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感君怜

上一章:第20章 空外音 下一章:第22章 乌金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小花厅确实不大,窄窄的一长溜,南北搭着架子,架子上摆了各色的兰花。音楼跟他进屋,迎面异香扑鼻,她嗅了嗅,恰好找着个机会和他说话。

“厂臣喜欢兰花么?养了这好些!”她矮着身子看那惠兰,花瓣是浅黄的,外围镶了圈紫色的裙边,愈发显得玲珑精致。她喃喃道,“我以前也养过的,养了很大一盆,伺候了好几个冬天。后来叫音阁看上了,花朝那天趁我不在房里,偷偷给搬走了。”

她说这些的时候脸上带着无奈的笑,看得出不情愿,但也似乎并不特别生气。她不是个善于描画凄凉的人,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心里惆怅一阵子也就过去了。往远处看,依然可以发现潇潇的明丽的天空。

肖铎请她坐,给她斟上一杯酒,问她,“喜欢的东西被人抢走,不觉得难过么?”

“难过又怎么样?我以前也哭,哭了没有觉得好受些,反而胸口堵得慌。音阁的眼泪一掉就有大堆的人哄她,我的不是。因为我娘早不在了,我是乳母带大的。可能是我不讨人喜欢,我记得我只要一放声儿,她就隔着小衣掐我,掐在背上,我看不见有没有瘀青,也不敢告诉我爹,所以自己识相,下决心把哭给戒掉了。”她说着,端起酒盏呡了口,微微一点辛辣,但是入喉又淡了,恍惚浮起甜来。她转而笑道,“这酒酿得真好,夏天放到井口里湃着,我大概能喝一壶。”

“喝多了会醉的,酒这东西品一点儿无伤大雅,过了头就不好了。”他托起琵琶袖给她布菜,一面曼声道,“若是娘娘能在臣府上住到八月里,等螃蟹肥了,咱们赏月喝花雕,那才有意思。只不过皇上怕是等不到那时候的,臣这里盘算着和娘娘一道过节,万岁爷没准也在养心殿算计着呢!”他举杯朝她抬了抬手,“臣敬娘娘,娘娘自便。”

音楼回敬他,两人默默对饮了,窗口上一只鸟飞过,“唧”地一声拖出去好远。音楼转过头看外面春光,三四月正是最美的时节,花圃里种了两棵棠棣,枝桠欹伸到窗前,也没修剪,几片叶子从雕花的镂空里探进来,油亮的绿,颜色喜人。

肖铎总关注她的一举一动,暗里也嗟叹,这种疏懒的脾气,在宫里生活再合适不过。可是不争就不上进,不上进很快就会被遗忘,他放下乌木筷子,拿巾栉掖了掖嘴道:“昨儿大行皇帝的丧期过了,原先的太妃们都移宫奉养,皇上也下诏册立了后妃。贺兰氏是万岁龙潜时的原配,封后无可厚非。另有两个侧室晋了妃位,贵妃位却悬空着,对娘娘来说可算是个大好时机。”

音楼听了转过头来,愕然道:“厂臣的意思,莫不是叫我去争那个位置?我这样的身份……我是先帝后宫的人啊!”

“所以臣说把步氏李代桃僵的事宣扬出去,这样千载难逢的好几回,娘娘何不好好考虑考虑?”他脸上无甚笑模样,薄薄的酒盏在如玉的指间摇转,缓声道,“娘娘刚才说起小时候的境遇,臣听了,心里替娘娘不平。要办大事,就得把儿女情长都放下。这件事交给臣去办,里头的官司也由臣去打,娘娘只需静待,什么都不用过问。”

音楼垂头丧气,“我说了,不能够。”

她榆木脑袋不开化,他紧逼着不放不是法儿。论起骨肉亲情,她说得也没错,恨的时候满腹牢骚,真要死了怎么能舍得呢!他长长叹了口气,“娘娘想不想家里人?”

