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微云度

上一章:第44章 近孤山 下一章:第46章 帝王洲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你说话呀!”音楼上前两步,她已经把女孩儿的矜持都扔了,先前千般盘算,把他尽量往坏了想,可是到最后她依然无法舍弃。她喜欢他,还是想天天和他在一起。他对她没有用真情么?为什么还在迟疑?她去抓他的袖子,近乎哀求地撼他,“厂臣,我不要做什么娘娘,我也不在乎那些世俗的东西。你要是怕皇上怪罪,悄悄找个地方把我藏起来,隔三差五来见见我就成。我要求并不高,我只要你。”

她说这些,他的心都要碎了,怎么办呢,她把他逼到了绝境,他知道这回如果断然拒绝,也许她就真的死心了。其实那样对大家都有益,堂堂正正在大太阳底下活着,各生安好。但是他两难、他犹豫、他放不开。一个早就嵌进了心里的人,垂着泪对你说她只要你,甚至愿意从此不见天日,叫他如何应对?他在感情上没有她勇敢,他的顾虑实在太多,多到令她意想不到。他的软肋都是致命的,一旦哪天东窗事发,他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怎么有能力去顾及她?

他低头看这张脸,薄薄的水雾盖住她的眸子。隔着泪看他是什么样的?是不是病态的、扭曲的?他熬得灯油都要干了,哽了下才道:“我是个太监,没法给你平常女人的幸福。如果跟了我,恐怕连孩子都不能有,你也愿意么?”

她有些脸红,避开他的视线,却言之凿凿,“我说了不在乎那些。”

他吸了口气,人站得笔直,微仰起脸,只是不愿意让她看见他眼里深重的苦难。心头天人交战,他怎么辜负她一片情义?又怎么把她拱手让人?不叫她进宫有很多法子可以变通,可她是太妃的衔儿,永远不能像普通人那样随心所欲。要么进宫要么守陵,皇帝跟前闹出风波来,往后必定有更多人留意她,他就是想把她私藏起来也办不到。

“从进紫禁城那天起,我就没再指望有女人愿意追随我。”他冲她苦笑了下,“蒙你抬爱,叫我怎么回报你才好呢?你也知道我如今的处境,前有强敌,后有追兵。东厂几任提督都没有好下场,到了我这辈儿,结局怎么样,我自己也说不准。今天富贵荣华,明天或者就锒铛入狱了,你跟着我就是在刀山火海里行走,我给不了你安定的生活。况且皇上那儿未必愿意松手,我爬得再高都飞不出他的手掌心,向来只有我替人做牛马,现在同他抢女人……我凭借哪一点优势呢?”他抬手抚抚她的脸,“娘娘,你只是和我走得太近了,才会误认为喜欢我。你这么年轻,还有大好的几十年,如果日日担惊受怕,总有一天你会厌烦的,到那时你会怨我,我又拿什么来补偿你?”

他满口为她着想,可是那些都不是她想听的。不中听的都不是好话,她简直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女人同男人关注的东西或许不一样,他懂得放眼将来,她愿意看见的只有眼前幸福的一小块。他这样瞻前顾后,对她无疑是又一次打击,但是既然这么努力了,她不能轻易放弃。她把他的手压在脸上,哀声道:“你不要同我说那些,你只说你喜不喜欢我。那天夜里我没喝醉,我是醒着的,你还要赖么?”

他终于大大吃了一惊,愕然看着她,表情令人发笑。渐渐归于谎言戳穿后的尴尬,他无奈地垂着嘴角叹息,孩子总是天真又残忍,既然已经憋了这么久,为什么现在要说出来呢!他不断后退,她步步紧逼,真把人逼得没法子了,似乎只有妥协。他自嘲地笑了笑:“既然如此,我还有什么可狡辩的?”转而把她的手合在掌心里,低声道,“难为娘娘苦恋我,肖铎以半残之躯得娘娘垂青,这辈子也算值了。不过咱们先约法三章,娘娘若是答应,咱们再图后计,成吗?”

音楼已经作好了失败的准备,没曾想下了帖狠药他居然俯首帖耳了,这叫她欢喜坏了,有点土霸王抢亲得逞后百依百顺的意思,点头道:“只要你从了我,我什么都答应你。”

他嗤地一声笑,“小丫头,口气倒不小。我从了你,只怕你生受不起!”那种甜甜的滋味盛在蜜糖罐子里,一旦砸开了口子就收势不住了。他孤独了那么久,对谁都小心翼翼地防备着,唯独她闯进他心里来,在她面前才得片刻放松,不必戴着假面示人。这种感觉会上瘾,戒起来也愈发的难,他却愿意沉溺,把她推到木墙上,俯着身子靠在她肩头,换了个缠绵的声口道,“臣往后就是娘娘的人了,你要好好爱惜臣,莫要叫臣受委屈。臣在外再了不得,娘娘跟前终究提不起来。臣把心交付娘娘就是一辈子的事,你要是中途撂手,臣只怕会吊死在你床前的。”

真是幽怨得了不得,他向来爱小矫情,这种时候音楼的男人心膨胀得空前大,立刻满满都是怜香惜玉的情怀。伸手一揽,在他背上连拍了好几下,“只要你乖乖听话,我是不会对不住你的。”

他嗯了声,自己都觉得好笑。拉她在榻上坐下,两两相对说不出的滋味。沉默了下才道:“咱们的感情只在私底下,人后你喜欢怎么样我都依你,但是人前要克制,不光言行,连眼神都要自律,能做到吗?”

