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梨花雪

上一章:第17章 苦难双 下一章:第19章 一瓯春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从见第一面到现在,肖铎和她说的话加起来也不及今天的多。她以前只觉得他远,对他总怀着莫名矛盾的心情,比方一半鄙夷一半敬畏,一半感激一半防备。他的磨难像陈年的疤痕一样,应该都藏在张牙舞爪的行蟒底下,可是他说出来了,原来也不是那样光芒万丈。苦出身,反而让人觉得更易亲近。

“我明白您的意思,这么一说,我似乎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她有些愧疚,悻悻道,“厂臣一定不愿意提起以前那些事,我听着也不好受。您瞧都是我的错,叫您心里不舒坦了。”

他骑在马上目视前方,平静的侧脸,依旧波澜不惊,“娘娘言重了,臣心里并没有什么不舒坦。过去的事就像风里扬灰,如今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我只向前看,希望娘娘也是一样。”语毕又拐了个缠绵的弯儿,温煦笑道,“娘娘今日既进我府邸,我没有亲人,就拿娘娘当半个自己人了。交些底,也是示好的意思,所以往后娘娘所思所想,也当不和臣隐瞒才好啊!”

原来是等价的交换,也许那些过去的岁月对他真的不重要吧!太痛苦急欲丢弃,于是拿来做交易,最小的筹码换取最大的利益,是稳赚不赔的好买卖。音楼说不出是种什么滋味,含笑点头,也没了再交谈的**,摆正身子,把窗扉阖了起来。

耳畔依旧是他笃笃的马蹄,不急不慢,伴着车轮的吱呀声缓缓前行。夜也深了,她有点累,便靠着彤云打起了盹儿。

三十里路,打马疾行一个时辰能走完,但是赶马车,速度就慢了一半。将近阜成门,凝目远眺,茫茫夜色里城墙巍峨,巨大方砖堆叠的城池像浓得解不开的乌云。城头两腋挂着合抱大小的白纱灯笼,灯下有人交叉巡视,甲胄上铜片相撞的细碎声响随风隐约传来。

千户云尉立在辕头看,低声道:“今晚是张怀带班轮值,这人啰嗦,少不得要兜搭两句。”

肖铎嗯了声,戴上幕篱道:“他要例行盘查,做做样子就罢了,量他不敢刁难。”

云尉道是,扬鞭低喝一声,马车渐渐到了城下。抬头看,门洞上方的石匾上雕着一枝梅花,老干婆娑,这是九门里唯一有些诗情的门楼。阜成门历来是走煤车的,煤同梅,也不知哪一代的皇帝有这雅兴,给这阴冷的驻防添上了如此神来的一笔。

如今京城警跸的军队都有很细的分派,原来守卫门禁是由锦衣卫执掌,近来人员调动频繁,又逢新帝登基,便交由五军都督衙门指派御林军打点。肖铎的东厂和锦衣卫有很深的渊源,东厂门下掌班、班领、司房都是从锦衣卫里抽调的骨干,可以说是同荣同辱的两个机构。但五军都督府就不一样,无甚大的利害关系,交情便也平平。

不过肖铎就是肖铎,不管有没有交集,只要名号亮出来,没人敢不让他三分薄面。

御林军班领压着腰间雁翎刀走到马前,抬手高声喝止,“站着!什么时辰,楞头就闯?”提灯一照倒又笑了,“原来是云千户,这三更半夜的,东厂又有公务要办?”

云尉道:“正是呢,所以要请张军门行方便,开启城门放我进去。”

东厂进出,没什么白天夜里之分,但是略作查验还是必要的。张怀往车上看,直棂门闭得严实,里面吊着帘子,探不出什么虚实。他又转脸看骑马之人,锦衣曳撒,头戴幕篱,面孔隐匿在黑纱之后,也是影影幢幢看不清楚。他冲云尉拱了拱手,“敢问云千户,车上载的是什么人?请千户打开车门,等验明了即刻放行。还有马上这位,或有腰牌请交张某查验,张某职责所在,得罪之处还望海涵。”

马上的人倒也爽快,摘了腰间牙牌扔过去,笑道:“张军门恪尽职守,这份秉公的作派叫咱家敬佩。”

张怀愣了愣,面纱后的嗓音清朗如金石之声,和他们这群赳赳武夫大不相同。再看勒缰的双手,灯影下细洁得白瓷一样,坐在马上那份居高临下的气势,除了皇族近亲,大约只有司礼监的掌印了。

他很快扫了腰牌一眼,分明雕着篆书的提督东厂四个大字。冰冷的牙牌瞬间烧灼起来,他握在手里像握了个烫手的山芋,忙双手高举呈敬上去,“不知厂公驾临,卑职唐突了。”

肖铎撩起面纱道:“车上是我家眷,日里朝中事忙腾挪不出时间,只有连夜迎回府里。”嘱咐云尉,“把门打开,让张军门过目。”

张怀吓一跳,忙道不必,“既然是厂公内眷,还有什么可验的。”踅身命人开城门,揖手让道,“厂公请。”

肖铎对外人向来和蔼可亲,抱拳回了一礼,“今儿夜深了,待改日得空再请军门小酌几杯。”说完拔转马头鞭飘飘然去了。

几个御林军围拢过来呆呆目送,张怀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日娘的,这是个什么妖怪?”

边上人看西洋景似的凑话,“以前常听说肖铎如何心狠手辣,没想到长得这标致模样,偏又是个男人,要是个女人还了得?”

