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不成归

上一章:第59章 良宵永(捉虫) 下一章:第61章 与君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人算不如天算,这话真没说错。在你喜孜孜憧憬未来的时候,有些噩耗会从天而降,以惊人的速度和你相撞,撞得你头破血流,撞得你魂飞魄散。

西厂的人如期而至,再隔两天就是水师检阅的大日子,皇帝派了提督来,美其名曰东为正西为副,其实还是不满先帝在位时养成的弊病,打算分散势力。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当权者有他的考虑,即位之初总有一番雄心壮志,这要破那要立,大家硬着头皮挺过去,皇帝的热乎劲儿过了就否极泰来了。

可是音楼似乎没有这样的好运气,于尊抵达南京头一件事就是入来燕堂参拜。那么多正事撂着不管先来见礼,看来准没好事儿。她长了个心眼儿,招他后院相见,没面对面说话,叫彤云放下了纱帘,她歪在罗汉榻上做出了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于尊上来打拱磕头,她抬了抬手,弱声道:“厂臣一路辛苦了,长途跋涉的,还没安顿就来瞧我,真难为你。”

“这是臣的孝心,应当应分的。”于尊道,扎煞着两手往帘上看,帘后光线暗,虚虚实实也瞧不真,便道,“听娘娘声气儿似有不足,臣斗胆问问,可是凤体违和么?”

音楼叹了口气,“一言难尽,身上是不大好,叫大夫看了,也吃了药,半点起色没有。身上乏力,这会儿还热一阵儿冷一阵儿的,到了夜里多梦盗汗睡不着,瞪着两眼就熬上一宿。”瞎扯了两句才问,“厂臣这回来,是不是奉了主子的差遣?”

于尊应个是,立在堂下回话:“圣上挂念娘娘,臣离京之时再三的吩咐,见了娘娘带个好儿。”

“蒙圣上垂询,我心里也惦记着。这回一走两三个月,到底路远,一道请安折子来回就要十几天……”她咳嗽了两声,“圣躬康健么?”

于尊是福王府上的老人儿,和大内好些宫监一样,习惯了奴颜婢膝,爬上高位也涤荡不了骨子里那份谄媚相儿。看人的时候眯觑着两眼,脸上含着笑,然而这笑容里有更深层次的东西,那点精悍外露都夹在了眼皮子底下。

他不动声色,笑应道:“圣躬安,请娘娘放心。臣这趟不单是来问娘娘好,也带着主子的旨意。主子说了,水师检阅大典一结束,就请娘娘随臣上船,由臣护送娘娘回京。”

音楼虽然早有了防备,冷不丁一听也禁不住心头乱跳,微支起了身道:“这样急?那厂臣这趟来金陵,除了水师检阅没别的差事么?”

他呵了一下腰,恭恭敬敬道:“回娘娘的话,的确是没有旁的了。其实认真说,臣跑这趟,大头还是为着娘娘。大邺水师再重要,有肖大人坐镇,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这不是主子打发臣来接娘娘么,顺带便的搭把手,给肖大人分忧。也免得肖大人既要照应丝绸买卖又忙船务,两头不得兼顾。”他说完,歪着脑袋又添了几句,“在主子眼里,新江口水师检阅要紧不过娘娘。几回了,用着膳突然就顿下了。边上人候着听吩咐,主子就问肖大人走了多长时候了,自个儿在那儿翻黄历算日子,说按着行程娘娘该到杭州了,见了家下大人就该回京了。等了几天,东厂的几封陈条单说差事,报娘娘的平安,没提起什么时候返京,主子就笑说娘娘玩儿性大,连家都忘了。索性命西厂伺候娘娘,也好让肖大人腾出空来专心料理手上事物。”

连家都忘了……这话叫音楼迟登了下,那个冰冷的城池能称得上家么?不过似乎没有推诿的理由,她本来就在皇帝跟前挂了名,虽然他所谓的喜欢来得莫名其妙,可事情已经是这样,早晚要面对,就算不得圣宠也还是太妃,没有在外面飘着的说法。如今要收网了,她得过且过了那么久,突然觉得一脚踏进了泥潭里,死到临头了。

以前或者说走拍拍屁股就走了,自打这里有了牵扯,要撒手何其难!一头催逼一头又沉溺,怎么办呢!她着急,心里也没底。看看外头艳阳正高照,能合计的那个人一早出去,到这会儿还没回来,她只有先打发了于尊再图后计。

