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却无情

上一章:第46章 帝王洲 下一章:第48章 点绛唇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叫得这样亲昵,还玉哥儿?上回他说自己的小字叫方将,怎么没告诉她还有这么个**的乳名?

玉哥儿?音楼睥睨地上下打量那姑娘,长得倒不赖,可对肖督主这么不见外真的好吗?看着形容儿是旧相识,旧相识又怎么了,上来就套近乎,难道想施美人计么?人家可是太监,美人计没用!她花了好大心思才收服的人,能叫她这么勾跑了吗?

她转过脸看肖铎,“哟呵,佳人多情,督主他乡遇故知,可喜可贺啊!”

可他没有理睬她,只是探究地审视那姑娘,缄口不语。

钱之楚眼光往来如梭,奇道:“厂公不认得她么?月白姑娘当时遭人倒卖,卑职救下她时她亲口同卑职说的,早前与厂公颇有渊源……莫非是月白姑娘为了活命信口胡诌的?”

那月白姑娘有些着急了,上前两步哭道:“玉哥儿,那回内东裕库分了道儿,你说过了那个劫难会来找我的。我一直在辽河等着你,盼星星盼月亮盼了那些年,本以为你死了,险些悬梁跟你去,可你既然活着,为什么不来?难不成做了高官儿,以前的情都忘了么?”

音楼听得发愣,这是唱的哪一出?怎么好像关系匪浅,都已经到了生死相许的地步了?她骇然望着肖铎,他也不反驳,站起来温声道:“这些年委屈你,我有我的难处,也不足为外人道,回头再一桩桩告诉你。既然到了我身边,就不必再叨扰枢曹了。”抬手击掌,东厂番子立时出现在舱外,他低头嘱咐她,“你先跟着千户他们回我舫船上,过会子我来瞧你,咱们好好叙旧。”

音楼在一旁看得怒火中烧,这个骗子,还说什么心是干净的,身子是干净的,他哪里干净?居然和宫女子有染!内东裕库是大内库藏,他们在那儿分的手,可见两个人都在宫里当值。照这态势看,不单是老相好,恐怕暗地里还是对食!至于他为什么在升官发财后没有立刻寻回人家,是因为之前忙于应付荣安皇后分身乏术,后来扶植了福王又惹得一身骚,压根来不及考虑那些。永远别小看女人的思维和想象,音楼突然发现自己脑子好使了,遇上这种事,眼珠子一转就一个主意。然而琢磨得越透彻,心里就越发凉,瞧他那软语温存的声口,瞧他含情脉脉的眼神!他不是心里只有她吗?这会儿弄出个小情儿来,到底什么意思?

“我也回去。”她一拍桌子笑道,“我先道个乏,正好给月白姑娘安排住处。”

她想迈腿,肖铎没让,只是吩咐云尉把人带走好好安置。音楼打算跟上,番子早就把船撑开了,她看着干瞪眼,没办法只得坐了回去。

肖铎那厢还和钱之楚你来我往,敬了一盅道:“枢曹这回帮了咱家大忙,这人情咱家记下了。日后有用得上东厂的地方枢曹说话,咱家必定鼎力相助。”

钱之楚却笑道:“厂公言重了,不过是路上巧遇,没曾想居然是厂公旧识,也算结了善缘。姑娘可怜见的,只剩个寡母,烂赌的娘舅霸占了田产还要卖人,卑职实在看不过眼就出了手。人是救下了,不过那恶舅舅发落得狠了点儿,打完一顿扔在沟里死活不知,万一要是出了纰漏,还请厂公多多周全才好。”

救了他的人,自然一切都好说了,音楼见他满口应承,别过脸撇了撇嘴很觉不屑,心里自发愁苦起来,才进了一步,现在又要退上十步了。她果然不够了解他,他那多姿多彩的过往岁月里,天晓得还有多少红颜知己!

钱之楚却在努力试探,“那日救下姑娘后,她只简单说了遭遇,关于身家根底都没详谈。月白姑娘姓什么?家住哪里?我好打发人到她老家去一趟,把她的消息告诉她寡母,以安老人家的心。”

肖铎搁下酒盅换了茶盏,悠悠瞥他一眼道,“枢曹相救已经是对她的恩典,往后的事有咱家接手,就不劳枢曹费心了。”他说着一笑,起身道,“不过是少年时候的一段情债,过去了五六年,她的模样也有些变了,冷不丁一见真有些认不出来。如今寻上了门也无法,咱家倒是有些话要问她,就不在此间逗留了。先别过枢曹,等上了岸有机会再聚吧!”