另有人掩嘴葫芦笑:“不打紧的,横竖裆里缺了一块,男女都相宜的。”

他们胡天胡地嚼舌头,张怀却很忌讳,两眼一瞪叱道:“仔细了,嘴上没把门的,别回头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都愣着什么?嚼你奶奶的蛆,还不给爷站班儿去!”

众人一凛,方想起来那位仙女似的人物是干什么吃的。东厂暗哨无处不在,万一传到他耳朵里……东厂大门大开着,随时欢迎你进去逛逛。

那厢车轮滚滚,很快拐上了府学胡同。再往前赶一程子,肖府也就到了。

肖铎下马来开车门,打帘往里头看,那主仆俩睡得迷迷噔噔的,听见响动才睁开眼。音楼不是审慎的人,对他也没有戒心,倒是个随遇而安的好性子。他伸出手来,“到了,下车吧!”

她犹豫了下才把手放进他掌心,他手指微凉,反而衬得她分外温暖。跳下地立在他身侧看,彤云说得没错,他敛财应当很有一套,这府邸是新建成的,高门大户,檐头挂东厂提督府牌匾,很是气派豪华。

他指了指台阶下的两排仆婢,直白道:“这些人供你驱使,她们哪里做得不好只管打杀,不必回我。”

音楼听得发怔,那些人不知道受了他多少调理了,都屏息敛神上来请安,两手一压蹲身道:“见过娘子。”

他没给她时间回话,攥紧的手也没有分开,手腕一转把她的胳膊架在手背上,平稳托着,呵腰道:“寒舍简陋,慢待娘子了。请娘子随臣来,后头辟出了个院落,地方还算清静,臣领娘子过去看看。”

音楼有点奇怪,他虽然改口呼她娘子,却仍自称臣。当下也不好多说什么,只乖乖跟他进了大门。

彤云被她们带去认地方了,肖铎独自领她缓行,过了垂花门,里面别有洞天,一条曲径通幽的抄手游廊在假山楼阁间回旋,把这春景勾染得更显层次了。

她低低“呀”了声,撒开他的手奔到院里的一树梨花下。这树异常高大,枝繁叶茂,看树龄足有百余年了吧!树底下挂着几盏红纱宫灯,白洁的花瓣染上了淡淡一层水红,风一吹簌簌落下来,辗转飘出去几丈远,把树冠下的这一片都铺陈满了。

她仰起脸,偶有花瓣从颊旁滑过,香气凛冽。她回过身看他踏着落花而来,笑道:“我一直想有一棵这样的树。六岁的时候在集上买了一株苗,回来种下了天天蹲在边上看,就盼着它早早发芽,早早开花。我那时以为多浇灌就能让它长得快些,谁知道根须汪在水里,后来淹死了,害我难过了好一阵子。”

他背着手往树顶上看,灯下长身玉立,风姿卓然。脸上表情平常,眼里却有疏淡的笑意,“这梨树是年下从别处移栽过来的,我以为经过一趟颠簸,今年恐怕要误了花期了,没曾想还能开得这么热闹。只可惜了,原本要移来两棵的,另一株经历一个寒冬,没等挖掘就冻死了,剩下这棵孤孤单单,不知道还能茂盛几个春。”

她说没关系,“可以再种几棵,等上三年五载,怎么都能开花了。”

他是讲究效率的人,摇头道:“花那么多时间,终不及现成的来得好。我明儿再命人出去打探,挑长成的移植过来,把园子打扮成个梨花林,你说好不好?”

她欣然应了,并没有看他,目光流连在花间枝头。他静静端详她,红色的火光透过绡纱照亮她的脸,她脱了孝换上他准备的衣裙,并不十分艳丽的颜色,却有别样的灵动和跳脱。

一片花瓣落到她头上,让她别动,替她拿下来。薄削的嫩蕊在他两指之间,他略凝视,把它含进了口里。

他有丰泽的唇和微仰的唇角,音楼看见他的动作,霎时飞红了双颊。这花好月圆的夜,人心变得柔软了似的,可他这样挑垯,就算知道他是个太监,也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他神情餍足,眯着眼,慢慢咀嚼,仿佛在品尝美味。音楼靠过去,狗摇尾巴地问他味道怎么样,他长长唔了声:“好!”

她没吃过花,以前常听说有美人以花消遣,吃了能遍体生香。她也有些跃跃欲试起来,往上一纵摘下一朵,然而摇动了花枝,弄得落英满头。她也不在乎,摘下花瓣牛嚼,边嚼边品,慢慢皱起了眉头,咂嘴道:“你哄我么?我怎么觉得是苦的?”

“同一棵树上结的果子还有酸甜的差别呢,花就没有么?你运势不好,摘的不讨巧。”他转过脸笑,又在她头上捏了一片下来,“尝尝这个?”

她听了忙来接,他却高高一扬道:“转了手就不好了,还是让臣代劳吧!”

音楼是个傻子,她居然信了!见他递过来张嘴便接,他的指尖就势在她唇上一抹,眼波流转间收回手伸舌舔了舔,说不尽的妖娆魅惑,慵懒笑道:“臣猜得没错,果然是甜的!”

推荐热门小说浮图塔,本站提供浮图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浮图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7章 苦难双 下一章:第19章 一瓯春
热门: 全娱乐圈都在等我们离婚 爱神可能是个海王 江宁织造 鹰翼行动 又是努力投喂老婆的一天 末世贸易男神 始是新承恩泽时 夜天子 谁动了我的名字 我死对头终于破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