她咳嗽得愈发厉害些,带着喘说:“我明白皇上的意思,也体谅于厂臣的差事,可你瞧见了,我眼下这样,怎么动身呢!你说他们的折子单报平安,大约我染病的消息递到御前,你已经在途中了吧!退一万步,就是勉强上了路,我心里也不自在。宫里规矩严,这病模病样儿进宫门,几个局子里的尚宫都要过问,更别提太后和皇后娘娘了。”

她自己觉得话说得很圆融,要证明病太重不能进宫,也许要费些手脚,但一关一关过了,往后就是通衢大道了。正常想来皇帝都很怕死,要是像瘟疫那类病症,弄进宫不是要祸害一大片么!所以不能确诊前必然会很慎重,没准儿往上一报,吓着了皇帝就糊弄过去了。

她的设想很不错,但结果并不尽如人意。于尊虾着腰,姿态谦卑,语气却没有转圜,赔笑道:“娘娘抱恙,臣瞧出来了,听娘娘话头儿,顾忌得也没错处。是这么的,臣走到镇江那段儿的时候,接着了朝廷八百里加急的手谕,想是肖大人最近的一道陈条到了紫禁城,皇上立马就有了示下。手书上写明,娘娘越是有病症越是该回京,宫里名医荟萃,治起来也方便。”他往上睨了眼,“臣是个心直口快的人,照臣看,皇上的意思明摆着的,娘娘和宫里那些人不同,身上一时不利索不打紧的,吩咐下去一声儿,给娘娘把哕鸾宫腾出来,宫里也没别人儿,叫一帮奴婢好好伺候着,您静养一阵子,过了这三伏天,立马百病全消了。”

于尊是个舌上生莲花的人,滔滔的长篇大论堵住了音楼的嘴。正不知该怎么搪塞,听见门上传来了肖铎的声气儿,朗朗道:“回娘娘话,臣办完了差,来给娘娘请安。娘娘今儿身上好些了么?”

真够像样的,以前他进门从来没这套虚礼,现在有外人在,也不得不谨小慎微了。音楼冲彤云使个眼色,彤云打帘出去,掖着手躬身道:“娘娘叫进,肖掌印请吧!”

他迈进来,意气风发的模样。冲帘子里行礼,一打拱一弯腰,行云流水。东西两厂的提督都在,一样的飞鱼服、描金乌纱帽,穿戴在不同的人身上,显出不同的韵味。譬如一株是修竹,一根是朽木,似乎完全没有可比性。昨晚上揭笼盖儿偷窝头的肖丞早就不见了,眼前依旧是八面玲珑的肖铎,神色安然,眉眼坦荡。

他转过身一瞥于尊,笑道:“于大人一路顺遂么?我听说聊城那段连着下暴雨,运河决了口子,两岸的庄稼全淹了。你西厂也管奏报,这会儿河堤修得怎么样了?”

这口气里已经带了询问的味道,东西厂原就不是平级,虽说有点儿后来居上的架势,但论起资历来,西厂差了不是一星半点。于尊这会儿尾巴翘得再高,说到根儿上不过和司礼监秉笔相当。一个闫荪琅都比他体面,要入肖铎的眼,还得再多历练几年。

他自己也知道,心里再不服气,依然得对肖铎作揖,“州府调了戍军,勾着胳膊搭人墙,日夜壅土、垒沙袋子,宝船收锚的时候已经治得差不多了。”

肖铎笑了笑,“那地方的中丞好客得紧,当初咱家宝船经过,他在岸上送了七八里地远,于大人这回赶巧泊了船,应当走动过吧!”

东西两厂互相监督不是稀奇事,于尊是屎壳螂翻身,半路出家的官儿,捞银子挣进项,忙得顾不上穿鞋。人不能贪,贪多嚼不烂,就容易露马脚。太监心窄,白的黄的越多越好,可是越多动静越大。刚掌权不晓事儿,其实千石万石,还不及一卷轴的古画实惠。

他含笑看着他,于尊给抻了一下筋骨。也是不动如山,不过打打马虎眼,顺着话茬应承了两句。

音楼在里间听半天,连咳嗽带喘叫了声肖厂臣,拿手绢捂着嘴说:“于大人刚才传了口谕来,说京里主子叫来接人,我这病可怎么好?舟车劳顿的,怕捱不住。”

肖铎沉默了下,问于尊,“是皇上的意思?我这儿还没接着旨意。”

于尊皮笑肉不笑道:“正是呢,肖大人要是不信,我这儿随身带着手谕,请大人过过目。”他把怀里的鎏金竹节筒拿出来,揭了盖子倒出纸卷儿双手呈敬上去,一面又打圆场,“我也知道娘娘艰难,这大热的天儿,路上颠簸委实不好受。卑职这也是没法子,主子下令奴才照办,不单卑职,肖大人不也一样么!”