他没等人相送,抖了抖曳撒出舱门,那头哨船来接他们,很快便登船去了。

心里到底乱起来,似乎要出事。他回首一顾,钱之楚立在船头揖手,想来这人是个先锋,究竟是受谁支使,还要好好查探一番才知道。若是紫禁城里那位主子,那么形势便不大妙了,倘或是这金陵地界上的主宰,接下去还会遇上些什么,谁知道呢!暂且只能走一步看一步,那个凭空冒出来的女人,分明就是用来探路的手段,难道是他哪里露了马脚叫人拿捏住了么?所幸有那一声玉哥儿,否则吃不准,事情更难应对。

夜尚未央,正是秦淮河上热闹的时候。他闭眼深吸了一口气,晚间的风拂在脸上,终于有了丝凉意。番子蹲踞在船舷上打手巾把子呈敬,他擦了擦手唤容奇,“你去把钱之楚的底细查清了来回我,还有南苑王府的动静,要一点不差的都探明白,去吧!”

吩咐完了差事转过身来,恰对上一双狐疑的眼睛。她阴阳怪气地一笑,抱胸问他,“厂臣原来有这么段风流债,怪道功成名就了还孑然一身,是在等那位月白姑娘吧?”

他有苦难言,实在没法同她解释。那样攸关生死的大事不能轻易告诉她,不是信不过她,是因为多个人知道多份危险。自己走到今天这步不容易,索性是朝中倾轧倒罢了,那件事上头翻船,不论他以前多少功绩都不能作数了,剥皮揎草,死罪难逃。

他侧过脸微微苦笑,终究怪自己不够狠心,要不是当初手软,也不至于惧怕别人翻他的底儿。可是眼前这人怎么料理?他要是心无旁骛地作戏,这秦淮河还不得染酸吗?又不能和她交底,这回真是进退两难了。

他拧着眉头看她,“娘娘说过相信臣的,这话还记得吗?”

她转过头一哼,“我向来一言九鼎,不像某些两面三刀的小人,说完了立刻反悔。”

边上有人不方便多言,他忍住了没搭理她,等哨船靠上画舫方道:“娘娘先回房,臣那里处置完了再去见娘娘。”

音楼拧过身道:“无妨,厂臣和月白姑娘叙旧要紧,我没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回头梳洗梳洗就歇下了,你不用来。”

她背着两手扬长而去,自认为表现得干脆利落,面子应当是没什么折损的。可进了舱门,心头拧巴得越发厉害了,无处发泄,扑在床上蹬被子,一边蹬一边数落:“不是太监吗?太监还勾三搭四,要是个齐全人还能给别的爷们儿留活路?这人太可恨了,往后他来就说我不见!我要回北京,让他和他的月白姑娘双宿双栖去吧!”猛翻起身来找袱子,开开柜门收拾东西,见彤云愣着便招呼她,“赶紧归置起来,他不让人送我,我自己走。”想想又不对,“为什么非要回北京?横竖我已经两袖清风了,倒不如挟资远遁,跟人到塞外做买卖去。”

彤云嗤了声,“您打算做什么买卖?卖皮货么?那些主意快别打了,就算不顾家里人,连他也不顾么?他带您下江南,肩上可扛着责任,您一走了之,不是要了他的命吗?”

这种时候还要顾念他,可他又在干什么?和以前的老相好私会去了!

音楼坐在床沿上捂住了脸,“先前那个月白姑娘你看见了吧?曹春盎把她安置在哪里了?画舫上就这么大的舱房,怎么没看见她?”

彤云道:“秦淮河上多的是游船租借,小曹公公是明白人,知道您心里不受用,让人另外准备了一艘。”推窗往外指点,“喏,就在那儿呢!”

两艘舫船之间离了大约有五六丈远,檐角灯笼的亮光倒映在粼粼的水波里,一漾一漾扩散开来,搅得人心神不宁。她坐着怔怔朝外看,对面舱内点了灯,糊着绡纱的窗棂像为皮影戏搭建的舞台,把一切都放大了。渐渐有人影移过来,身形妩媚,停在那里,仿佛一张美丽的剪纸。她没来由地吓了一跳,匆忙把撑杆放了下来。

舱内灯火跳动,肖铎看着那姑娘,除了棘手再没别的想头了。她似乎有流不完的泪,卷着帕子掖泪的当口幽幽抬眼看他,欲说还休。

他叹了口气请她坐,略沉默了下方问:“咱们有几年没见面了?”

