮守了,远远看一眼就够了。人到了没有指望的时候果然懂得退而求其次,只是这种顿悟是走投无路下的妥协,实在叫人难过。

“为什么仵作验不出伤呢,因为狐妖把芦苇插进人耳朵里吸脑子,书上就是这么说的。”

她胡思乱想的当口听见边上一个声音说,转过头看,那是一张年轻秀美的脸,有海子一样清澈透亮的眼睛,和她视线相撞,低声笑道:“我见过你,那天夜市上,和他在一起的就是你。”

推荐热门小说浮图塔,本站提供浮图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浮图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64章 高低冥迷 下一章:第66章 花自飘零
热门: 图腾 余生,请多指教 弑天剑仙 当唐尼穿成铁罐[综英美] 我见青山多妩媚 都市武圣 求偶期 乾坤剑神 给影后情敌当金手指GL 我真的没有勾引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