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佛狸愁

上一章:第55章 两牵萦 下一章:第57章 解沉浮(修改)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不过言多必失,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背着她走了两个时辰,情况好了很多,她的胳膊用点力,勉强可以扣住他的脖颈。舌头也捋直了,说话口齿略微清晰,不过麻烦事也来了。

肖铎眼下有点多愁善感,尚且沉浸在这两天的坎坷里不能自拔,却听见她说:“你摸我了。”

他迟登了下,“什么?”

“昨晚洗澡,”她语气淡淡的,“你有没有摸我?”

他惊出了一身冷汗,“我不是有意的,一个大活人要从水里提溜出来很难,我没处下手……”

“怎么样?”她没听他辩解,大病初愈中气不足,只道,“摸上去还凑手吧?”

他简直要被口水呛到,心慌意乱地搪塞:“事有轻重缓急,你成了那模样,还让人活么?我一心记挂着你身上的毒,哪里有心思想那个!”

她开始费劲地抬手,僵着指头解他领上金钮子。他不知道她要干嘛,脚下也顿住了,然后一只柔荑滑进领口直达胸怀,她一手覆在那处,无赖道:“摸回来。”

他腿肚子都软了,只觉手指在那一点又揉又捻来回撩拨,再好的耐力也要破功了。他头昏脑胀,又不能把她从背上扔下去,唯有哆哆嗦嗦喝止:“住……住手!叫人看见像什么话!”

他如今对她来说就像只纸老虎,她不觉得他有什么可怕。如果没有爱她至深,怎么会在她病榻前哽咽流泪?所以她是有恃无恐的,凭借着他的爱,确信他就算生气也不能把她怎么样。何况他未见得真的生气,情人之间的小来小往尽是甜蜜,他也喜欢的。

她笑了笑,“我觉得心尖儿很好听。”

他又一愣,这是到了秋后算账的时候了?单是这样倒也罢了,料着再往前她中毒正深,应该捏不住别的短板。可是她接着一叹,幽幽道:“当时你们说什么我都听得见,只不过身子像有千斤重,自己支配不了……你说的那些还算数么?”

他的步履有些蹒跚,红着脸顾左右而言他,“方济同说醒后还要调理,再吃两服药,把残余的毒性去尽了,就能够行动自如了。”

她一只闲着的胳膊勒了他一下,“我问你,说过的话算不算数。”

他迟疑了下,“我说过些什么,已经记不起来了。”

他是看她醒了,打算要抵赖了。她咬着唇沉默下来,隔了好一阵才怏怏道:“走了这么久,歇一歇吧!放我下来,我自己能站着。”

她的不快通常不加遮掩,心里有事便做在脸上,他自然是察觉到了,不得已,把她放在了黄花梨的雕花交椅上。

音楼抬眼看他,虽然衣冠不整香汗淋漓,督主毕竟是督主,依旧一副火树银花的漂亮模样。只是眼下发黑,连着两夜没睡好,到底有些憔悴。她心里怜惜,伸手示意他过来。他弯腰蹲踞在她面前,温声问她怎么了,她不说话,紧紧搂住他的脖子。

就这样,也抵过千言万语了。他在她背上轻轻地拍,言辞颇有些伤感,“你瞧见了吗,和我有牵扯,就是这样下场。我这两天一直在想,把你留在身边,究竟是不是害了你。如果我那天回来得晚一些……我简直不敢想象。要是你死了,我可能会疯的。”

她还是叹息,细声道:“我也害怕见不到你,最后一刻我还在念着,你怎么还不回来。如果我就这么死了,一定是个屈死鬼,不为别的,就为没有和你道别。”

他酸楚难当,把她搂得更紧一些,“所幸有惊无险,我们还能这样面对面说话。我以前一直以为自己缺少爱人的能力,现在看来不是这样的。我对你算得上痴心一片,你这么傻的一个人,我爱你什么呢!”

她也不生气,轻轻道:“爱我善良美丽,你身上没有的美德我都有,所以你投奔我意味着弃暗投明,是你这辈子做出的最正确的抉择。”

他哑口无言,这样自我抬举的人真少见,得亏大着舌头,要是嘴皮子再利索点,不知会描摹成什么样。他苦笑了下,但是说得没错,实在没有什么可反驳的。他嗯了声,“你把我要说的话都说了,我突然发现你口才比我好。以前我是满嘴荒唐言,以后大概不会了。”