她嗯了声,笑道:“我就是个没气性的,他们不惦记我,我却一心惦记着他们。其实也不是多想念他们,就是故土难离。我们家门前有条小河,我那会儿常在河边上溜达。芦苇结得高了,芦花就在头顶上招摇,要是往哪儿一坐,自己不出来,没人找得着。”

他怜悯地注视她,心道猫儿狗儿似的长大,能顺顺当当活到现在,的确算她命大。

“朝廷今年同外邦的丝绸交易到眼下还没谈妥,江浙一带又是养蚕织帛的要地,臣打算请缨,过阵子往江南去一趟。”他夹了百合片到她碗里,侧过头道,“娘娘要果真想家,和臣同行,也未为不可。”

音楼一时没转过弯来,嘴里叼着百合片怔怔看他,“厂臣说什么?要带我同行?真的可以?”

她那副傻傻的样子很讨人喜欢,也许自己欠缺,就觉得那份豁达难能可贵。肖铎含笑道:“臣这里没有可不可以,只有愿不愿意。”

她啊地一声,忙站起来给他斟酒,絮絮叨叨地说:“厂臣……厂臣……您这么好的人,以后谁敢说您坏话,我就和他拼命。”

他听得极受用,“此话当真么?”

她靦脸道:“只要您答应带我回浙江就当真。”想想又不大对头,他掌管着批红,这么要紧的差事,放下了怎么成?职权不能卸肩,一松手就归别人,他现在突然说要下江南,难道朝里遇着什么沟坎了?她觑他脸色,小心翼翼问,“您被人弹劾了?”

他气定神闲尝他的菜色,呷口酒道:“敢弹劾我的人还没生出来呢!不过皇上才御极,广开言路是必然的。娘娘知道伴君如伴虎的道理吗?昔日再依仗,一旦位置有了变化,看人的眼神儿就不对了。司礼监的权掌得过大,圣上心里未必不忌惮,既然有了嫌隙,一点点收拢把持是早晚的事。臣和朝廷官员不同,再有能耐,不过是慕容氏的奴才。奴才是玩意儿,跑腿办事还犹可,独当一面得瞧皇帝的胸襟。与其被拉下马,还不如自己识趣儿,娘娘说对不对?”

音楼莞尔道:“以退为进,厂臣做得对。东厂和司礼监经手的事多,千头万绪,要想立时拔除恐也不易。我料着,皇上总还有托赖厂臣的时候,暂且蛰伏,紧要关头再出山,比时时戳在眼窝子里来得好。”

这番言论出乎他的意料,本来不觉得她是那种万事考虑周全的人,没想到不哼不哈,对朝中局势自有见解。

“娘娘对臣这样信得过么?万一有个闪失,权力架空了,可能再也回不来了。”他说着,天热起来,花厅里流动的风渐渐有了沉闷的感觉。他抬手解领上盘扣,略透了口气,叫人把酒撤了另送菊花茶来。

音楼背靠着圈椅上的花棱,脊梁骨硌得有点疼,挪了挪身子道:“您自然有万全的准备,我这里记挂的只是去南边的事儿,厂臣打算什么时候动身?”

杯里的白菊花被水泡得胖大起来,在杯里载浮载沉,喝上一口,酒气渐渐就淡了。他盖上盖儿说:“要瞧形势,到底什么时候还说不好,快则十几日,慢则个把月。带上娘娘不成问题,只是娘娘行动不好那么随意。譬如见家里人,论理儿您应当在泰陵守陵,这要露了面,倘或步家有人背地里使绊子,事情就不好收场了。”

这个她都明白,他能发善心让她跟着回趟老家,有什么是不能答应的?她点头不迭,“我都听您的,知道什么做得什么做不得。我说过,见家里人并不是必须,我就想回去看看。从当初进京到现在,虽然只有两个多月,可生生死死经历了这么多,一下子像过了十年八年似的。还能喘着气回浙江,我自己都没想到。”

“娘娘就没有挂念的人?”他抚着食指上的筒戒,突然想起来,“或者咱们去见见连城公子吧!其实臣对这人也挺好奇,究竟有多美,能叫娘娘芳心暗许。”

歪曲成了这样,音楼可算知道那些冤狱是怎么来的了。她干咳两声道:“其实不怎么美,只比一般人眉眼生得好些。听说他通音律擅丹青,那种地方的人原都是穷家子充进去讨生活的,能舞文弄墨的不多,像他那样的奇货可居,身价就水涨船高了。不过那位公子的身世也可怜,据说出自书香门第,后来一夕之间家里没落了,就流落到了酩酊楼。”

肖铎长长哦了声,“酩酊楼是个什么地方?青楼酒馆?粉头小倌卖笑的地方?”

