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意先融

上一章:第36章 寄幽怀 下一章:第38章 甚况味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南下南下,过了聊城上徐州,一路行来顺风顺水。

五六月里正是一年中最热闹的季节,曲岸垂杨,榴花照眼。推窗朝外看,两岸景致杳杳,隐约看见翠绿里夹带几簇嫣红,一波一波,水浪一样向前绵延伸展。

所有一切都有条不紊,肖铎途经各州县,说是说不愿意惊官动府,然而宝船动静太大,只要一靠码头就有官员谒见拜会。他这人怕麻烦,要紧的应酬满脸堆笑生受了,可是几趟下来也乏累。后来船就很少停靠了,或者夜泊,需要填补的用度番子们大半夜进城挨家挨户敲铺门,那帮人名声不好又穷凶极恶,所经之处闹得人心惶惶。

音楼倒是过起了大家闺秀的日子,轻易不走动,在舱里绣花做鞋打发时间。就是害了病,每每坐在梳妆台前擦口脂都走神。那夜就像一个梦,留在记忆里,够她回味一辈子。

彤云似乎觉察到了什么,毕竟是贴身伺候的人,主子有点儿动静,做奴才的蒙在鼓里,很觉对不起她每月领取的俸禄,于是挨在边上敲缸沿,“曹春盎这人贼兮兮的,每回就见了我就挤眉弄眼,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

“他不是还小吗,这么点儿孩子就打算找对食?”音楼说完了回头想想,她就长了一根筋,除了这个想不到别的了。

彤云装模作样长吁短叹:“这世道人心不古啊!干爹还没动静呢,干儿子倒想走在前边儿。主子,您说肖掌印多古怪呀,司礼监就他没往府里塞人了,他整天和东厂那些番子混在一处,别不是好男色吧!”

音楼不大高兴,他要是好男色,那她成什么了?她盘弄着衣带小心翼翼辩解,“那些阴阳人是什么样儿?走起路来扭得比我还厉害!厂臣有么?他身条儿笔直,走道儿威风八面,高兴了他还迈方步……”

彤云嗤了声,“他也就迈给您看吧,奴婢可没见着。不过我看见他揭杯盖儿……”她在她面前示范,把无名指和小指高高翘起来,“这样式的!您见过骨子里爷们儿的会这手势?”

音楼哑口无言,半天才道:“那又怎么的?谁没个小习惯?你夜里还磨牙呢!”

彤云老脸一红,“扯到我的短处上来,有意思么?我背地里和您嚼嚼舌头,您就这么维护他?主子,我问您,您和肖掌印,是不是‘那个’了?”

音楼吓一跳,“哪个了?我们清清白白什么都没干。”

彤云啧啧地一长串,“瞧您这急赤白脸的样儿,越发坐实了!”言罢幽幽一叹,靠过来和她咬耳朵,“敢做就敢认,这半个月在船上,我看得真真儿的,肖掌印待您可不一样。我琢磨着和对荣安皇后肯定不同,肖掌印好像有点儿喜欢您,您自己没发现?”

音楼被她触到心事,发了一回怔。彤云打量她半天,料着她又要打哈哈推诿了,谁知竟没有。姑娘家有了心爱的人,心头那份窃喜怎么按捺得住?她也压抑得够久了,自己能憋出内伤来,于是拉着彤云问:“要是喜欢上太监,那这人还有救吗?”

彤云悲天悯人地看着她,“没救了。宫女和太监结对食是走投无路,但凡脑子灵便的,谁在那棵树上吊死!主子,其实我早瞧出来了,亏您把这个秘密守到现在,我真佩服您的定力!”

她愕着两眼似乎难以置信,“我就这么藏不住事儿?”

彤云心说三两句话就把您勾承认了,您能有什么城府!怕她挂不住,转头又安慰她,“我和您亲近,这种事儿瞒不住身边人。那我问您,您打算怎么办呢?和肖掌印捅破窗户纸没有?”