音楼觉得安定踏实,这样才是真正把她放进心里了。他曾经有意把她变成第二个荣安皇后,那么轻佻浮夸,只为搅乱一池春水。战术屡试不爽,那些华丽的手段也叫她心潮澎湃,可是到底不一样。就像现在,去伪存真,其实这才是原来的他,洗净铅华,他的心他的人,敦实厚重可以依靠。以前种种像官袍上的金银丝满绣,太繁琐冗长,盖住了他质朴的本性,因为身在其位,他必须善于周旋逢迎,那也是没有办法。现在他对待她,没有赘词,不需要精雕细琢,却叫她打心底里暖和起来。

“就这样,我也知足了。”她摸摸他的脸,瓮声嘱咐他,“巧舌如簧只许用来对付男人,宫里的女人都很寂寞,你对她们过于体贴,会让她们误会的。”她长长松了口气,“我是个醋缸,你要作好准备……可是你真好,这么守着我,一步都没有离开。我那时在想,如果你撇下我忙着对付南苑王去了,那我也没什么活头了,死了算完。”

他牵起她的手亲吻她的指尖,“报仇都是后话,你要死要活的,我顾不上那些。如果你真死了,我一定叫宇文氏满门给你殉葬。”

她嗤地一笑,“我是个挂名的小太妃,叫藩王殉葬,下去了也很有面子。”静静靠着他,外面树上的知了鸣得声嘶力竭。她转过头看,午后一丝风也没有,明明很热,她额上却只有薄薄的一层冷汗。还是很虚弱,她闭了闭眼道,“这两天难为你,去洗个澡换身衣裳吧!”

他窒了下,忙低头嗅了嗅,“怎么,有味儿么?”

督主什么时候都是香喷喷的,她笑道:“没有,我是怕你穿着湿衣裳难受。”

他果然扭捏了下,站起来走了两步又顿住了,觑她脸色问:“要一道去么?”

音楼突然笑不可遏,连咳嗽带喘道:“我很想一道去,可是身子骨不争气……来日方长的,等我好些了……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他怨怼地剜她一眼,把领口的钮子扣好,整了整曳撒到门上叫人,彤云和曹春盎很快从耳房里过来,他只说看顾好娘娘,自己撩袍出去了。

自打音楼撂倒了,彤云就没机会近她身,这会儿终于到跟前了,嘴咧得葫芦瓢似的,扑在她膝头上哭:“主子,我不好,您给人下药全怨我。要是我多长个心眼儿,您也不能成这样!您恨我不恨?您打我吧!我心里亏得慌,我白长了这么大的脑袋,里头没长脑浆子。”

音楼给她一通揉搓长出气儿,唉唉叫道:“再摇就散架了!说得真吓人呐,拍碎了才见脑浆子呢!你这是干嘛,谁怪你了?别往自己个儿身上揽事。”

彤云哭得两眼通红,“我没伺候好您,肖掌印恨不得活劈了我……怪我睡得死,里头闹这么大动静我一点儿没察觉,还是亏得他发现了,要不您这会儿已经不喘气了。”她絮絮叨叨认了错,然后略顿了下,一时没转过弯来,脱口道,“不过没见他从门上进去,怎么就到了屋里呢……”

看曹春盎一眼,曹太监清了清嗓子,把脸转了过去。

这个细节就别追究了吧!音楼笑得很勉强,指指脸盆架子说:“给我打个手巾把子来擦擦脸,小曹公公置办一下,等厂臣洗完了让他进些东西吧!”

曹春盎知道他们的关系,再不敢在她跟前拿大了。这是谁?闹不好就是将来的干娘!他搓着手说:“老祖宗,您千万别叫我小曹公公,看把我折得没了寿元。您随我干爹叫我小春子吧!您放心,往后我一定好好孝敬您,就跟孝敬我干爹一样一样的。”他说着咽了口唾沫,“至于吃食,厨里炖着呢!先前我干爹他老人家见您这模样吃不下,现在您大安了,他胃口也该开了,一会儿等他回来我就让人给他送过来……”

话音才落,有人站在廊子下叫曹春盎,问督主人在哪儿。音楼听了是云尉声气儿,便叫千户进来说话。

云尉进门作了一揖,笑道:“娘娘凤体康健了,给您道个喜。头前儿真吓着咱们了,那么凶险的。”

她抿嘴一笑道:“我也没想到,怎么突然出这样的事。所幸命大,且死不了,就是闹得大家不安生了,怪不好意思的。”朝外看了看又说,“厂臣换衣裳去了,过会子就来的,千户找他有要事?”

云尉唔了声,“这回的乱子叫督主不痛快得很,咱们受命逮宇文家的小崽子,伏了一夜,今早可算得手了。眼下关在刑房里,是杀是剐,等督主过去料理。”

音楼有些吃惊,“抓了孩子吗?回头别闹大了!”