这么一问倒把她问着了,其实她也就是听闻了连城公子的大名,知道他是那里的台柱子,具体以什么谋生真不知道。大约少不了陪着喝酒猜拳什么的,可是那么个清高的作派,又不像是供人调笑戏谑的。她眨着眼睛迟疑道:“连城公子卖艺不卖身……吧!”

“那种地方厮混,未见得有几个出淤泥而不染。”他摇着山水折扇道,“下回咱们去了浙江,点他的名头叫他伺候娘娘,如何?”

“不不不……”她吓得不轻,“我好好的女孩子,吃花酒成个什么体统!”

他笑起来,“那娘娘就在边上瞧着,臣来同他周旋,让您瞧瞧您的连城公子是不是您想的那样。”

世上总有好些她想不通的事,就比如一个小倌比花魁娘子还吃香,名声闹得那么大,钱总也赚足了,却还迟迟不从良,是不是人习惯了某种生活就产生惰性,再也不想挣扎出来了?音楼自诩为上道的人,当然着急要撇清。她拿团扇遮住了半边脸,细声道:“我不过是爱美之心,见他顺眼多留意了一下儿,哪里是什么芳心暗许!我那会儿小,见识也浅,当天做了一回梦,所以才牵扯上了魂牵梦萦。其实是我混说,当不得真的。”

她果真是个无可救药的老实头儿,不说做梦梦见人家,谁还能知道里头的缘故?偏偏说出来,让他捏着话把儿,存心的调侃她,“娘娘昨儿说过连城公子不及臣,那娘娘梦见过臣没有?”

起先不过玩笑,不知怎么自己当起真来,屏息看着她,只等她点头似的。她却呆呆摇头,“我还没有梦见过厂臣,到底不是谁都能入梦的。”

他沉默下来,也不言声,一味盯着手里的杯子出神。

她摸摸鼻子,赶紧转了方向打听闫荪琅的府邸,试探道:“要是我和李美人往来,厂臣会不会不高兴?”

闫荪琅是他手下得力的人,里头的内情都知道,也没有什么可避讳的。她在深宅里无聊,外人见不得,他们那头却可以走动,“娘娘想见李美人就打发人传话,请李美人过咱们府上,比娘娘外头串门子要妥当。”

他点了头,自然一切都好办。音楼正想应他,出廊底下有人隔着窗纱回话,说宫里发了口谕传督主,请督主即刻进宫面圣。

既然已经回来了,怎么突然又传?别不是皇帝要发难吧!音楼从案头上拿了描金乌纱帽递给他,轻声道:“我送厂臣……今儿夜里回来吗?”

他倒是眉舒目展,没什么忧心的样子。她送他到角门上,外头早有东厂的番役候着,他请她止步,自己撩袍登车,坐在垂帘里想起她刚才的话,问他回不回来,突然觉得这府邸沾染上了人气儿,过了一个寒冬回暖了似的,真有种的家的感觉了。

隔帘看她,她举扇遮挡头顶的日光,伽南坠子下垂挂红穗子,丝丝缕缕拂那弯弯的眉眼上。他抿了抿唇,想说话还是忍住了。收回身倚在靠背上,车围子隔断了视线,她在雕花挡板的另一端。

推荐热门小说浮图塔,本站提供浮图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浮图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0章 空外音 下一章:第22章 乌金坠
热门: 鲸落在深海 论汉字的重要性[异世] 甘之如饴 一卡在手 全服第一混分王[星际] 村夫俗妇 天地霸气诀 上清之云 穿成恶毒女配的哥哥后我带妹妹走上人生巅峰 神级美食主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