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自悲凉

上一章:第42章 不留行 下一章:第44章 近孤山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出得门来,心情大好。音楼的太妃身份一揭穿,杭州是呆不下去了,恰好这里的买卖谈得有了成色,余下便是船运和供货。金陵原是大邺故都,秦淮河畔的船坞媲美福建船坞,肖铎一向对造船颇看重,不光是缘于大邺的水师加固,也因为东厂在工部插了一脚,采买建造,中间环节利润可观。这年月,放着现成机会不往腰包里揽财的是傻瓜,太监爱财嘛,肖铎也是一样。算算日子到了该结账的时候了,工部给的账册子叫人信不实,还是亲自去船坞瞧一瞧的好。

“明早就动身,别声张,免得又闹出大动静来,没那力气应酬。”他坐在轿子里嘱咐,想了想又道,“另备几条小船,你和二档头带几个人跟我走,余下的人仍旧乘宝船,沿途官员一概免见,到了金陵再汇合。”

云尉在轿外应个是,略顿了下才问:“步家的事就算过去了么?步家老大对督主无礼,刚才那情势一刀下去也是寻常,但碍于娘娘的面子不敢轻举妄动,还得请督主给个示下。”

说无礼,其实也就是一句话,换了平常人,谁没个受呲达的时候?但是肖铎不一样,自负惯了的娇主儿,在外受不得半点怠慢。所以步家老大出言不逊,在东厂的人听来就是出战的画角响了,腰间双刀随时准备出鞘。

肖铎倚着轿围子抚摩珠串上的佛头塔,并没有太大的情绪起伏,只道:“娘娘性子善,受了再多的气也不愿意要他们的命,真刀真枪未免难看。步驭鲁也够受的了,南苑王府都知道步音阁是嫡女,她扎在那些妾和通房堆里还能抬得起头来么?原本想掏钱消灾,没曾想皇上早知道了,这下子花了冤枉钱,没准儿就此气得卧床不起了。剩下的那几个儿子……你去知会他们供职的衙门,让他们赋闲在家也就是了,毕竟是太妃的娘家人么,整治得太出格了不好看。”

他爱说漂亮话的毛病是改不了了,把人家弄得鸡犬不宁,还一副放了恩典手下留情的好心模样。云尉他们在他跟前当了四五年的差,对他的癖好见怪不怪,笑着应承道:“没了钱又丢了官,步老头这回只有指望宇文良时看在翁婿的面子上接济他了。”

肖铎哼道:“宇文良时是什么人?一个侍妾哪里放在眼里!步驭鲁想在他面前以岳丈自诩,早着呢!”

正说得兴起,云尉抬头见容奇迎面来了,料着有事,便往轿内通传了声。肖铎低头抚膝澜,金银丝线摸上去有些扎手,松了的一个线头在指尖盘弄了好久,只听容奇隔帘道:“督主,闫少监那头有书信传来,说京里出了桩狐妖案,有个姓赵的生意人在蜀地做买卖,路上遇见了个绝世美人,色心大起便收了房。带回府后第二天阖府的人死了个精光,顺天府派仵作验尸,奇在居然连一处伤痕都找不着。众人皆亡,那美人却不见了踪影。后来打更的常看见半夜里有女子在外游荡,城里又接二连三死了好几个人,如今人心惶惶,老百姓天不黑全关门闭户,一到点灯时候整个京畿就成了座死城。皇上命西厂查办,于尊这人您是知道的,说话不留后路,满嘴应承下来,对皇上立了军令状,三个月内必定把案子破了。少监的意思是,咱们东厂在这事上要不要插手?如果先西厂一步把案子拿下,皇上势必对东厂另眼相看。”

肖铎听了抽汗巾掖了掖鼻子,“他西厂是个什么东西?想来同东厂分庭抗礼?做他的大头梦!我要的不是皇上另眼相看,要的是成为他的左膀右臂!你给闫荪琅回个信儿,让他静观其变。要紧的时候叫人假扮狐妖外头晃一圈,多死几个人无妨,事情闹得越大越好,叫于尊去破。那厮是新官上任,正忙着建功立业呢!各处多点几把火,三个月够他焦头烂额的了。等三月期满随意丢个饵叫他叼着上御前结案去。”他点着膝头笑起来,“要是哪天狐妖溜达进了宫,在皇上窗外对月吟诗,不知道于尊和他的西厂是个什么下场。”

