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两牵萦

上一章:第53章 过危楼 下一章:第56章 佛狸愁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好转的迹象是有,但是不明显,肖铎守她一夜,头天晚上浑身冰冷,他不得不把她搂在怀里取暖。到第二天晌午开始发烧,满脸潮红身上滚烫,鼻翼翕动着,喘气又急又密。

叫方济同来看,他把昨天的三味药换了,换成茶叶、甘草、金银花,再扎针排毒,折腾到近黄昏,她的体温渐渐趋于正常,但是喝什么吐什么,明明还在昏迷,闭着眼就吐他个满身。吐完了再发抖,黄豆大的汗珠子噗噗落下来,真没见过这样出汗的人。

肖铎寸步不离,这种无力回天的凄凉让他想起西四牌楼的那一夜,看着生命一点一滴从指缝里溜走,他最亲的人在他面前痛苦呻吟、挣扎弥留,他却什么都做不了。六年前是这样,六年后依然是这样。不管他怎样翻云覆雨,总有一种命运不断重演的恐慌。这种刻肌刻骨的悲怆一下子扼住他的咽喉,再略用些力就会要了他的命。父母兄弟都死了,他以为世上再也没有什么能牵制他,可是出现了音楼。得到后再失去,比从来一无所有残忍得多。

东厂彻查这件事,牵连在内的人很快就逮住了,只不过宇文良时办事疙瘩,明明知道是他,但是照旧没法指证他。刑房里哀嚎震天,隔着几堵墙尚能隐隐听见。他在槛内静坐,心里做好了打算,要是音楼有什么不测,他就亲自找宇文良时索命,证据不证据,那些都不重要了。

佘七郎从甬道那头匆匆而来,到门前望了屋里一眼,立在廊下回禀:“宇文良时这个缩头乌龟,躲在王府里不露面。他府上护院身手很了得,要是硬闯,动静只怕太大。”

他迟迟哦了声,“那就让他多活两天,实在不成我登门拜访,他还能避而不见么?”

佘七郎有些讶异,看他模样,才一天光景,弄得憔悴不堪。情劫最难渡,但凡是个人都逃不脱吧!他蹙眉道:“督主且三思,这时候越急越不得要领,事情交给属下们,督主目下就不要过问了。娘娘安危固然牵动人心,您自己的身子也要保重。您这样儿……没的叫人瞧出来。”

他冷冷看他,“瞧出来什么?娘娘有个好歹,谁能脱得了干系?前途未卜,我忧心有错儿么?”似乎连自己都听不过去了,垮下肩头叹了口气,“瞧出来就瞧出来吧,又怎么样呢!大档头,你喜欢过女人吗?”

他这么一问很叫他意外,东厂除了提督都是实打实的男人,他们是锦衣卫出身,有家有口能娶妻生子,和他自然不一样。这是他的伤心处,平常大伙儿都小心翼翼规避,今天他自发提起来,倒叫人措手不及了。

佘七郎舔了舔唇,斟酌道:“属下有个相好,门第不高,未入流干事的闺女,长得也不顶美,但是属下同她在一起觉得舒坦,如果说喜欢,大概这就是喜欢。”

他有些奇怪,“相好是什么意思?没有成亲?”

佘七郎应了个是,似乎有点难为情,尴尬道:“庙会上认识的,当天夜里就翻了窗。后来杂七杂八的事儿多,一直耽搁着,这趟回京打算上门提亲去了,再那么下去只怕掩不住,她肚子里有了我的种。”

肖铎听了点头,“那是该办了,大着肚子拜堂也不好看相,今儿成亲明儿生孩子,要叫人笑话的……娶过门之后呢?还会纳妾么?”

佘七郎说不会,“东厂差事说闲是闲,说忙也忙。外头奔走,回去震不动卦,娶多了干放着也糟心。”

他淡淡笑道:“是这话,一辈子遇上一个人,好好待她。少年夫妻老来伴,将来有点什么,不至于后悔。”

听他声口看破了红尘似的,简直像个出家人。佘七郎不由发怵,仔细打量他道:“督主今儿怎么了?”