“捅破了大伙儿都不自在,我不敢。”她可怜巴巴看着她,“彤云,我往后可怎么办呢?”

这是个难题啊!彤云抚着下巴说:“您要三思,他可是个太监,您知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么?您还年轻,千万别干让自己后悔的事儿。”

音楼觉得爱情并不建立在肉欲之上,“他就是个残废,我也还是喜欢他。”

局中人,脑子发热不顾一切,哪里想得到以后!彤云劝过也就尽心了,看她一脸坚定,知道这回捞不出来了。再想想隔壁那位,除了挨过一刀,哪样不赛过那些泥猪癞狗?其实她觉得她主子挺有眼光,不过怕撺掇了她,没敢说出口。

“这种事儿,一个巴掌拍不响。”她坐在胡榻上说,“您有两条道儿,不过得先知道肖掌印他对您有没有意思。您要是剃头挑子一头热,我劝您别吭声。那位和旁人不一样,他是属莲蓬的,心眼子多。要是知道您爱慕他,那您可放了软当了,将来擎等着接荣安皇后的班儿吧!可要是能找出那么点儿凭证来证明他爱您,那您胆儿就大啦,告诉他您也喜欢他,让他想辙去吧!横竖咱们不能先开口,没的掉了价,倒贴不值钱。”

音楼翣着眼问她:“就这么直隆通告诉他?”

彤云点头说:“是啊,要不您打算藏着掖着,进宫抱憾终身去?”

音楼很为难,“皇上那儿看着呢!”

“您想不出办法来,不表示人家也束手无策。要是他真爱您,让他带您私奔眼都不带眨的,全看他能不能放下现在的权势。”彤云说着笑起来,“嗳,太监和太妃私奔,八百年没听说过,有点儿意思!不过您走得捎带上我,我不能回家,叫锦衣卫拿住可没活路了。”

也只限于闺房里的笑谈罢了,私奔牵连太广,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能逃到哪里去呢!

不过彤云说应该告诉他,她斟酌了好久,心思果然有些活络了。似乎的确应该告诉他,不管他有没有能力改变她进宫的命运,让他知道她的心意和他一样,有了寄托,将来活着就不那么寂寞了。

可惜类似于那天晚上的机会再也没出现过,他开始和司礼监的人议事,讨论怎么改农为桑、怎么提高蚕茧的产量、怎么和外邦人抬价谈买卖。从淮安到镇江,他都没有再踏进她的舱门。

时间长了,渐渐心灰意冷。一件事在脑子里琢磨太久,突然之间就觉得没有意义了。她在考虑怎么走进去的时候,也许他早就乏了,已经决定走出来了。

运河到余杭已至源头,宝船靠岸不在平常码头,造船局有专门承建的船坞,两岸泊满了福船和连环舟。州县的官员早在宝船进浙江辖下就得到了消息,厂公出行可是大佛驾临,不单是钦差大臣,简直顶半个皇帝。这么要紧的人万万不敢怠慢,船坞里清了场子,船工和大匠都轰出去了,戍军把整个船厂包围起来,为的是烘托郑重其事的氛围。

音楼跟在肖铎身后下船,在水上漂泊太久,踏上泥地竟觉得脚下虚浮,踉跄着略崴了下,被他一手搀住了。众目睽睽之下不便多言,他收回手,脸上表情冷漠。音楼愣了愣,心头有些生凉,这阵子走得太近了,忘了他以往的那股骄矜贵气。其实这才是众人眼里的东厂提督,一身锦衣华服,同众人抱拳寒暄也有股不怒自威的气势,和她映像中的厂臣相去甚远了。

一个穿大红贮丝罗纱,配锦鸡补子的官吏上前拱手行礼,笑道:“厂公替皇上办差,风雨兼程实在辛苦。卑职等得了消息日盼夜盼,终于把您老人家盼来了!大家凑份子备好了宴席给您接风洗尘,公务暂且搁置,厂公好生歇息,等养足了精神,卑职们再一一向您禀报。”

