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怯初尝(捉虫)

上一章:第23章 已着枝 下一章:第25章 约重来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她当然不会答应让他在场,自己闷声不吭去了。

彤云替她脱了衣裙,仔仔细细在她肩背上打胰子,边搓边道:“有肖掌印在,我都不敢近您的身。他好像喜欢同您独处,不爱边上有人跟着,您说怪不怪?”

音楼掬水擦脸,含糊道:“他是不愿意叫人亲近,也没什么怪的,各人秉性不同罢了。只是刚才说起他们东厂的刑罚,把我吓得不轻。他这仪容,不报家门还当他是富贵人家的公子,谁知道是这么辣手的人物……”

小小的浴房里光线黯淡,四周围都落了帘帐,只有东边槛窗开了微微一道缝,有风送进来,帘上穗子便一阵阵轻摇。她往下缩了缩,水面上热气氤氲,熏得脸色绯红,唉声叹气道:“过会儿皇上就要来了,我怕他像上回似的,你说我怎么应对才好?”

彤云也想不出好办法,只说:“那也没辙,先前他夜闯二所殿时还是个亲王,这回可不一样,人家金銮殿上掌人生死,打定主意要临幸,我看您只有认命的份了。”

“可是肖厂臣说不能叫他得手。”她还在气恼,闷声道,“说我天分不高,留不住男人,要请师傅教导我。”

彤云正打手巾把子给她擦脸,闻言嗤地一声笑,“您别说,肖掌印瞧人真准!有的人媚骨天成,一个眼风就能把人勾得摸不着岸。您呢,您要是抛媚眼儿,八成就跟翻白眼似的,您天生没这份根骨。”

她被彤云取笑也不知道有多少回了,早就没了气性,转过身趴在桶口上问她:“你说他会给我请什么师傅?”

彤云把她的头发解开,皂角熬的膏子剜出来一把,慢慢在她发间揉搓,嗡哝道:“什么师傅?八成是风月场上的老手,**嬉爱的积年。肖掌印想把您调理成一代妖妃么?您这样的,教出来味儿不知道对不对。”

音楼不平地吸了口气,“瞧不起人么?我怎么就不能成妖妃?往后用心学,你瞧好儿吧!”

“我就说当下。”彤云满脸不屑,“您说说您,和肖掌印站在一块儿,您比他更像男人。”

音楼被打击得不行,真是个悲哀的事实,她就是空长了个女人的壳子,不懂善加利用,暴殄天物。说起暴殄天物,她眨着眼问她,“那你说我漂不漂亮?”

彤云唔了声,“漂亮当然漂亮了,不漂亮也进不了宫。您瞧您浑身上下,四肢匀称,身条修长,该肥的地方肥,该瘦的地方瘦……脱了衣裳您也算个尤物,和我以前的主子比起来还强那么一丁点儿。”

“是吧?我也觉得自己能看,先前被肖铎一说,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长得不得人意儿了。”

她愁眉苦脸无限惆怅,彤云顺嘴调侃:“您这么在乎他的看法儿倒也怪,他又不是皇上,好不好的他瞧了做不得准。您要是生得歹,皇上也不能费这气力来捞您。”

音楼怏怏应了,洗得也差不多了,叫彤云传人进来伺候。擦干身子穿了件鹅黄色撒花烟罗衫,自己挽发进了明间。

打帘出来,乍一看有点吃惊,“厂臣还没走?”

他正立在梳妆台前查看胭脂,也没瞧她,托着一方白玉盒子,打开了盖儿低头嗅了嗅,那样慵懒从容的举止,衬着窗外的风光,既像个俗世翩翩佳公子,也有傲杀人间万户侯的气魄。

真个儿妙人也!音楼看得心头小鹿一通乱撞,这模样卖弄姿色,不知道存的什么心。所幸两代帝王都没传出好男色的传闻,否则这花容月貌还能安然无恙站在这里?鬼才相信!