他从门前的小杌子上站起来,缓缓踱了两步说没什么,“羡慕你们罢了,遇上了合适的,下聘过定,花轿抬进门就是你的人。我呢……”他回头看看,她卧在草席上,全然没有要醒转的迹象。别人可以明媒正娶,他怎么才能给她这些?他摆了摆手,“盘查别搁置,南苑王府的埋伏也别落下,我等着你们传好消息回来。”

佘七郎不便多言,自领命去了。

他转身去月牙桌上倒了杯水,把她扶起来靠在胸前,拿银勺一点点往她嘴里喂,慢慢道:“刚才你听见大档头的话么?原来这世上不只我一个人爱翻窗,他也一样。他这个没出息的,还把人肚子弄大了,全忘了自己是干什么吃的。这贼头贼脑的样儿,老丈人要是知道了,非打得他不敢进门不可!”他撼她一下,“你听见我说话么?睡了这么久,该起来活动筋骨了……你说他翻窗管别人叫相好,那咱们这样的算么?你也是我的相好?”他歪着脖儿砸弄滋味,“这名头不好听,忒俗了些。要是成了亲,称呼倒多了,拙荆?贱内?糟糠?”他哧地一笑,“都不好,把媳妇儿叫得这么磕碜,那些人是怎么想的?换了我,叫心尖儿,人前人后都这么叫,别人笑话也不管。”

她不应他,仍旧是惊悸,突然之间一阵抽搐,把他的心都要掐碎了。他咬着牙按她入怀,用力压制,似乎能好一些。

头顶隐约传来隆隆的声响,他偏过头看窗外,天色暗下来,芭蕉顶上那片穹隆乌云翻滚,看样子要下雨了。他轻吁口气,放下她叫方济同,“变天了地上潮湿,可以搬回榻上去么?”

方济同过来把脉,眉宇间有了欢喜的颜色,“督主别愁,我瞧娘娘脉象,不似之前那么冲,平和了好些。这会儿虽然一阵阵痉挛,也是毒性没散完。我已经吩咐人烧热汤去了,回头让娘娘泡个活血的药澡,把肌理间残余的毒蒸出来,料着到明天就该清醒了。”

这是个天大的好消息,肖铎怕听错,又问他一遍,“明早能醒,你确定么?”

方济同满口应承,“我给督主打保票,要是不醒,您砍我的脑袋当板凳。”又吮唇想了想,“娘娘醒后手脚不听使唤,您不能让她这么躺着,得让她活动开。比如五脏六腑,麻痹得久了,内里运转不过来不成,得颠腾颠腾她。扶着走两步也行,横竖别叫她闲着。”

这些都容易办到,只要她醒过来,醒了才好说以后的事儿。

又是一声焦雷,转瞬下起了夜雨,雨势大,把坛子里的芭蕉叶打得簌簌颤抖。万道银线破空而过,只听见隆隆水声激打在青石板上,偶尔卷进一阵风,并没有想象中的清凉。南京的夏日,即使被洗刷了,也还是闷热潮湿的。

彤云在门前探了探头,如今她有点怕他,说话的时候甚至不敢看他,垂着两眼叫了声督主,“依着方大夫的吩咐都准备妥当了,奴婢来接娘娘入浴。”

他应了声,打横抱起她,让彤云前面带路,直接送进了浴室里。

音楼不能行动,让彤云一个人伺候,她也没能耐把人搬进木桶。眼下没什么可避忌的,草草替她脱了中衣,他调开视线弯腰抱她,很快便放进了药汤里。

水温有点高,彤云去扶她的时候看见她皱了皱眉头,忙低声叫她:“主子,是不是水太烫了?烫点儿好,烫了能把毒蒸出来,明儿您就又活蹦乱跳的了。”

她不言声,脑袋耷拉着,水是齐胸深,恰恰没过她主腰的上沿。脱成了这样他原不该看的,一时没收管住视线溜了眼,那纤纤的肩胛下有饱满的曲线,墨色的药汁子里看不见乾坤,单是裸露在水面上的那一片白洁,就足以叫人神魂荡漾了。

一片温热的血潮汹涌袭上他的脸颊,他匆忙转过身去,心里倒好笑,她吵着闹着要伺候他洗澡,结果自己先被他看了个遍。不知醒来之后是何感想,大概除了耍赖斗狠,没别的办法了吧!