有金印,是皇帝的笔迹,下令把人接回说得通,但是“纵沉疴,亦须还”,这样的笔触似乎有些失常了。他心里思忖,不能做在脸上,把手卷交回去,颔首道:“主子的意思咱家明白了,横竖明儿水师检阅,于大人也才到,歇歇脚再说。千里马再好,总要吃料的。咱们同朝为官,以往没什么来去,这次借着机会攀攀交情,往后协作的地方多了,熟络了好说话。”他温吞一笑,“娘娘精神弱,咱们别扰娘娘清静,出去再叙话吧!”说着对帘内插秧一揖,却行退出了厢房。

江南是白墙黛瓦,四四方方的天井又窄又高深。他踱到一片芭蕉茂盛的游廊处驻足,回首看于尊匆匆而来,收拾了心情重又堆砌起笑容,“下处安排好了么?住驿馆还是包宅子?”

于尊不在太妃跟前也不拘礼了,背着手道:“横竖留不长,本想在驿馆凑合两天,没曾想到这儿府台已经预备好了行辕,离乌衣巷不算远,就在前头柳叶街。”

他哦了声,“那个柳叶街有说头,相传明太祖为了抓两条出逃的鱼精,把那儿一条小河沟里的鱼都捕上来,拿柳枝穿着晾晒,这才得的名。于大人住到那里……倒应景儿。”话锋一转又问,“怎么样?狐妖案告破了么?”

于尊脸上挂不太住,葫芦道:“是一伙强人装妖精谋财害命,查得差不多了。”

肖铎眉梢一扬,不再追问,只道:“这么最好,西厂才创立不久,能破宗大案子,圣驾前也有功劳。闲话扯远了,我原是想说,早前定了画舫给于大人接风,今儿入夜再使人来请尊驾。”言罢朝廊外看看,摇头叹气,“这月令是南京最热的当口,白天外头走,能把人烤个半熟。还是晚间好,晚间凉快又可夜游。秦淮河的万种风情咱家领教过了,于大人来了不去瞧瞧,可惜了的。”

于尊虽是个太监,也是风月场上的积年,极力克制,仍旧露出些向往的笑意来。这模样儿,瞧着恶心!肖铎转过身去,慢慢朝门廊上踱,顺势道:“于大人行程,紫禁城里未必都知道。依着咱家的意思,既然来了就多留两日,江南烟花圣地,同北方是大不一样的,三日五日,哪里经用!再说娘娘凤体,这两天一里一里萎顿下去,大夫瞧了也不见好。你这会子立时就要请走,恐怕根基消耗不起。万一出了岔子,手谕上说的恐怕也不顶用了,到时候雷霆震怒,于大人担待不起。”

于尊斟酌权衡再三,心里明白厉害。天威难断,眼下和风细雨,谁知道转过脸是什么境遇!他伺候皇帝多年,面上看着率性的主儿,也有突如其来的缜密。因蹙着眉点头,“肖大人言之有理,虽不能拖延太久,缓上几天还是可以的。娘娘凤体要紧,上了船就不停靠了,一气儿到通州码头,大家安生。”

肖铎所思所想全在那六个字上,茫然附和几句,把于尊送出了门廊。

重新折回去,音楼在八卦窗下站着,隔窗问他:“还有法子可想么?”

他抿着唇思量了好一会儿,“你问我,我暂且答不上来。那道手谕你没看见,‘纵沉疴,亦须还’……似乎是打定主意了。”

“就算是尸首也得带回去,是么?”她脸色煞白,摇摇晃晃撑在案头上,“算算从先帝驾崩到现在,将满三个月,他等得不耐烦了……这么说来,也许没有退路了。”她眈眈望着他,“咱们还能不能在一起,全在你一念之间。如果你愿意带我走,我跟你海角天涯。即使将来吃糠咽菜,我也决不后悔。”

推荐热门小说浮图塔,本站提供浮图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浮图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59章 良宵永(捉虫) 下一章:第61章 与君谋
热门: 首席魔修 权臣闲妻 抱紧那条龙/信你才有鬼 烂片之王 听说师父暗恋我 岁月绵长 塔罗女神探之幽冥街秘史 阴阳包子店 犯罪心理师之替身 剑道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