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点绛唇

上一章:第47章 却无情 下一章:第49章 双雁儿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他悚然一惊,忙推门进去,以为人去楼空了,可打起床上帐幔一看她还在,这才松了口气。

河上处处张灯结彩,外面的光照进来,她的轮廓清晰可见。这是气大发了吧,看看这别扭的身形!她背对他躺着,长发水一样流淌在迎枕上。不是想装睡么,这微微颤动的肩头是怎么回事?他坐在床沿,伸手去触那青丝,勾缠在指间,有缠绵的凉意。她就是个直肠子,这样赌气了还给他留门,终归为了等他的解释吧!可是怎么解释呢,有些话他还是不能同她说。如果紫禁城回不去,带她远走天涯也不是个坏主意,然而到底是一手创下的基业,就算是留恋权势也无可厚非,牺牲了那么多,立刻变得一无所有,他怎么甘心?

他轻轻叹息,抚了抚她玲珑的肩头,“音楼……”

她没好气道:“已经睡着了,明儿再来吧!”

他嗤地一声笑:“那这是梦话……”

没等他说完她就扑了过来,把他压在榻上,恶狠狠地问他,“那个女人是谁,和你是什么关系?她为什么叫你玉哥儿?你们俩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他嗳了声,“你先放开我,这样不好说话。”

“我压着你嘴了?怎么不好说话?”她又使劲推了推,“别把人当傻子,我糊涂的时候糊涂,明白起来比谁都明白。你的那点小九九,瞒得过别人瞒不过我!”

他好歹是东厂督主吧,被她这么拿捏着很没体面,可是闺房之中乐趣也在此,他不挣扎了,四平八稳仰着,干脆把她捞到身上来。她还不屈服,昂着头想造反,被他楸住了后脖子一压,服服帖帖枕在了他胸口上。

他在她背上安慰地轻拍,声音有些落寞,“如果我求你别问,你还坚持吗?”

他说话的时候胸腔嗡声震动,音楼骑在他腰间姿势不太雅观,但是可以踏踏实实和他贴在一起,似乎也觉得满足了。怎么会这样呢,她一定是太爱他,一不小心就被他蛊惑,他说这话,她就觉得其实不是多大的事,可以不予追究的。

“但是我心里有点不舒服。”她抬起头,尖尖的下巴抵在他肩胛上,“我等到现在,就是想听你说她认错了人,你不是她要找的人。还有那个乳名……你要是真叫玉哥儿,也只有我一个人能叫,你让她闭上嘴行吗?”

他的心里泛起温柔的疼痛来,“你又想听我跟你说情话是不是?我说过这辈子是你的人,怎么还不信呢!我不叫玉哥儿,你说得对,她认错了人……”他无力地叹息,“她认错了,我不是她要找的人,她要找的人其实早就死了……我有很多心里话想告诉你,可是不能够,还没到时候。今天遇见的人和事,里头暗藏的玄机太多,我觉得前路恐怕不好走了。”他苦笑了下,“太平了六年,该来的终归要来,只是太快了点,在我刚刚感到幸福的当口……”

音楼在黑暗里睁着大眼睛看他,往上攀爬,和他鼻尖抵着鼻尖,“到底是什么话,你说给我听。遇见了过不去的坎,咱们也好有商量。”

他牵起嘴角,带着嘲讽的声口道:“你答应过我不在人前摆脸子的,做到了么?”他捏了捏她的鼻子,“坏丫头,要叫我提心吊胆到几时?也是太年轻了,怪不得你。以往遇到的事不算什么,你是个有福气的人,总有贵人相助,所以那点风浪没有对你造成影响。可要是把那些话告诉你,你就被我拖到九泉底下去了。所有的事让我自己背着吧,你只要高高兴兴的。如果可以,我宁愿你和我撇清关系。如果有一天我出了事,你还可以找个避风港安稳地活下去,不至于被我带累。”

他说了这么多,突然让她陷进无边的恐慌里。果然是要出事了,他不是无所不能的吗?为什么给她一种穷途末路的感觉?她紧紧抓住他肩头的衣裳,“是因为东厂以前的作为,朝廷要翻旧账了?”

他闭着眼睛摇头,“不是,比这个糟糕得多。我这样的人,爬得越高摔得越重,为了站在权利的顶峰不择手段。但是这世上,厉害人物不止我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或许我最终也只是别人的一颗棋子罢了。”

音楼越听越心惊,“那么……我会成为你的致命伤么?是不是和我纠缠不清你就会有危险?如果是这样……”她低下头,把脸埋在他颈窝里,瓮声道,“咱们就分开吧!我不愿意你被人抓住把柄,你是肖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我知道你不能有闪失的,一步走错就会被人从云端里拽下来,你这么骄横的臭脾气,怎么能受人践踏呢!”

他听了也是会心一笑,骄横的臭脾气,以前可没人敢这么说他。道理都对,真要能像她说的那样倒好了,可是分开,谈何容易!若是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爱情,他现在也许就不会那么被动。只是甚无奈,就像喝了罂粟壳煎的汤,太多太多,上了瘾如何戒得?

