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不留行

上一章:第41章 千娇面 下一章:第43章 自悲凉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他低头看她,眉眼含春,想来她也是喜欢的。

人和人的感情真是说不清道不明,曾经不起眼的小才人,没有殉葬那一出,他也许永远都不会留意她。她的生与死,对他来说仅仅只是诏书上简短的几个字,匆匆一瞥,宣读过后就封存起来,没有任何意义。可是现在她在他身下,这都要感激皇帝,没有他当初的慧眼识珠,哪里有他现在的红鸾心动!

他的手指抚摸她耳后的皮肤,和她鼻尖贴着鼻尖,低低嘲笑道:“学艺不精,差得远了。”

她神色迷离,幼嫩的脸庞和朦胧的眼,简直催发他的破坏欲。开弓没有回头箭,是她送上门来的,不笑纳,对不起她这番美意。然而为什么呢?她究竟是意气用事,还是真的像他一样,她也爱他?

他只觉血气上涌,现在说什么都多余,恨不能把她拆吃入腹,只恐人小肉少不够塞牙缝的。

久旷干涸的心,像见了底的沟渠突然注入清泉,转瞬便充盈起来。夏天的衣料薄薄一层覆在她鲜活的**上,透过繁复的做工和花纹,他能感觉到属于她的温暖。他贪恋,把她搂得越发紧些,然后重新吻上她的唇。轻轻一点碰触是试探,渐次加深,少女的幽香几乎把他溺毙。

四下里沉寂,连窗外的鸟鸣都远了,只听见隆隆的心跳,像乌云里翻滚的闷雷,声声击在耳膜上。他用舌尖描绘,用舌尖探索,她的行动远不如她佯装出来的豪放,笨拙地、迟迟地,但是有她独特的小美好。

他吻得很专注,她渐渐也懂得回应了,细细的吟哦,细细的轻叹。琵琶袖下两弯雪臂高抬起来,蛇一样缠上他的颈项,唇齿相依里有说不尽的温情。两个同样匮乏的人,可以从彼此身上找到慰籍。

肖铎觉得一块石头落了地,这次她是醒着的,并没有嫌弃他的身份,也不排斥和他这个阉人亲密。他们之间的纠葛全是坐实了,谁会拿这种事开玩笑呢!他得到了答案反而愈发惆怅,将来的路到底应该怎么走,恐怕要再三斟酌了。

一面沉迷一面忧虑,进退都是深渊,左右都让人彷徨。可能是有些分心了,突然发现她开始占据主导,像孩子得到了新玩意儿,她纠缠不休。从枕上仰起了身追过来,只管在他唇齿间勾绕啃咬。

要不是嘴给堵住了,他八成会笑出来。这个不知道害臊的丫头,他有这么好吃么?督主大人世事再洞明,人情再练达,到底不过二十四岁年纪,心里爱的人在身下婉转承欢,他便有些把持不住了。这是和荣安皇后在一起时完全不同的体验,坤宁宫摇曳的烛火里,不管气氛怎样暧昧煽情,他始终可以心如止水。但是面对她,他动用感情,所以一切都显得不一样了。

他把双手嵌进她的后背,微微托起来,将她拗出个诱人的弧度。亲她的唇角、亲她的下巴、亲她j□j在交领外的脖颈。这暖玉温香,恐怕终其一生都挣不出来了!

悄悄看她,她气喘吁吁,柔若无骨。未经人事的女孩,哪里受得了这些撩拨!他转而用牙解她领上盘扣,一颗接着一颗,渐渐露出里面杏色的阔滚边来。她没有制止,他也没有想停下,直到对襟衣大开,锻面的亵衣因她胸前起势高高堆拱,他才惊觉事态发展得没了边儿,早就已经不在他的控制范围内了。

他着了慌,顿在那里不知道怎么料理才好。这是个分界点,前进或是后退,会衍生出两种不一样的结果。究竟是安于京城的悠闲富贵,还是亡命天涯时刻遭人追杀,他没有想好,也不能代她决定人生。

音楼很多时候脑子比别人慢半拍,她正沉浸在这春风拂柳条的无边缱倦里,他忽然停下动作她才醒过神来。睁眼一看,他怔怔撑在她上方,青丝低垂,眉尖若蹙,看样子是遇上了难题。

她心里明白了七八分,再瞧自己这衣衫不整的样子,脸上立时一片滚烫。忙支起身把衣襟扣上,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好。刚才是意乱情迷了,才糊里糊涂走到这一步。她有些自责,如果自己懂得体谅他,就不该贪这片刻欢愉,勾起他的伤心事来。是自己脑子发热起的头,他勉为其难也要附和,这下子可好,弄得彼此这样尴尬。

简直没脸见人了,她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手忙脚乱把衣裳归置好,看他一副失神的样子,又是愧疚又是心疼。不敢碰他,挨在榻角摸了摸他曳撒的袍缘,“对不住,是我孟浪了……”

这种事,吃亏的不是女人吗?她认错认得倒挺快,他抬起眼看她,“此话怎讲?”