官场上说话字斟句酌,苏杭鱼米之乡,官员们个个富得流油,摆上一个接风宴还要凑份子表清廉,在肖铎听来委实可笑。他轻轻一哂,摆手道:“刘中丞客气了,咱家身负皇命,怎么敢提辛苦二字。大伙儿日子都艰难,像您这样的巡抚,又兼着都察院副都御史的衔儿,堂堂的从二品,旁人看来都觉光鲜,可上年连宗祠塌了都没钱修缮,其中的艰难,咱们自己知道罢了。咱家今儿初来就叫诸位破费,这怎么好意思呢!”

众人面面相觑,东厂提督毕竟不是白当的,一个州府还设布政、按察二司,上下官员人数少说也有七八十。他眼波一扫,这个监史那个知州,有谁不在他掌握之中?刘懋那厮为什么肯出钱,不是没有,是和他堂兄闹家务,有意出难题。这种鸡零狗碎的小事儿拎出来,为的就是敲山震虎。

这里的官吏,有一大半是外放的,没有进京面过圣,更没有见过这位赫赫有名的掌印。看他长得年轻俊美,敬畏之余又存几分试探,没想到他来这么一手,立刻把众人打退了半里地,愈发的小心奉承起来。

刘懋体胖,一头冷汗淋漓而下,忙抽出汗巾来,边擦边道:“家务事体,叫厂公见笑了,惭愧惭愧……卑职们备好了官轿,请厂公移驾,厂公请!”

甬道尽头停了几顶朱红大轿,轿顶飞角描金,并不是一般官员的配备。肖铎看了眼,还算满意。东厂护卫见他默认了方过去,把抬轿的衙役都替换了,上百大红织金妆花飞鱼服的扈从环卫着,光看这副排场就震慑人心。

肖铎前面走着,音楼默默尾随。他回头看了眼,天青的纸伞下是一张甜美的笑脸。他虽不说话,视线却须臾不离她左右。她从下船起就两眼放光,故土真有这么叫她迷恋么?他沉吟了下问她:“你是随我住官署,还是先回家里去?”

音楼的家在吴山脚下,离这里不算太远,大约七八里地。你问她,她自然是归心似箭,可又怕给他添麻烦,咕哝了下道:“你眼下忙,等忙过了再说吧!”

一旁的按察使看他们说话的调儿很家常,大邺宦官娶妻也是稀松平常,便不疑有他,笑道:“官署太简陋了些,卑职们在西湖边上觅了处宅子,据说是当初神宗皇帝游幸江南时建造的,依山傍水,景致也好,厂公和夫人住那里正相宜。旅途劳顿,夫人先歇一歇,回头要上哪里,吩咐下来我让下头军门开道,护送夫人前去。”

音楼被他夫人长夫人短叫得很难堪,又不好说什么。看肖铎,他倒坦然得很,并没有要否认的意思,她也只得认下了。

“就依魏监史的意思办吧!”他淡声道,“上宅子里认个门儿,来去也方便。明儿让二档头送你回去,在家住两天就成了,出了门的闺女久留了不香甜。我一得空就去接你,你要是住得不舒心,自己想回来也不难。”

他操心得太多,难免有点婆婆妈妈。表面上不苟言笑,可话里全然不是那么回事。音楼应了声好,“你只管忙你的去吧,我回自己的家,哪有那么多忌讳!”

他听了扯着嘴角一哼,“但愿一切都如意,不过倘或要我出面,你也别客气。知会一声,我即刻就到。”

推荐热门小说浮图塔,本站提供浮图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浮图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36章 寄幽怀 下一章:第38章 甚况味
热门: 天师问鼎[娱乐圈] 正正经经谈恋爱 她似救命药 幻视颠峰 迟爱 德国小镇 当美人鱼变成残疾O 我作天作地,全世界却都喜欢我[快穿] 抱歉,替身也有假的[娱乐圈] 和死神躲猫猫/皮系玩家躲猫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