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约重来

上一章:第24章 怯初尝(捉虫) 下一章:第26章 意徘徊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皇帝是文人出身,大多时候讲究个诗意排场。上回急吼吼对付音楼是情之所至,这回再见,势必要在美人跟前把面子拉回来。为王的时候可以放浪形骸,登上帝位之后少不得自矜身份,那份从容体现在信马由缰上,不急不慢地,从街口的牌楼下缓缓游进了府学胡同。

肖铎在门前翘首以待,远远见通衢大道上来了一队人马,打头的皇帝倒是寻常装束,头戴紫金冠,身穿鸦青团领袍,背后随扈的人却着飞鱼服、配绣春刀,这样掩耳盗铃的出行少见,大约以为换了龙袍就算微服了吧!

他回首一顾,音楼打扮妥当了就站在他身后,脸是俏丽的脸,只是眼睫低垂,连看都不愿意看他一眼。他心头微沉,现在暂且顾不上旁的,有什么不快都往后挪一挪,等接完了驾再议不迟。

他低声提点:“圣驾到了,娘娘不需上前,跟在臣身后就是了。”

她无甚反应,耷拉着眼皮恍若未闻。他心里隐约不快,女孩家闹起脾气来憋屈死人,有什么话也不直说,钝刀割肉,比东厂的酷刑还叫人煎熬。

他以前没遇上过这种情况,荣安皇后那里向来是高高捧着,只要一味的顺着她的心思,你来我往的些些小意儿就叫她受用不尽了,哪里像她这样难伺候!替她描眉画目,靠得近点儿就摆脸子。他忽然觉得灰心,愤懑里夹了点委屈。早知道是这么回事,当时就不该无所顾忌。原来女人和女人也不相同,有的爱勾缠,有的却轻易碰不得。

马蹄声越来越近了,他敛神领众人下台阶,在阀阅底下三跪九叩,朗声高呼:“恭迎圣驾。”

她和他微微错开一些,泥首顿在青石地上,香妃色如意云头的袖襕铺陈在他膝旁,缠绵的纹路洒在他眼底,他皱了皱眉,略侧过了头。

已经是将入夜了,暮色沉沉里掌起了灯。皇帝下马来,一眼看见人群里跪着的女子,肩背纤纤,头上戴狄髻,也是钿儿掩鬓,打扮得富贵堂堂。他快步上前去,一面让众人免礼,一面伸手去搀她,和声笑道:“仔细磕着了,起来。”

音楼谢了恩,皇帝的手指搭在她腕子上,隔着袖口都能感觉那股力道。这样尊贵的身份,长得也不赖,只是目光如炬叫人生受不住。她不能避让,只有一再微笑,“皇上驾临,叫奴婢诚惶诚恐。厂臣早早就置办下了宴席恭候圣驾,皇上里面请吧!”

皇帝心里很称意,她细语款款,不像大行皇帝丧礼时候一张苦瓜脸了。甬道两旁按序有内廷的太监站班,隔几步挑一盏西瓜灯,烛火摇曳里看她的眉眼,盛装出迎果然是不一样的,不再涩涩的,像打磨好的玉,看上去也更圆润细致了。

“这阵子难为你,那么多的事儿凑在一块儿,叫你不得安生了。”皇帝道,在正座上坐下来,两手抚膝看她,“朕瞧你气色还好,在这里住的惯么?”

音楼欠身应个是,“承蒙厂臣照应,一切都好。奴婢进提督府这些天,吃穿用度都是厂臣亲自过问,他一头忙着差事,一头还要照应我,我真不知怎么感激他才好。”

她绵里藏针的这一通,面上是在替他邀功,心里大概不无嘲弄他的意思。肖铎听了按捺下来,躬身道:“娘娘纡尊在臣府上,寒舍蓬荜生辉。能为主分忧伺候娘娘,是臣职责所在,娘娘这话言重了,臣愧不敢当。”

音楼还在为傍晚的事生气,知道他这样媚宠,无非为了拿她讨好皇帝。她有些恼恨起来,索性送他一程子,因转身含笑对皇帝道:“皇上若是怜我,就替我好好赏肖厂臣吧!厂臣这样不辞辛劳,我心里委实过意不去,皇上就这么白白瞧着我难受么?”

这神来的一笔华美转折叫皇帝心头漾起来,看来肖铎果然说服她了,原先像头倔驴似的,这会儿居然懂得君须怜我了。他是那种功过完全可以相抵的当权者,白天吏部报上来的什么“立皇帝”惹他勃然大怒,现在看看肖铎的忠君之事,火气顿时消了一大半。不过批红缴了便缴了,赏赐还是不能少的,一桩归一桩嘛!