那笑声恍如金石相撞,轿外的人立刻会了意,容奇道是,看了云尉一眼俯首领命去了。

回到鹿鸣蒹葭让曹春盎收拾行李,带的东西不多,几件换洗衣裳和细软就足够了。大件儿叫底下人运上宝船,这回是兵分两路,他这个钦差难得也微服一回,要紧的是早在京里就答应音楼夜游秦淮的,既然有这机会,不能对她食言。

感情上做不到正大光明回馈,自己加着小心对她好,处处照应她,这是他的自由,同她无关。

怕自己的爱给别人造成困扰,他也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相思浓烈起来连自己都觉得可笑,那时候她在窗下替他做鞋,他每天从船舷上经过好多回,其实没什么事,就是走一回看她一回,顺便观察进度。后来还很后悔,早知道在两舱之间开个小窗,也省了在日头下暴晒的苦。她做的鞋拿到手后舍不得穿,可是又想试试,怕踩脏了就在床上小走两步,自己扭身在镜子里看,越看越觉得合适。这辈子除了他母亲,她是唯一一个给他做鞋的人,穿在脚上刻在心头,以后恐怕再也跑不掉了,这是他的命。

然而经过了那个脸红心跳的午后,彼此都刻意回避,似乎有三四天没有好好同她说话了,也是因为尴尬,找不到适当的机会。明天准备离开杭州,去对她说一声,叮嘱她筹备,正是个不错的契机。

他摇着扇子出门,才下台阶,恰巧看见她过来,穿一身水绿的便袍,松松挽个髻儿,一缕发垂在胸前,很有些弱柳扶风的味道。

他心里一松快,忙迎上去笑道:“臣正要去见你,没想到你过来了。”回身引了引,“进屋吧,外头还有余热。”

她脚下没动,摇头说:“不了,在这儿说也一样。厂臣要去见我,有事么?”

肖铎道:“今儿步府里的事都办妥了,南苑王府的人等在门上,你父亲只得让音阁上了花轿。她这回算是折透了面子,你听了高兴么?”他孩子气地讨好了一通,见她无甚欢喜颜色便有些讪讪的,换了话茬说,“明天五更咱们动身上南京,你不是想去看看秦淮河上金粉楼台么,咱们在桃叶渡停上两晚,也好见识见识那里的灯船萧鼓。”

她脸上神色是向往的,可是仍旧缓缓摇头,“我来也是有事想同你说,这趟南下的目的就是回家看看,虽然瞧见的是这副光景,横竖心愿算是了了。南京我就不去了,你打发人送我回北京吧,早些进宫去,心就安定下来了。”

他被她浇了盆凉水,似乎不太能接受,蹙眉道:“到余杭不过十来天,还没缓过劲来,何必着急回去?”

他难道不懂吗?她提前回京不是不想游览这江南风光,实在是在他身边,她再也不会有好兴致了。她心里的苦闷怎么同人说?她可以不在乎他是不是太监,但是他自己看重,她也不能多说什么。难道去开解他,让他别把这残疾放在心上?那不是往他伤口撒盐吗!这世上能坦然面对自己缺陷的人没几个,尤其这样的终身遗憾,她怕开口会触怒他。就算他面上能够谈笑自若,心里大约早就血流成河了吧!

她作过一次努力了,铩羽而归,就算再没心没肺,这种事上绝不会再尝试第二回。所以把他埋在心里就好,让他依旧张扬地、无牵无挂地活着,比什么都强。

她深深看他一眼,“早晚还是要一个人先回去的,今儿走明儿走有什么差别?景致再好也留人不住,等将来逢着机会皇上下江南,要是在他跟前得脸,央他带出来,那时候再好好游历也一样。”

她说完了,没等他回话,自己转身又上了小道。这园子树木多,绿荫重重遮天蔽日。临近傍晚了,夕阳透过浅薄的云层射过来,脚下鹅卵石铺就的路斑斑驳驳,愈发衬得晚照凄凉。

音楼安慰自己坚定地走下去,她知道他一定在看着她,即便感觉芒刺在背,也决计不能回头。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谁没有一段幼稚的感情呢!等日后稳定了,不说相夫教子,有了框架,过上循规蹈矩的生活,再回过头看现在的儿女情长,也会觉得十分的荒唐可笑。

她略带无奈地垂下嘴角,终究还是太年轻了,也许到了荣安皇后那样的年纪,经得多看得多了,渐渐也就淡了。只是自己没有荣安皇后那样的福气,即便不得宠爱,也可以理直气壮地谈起丈夫。留下一两样东西,每年拿出来见见光,人死债消后话里没有锋芒,他长他短,先帝也和别人的丈夫没有两样。然而自己的一辈子是不能落下什么了,想得到的离你太远,不想得到的别人偏要强迫你分一杯羹。但愿下辈子托生在个偏远的地方,能找个平常人嫁了,至少不用做妾,知道那个男人属于她。

彤云站在屋角等她,远远一道身影垂头丧气从回廊里过来,噘嘴垮肩的模样,一看就知道是不欢而散。

“吵起来了?”她上去搀她,“肖掌印留您了吗?还是痛快点了头,您又不高兴?”

