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乌金坠

上一章:第21章 感君怜 下一章:第23章 已着枝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肖铎午正时牌入宫,到乾清宫时中衣染了层薄汗,站在庑房前的穿堂里,风一吹有些寒浸浸的。

殿门上两个太监抱拂尘侍立,见他过来远远躬身做了一揖。他上丹陛,透过隔扇窗朝殿内看一眼,空旷幽深的殿堂里静悄悄的,只有湘妃帘轻拂,底下竹篾儿叩击在抱柱上,发出清脆的一点声响。

乾清宫有统领御前伺候的带班,原本司礼监的人因为大行皇帝的薨逝都撤换了,现在的一批人是明治皇帝钦点的内官,有宫里调拨的,也有当初福王府的老人。皇帝近身的人,自然要再三的挑拣,当今圣上这方面较为注重,这点倒比他皇兄强得多。

肖铎扫了眼迎出来的人,这是个男生女相的太监,个头不高,眼梢耷拉着,似哭似笑的一张脸孔,嗓门尖得吓人。见了他插秧拜下去,呲牙笑道:“哟,督主来了,平川给督主请安!”

不是他门下,但他在宫里是大拿,但凡净了身的,见了他都要恭恭敬敬叫一声督主。

他嗯了声,“主子不在乾清宫?”

平川道个是,“主子晌午见了两位章京,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发了一通脾气,连膳都用得不香甜。恰逢太后那儿传话来,说几个侍卫在后边煤山上打了两只野鸡,炖了一锅子汤,请万岁爷进些儿,主子就过慈宁宫去了。倒也没耽搁多久,回来脸色还是不大好,也没再看奏章,到了点儿就回养心殿歇觉了。”

皇帝的行踪,这么透露原是不合规矩的,肖铎听得出平川特特儿套近乎,大有投靠门下的意思。皇帝既宣了他来,又不见,照旧该歇就歇,看来这通脾气是冲着他来的。他有了提防,自问前前后后办的差事圆滑,并没有叫人挑剔的地方,回头问起来也不见得搪塞不过去。

他在平川肩头拍了拍,“你是个伶俐人儿,好好当值吧!”

平川点头哈腰应了,见他下丹陛忙往月华门上引,一面笑道:“奴婢才进宫,单挂在御前,身后还没个根基。今儿见了督主,厚着脸皮求督主个指派,奴婢往后必然处处以督主为先,竭尽所能孝敬督主。”

这么的也好,双赢的局面么!多少人削尖了脑袋要往司礼监挤,在那地方有一席之地,简直就是所有太监的理想。肖铎看他一眼,这副皮头皮脸的样子,又是福王府带进宫的,做个耳报神倒不赖。因笑道:“我记下了,你们这一拨人都是要指派的,明儿叫闫少监给你在司礼监谋个缺,填进去就是了。”

平川千恩万谢,他回了回手,提袍进了遵义门。

皇帝午觉歇在养心殿的后殿里,这时候正是沉沉好眠,没有旨意谁也不能擅自进入。肖铎微微挑了帘子给里间侍立的人使个眼色,里头会意了,皇帝一醒必然要通传的。

太监就得有个太监的样儿,即便不在御前伺候,主子发了话传人,不管什么时候召见,都得在这里踏踏实实候着。他掖手站在廊下,估摸着还得再静待上半个时辰。皇帝午睡都有定规,也不会随着性子一觉到傍晚。

风轻日暖,正是柳困桃慵的时候,他想起临走时音楼的样子,这会儿她应该搭了竹榻在荼蘼架下小憩吧!这头思量着,倒觉时间漫长起来,静静等了两盏茶时候,恍惚像过去了大半天。

也不知是不是皇帝发威,有意的给他小鞋穿,伫立移时不见里间有传唤。他平时那样一个有头脸的人,先帝在世时向来有事便吩咐,无事便叫跪安的,如今换了个主子,愈发样样要谨慎小心起来。

正神思游转,忽闻得帘内一声咳嗽,听着是皇帝声气儿,他忙敛了神跨进门内,御前的管事上来回禀,说万岁爷起身了。恰好身旁有尚衣的宫人走过,他接了那个描金红木漆盘,微呵着腰进了体顺堂内。

皇帝才下床,正坐在南炕下的宝座上喝茶,见他托着常服进来只略一瞥,嗓音里无甚喜怒,缓着声气儿道:“候了多长时候?”