皇帝打量那张尚且稚嫩的脸,她羞答答低着头,大约没有这么和男人说过话,连耳朵根都红起来。这小模样当真惹人怜爱,他心痒难搔,养在别人盆里的水仙不去触碰它,看着它一天天丰艳,慢慢开出花,倒比随手可以攀摘的妙趣得多。

皇帝心情大好,颔首道:“厂臣辛苦,朕都瞧在眼里。候着吧,回头宫里自然会下旨意。”肖铎磕头谢恩,他三言两语打发了,只管就灯看美人,看了半天想搭话,又发现称呼是个难题,叫太妃似乎不合时宜,想了想还是直呼名字方便。等进了宫先复太妃位,看准了时候请太后的示下,再另外册封也无不可。

叫皇帝单坐着不是方儿,肖铎呵腰道:“主子这时辰出宫想是没有用过晚膳,臣这里备了宴席,请主子和娘娘共进。”

皇帝道不必,“出宫前用了几块小食,不好克化,到现在还囤在心口。朕晚间有晚课,不能在这儿久留,没的叫太后知道了怪罪。朕就是来看看音楼,说几句话罢了。”

音楼听见他叫她名字不由抬起眼来,皇帝和颜悦色,在上首端坐着也没什么架子,看上去像寻常富家的公子。要论相貌,慕容氏的美名是历代皇族中拔尖的,鲜卑人五官立体,到他这里也是一样。尤其那眼眸,深得幽潭也似,要是把面貌和性格拆分开,高高立在庙堂之上,倒可以用来糊弄人。

有时候人很奇怪,仿佛喜不喜欢就在一瞬。本来音楼也不是死心眼,要是他能循序渐进,她自己权衡利弊还是心甘情愿充入他后宫的。可没想到中间出了那种岔子,没有什么感情基础不说,还夜闯进她宫里打算霸王硬上弓,她慌了神难免心生厌恶,现在看见他还是隐隐不大自在。可是没办法,皇帝总是皇帝,她对肖铎还能赌气耍性子,对那位却不敢有半点不恭。

皇帝也知道,女人家面嫩,他那点不堪的腔调落了她的眼,后面要挽回大概得花些力气。他咳嗽一声,打算换个牌面示好,便道:“今儿厂臣进宫请缨,过阵子要南下和外邦协商丝绸买卖,朕听说你思乡情切,想随厂臣一道去,有这事儿么?”

肖铎早就把皇帝首肯的消息告诉她了,她暗自高兴,脸上也要做出可怜的神情来,怯着声气儿道:“有这回事儿,奴婢离家两个月了,家父身子不大好,我在外也惦记得紧。本来进了京就不该再寻思回去的事了,可是奴婢眼下不在宫中,既然借居在厂臣府上,厂臣要南下,奴婢知道了难免动心思。”说着跪下叩头,“求皇上成全,让奴婢回去问老父一个安,回来后必定兢兢业业回报皇上。”

她这一跪,皇帝自然要去相扶,肖铎见状一个眼风把侍立的人都打发下去了,自己也却行退出了上房。不敢走远,站在檐下听动静,却不知怎么总是心绪不宁,一阵风拂过来,毛孔像全张开了似的,生生打了个寒战。

厅房里人转眼都散尽了,皇帝携她起身,音楼忐忑不已,略往后缩了缩,他察觉了,也是轻轻一笑,“你一片孝心,朕准你回去探望。不过去去即回,能做到么?”他好言道,“朕对你一直挂念着,所以要快些回来,好早早入宫来。”

音楼其实不了解,她以为时间长了他就放下了,没曾想他居然一时一刻也没有忘。说情不知所起,委实有点美化的嫌疑,她知道自己是个呆呆的人,在一道进宫的秀女里也不算拔尖,怎么就一眼叫他看上,实在说不过去。

“奴婢答应皇上,去去即刻就回。可是浙江到京畿有程子路,皇上不叫我和厂臣一起回来么?”

皇帝拉她在帽椅里坐下,两个人之间隔着一张香几,几上的青花瓷盆里供着一株兰,透过宽阔的叶片,她的脸半遮半掩。他说:“丝绸生意谈起来不费力气,要紧的是按时完工。从蚕茧到织机,样样都要查验把关,所以厂臣在江南逗留的时间恐怕有点长。你要回来不费什么事,他手下有的是锦衣卫,派几个人护送也就是了。你先前说朕若怜你,这话说得没错,朕是怜你,这段时候你大约过得也不高兴,往家乡去一趟,至少散散心,对你也有好处。”

他这样温煦,叫音楼大感意外,迟疑道:“皇上的心真好,奴婢以为您不会答应的。”

他愈发笑得得意了,“那你说,我和先帝相较怎么样?”