一对苦命鸳鸯,他心头隐隐作痛,舍不下抛不开,还有一丝希望他都不能放弃,否则她怎么办?会哭,会伤心欲绝吧!他慢慢抚她的脊背,茧绸中衣下的身子很柔软,夹带着香气,温驯地攀附在他身上。这甜蜜的重量压得他有些晃神,遐思席卷而来,他深深吐纳,只道:“再等等看,这样无疾而终,就算能保得住荣华富贵,我后半辈子也高兴不起来了。”

她嗯了声,微微哽咽,“我不想和你分开,可要是山穷水尽了,你不要瞒着我,一定要告诉我。我会做个识大体的好女人,一定不叫你为难。”

她的话一字一句凿在他心坎上,他转过脸来,在狭小的间隙里和她四目相对,“如果真的回天乏术,我带你远走高飞,你愿不愿意?可能要隐姓埋名,这辈子都不能回中土,但是我们在一起,你愿不愿意?”

似乎被什么堵住了嗓子,不管能不能成行,他有这样的心便足了。她低声抽泣,“你这么聪明人,这个还用得着来问我?”

他心里有了底便松泛了,这是万不得已的下下策,但凡有转圜,谁也不想亡命天涯。他笑了笑,抵着她的额头道:“娘娘,我好像有点把持不住了。”

音楼还在伤感,他忽然换了个套路,前言不搭后语的对话,叫她一时反应不过来。等弄明白后才红了脸,嗡哝道:“那我该不该拦着你?”

他唔了声,手从她衣摆下游了上去,在那光裸的身腰上细细抚摩,“条件放宽一点也不要紧的……只放宽一点儿……”

这样的夜色,外面有悠扬的吴歌小调,拖腔走板唱着:“日落西山渐渐黄,画眉笼挂拉北纱窗……”光彩往来,她的脸在明暗交替间滟滟然,他眯眼看着,就是个铁铸的心肠也要化了。

她凑过去亲他,这件事上她总是很积极,从来不用他发愁。亲了一下再亲一下,他有绵软的嘴唇,虽然有时候说话刻薄,但是滋味真不错。一切都顺理成章,没有半点不自在,之前的不快也忘了,他不让问就不问吧!他没有许她明确的未来,可是她相信他,即便有怀疑也是转眼即逝,只要他一个笑脸,什么都变得不重要了。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多好,天不要亮,那些勾心斗角的事也不要找上门来,让他们这样安静温情地独处。可是总觉短暂,总觉不够。她的声音在他唇间蔓延,“今晚你留下,好不好?”

他半吞半含口齿不清,微喘着调笑,“为什么?娘娘想把臣怎么样?”

她扣住他的脖颈嘟囔:“我怕你半夜溜到人家船上去,我得看着你,哪儿都不许你去。”

他笑起来,捧住她的脸用力回吻过去,“整天都在想些什么!”

唇齿相依,浓烈的一种感情袭上脑子,混沌不清像酒醉了似的。他听见她满足地轻叹,心头的火燃得愈发高了,翻起身来把她压在床褥间,绵密的吻从那细致的下颌一路辗转到锁骨。她缩了缩,肩头从薄薄一层缎子下滑出来,娇小孱弱的,扣人心弦。

他的手在她肋间盘桓,似乎有些犹疑,还是没能克制住,缓缓往上推了些,露出半边饱满的胸乳。支起身子看她,她的眼眸在窗外那片火光下更显得明亮。没有羞赧,只是坚定地看着他,两只皓腕舒舒搭在他胳膊上,旖旎唤他,“方将……”

说不出的滋味在他胸口盘旋,逾越了,虽然本来就应该属于他,但这样的处境下,即便再爱也得留条退路。

他谨小慎微,却敌不过那傻大姐的肆意张狂。这件事上总在这里止步不前,音楼知道他欠缺,可是不妨碍她想和他亲近的心。任何口头上的爱都是纸上谈兵,她着急,只想留住他,也许有了实质性的进展,就像在他身上盖上了她的大印,他以后就跑不掉了。

她往床内挪了挪,坐直身子抽掉了胸前的飘带,几乎没见她有任何犹豫,很快就把中衣撂在了一旁。肖铎目瞪口呆,她就那么俏生生挺胸坐着,雪白的皮肉衬着墨绿色的七寸宽锦缎主腰1,美得扎眼。密密的一排葡萄扣,解起来有些费时,她咬着唇往前凑了凑,“你来帮我。”

男人遇上这种事,除了窃喜真的再没别的了。他很顺从地去触那盘扣,嘴里却颇为难:“我不能……”

“我知道。”她声音里带着哀致的味道,倾前身子靠在他怀里,伸出一双玉臂紧紧搂住他,“我总是害怕,怕你哪天突然离开我。如果咱们之间牵扯得更多一点,给你足够的回忆,你就舍不得抛弃我了。”她苦涩地笑,“所以我得施美人计,叫你这辈子都忘不了我。”

所有的钮子都解开了,胸前空荡荡一片,她终于还是红了脸,连耳廓都发烫起来。这是无声的邀约,彼此都明白的。舱前的花灯隔着纱帐照进来,迷蒙的,像个妖异的梦。

他的手覆上来,她瑟缩了下,背上渐渐汗意升腾。他呼吸不稳,舔了舔她的耳垂转而来含她的嘴唇,含糊叫她傻瓜。温热的吻一路向下,她弓起身子,因为太紧张,牙齿扣得咔咔作响。

这回算是迈出了一大步吧!肖铎横下心俯身相就,可是楼下却传来曹春盎的声音,慌里慌张通传:“干爹,不好了,那位月白姑娘沉湖自尽了。”

推荐热门小说浮图塔,本站提供浮图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浮图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47章 却无情 下一章:第49章 双雁儿
热门: 和18岁校草爹相依为命的日子 麒麟之翼 给我一张好人卡 魂兮归来之兄弟 摘星 我做英灵的那些年 灰色的彼得潘:池袋西口公园6 另类间谍 我和反派第一好[快穿] 保质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