肖铎搁下漆盘揖手行礼,“回皇上话,臣是午时进的宫,到眼下正满一个时辰。”见皇帝站起身,忙请了衣裳上去伺候穿戴。整理了通袖的柿蒂云龙纹,又半跪下整腰带、膝澜,那份恭顺小心,足叫皇帝称意了。

也是的,皇帝御极前和他交情匪浅,能顺顺当当登上帝位也有赖他的协助。不过此一时彼一时,既然登了顶,眼前豁然开朗,帝王的尊荣威严转眼之间就能生成,瞧人瞧事自多了几分挑剔捡点。肖铎这会儿低眉顺眼得恰到好处,他是聪明人,知道自己的位置。不管头上的衔儿多高,到底是主子给的。说得难听些,今儿能捧他,明儿就能灭了他。

皇帝垂眼看他,他在他脚下,卑微顺从。他少年得志,放眼整个大邺朝,有几个宫监能到他这样地步?司礼监掌印,替皇帝掌管军机宫务,连锦衣卫见了他都要下跪……

“厂臣。”他轻轻叹了口气,“朕今天听见一个传闻,你猜猜是什么?”

肖铎手上没停,照旧替他拾掇玉带。挂好七事左右端详,都收拾停当了方起身退到一边,恭敬道:“臣虽执掌东厂,然近来宫中事忙,有些消息搁置了,还没来得及过问。臣不知皇上所说的传闻是哪一桩,不敢妄揣圣意。”

皇帝背着手绕室缓步游走,半晌才道:“朕坐在奉天殿,消息倒比你还灵通些,看来你这东厂办得远不如朕想象的那么好。市井间给你取了个雅号,叫‘立皇帝’,你难道没有耳闻?”他忽然顿住了脚,回身狠狠盯住他,“朕问你,你们东厂是干什么吃的?这样叫人心惊的话居然流传出去,究竟是你办事不力,还是不拿朕当回事,有意的叫朕难堪?”

肖铎心头一惊,本以为都压下去了,没想到死灰复燃,这话终于传到了皇帝耳朵里。他心里明白上头正找不着错处做筏子,如今有个好契机,大约是不会那么轻易罢手的了。说不恐慌,那也显得太笃定了,脑子里忙着想辙应对,人先泥首跪拜了下去,伏在地上作诚惶诚恐状,颤着声道:“主子这番训斥叫臣栗栗然,求主子息怒,容臣禀报。这话出自大行皇帝在世时,彼时秋闱放榜,各地生员云集京师,人多,难免有落榜举子哗众取宠。臣得知后立时就查办了,只因当时牵连甚广,况且这种嘴皮上的狂言,要找出处委实不易。也幸得主子皇恩庇佑,那个制造谣言的监生叫臣拿住了。臣是一时大意,原当找着了源头,事儿过去了便不给主子添堵了,谁知树欲静而风不止……”他深深又磕一头,吸了口气道,“臣自知罪无可恕,求主子问臣的罪,对朝臣、对天下人,都是个警醒的榜样。”

其实到了这时候,要追究的早就不是那个始作俑者了,一切矛头对准了他,分明就是借此弹劾。中晌音楼说得对,暂且蛰伏比时时戳在眼窝里给人添堵要强得多。一动不如一静,他自己有把握,皇帝还有用得上他的时候。此时就算收了他手里的权,只要没下令要他的脑袋,他东山再起亦不是难事。

皇帝自然也有他的考量,他从来不是手段老辣的人,皇父驾崩前考验他们兄弟才学武艺,曾深恶痛绝骂他妇人之仁。如今言官请旨清君侧,磨刀霍霍对肖铎,真如了他们的愿,朝中势力靠什么来制衡?中宗时期倒是收缴过司礼监的权,结果弄得朝纲大乱,那些大臣拉老婆舌头,当着皇帝的面敢在朝堂上对骂。好好的奉天殿,一转眼就变成了市集菜场。他要处置肖铎容易,短期内找不到称手的利刃,留着他不是为旁的,还是为巩固自己的政权。毕竟肖铎手上案子办得多了,午门外掌刑,十杖就要了人命。有他在,朝臣们有忌惮,他的江山便坐得安稳。

他不像先前那样震怒了,踱到他面前虚扶一把,换了个较为温和的口气,“厂臣不必惊慌,朕今儿既召你当面问话,就是念着以往的情义。朕对你,终归与旁个不同,为了这么个谣言就治你的罪,朕于心也不忍。眼下司礼监树大招风,全是从批红这上头来。朕看这个职还是先卸下,你仍旧执掌东厂,替朕监督朝中官员一举一动,便是你的本分了。”

肖铎早料到了,皇帝要权力集中,必定先从批红上头来。批红和提督东厂,两者原密不可分,但既然到了这一步,不撒开其中一样是不成的。所幸东厂的番役不是吃干饭的,谁在背后打他主意,不出一个时辰就能反馈消息。只不过批红是大头儿,不拿回来到底不安生。他垂眼看皇帝膝澜上的海水江牙,这位君父做事全凭喜好,才上任风风火火,等兴头过了,再寻摸几个绝色女子分分他的心,甩手掌柜干起来毕竟舒爽,不愁他朝政霸揽着不放。

