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苦难双

上一章:第16章 墙外道 下一章:第18章 梨花雪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大宫门在两山之间,从七拱桥下去还有一截神道,步行一刻钟方才抵达。

彤云搀着音楼踏出门槛,汉白玉台阶下停了一辆黑漆平头车,车楣上挑一盏灯,因为地势比较低,离得有点远,在漆黑的夜里光线模糊,只看见车前有一个穿青衣戴襆头的人静待着。想来肖铎是怕声张了,所以唯带一个驾辕的长随。

他挑灯前行,回头低声叮嘱,“台阶高,仔细脚下。”

音楼提裙跟在他身后,毕竟往常侍候过人的,也不是自顾自走。身子偏过一些,虽不来搀扶,却也小心翼翼看顾。待到了车前替她打帘,和声道:“娘娘身上戴孝,未免叫人侧目。臣在车里替您准备了衣帽,娘娘换上好行走。”

音楼道了谢登车,车里宽敞,借着檐头的灯看,座上整整齐齐摆着一身衣裳,蜜合色遍地金褙子,底下一条青金马面裙。彤云伺候她换好了穿戴,又来拆她头上孝髻,因为黄杨木簪子别得太紧,两手拆得直打颤,不住嘴嘀咕着:“这晦气的行头,总算能够卸下来了。咱们到了外头不和宫里的事沾边,能松快一天是一天。主子您才进宫一个月,我足有八年没离开紫禁城了。我是七岁应选的宫女,起先在尚宫局困着,因为人不伶俐,跟在人屁股后头干了两年洒扫。后来分派主子,东一个西一个,前前后后服侍了十来位。我和您说,好些主儿是我看着一路走过来的,封了贵人封了嫔,可没一个待见我,让我做掌灯的差事,连夜添灯油。我以为这辈子就是困在永巷的命,没曾想遇见了您,还有这福气跟您出宫走走,真是时来运转。等以后您发迹了,千万别像她们似的,奴婢如今一颗心都在您身上啦!”

音楼现在人挺放松,也有闲心打趣她,“她们不待见你是你鬼见愁,也不能全怪她们,谁让你是个碎嘴子!不过你运道不错,跟了主子我,不说将来发迹,横竖饿不着。你没听见肖厂臣说么,他那儿管饱啊!”

彤云感叹万千:“肖掌印一定很有钱!”

这么点人生理想,只限于饿不着,其实也不用心寒,宫掖里本来就是这么回事。邺宫建成时面积并不大,后来迁都,才造了这么一所煌煌的紫禁城。地方广了,所需的人手也多起来,每三年一次征选宫女,只进不出,日久年深便堆积壅塞了。到眼下算算,阖宫几万的宫人,一个顾及不到就听见哪殿哪所又饿死了人。当然妃嫔宫里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那里永远是一片晏晏笙歌的气象,哪里会被那些饿殍的骇人消息沾染到!也只有她们这些塔底的人,才会为了生计发愁。

两个人在车里都施排好了,彤云爬过来在她身边倚着,悄声道:“主子,咱们什么时候再回宫去?”

音楼茫茫看着车顶,“怎么?刚出来又想回去?”

她说不是,“咱们要好好算计算计,如果回了宫,皇上怎么安排您。”她在她耳边说,咻咻的鼻息喷在她耳廓上,“如果一定要回去,您只能顶着太妃的名头留在寿安宫么?到时候可不是和关老爷住街坊了,是和荣安皇后。”见她还是一脸迷茫,越性儿说得透彻些,“您说后宫谁的权力最大?”