月白低头绞着帕子道:“快满六年了,我在辽河边上等你,天天掰着手指头数日子。那会儿逃出宫的时候我才十五,到现在已经二十一了。六年时间过起来也是一转眼,其实这辈子都没想再有机会见你,要不是我那个黑了心肝的舅舅嫌我不肯嫁人,串通了外头牙婆把我倒卖出来,我还不知道你做了东厂提督呢!”她说着痴痴看他,嘴角浮起苦涩的笑,喃喃道,“真好,你还活着。我先前也怨你,为什么知道我在哪里也不来接我。现在看见你,那些怨恨都是小事了,只要你好好活着,比什么都要紧……那时候咱们多难啊,他们打你,我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把攒下的月钱都拿出来请人外头买伤药,结果钱拿去了,连个药沫子都没见到。也亏得你早早安排下,要是我继续留在宫里,现在恐怕已经填了井了。”

肖铎起先浮躁,后来听她一递一声说着,心里也怅惘起来。宫里的苦日子,在那红墙绿瓦里待过的人都知道,走得好平步青云,走不好粉身碎骨,连那些后妃都是这样道理,何况人下人呢!

他慢慢转动指上筒戒,扫了她一眼道:“钱之楚救你之后,可向你打听过我以前的事?”

月白想了想道:“旁的没问,只你老家在哪里,家里还有些什么人。我好歹在宫里待过,有些话听来很寻常,稍有闪失就会害了人。况且你如今提督东厂,我更不能随意把你的事透露给别人,万一他要对你不利,岂不叫我悔断了肠子么!”

肖铎听了点头,算是个聪明人。不过宫女太监之间长情的不多见,他起身绕室游走,踱了几步回头道:“前后六年,白蹉跎了青春年华。为什么不择个女婿嫁了呢?你焉知我还活着,这样等我?”

月白脸上一红,低声道:“咱们拜堂那天我就暗暗发过誓的,此生心无二致,就算你死了,我也给你守一辈子的寡……”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惊恐望着他,颤声道,“你怎么说这样的话?是不是今时不同往日,你已经不想要我了?”

事情至此终于变得十分糟糕了,他冷冷盯着她,表情阴鸷,“你也知道我以前在夹缝里生存,挨打是家常便饭。有一回被打伤了脑子,差点儿没能再醒过来,所以好些事都不记得了。你说和我拜了堂,可有凭证?”

明明是一模一样的一张脸,为什么给人的感觉全然不同了呢?这样陌生,似乎从来就没有熟络过。月白奇异地看着他,怯怯道:“咱们成亲是背着人的,在他坦里对着菩萨画像磕头就算行了礼。你腰上有个铜钱大小的胎记,每回给你擦背我都爱戳两下,这些你都不记得了吗?”她哽咽起来,大泪如倾,上前几步拉住了他的袖子轻摇,“怎么办……我的玉哥儿!你仔细瞧瞧我,你怎么能忘了我呢!你还记得我叫什么名字吗?如果不是遇见了钱大人,是不是路上擦肩而过你都想不起我这个人来了?”

肖铎沉下嘴角,眼里阴霾渐起,却还按捺着问:“这些事有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月白怔怔摇头,“那时候你是个小火者,没有资格结对食,叫上头知道了是要打死的,所以这事除了咱们俩,从来没向别人透露过。”

果然灯下黑,他最该知道的东西不能派人查,结果竟像个疖子捂在皮肉下,今天浆痘破花,打他个措手不及。他定了定心神,收回袖子道:“从今天起你不要见外人了,没有我的吩咐也不许下船去。我会派人照应你的起居,有什么需要只管同他们说就是了。”

没再看她的眼泪,他转身出了船舱。

这是个不好的兆头,接下来的事不知还在不在他的掌控中。留着那女人,不说是个祸害,至少是个把柄。可要是下决心除掉她,似乎又对不起故人。他仰起脸长长一叹,踅过身叫云尉,“好好看着她,太平无事最好,可若是有异动……那就杀了吧!”

云尉呵腰应了个是,打哨子叫哨船过来接人,天色也不早了,是该歇着了。他上了画舫甲板往后舱楼上看,刚才还亮着灯的,一转眼就熄了。他无奈一笑,打翻了醋缸满世界酸味,眼下能睡得安稳么?答应去见她,这事就算编出个理由来也得对她有交代。

进了舱,撩袍顺着楼梯上去,她卧房的门阖着,叩了两声也没人答应,可是拿指尖一推,居然顺顺当当推开了。

推荐热门小说浮图塔,本站提供浮图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浮图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46章 帝王洲 下一章:第48章 点绛唇
热门: 放学后 上清之云 嚣张 求偶期 黑色皮革手册 人形兵器下岗再就业 论元气骑士在雄英如何茁壮成长 口不对心 第七重解答 造化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