音楼静静琢磨了下,“他现在干什么我都不高兴,我可恨死他了。”

彤云叹了口气,“您恨他有什么用,人家兴许还恨自己呢!您要是恨着恨着能把那地方恨回来,奴婢陪着您一块儿恨。”

她耷拉着嘴角如丧考妣,“东西都收拾完了么?我刚才说得很坚决,一口咬定要回去,他八成也没办法。”

“他答应让您走?”彤云看看天上怒云,西边火红一片,喃喃道,“晚霞行千里啊,明儿肯定热得厉害。咱们是走水路还是走陆路?”

她说不知道,“我都没敢多看他一眼就回来了,其实我现在恨不得一脚踏进宫里。前头过得浑浑噩噩的,上了一回吊把脑子吊坏了才喜欢上太监,等回了宫我打算喜欢皇帝,总比太监有盼头,你说是不是?”

彤云不知道怎么开解她,沉吟了半天嗳了声道:“说得是,那打今儿起您就什么都别想了,走一步是一步吧!我真没想到,肖掌印这么不爷们儿。您不嫌弃他,他还不顺杆儿爬,以前怎么伺候的荣安皇后呀!还是他忌讳您没承过幸,怕出了格万一皇上点卯您没法应付?真要这样,那您给翻了牌子再同他私底下走动,他大约就自在了。”

音楼瞪眼看她,“我是这样的人吗?进了宫走影儿,活腻味了?”

彤云比她还惆怅,一屁股坐在栏杆上长吁短叹,“要不怎么的?我还以为他会想个法子不让您进宫呢,他路子比咱们野,只要愿意,什么事儿难得住他?谁知道……他连蜡枪头都不装了,他就是根儿棍子。”

音楼低头揉搓手绢,“你别这么说他,他有他的难处,我都知道。皇上和他不一心,他想往东皇上偏往西,他就算想留我,也得皇上答应才好。他是个不爱说满话的人,许了诺办不到,自己身子又不成,可能也怕耽误我。”

好嘛,这得爱得多深,都被人回绝了还帮着人家找理由呢!谁遇上这么识大体的女人,真是前辈子修来的好造化。可惜了,情路注定坎坷。彤云原当肖铎和别的大太监不一样,谁知道也是个缩头乌龟。放不下手里的权势,毕竟是拿大代价换来的,留恋也应当。可怜了她的傻主子,一根筋了这些时候,在船上天天做鞋做到后半夜,给他一年四季的都备足了。

反正事已至此了,只等明天番子来接她们。

第二天早起天蒙蒙亮的时候曹春盎过来传话,说船在渡口等着了,请娘娘移驾。音楼出了院子回头驻足,前院上房的门紧紧关着,只听见檐角的铁马在晨风里叮当作响。他没打算送她,也许心里同样难过,不见强似相见。她垂首叹息,就这样吧,反正下定了决心要忘记的,见与不见都不重要。

去码头的路上她问曹春盎,“督主指派了几个人跟着?”

曹春盎道:“督主吩咐轻车简从,人多了反倒引人耳目。叫二档头和三档头乘后头的船跟着,一样能护娘娘周全。”

音楼颔首应了,横竖现在任由他们安排,只要能顺顺利利回到京里就成。

奇的是这趟准备的是舫船,大小至多只有宝船的一成,雕梁画栋,翘脚飞檐,构造虽美,却适合在稳风静浪里航行。江南这种船多,或许到钱塘再换方艄吧!音楼上了甲板很觉惘然,也没进舱,在船头站了一阵,看那碧波浩渺里江帆点点,心也跟着载浮载沉起来。

推荐热门小说浮图塔,本站提供浮图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浮图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42章 不留行 下一章:第44章 近孤山
热门: 蜜糖的滋味 前巷说百物语 下乡综艺后我开始洗白 天地霸气诀 龙傲天的第一情敌[穿书] 国家发的女朋友 酋长别打脸 轩辕诀3:龙图骇世 他的白月光竟然是我 建交异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