他深深揖下去,“皇上是圣主明君,大事小情比臣周全百倍,臣在主子面前无地自容,一切但凭主子发落。”略顿了顿又道,“不瞒主子,臣早前有个想法儿,一直没寻着机会同主子说。前头顾忌批红的事儿放不开手,现如今卸了肩,臣倒要奏一奏江南缫丝的事儿了。往年这个时节,同外邦的绸缎买卖早就谈妥了。今年因着蚕茧欠收,织造厂的织机也老旧,码头上大笔的订单没人敢接,空放着有钱不赚,白白浪费了好时机。臣是想,坐在京里,断不能瞧出外头经济之道。若是主子应允,臣请旨南下,先把这笔账务理清,于朝廷也是一笔不小的进项,不知主子意下如何?”

皇帝长长哦了声,“头前儿操持大行皇帝丧仪,倒把这茬忘了个一干二净。你既有这心思,于国是大利,朕没有不答应的道理。这么着,朕封你个钦差,下月初就动身……”突然想起来,问他,“音楼在你府上好不好?”

肖铎沉住气应了个是,“今儿娘娘同臣说话谈及主子,臣听得出,字里行间对主子感恩戴德。臣和娘娘相处不多,但娘娘的脾气也摸着了些。娘娘毕竟年轻面嫩,心里想一出,说出来的又是一出。在臣跟前虽不讳言,见了主子却未必出得了口。”

皇帝听了个很高兴,“朕眼下想起那晚的事还有些后悔,当时是欠考虑,弄得像个急色鬼,难怪叫她害怕。你回去知会她,只要她好好听话,朕这里不会亏待了她。”吮唇琢磨后又道,“你要南下,她一个人留在你府里怕失了照应。朕想着,过两天传道恩旨让她进宫就是了。横竖是这么回事,弄出这些弯弯绕来也啰噪。”

肖铎垂手道是,“主子念着娘娘,臣都知道的,可认真算时候,从大行皇帝龙御归天到如今,左不过二十来日。眼下匆匆召进宫来,主子固然疼爱,但宫中倾轧,臣唯恐娘娘难以立足。况且……”他蹙眉斟酌了下遣词,“主子代天承命,要做仁治天下的令主,为这点子小事致使白璧蒙尘就不好了。臣以为主子且耐下性儿等阵子,或者到明年选秀时,臣想法子把娘娘充进秀女之中,届时主子是封是赏,也没有人敢说半个不字。”

这法子好是好,可等得时候太长,到明年开春还有十来个月,这叫人怎么等得及!皇帝又在地心旋磨,“明年进宫未必就防得住悠悠众口,宫里人多,见过的也不在少数,自欺欺人好玩儿么?越性儿就以太妃的名头回宫,朕特许的,量着没人会有异议。不过你的话也不无道理,里子可以不要,面子还是得顾全些的……”他竖着一根手指头指点,“那就再过两个月,且叫她安心在你府邸,朕得了空便过去瞧她。”

肖铎有些迟疑,觑了皇帝脸色道:“臣无意间同娘娘提起南下的打算,娘娘听说了,脸上惘惘的,约摸是近来发生了太多事,心里记挂家人,似乎有些思乡情切。主子若真体恤娘娘,何不准许娘娘随臣同行?娘娘若是得知我主体天格物,自然对主子更生仰慕。至于娘娘一路的行程安危,有臣在,定然保娘娘万全。”

皇帝对着檐头挂的鸟架子琢磨半天,那鹦哥脚上拴着细细的银链,不论如何翻转腾挪都逃不出桎梏。他眉心舒展开来,颔首道:“也罢,这段时间委实难为她,她要是想出去散心,有你仔细看护,朕也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了。”

肖铎暗暗舒了口气,拱手长揖道:“臣回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娘娘,娘娘必定要高兴坏了。”

皇帝抬了下手,“用不着你说,今晚宫门下了钥,朕微服到你府上,亲自把恩旨告诉她。你且回去,叫她准备接驾吧!”

肖铎心思百转,终归不便多说什么,自领命去了。

推荐热门小说浮图塔,本站提供浮图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浮图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1章 感君怜 下一章:第23章 已着枝
热门: 同桌凶猛 请魅惑这个NPC 醒来后发现自己成了传说 攻略那个地下城领主 军少掌中宝 最佳影星 天才锁匠 反派逆袭成攻[综] 我到底上了谁的婚车[娱乐圈] 黑暗塔5:卡拉之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