音楼琢磨了下,“皇上。”

“皇上管着前朝,后宫是家务事,他老人家除了及时行乐,吃喝拉撒的事儿未必上心。”

“那就是皇后。”她觉得非帝即后,这下子总靠谱了,“国也同家,皇后母仪天下,是内当家。”

彤云慢慢点头,“话虽如此,但是皇后也分人,有人干得风生水起,有人干得灰头土脸。”看她还是稀里糊涂的,最后终于不耐烦和她兜圈子了,她这人一时清醒一时糊涂,你说她笨,要紧时候来得聪明;要说她聪明,举例子三句不离“我们乡里”,太长远的东西考虑起来唯恐费神,一心只看脚前这一小块地皮。她手卷喇叭和她咬耳朵,“奴婢这么跟您说,横竖您要跟着皇上的,咱们何不挣个体体面面的头衔?庶母儿媳妇,庙里转一圈就跟镀了金似的,回来没有不另外晋封的。您好好巴结着外头那位,以前荣安皇后掌事,肖掌印靠她起家不能对她怎么样,如今他根基稳固了,新皇后都少不得看他三分脸色。您使出浑身解数抱紧他的腿,要是叫他对您另眼相看了,宫里就没人敢欺负咱们。日后别说吃香的喝辣的,就是横着走,也没人能拿您怎么样。您想想,大伙儿一块吃席面,分派螃蟹的时候您的蟹盖儿比人家大一圈,您心里痛快不痛快?”

音楼本来是个无可无不可的散漫人,但是这种实质性的对比放在眼前,也能知道彤云的话是金玉良言。她点头不迭,“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可我会的东西不多。做菜不行,我只会吃。诗词歌赋倒略懂些儿,不过人家是干实事的人,不一定有那闲工夫对月吟诗。要不推牌九?我在闺里和人取乐,每回都大杀八方,牌技还算了得。”

彤云忍不住扶额,“您还有别的长处没有?除了赌钱掷骰子,就没有一点和妇德妇功沾边的么?”

她讷讷道:“绣花裁衣裳我也会,可那个费功夫,袖口领口三镶三滚,再加上膝澜行蟒,那要弄到多早晚?”

确实,太费时候,别等进宫还没能把东西送出去,那所有的努力都打水漂了。彤云这会儿也不知道怎么和她说,其实早年宦官管束还很严,到了近几朝因为司礼监、御马监的权力越来越大,太监们行事也日渐跋扈,外面甚至有宫监抢人妻女的事发生。真像别人那样舍得下脸,两头都不放松,才是稳当的保障……罢了,毕竟是底下人,调嗦着主子往邪路上走未免不像话。横竖车到山前必有路,倚仗也是互相的,单靠讨好毕竟不成事。

泰陵离城三十里,夜路难行,走得也慢。车轮在黄土垄道上辘辘前行,间或遇见石砺便老大的一个颠簸。音楼坐不住,拧过身子开窗往外看,皓月当空,肖铎策马走在前头,马背上的身形劲松一样。她倚窗看了一阵,再隔许久回想起来,赏心悦目之余也另有彷徨在心头。

“厂臣,”她唤他,声音低低的,唯恐四周沉寂,太唐突破坏了那份宁静,“今晚咱们赶得及进城么?”

肖铎拉了马缰放缓一些,和她车身齐头并进,略矮了矮身子好看见她的脸,复四下探看,淡声道:“照现在的行程,天亮前进城不成问题。只是劳累娘娘,夜路不像白天,走起来费时费力些。娘娘乏累了就打个盹儿,估摸着两三个时辰便到了。”

“明儿一早你还进宫么?一夜不睡,太辛苦你了。”

他眉眼恍惚,也看不清是什么神色,只说:“不辛苦,臣是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万岁爷近日军机事物忙,尚且没有时间顾及娘娘,请娘娘稍安勿躁,在臣府里安生荣养。臣料着也就是两三个月的事,等得着时机在皇上面前提一提,娘娘进宫也就在转眼之间。”

她不想进宫,嗫嚅了下,终究没能出口。

他匆匆在她脸上一瞥,月光淡淡笼着那精巧的五官,刚才的话没有在她心里留下什么痕迹。对于进宫她似乎并不期盼,他试探道:“娘娘有心事,不妨和臣说说,臣能尽绵力的,替娘娘周全也就是了。”