地上铺着缠枝花的地毯,踩上去寂寂无声。有他在的地方四周围人总不多,音楼左右看了,屋里侍立的仆婢都被打发出去了,彤云从里间出来,福了福身也退下了。她手里拎着软鞋有点无所适从,地毯上短密的细绒拱着脚心,她蜷起脚趾,忙把鞋放下趿了进去。

他捻起一点粉末在指尖轻揉,粉质细腻,香味也好,便抬眼道:“臣替娘娘挑胭脂晕品,娘娘容光高洁,用太艳丽的颜色反倒衬不出,还是这小红春……”

话没说完顿住了,她才出浴,水里过了一遍,人像早春新发的柳条,尤其新鲜灵动。轻而柔软的绫子覆着年轻的身体,站在一片缂丝弹墨帐幔前,眉眼生怯。头发没拿巾子包裹,随意搭在胸前,把肋下一片都打湿了。

这么呆愣愣又惹人怜爱的形容儿突然令他感到无措,只是那无措也不过一霎那,再定下神来,他仍旧可以闲适地戏谑她,和她说话。

“娘娘怎么愣着?”他搁下玉盒向她伸出手,“到这儿来,臣给您梳妆。”

她听了低着头过去,软烟罗有点薄,本来这气候在闺中穿正合适,没想到他在,叫她大大觉得不自在起来。到衣架子前取了件牡丹团花褙子边走边披,还没等胳膊伸进袖陇,被他轻轻掀开了。

“头发还湿着,穿这个做什么?”他把褙子扔到一旁的圈椅里,牵她的手,拉她到妆台前坐下。

大铜镜里映出他们两个,一坐一立,他就在她身后。她是轻淡的一身装束,他穿朱红曳撒,戴描金翼善冠,浓淡相宜,倒可入画了。

他仔细地看,慢慢弯□腰和她齐高,盯着镜子里的她的脸,在她耳边呢喃:“娘娘把刘海儿捋起来臣才发现,原来娘娘眉心有颗朱砂痣!这样好的面貌,藏起来失了风韵,可惜了。”

她不太习惯和他靠得那么近,往后让了让,勉强笑道:“我们那里没出嫁的女孩都打刘海,等出阁那天喜娘开脸才撩上去。”

他把手按在她肩上,隔着薄薄的纱地能感觉到融融的暖意。她刚才为了避让偏过身子,他不大满意,仍旧把她正了回来。挑了个莲纹青花的宣窑小盒子托在手里,棉纱上沾足香粉,就着镜子给她脸上匀匀扑了一层。

他流程熟稔,像是行家里手。音楼刚开始还不大适应,后来见他一本正经,心里又隐约落寞起来。他这么精细,想来是早前伺候皇后练出来的。她往铜镜上看了眼,轻声道:“我这位分,怎么敢叫厂臣伺候,还是自己来吧!”

她打算去接那个粉盒,谁知他腕子一转,她的指尖正好压在他手背上。说来奇怪,他的体温似乎比常人要低些,几次接触都不觉得温暖,只有股子冷香。说不上来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凉煞煞的,夏天大约比别人更受用。

他没有和她对视,眼梢瞟了下,见她脸上带着些尴尬,忙把手收了回去。他心里觉得好笑,越性儿把她转过来,开盒换了螺子黛,略蘸了点水,弯腰与她画眉。盈盈秋水,自带七分潋滟,左面添两笔,右面添两笔,再三再四地斟酌计较,眉宇间颜色加深了,愈发显出她的好气色来。

他满意了,丢了石黛笑道:“娘娘平素都不上妆,那样的懒习惯要改了才好。女人容貌摆在头一条,就算等不来心头爱,也要打扮得光鲜亮丽,因为不定什么时候要紧的人就会出现了。”

他离她那么近,近到呼吸几乎相接。音楼的心嗵嗵跳起来,嗓子一阵阵发紧,浑身紧绷,如临大敌。她实在受不住了,简直是要人命,他光明正大些会死么?替人梳妆非得这么暧昧么?她恼起来,太监就算不拿自己当男人,也该照顾照顾别人的感受吧!

她吸口气准备扭身,无奈又被他绊住了,一道份量落在她肩头牵制,他低低道:“别乱动,臣给娘娘上胭脂。”

他取玉搔头挑了一小撮小红春在掌心里,拿水化开了混合铅粉扑在她颊上。她底子生得好,加上脂粉都是高丽出的上等货,就着屋外的光看,细洁里透出一层朦胧的红晕,有种满带少女风韵的美。

他眯起眼,从前也曾和荣安皇后周旋,从来都是过目即忘,没有像现在这么上心过。他自己也有些混沌了,论色相,她并不是无可挑剔,大概就因为她偶尔的憨傻,才显得和别人不一样吧!