“闹不大,你放心。”他换了件佛头青素面细葛布直裰,站在门前没进来,瞥了云尉一眼,转身往刑房方向去了。

说刑房,其实是后面园子里辟出来的一间柴房,两间打通了,统共不过五六丈面阔。之前拘过人的,酷刑过了一遍,青砖地上淋淋漓漓全是血水,进门就是一股化不开的腥气。这种味道于他来说是闻惯了的,并没有什么了不得,宇文家的小崽子却不成,吓得脸色煞白,站在木架子前只管发抖。

他找了张圈椅坐下来,偏头打量那孩子,个儿不高,穿着小号的象牙白山水楼台圆领袍,头上束玉冠。宇文氏果然是盛产美人的,这么点儿孩子粉雕玉琢,有点观音驾前善财童子的模样。

他和颜悦色笑了笑,“叫什么?多大了?”

那孩子毕竟小,瑟缩了下道:“宇文澜舟,今年七岁。”

他点点头,“知道我是谁么?”

澜舟很快摇头,“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左不过是我父王的朋友,接我过府玩儿的,回头就送我回去。”

他的眉毛慢慢挑起来,拿扇子遮住了口,笑道:“好伶俐的孩子,不知道我是谁,也不知道这来燕堂是谁的产业么?不愧是宇文良时的儿子,打马虎眼倒是一等一的。我不是你父亲的朋友,今儿请你来也不是玩的。你父亲欠了我一笔债,我追讨不回来,只好把你带来充数。”

那孩子直勾勾看他,眼睛纯澈得水一样,稚声道:“这么的,阿叔何不同我父王坐下来好好商谈呢?我父王是个守信的人,欠了钱财或是人情,必定会尽力偿还。至于我,我只是个庶子,在王府里无足轻重,就是来了,恐怕对阿叔也没什么帮助。”

受人掳掠,最要紧的一点是示弱,这孩子倒明白。肖铎若是个寻常人,大概会被他纯良的外表蒙蔽,只可惜他阅人无数,小小年纪到了这种刀山血海的地方不哭不闹侃侃而谈,那就叫人信不实了。

他使个眼色命人把他吊起来,那孩子终于有些惊惶,咬着唇挣扎不休,昂首道:“阿叔何必这样,我今年才满七岁,大人的恩怨和我有什么相干?我一心只在读书上,阿叔为难一个孩子,是君子所为么?”

他歪着头打量他半天,“虎父无犬子,宇文良时后继有人了。看看这张铁口,留到将来必定是个祸害。”檀香扇骨点了点道,“原本各种刑罚都该过一遍,可究竟是个孩子,能从宽还是得从宽。咱家瞧他挺有骨气,就把脊梁抽出来得了,回头找个瓮装上,王府就近扔了,宇文良时早晚能发现。”

那孩子骇然大叫起来,“阿叔留着我同我父王谈条件不好么?为什么非得杀我?”

他漠然道:“谁是你阿叔?你要怨就怨你父亲,他招惹谁也不该招惹我!事到如今谈条件是用不着了,你子偿父债,有什么冤屈,上阎王殿申告去吧!”

他发了话,那头两个番子拿着大铁钩上来,抽脊梁骨这种活儿还得老手干。东厂这帮施刑的人,对杀人有特殊的癖好,手段越是离奇越是喜欢。闻见血腥气就癫狂的人,要开杀戒简直像节日的狂欢。嘴里哼唱着,围着那孩子打转,手一扬,一钩子扎在他头顶的木架子上。刑具拿乌黑的托盘托着,从中挑出一柄锋利的小刀来,一把挽起他背后的头发撕开衣裳,像裁缝裁衣似的,在那孱弱的脊椎上仔细丈量。

挑出尾椎,先让脖子离了缝,钩子勾住脖梗上的那一截,施刑人抱住受刑者的身体使劲往下一扽,一根脊梁就干干净净剔出来了。吹吹刀锋,嗡然一声响,正打算下手,佘七郎进来禀报,说宇文良时到了。番子们停下手等督主示下,那孩子颤着声道:“阿叔三思,冤家宜解不宜结,若是能化干戈为玉帛,不单对我南苑王府,对阿叔也有大大的益处。”

一个孩子有这等缜密的心思,天底下只怕也找不出第二个来。不过他眼下没有心思理会这个,既然南苑王找上门,总归会有些说头。他看了宇文澜舟一眼,未置一词,起身往门外去了。

推荐热门小说浮图塔,本站提供浮图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浮图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55章 两牵萦 下一章:第57章 解沉浮(修改)
热门: 娱乐之最强大脑 南禅 高能来袭 我把白月光影后搞到手了[重生] 个性为超高校级的幸运 挂职 宠你向钱看 与美女老总的暧昧生活 搞事马甲不能掉 我想独自美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