怎讲?她也不知道怎讲,就是觉得对他不起。她坐在那里懊恼地揪了揪头发,“我想你是没有邪心的,不过想躺会子而已,谁知道我兽性大发,险些玷污了你的清白。”她垂下头忏悔,“我做错了,万死难辞其咎。怎么能让你消火,你说吧!”

两个人也古怪,一下子从那个圈跳进了这个圈,她还颇有任他发落的意思,就因为他是个太监,最后没能把她怎么样,反倒成了受害者。

他笑了笑,“怎么能怨你呢!错都在我,明明不能碰,还忍不住兜搭你。”

她愣愣地看他,他这话不单是冲刚才,更是冲着船上那夜吧!她听出来了,到底他还是后悔了,只不过一时情难自禁,今天又离雷池近了半步。她都懂,也能站在他的角度看待问题本身。一个位高权重的太监,立在皇帝的御案旁可以号令天下,一旦离了脚下那几块金砖,就什么都不是了。女人于他来说,也许仅仅是华美袍子上无足轻重的点缀。若是有一天连袍子都腐朽了,这样的点缀半点价值都没有,反倒成了伤。

她徐徐叹息,心头一直揪着,这时却看开了,换了个松快的口气道:“也许咱们都太寂寞了,需要有个伴儿。”

他脸上表情凝重,并不见笑容,垂着眼道:“娘娘说得是,宫掖之中生活寂寞,臣也有晃神的时候。但是娘娘要相信臣,臣……”

似乎以往种种都过去了,翻过巨大的书页,一切夹带进了昨天,现在又是一片柳暗花明。他仍旧称她娘娘,仍旧自称臣,是想回到原来的轨道上去了。音楼忽然感到酸楚直冲上鼻梁,花了很大的力气才把眼里的雾气吞咽下去。

她曾经犹豫该不该捅破那层窗户纸,之所以害怕,就是担心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没有喜极而泣,两下里只有深深的无奈。她微哽了下,“厂臣不必说我也懂得,刚才的事咱们各自都忘了,过去就过去了,就算是个玩笑,以后再别记起。”

他下意识掖了掖唇峰,咬破了他的嘴,让他以后别记起……记不记起是他的事,但是她能忘记自然最好。想得越多心头越乱,便点头道:“全依娘娘的意思办。我今儿着急上步府,绣楼里的买卖都搁下了,这会子歇是歇不成了,还是过去看看吧!把事情办妥了,好上南京去。临行前皇上有过旨意,南苑王府是唯一的外姓藩王,这些年风头愈发健,再不辖制恐怕生乱……”他絮絮叨叨,连自己都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趿上鞋,转了两圈,又发了回呆才想起来束发,整好了衣裳瞧她一眼,匆忙背着手出门去了。

那厢步家着急打发音楼,三天之后就有消息传来,说六月十六是上上大吉的好日子,请厂公做个见证,南苑那头花船一到就让人出阁了。肖铎没有不应的道理,不过放不放人就是后话了。

嫁闺女,不单看日子,还要看吉时。那天一早步府就张罗起来,宇文家接亲的人都到了,却迟迟不见音楼回来,曹夫人在堂屋里急得团团转,“明知道今儿要祭祖上路的,这会子还没动静,那个肖太监是什么意思?”她冲步太傅喋喋抱怨,“那天就不该让音楼跟着他去,哪里有女孩儿到了家又给带走的道理?宫里管事管上了瘾头,到咱们家做主来了!”见她男人不说话,心里愈发焦躁,“你还杵着,脚底下这块地长黄金是怎么的?这样的当口还等什么?还不打发人上行辕里催去!拿了人钱财就这么办事的么?要不是落了把柄在他手上,我倒要去问他,强梁还将三分义气呢,他这么翻脸不认人,怪道要断子绝孙!”

步驭鲁被她聒噪得脑仁儿疼,又怕她没遮拦的一张嘴惹出事来,跺着脚叫她噤声,“仔细祸从口出!还嫌事儿不够大么?他是什么人,由得你嘴上消遣?已经打发老大请去了,那头不放人我有什么法儿?只有等着!”边说边仰脖儿长叹,“原想孩子上了轿就万事大吉了,谁知道出了这纰漏。南苑的人候得不耐烦了,再等下去只怕捂不住。”

曹氏听了哼笑,“怨得谁?还不是怨你那好闺女!我瞧她进了回宫,旁的没长进,心眼子倒变多了。这头依着你,转过身来就给你下药!亏你还有脸在我跟前说她好,好在哪里?这是要把你这亲爹架在火上烤,你背上烫不烫?生受得住么?还指着她将来升发了孝敬你,瞧好么,不要了你老命就不错了!”