这个不必他说,她也不是傻子,连连点头道:“我省得,我最会看人眼色了,在外会管着自己的。”

他宠溺地在她颊上捏了下,“我就喜欢娘娘这点,像块铁疙瘩,不娇贵,耐摔打。”

她听了不大满意,“这是什么比方?你不把我比作花儿吗?好歹我也是个姑娘!”

他说:“满地的娇花,有什么了不得?铁疙瘩多好,还能打钉子。”

她噘了噘嘴,“你会不会觉得我耐摔打,往后就不替我着想了?”

他听了皱眉道:“我和旁人不同,迈出今天这步不容易,你觉得我还有退路吗?早给你逼进死胡同了,你还说风凉话?”

音楼不由心虚,靦脸笑起来,“好好的,把我说得逼良为娼似的。”

她这么一来他立刻软化了,温声道:“就算逼良为娼也是我自愿的,怨不上你。我为什么一直不敢同你交底,还是因为没把握。我没法许你未来,这点我很觉对不住你,所以心思再活络,也只能背着人。再说自己这身子骨……”他垂首轻叹,“我没脸想别的。”

他的顾虑她早就想到了,如今他说出来,她心里更觉不好受。宽慰的话再多也不能弥补实质性的伤害,只能紧紧攥着他的手。

他略带愁苦地看她一眼,挨得更近些,似乎有些难出口,再三斟酌了才道:“像上回在鹿鸣蒹葭那样的事,下次不能再发生了。我有时控制不住自己,接近你就想和你亲近,你要是不拦着我,后头恐怕难收场。咱们的心是一样的,但万事不能不作两手准备。若我留得住你,恩爱也是天经地义。若是留不住……我不能埋下祸根毁了你,你懂么?”

音楼在宫里看过那些书,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他这样约法三章真够直白的。话虽说得清楚,她也认同,可心里终归有些不受用。到了这时候他还要考虑那么多,究竟是什么意思?先前的欢喜霎时散了一半,又不得不委屈求全,花了大力气才争取来的东西舍不得松手,也许她爱他更多一些,所以会有种做小伏低的错觉。

“那你和荣安皇后呢?”她嗫嚅了下,匆匆一瞥他,立刻又垂下了眼皮。这是困扰她很久的问题,就算是八百年前的事了,终归是他和别的女人纠缠不清,她总会不自觉地拿自己去攀比。

肖铎却被她问得愣在那里,过了很久才咬牙切齿道:“谁和你说起这些的?是不是彤云那个碎嘴子?”

音楼吓得忙摆手,惹他起了杀心彤云就完了,便搪塞道:“荣王暴毙那天我送皇后回坤宁宫,听皇后话里似乎有那么点苗头,我就记下了,和彤云没什么相干,你不要误会。”

他抿着唇冷着脸,像是被触到了雷区。一向从容优雅的人,那种狠戾模样很少看到。不过也只是一瞬,又平静下来,漠然道:“皇宫和市井没什么两样,里头弱肉强食,你也知道。自己不够强大,就得找个靠山,恰好皇后需要个替她卖命的人,我那时候又只是个小小的随堂,有这样的机会怎么能放过?我也不讳言,有今天全是依仗了她。她虽不得宠,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皇后的尊崇在那里,要提拔个把亲信易如反掌。来往得多了,渐渐发现单靠卖命远不够打下根基。”他脸上有些难堪,“所以……适时地关心一下,替她排忧解难,一来二去就往斜里岔了。”

“那你们到底有没有……”话到嘴边打个滚,又咽下去了。怎么问呢,问他们有没有肌肤之亲,像那天他们在鹿鸣蒹葭一样?

肖铎是聪明人,点到为止也能意会。她在乎的无非就是那些,女人心眼子小,一旦觉得关系明朗了爱追究以往的种种,这也算是爱之深了吧!他垂下眼,脸色不大自在,“就同办差一样,小来小往是有的,但是她不能同你相提并论。我做什么扶植福王登基?如果当初拥立荣王,势必要和她牵扯一辈子。谁愿意被妇人拿捏在手呢!为了摆脱她,我做了个错误的决定,才到今天处处受人掣肘的地步。我心里没有她,所有一切都是应付。”他莫名红了脸,“至少我的身子是干净的,你要是不信,大可以验一验。”

他说着说着又不正经了,音楼扭捏了下,捂着脸啐他,“这话好古怪,验得出来才妙!”

“你不信我么?”他有些发急,“你当我谁都愿意将就么?上回在船上,是我这辈子头一次亲姑娘!”

果然一受调嗦什么底都能抖露出来,督主再有能耐,这上头还是不够老练。音楼暗笑他,心绪倒渐次安定了。他曾和她提过以前的苦难,关于他如何流离失所,关于他怎样痛失手足。那么多的不易,折便成委屈求全也能够理解。人在世上行走,遇见了矮处得弯腰,否则就会撞得头破血流。他不去讨好皇后,怎么坐上司礼监掌印的位置?又怎么去报仇?大丈夫能屈能伸,至少现在的他可亲可爱就够了。

她抿唇一笑,拧过身子靠在他胸前,瑞脑香丝丝缕缕渗透进她的皮肉里,她低声道:“我信你,你说什么我都信。”

他把她的指尖捏在手心,侧过脸在她额头蹭了蹭,彼此都不说话,只听船篷顶上沙沙一阵响动,推窗朝外看,河面上荡起万千涟漪,阴了这半天,终于下起雨来了。

推荐热门小说浮图塔,本站提供浮图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浮图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44章 近孤山 下一章:第46章 帝王洲
热门: 别打扰我赚钱 钢铁直男折腰记 离婚后前夫加入了修罗场 无尽神器 可爱过敏原 无极魔道 在飞升前重生了 穿书后被暴君标记了 非人类下岗再就业 影帝天天直播做饭[星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