他信步踱出去,未走远,只在廊庑下等着。

外面雨下得很大,滔滔落在砖沿上,溅起的水花打湿了他的袍角。游廊那头传来一溜脚步声,他转过头看,曹春盎托着红漆托盘,上面搁着一只盅,近前呵腰道:“干爹一天没吃东西了,儿子叫人炖了鹿尾汤来,您喝些儿,免得身子撑不住。”边说边揭开盖子往前递,“娘娘出了这样的事儿,如今吃食里都下银针试毒。真是没想到的,南苑王也不怕惹上一身臊。毕竟是他的地界儿,娘娘要是遇了害,皇上不问罪么?州府固然失职,他可是大头,干这样的缺德买卖,也不知道是什么想头。”

他接过盅慢慢喝了口,到底还是撂下了,掖掖嘴道:“我先头脑子乱,没想起来,你传话给几个千户,想法子把宇文良时的儿子弄回来。他能祸害娘娘,我一样能折磨他儿子。他想让我痛失所爱,我就让他断子绝孙!”曹春盎大约是听见那句痛失所爱了,嘴张得能塞下两个鸡蛋。他轻飘飘瞥了他一眼,“别愕着,办差去吧!”

天渐暗,檐下挂上了“气死风”,他背手站着,开始琢磨是否该借着这回的事件往紫禁城里递话。解了毒,身子虚弱分辨不出,如果趁这当口说染了病,是不是个好时机?

正盘算,里头彤云出来叫了声,说时候差不多了,该出浴了。他踅身进去看,她泡得热气腾腾模样,不像之前那么苍白,很有些面含桃花的况味。然而放进去容易,要提溜出来难。隔着木桶不好借力,手也无处安放,于是似有意又似无心的,按在了那绵软的胸脯上。他心头猛然跳得厉害,好在她还没醒,否则少不得闹,说他借机占她便宜。

又是巴巴儿守一夜,不过方济同的话很靠得住,将近五更的时候果然听见她低低长吟,他一个激灵凑过去看,她睁开了眼,大着舌头说渴。那一刻他真高兴得要纵起来,手忙脚乱沏茶喂她,抚她的脸,抚她的手,颤声道:“老天保佑,总算醒了!这会子觉得怎么样?还疼么?”

她定着两眼,摇摇头,说不出话,只有豆大的泪水滚滚落下来。他心里痛得刀绞似的,把她抱在怀里温声安慰:“好了,都过去了。你命真大,两回全让我遇上,我是你的福星呵!”

她想抬手,略微动了下,又软软搭在一旁。窗外晨曦微露,他干脆把她负在背上。屋子里还暗着,便在一片迷蒙里绕室行走。她软软枕在他肩头,他转过脸能触到她的前额。仿佛在海面上漂流了几天,终于看到岸,满心说不出的感激和庆幸。他把哽咽吞下去,勉强稳着声气儿道:“大夫说了,不能一直躺着,得颠腾,让五脏活动起来。你不能走,我背着你,你别使劲儿,靠着我就成。”

她嗯了是,说不了太复杂的话,只道:“你累。”

鼻子里盈满涕泪的酸楚,他紧了紧手臂说:“我不累,只要你好起来,就是背着走一辈子我也愿意。”

音楼脑子还是混沌的,听见他的话,转过脸亲他的耳朵,咻咻的呼吸喷在他耳廓上,像只迷走的小兽。

他笑起来,步子更坚定了。渐渐天亮,渐渐日上三竿,雨后的天幕像杭绸织就的锦缎,间或飘来一两朵白云,有种落花流水式的轻轻的哀伤。

推荐热门小说浮图塔,本站提供浮图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浮图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53章 过危楼 下一章:第56章 佛狸愁
热门: 死亡的精确度 山河表里 被反派boss强制走恋爱线 纨绔 青春的证明 云中命案 上位 假孕后我继承了帝国 可爱过敏原 乡村满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