旁枝末节都料理妥帖了,好的自然留到最后。他的视线落在她唇上,她是正宗的樱桃小口,微微有些上扬的嘴角,唇峰分明,乍看之下动人心魄,仿佛随时准备亲吻。他按捺住了,徐徐换口气,挑一盒颜色略深的石榴娇来,用细簪拈上点儿擦在她唇间,原本淡淡的唇色染了一抹腥红,立刻奇异地艳丽起来。她似乎想要闪躲,他哪里能由她!一手固定住她的下巴,另一手探过来,指腹在那柔软的唇上游移,只觉满手幽香,禁不住心猿意马起来。

音楼也懵了,眼前这人像毒药,轻易便能沁入她的血肉里。她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他的动作缓慢缠绵,一寸寸一分分地靠过来,她看到他越来越放大的脸孔,幽深的眼睫、直挺的鼻梁,还有不点自朱的嘴唇。

急促的喘息,彼此都听得清清楚楚。血潮翻涌,像浪头一样打过来,拍得人头晕目眩。音楼脑子里一片空白,忘了他的身份,也忘了他的残缺。这么善于捕捉的猎手,比任何男人都来得可怕。她紧紧攥住衫子的下摆,心里慌得几乎要晕厥过去。他越靠越拢,唇与唇的距离不过三指远,就在她以为他要亲她的时候,突然听见他说:“娘娘抿一抿吧,这样唇色能均匀些儿。”

说话的当口他撤回了身子,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单留铜镜前一个呆呆的女人,满脸呆呆的表情。

音楼觉得自己要羞死了,这是睁着两眼做了场白日梦么?她躬下腰背,把脸偎在臂弯里,才发觉出了一身汗,蓬蓬的热气从领口蒸腾而上,烘得她面红耳赤,没了计较。

所幸他转开身没再看她,悠着步子踱到八卦窗下,随手捡起棍儿有一搭没一搭地逗那笼中的画眉鸟。其实逗也逗得没章程,他知道自己并不比她好多少,这是犯了大忌的,莫名其妙动起了小心思,难道是疯了不成!

檐头铁马叮咚,廊下帘子卷起半边,几只大燕子忙于筑巢,衔了新泥从外面飞回来,两翅扇动,发出扑棱棱的声响。

太阳渐渐西沉了,半边脸儿挂在女墙上。他终于回过头来,她还倚着妆台,面上倒是淡淡的,也许缓过来了,不见有异。他走过去,取巾栉要来给她拭发,她先他一步站起来,接过巾栉退让开道:“多谢厂臣,劳烦厂臣半日,罪过大了。请厂臣自去歇息,我这里有人料理的。”说完了扬声叫彤云,几个婢女鱼贯都进来了,她也不去管他,自顾自去拉西边的竹帘,自己坐到余晖里梳理头发去了。

肖铎知道她是生气了,八成认定他又在捉弄她,心里不定怎么恨他呢!他无可奈何,有时真真假假,自己也混淆起来。这么下去好像要出事,他扶额叹息,正苦恼该怎么料理,院门上曹春盎脚下生风碎步进来,到廊庑底下垂手回禀:“干爹,宫里传消息出来,万岁爷起驾了,正往咱们这儿来呢!这回没坐轿子,自个儿带着几个侍卫骑马来的,估摸着两盏茶工夫就到了。”

这头说话她那头也听见了,着急换衣裳绾发,忙得鸡飞狗跳。

接下来怎么样,事情也不那么容易控制。他收回视线迈出门去,抖了抖曳撒道:“叫齐人,上大门上准备迎驾去吧!”

推荐热门小说浮图塔,本站提供浮图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浮图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3章 已着枝 下一章:第25章 约重来
热门: 港娱1975 坑过我的都跪着求我做个人 限制级特工 暴君洗白计划[穿书] 新世界 情乱梨花村 我的颜值天下第一[系统] 魔道墙角被我挖塌了[重生] 母亲的女儿 老衲要还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