这样的问题实在很难回答,音楼道:“我是妇道人家,朝堂上的事也不懂,就拿皇上早前和我说过的那句话来论,皇上说活人生殉有违人道,光是这句就叫奴婢折服。至于大行皇帝,我听闻推行的是仁政,应该也是个好皇帝吧!只不过奴婢未曾有幸见过圣驾,所以并不知道先帝是怎样的人。”

皇帝点头道:“也是,你进宫没有蒙过圣恩,真要谈缘分,还是咱们更有渊源。朕问你,你是不是遗失过一方帕子?素面黄绸底子,角上绣了梅花的?”

那是刚进宫时,她们一批人经过四五轮筛选留下了五十人,那天皇后领着几位嫔妃来瞧人,她随众从听差房里列队出来,不小心挂在蝴蝶扣上的手绢掉了,又不好去拣,眼看着被风吹远,后来就不见了。本以为找不回来的,没想到中晌一个小太监给她送了回来。横竖就是这么回事,但不知他怎么问起这个来。

“我是有这么一方帕子,丢了又失而复得了。”她古怪地看他,“皇上怎么知道的?莫非……”

“书生拾钿,美人捡扇,本来都是佳话嘛!”皇帝夷然道,“朕当时协理选秀事宜,正巧从花园那头过来,眼看着你掉了的。还就是那么巧,那方帕子兜兜转转被风带到了朕面前,朕捡了,叫惜薪司的黄门给你送去的。你看见上面提的字没有?朕写了‘幼梧’二字,那是朕的小字,你竟不知道?”

音楼觉得脑子被木槌子敲了一下,尴尬道:“帕子送回来奴婢就叫人洗了,没有看到皇上的墨宝。”

皇帝听了分明一愣,这么香艳风雅的事足可以引为美谈,结果她居然没看到,直接就叫人洗了?皇帝有点着急,“你不细看看是不是你的帕子就收下了?”

她眨着眼睛道:“我看着像我的,那枝梅花是我的绣工我认得,也就没管那许多,交给底下婢女了。”

是了,婢女不识字,就算识字也未必想到和他有关。皇帝感到一阵头疼,捂着前额咝咝吸气儿。音楼吓了一跳,忙离座去看他,“皇上这是怎么了?被我气着了?这可怎么好!我去传厂臣进来吧!往后再有这种事儿,我一定打开好好看明白,成不成?”

还有往后么?这种事就要巧遇,刻意安排什么意思!大邺民风算是开放的,一些闲杂书流入闺阁不稀奇,她就没有看过那些戏文?比方什么的,对爱情没有一点少女情怀和向往?

皇帝拉住她说不必,“你晓得朕和你有过这么一段就够了,所以也别怕朕,朕不会害你的。”

有过这么一段,说得挺像那么回事,其实不过捡了回帕子,弄得缘定三生似的。音楼不敢置喙,唯唯诺诺答应了,皇帝这回很上道,她原以为八成借着机会又有一出戏的,没曾想他不过捏着她的手来回抚了好几下,边抚边道:“惠王家上月生了一窝叭儿狗,今儿送了几只进宫给娘娘们玩儿,朕瞧了,宽脸大眼睛,长得很漂亮。要不要给你留一只,等你回宫了送到你殿里去?”

音楼一听来劲,也由得他摸小手,追着问:“一直让我养着么?别不是养大了又叫别人抱去。”

“哪儿能呢!”皇帝心满意足,把那柔荑握在手心里翻来覆去,“给你就是你的,你不答应,谁敢抢狗,朕治他的罪!”

所以有皇帝撑腰是个不错的行当,音楼笑道:“谢皇上了,我爱养狗,您好歹给我留一只。我听说叭儿狗胎里有缺陷,容易歪嘴,您叫人给我挑个嘴不歪的,搁在那儿先喂着,等我回来了给我做伴。”

皇帝说成,“给你挑个毛色好,叫起来响亮的,你瞧了准喜欢。”

两人说狗倒找着话头了,絮絮叨叨讨论半晌。最后还是皇帝看时候不早,起身说要回宫,她才跟在后面送出来,一直送到正门外。和先前不情不愿的态度截然相反,帕子甩了一程又一程,娇声道:“皇上好走,奴婢恭送皇上。”

皇帝上了马,拉着缰绳原地转圈,笑道:“进去吧,有的是时候说话。”

她含笑那么一点头,居然风情万种。肖铎看在眼里,不由大觉反感起来。

推荐热门小说浮图塔,本站提供浮图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浮图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4章 怯初尝(捉虫) 下一章:第26章 意徘徊
热门: 撩弯反派大魔王 少帝他不想重生 藏地密码1战獒传说 与邪祟成婚后,我离不掉了 蹭出个综艺男神 都市之国术无双 武极天下 家有恶犬 有匪 以爱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