女人不讲理起来比什么都可恨,步驭鲁自己也没主张,只管立在门上瞧,烦不胜烦地打断她,“啰嗦能把人啰嗦回来?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同我嚼舌头,有这闲工夫上前头招呼人去,把那几个嬷嬷安抚好,回了王府说几句顺风话,将来自有你的好处。”

曹夫人骂归骂,事情总不能摊着不管。想了想实在没法儿,试探道:“音楼替不了,索性把音阁屋里的秀屏打扮打扮送上花轿得了。她跟在音阁身边这些年,府里的事儿也不用多嘱咐。一个丫头出身的能进王府做庶福晋,她还不对咱们感恩戴德?只要她不说话,咱们认她做义女。至于你那个好闺女,这个家是没她容身之所了,叫她自走她的阳关道去罢!”

步驭鲁叱道:“你疯魔了不成?进选的事惹得一身骚,这会儿替嫁替到王府去了,这世上别人都是傻子,只有你聪明?你让一个堂堂的藩王纳你府里的丫头做庶福晋,你脸可真大呀!成了,别想那些没用的了,好好琢磨琢磨怎么搪塞南苑的人吧!”

话音才落,管家从中路上一溜小跑过来,边跑边道:“给老爷回话,东厂的肖大人来了,这会儿到了御街,眼看就进巷子了。”

步驭鲁大喜过望,忙整了衣冠到门上迎接,果然一乘金轿停在台阶下。轿里人打帘出来,锦缎蟒袍一身公服,日光照着白净的脸,也不言笑,宝相庄严恰似庙里的菩萨。风风火火抬腿进门来,步太傅在后面点头哈腰他都不管,倒是对院子里的嫁妆很感兴趣,转过头吩咐云尉,“千户数数,太傅大人给大姑娘的陪嫁有多少。”

云尉应个是,大声检点起来,从一数到八,两指一比,不无嘲弄道:“回督主的话,太傅大人讨了个好口彩,大小共八抬。”

江南嫁女儿,三十六抬四十二抬是寻常,像这样八抬的真是连门面都不装了。肖铎哂笑道:“太傅想得周全,走水路么,嫁妆太多了运送不便当,还是精简些的好。咱家出门瞧了时候,到这儿也差不多了,大姑娘还没准备妥当么?婚嫁图喜兴,误了吉时就不好了。”

南苑来的喜娘和主事面面相觑,步太傅家结亲的是二姑娘,大姑娘进宫封了才人,东厂提督一口一个大姑娘,里头是不是有什么说法?

步驭鲁遭肖铎釜底抽薪,登时脸上变了颜色。又不能发作,只得好言敷衍着:“厂公弄错了,今儿出阁的次女……”

“你是说咱们太妃娘娘?”肖铎登时抬高了声线,故作惊讶道,“太傅大人竟不知道娘娘受封贞顺端妃的事儿?娘娘随咱家来余杭只是省亲,等回京了仍旧要进宫的。太傅大人莫名其妙安排了桩婚事,要将太妃娘娘嫁到南苑王府去……”他沉下脸来,扫了迎亲的人一眼,“咱家奉旨一路护娘娘周全,太傅大人这是为难咱家,想害咱家背上个失职的罪名么?”

一石激起千层浪,在场的众人都傻了眼,步驭鲁和曹夫人更是万没想到,听了他的话腿颤身摇几乎要栽倒。

不是被撵出宫的小才人么?怎么一下子成了太妃?原来都是肖铎在里头耍花样,左手要钱,右手作弄他们。可惜了一棵已经栽成的大树,早知道音楼封了太妃,她回来时断不会是那个光景。如今后悔来不及了,家底掏空了,南苑王府接人的又等着,这是要把步家逼上绝路了!

肖铎看着那一门残兵败将很觉解气,半晌才掖着手道:“闺女总是要嫁人的,留着也不能开出花儿来。我看太傅大人还是割爱吧,横竖冒名顶替的事儿办了不止一回,再来一回也无妨。不过要委屈大姑娘了,好好的正头嫡女上王府做侍妾,也不知王爷计不计较她原本应该进宫的身份,万一忌讳朝廷追究,那过了门的日子恐怕要煎熬了。”

步太傅早气得说不出话来,步家老大搀了他爹道:“肖厂公同这事也不是没有干系的,大庭广众下说出来,似乎有些欠妥吧!”

以为他拿了钱就同他们一条船了,肖铎用折扇遮住了半边脸,操着懒洋洋的声口告诉他们,“天下没有瞒得住我东厂的事,东厂为皇上效忠,对主子也不会藏着掖着。这件事儿我在京时就透露给当今圣上了,圣上只说‘且看’,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太傅大人满腹经纶,不会不明白。所以姊妹易嫁是为了步氏好,咱家言尽于此也算尽力了。”他转过身往门上去,经过嫁妆时略停了下步子,叹息道,“可怜见的,怎么说也是个嫡女,八抬嫁妆实在是寒酸了些。千户给我随十两银子的份子钱,甭登帐了,算我给大姑娘添脂粉的吧!”

推荐热门小说浮图塔,本站提供浮图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浮图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41章 千娇面 下一章:第43章 自悲凉
热门: 穿成爱豆对家怎么办[娱乐圈] 碎玉投珠 神级大魔头 我用医术在古代万人之上 毕业前的杀人游戏 定海浮生录 乡野邪师 以下犯上 这重生好像带BUG 穿成暴娇少爷的白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