她笑着摇头,“厂臣帮我好几回,这趟又要在府上叨扰,我心里过意不去,怎么好再给您添麻烦。进宫的事原本就没有什么疑议的,但是平心而论,似乎也不那么着急。厂臣不必在万岁爷面前进言,我想……”她皱着眉略沉吟了下,“如果他想得起来,那是最好;如果想不起来,我隐姓埋名自谋生路去,也没什么要紧。”

肖铎心里明白,她的那句“想得起来最好”不过是场面上的托词,剖开胸膛说实话,她更趋于后者吧!他不由发笑,一个女人想自谋生路,靠什么活下去?

“真要放娘娘自去,市井凶险不亚于朝堂,只怕没有立锥之地。”迎面风沙吹来,他眯起了眼,婉转笑道,“再说娘娘口口声声要报臣的恩,要是就此去了,臣的利钱怎么讨回来?臣还等着娘娘一鸣惊人,将来仕途上多提携臣呢!都到了这一步,临阵撒手岂不可惜么?娘娘不懂,您生于富户,没见识过外面的苦日子,臣略长娘娘几岁,遇到的饥荒,这辈子都忘不了。”

音楼有点好奇,追问他,“厂臣的见闻,不妨说来听听?”

他略顿了下,仿佛触及了旧伤,肋下隐隐作痛,缓半天才道:“天佑八年,臣的老家遭过一场蝗灾,那时候臣才十岁,一夜之间庄稼叫虫吃光了,第二天一家人对着见了底的黄土地,哭得气儿都上不来。地里没收成,租子照旧要缴,这些都是后话,最要紧一宗是缺吃的。蝗虫所到之处,连树皮都啃光了,老百姓手里没有积谷,个个饿得两眼发花。娘娘知道蝗虫餐是什么滋味儿么?烤着吃,炸着吃,炖着吃……吃得你犯恶心,连肠子都吐出来。可没法子,吐了还得吃,不吃没活路。后来爹妈相继死了,臣就是那时候和兄弟沿路乞讨进的京。”

音楼被他一席话说愣了,没想到他有如此凄苦的出身。蝗虫餐,单是听他描述就让人寒毛直竖。她无法像他这样雍容的人,低头吃虫会是怎样一副情景。她咽了口唾沫,勉强道:“难怪我上回问起府里的人,您说都不在了呢!那么厂臣背井离乡,后头的日子怎么料理?”

怎么料理?人人都叹他权势滔天,却没人看得见他曾经经受的那些苦厄。也不知怎么了,今天有精神头和她说这些,人总需要倾诉,他也一样。不过平时是冷而硬的一块铁,今天裂了道口子,像黄河决堤了似的,把堆积的东西都抖漏出来了。

财不露白,享福还需遮掩,吃苦却没什么好隐瞒的。他微仰起脸,清辉照亮他头上的金冠,他也无甚悲喜,喃喃道:“我们无亲无故,来了只能做叫花子,跟着五湖四海逃难的人走街串巷。白天敲着破碗到处乞讨,晚上在胡同里蹲着,有块破草席遮头已经觉得很满足了。就这么流浪了两年,有一天在街口卖呆,来了个太监在人堆里挑拣孩子,说有赚钱的买卖便宜我们……”他轻轻一笑,似乎也没什么怨恨,净身这件事儿,轻描淡写就越过去了,“虽然进了宫照样受人欺凌,但是总算比外头强得多。可是做太监,也要处处留心眼儿。一拨里的人死了好几个,剩下的不知在哪个犄角旮旯里做下三等,只有我跌跌撞撞爬上这个位置……为什么?因为我比别人肯用心。乾清宫、养心殿,我趴在地上擦金砖,每道砖缝摸过去,连哪块铸得空,哪块铸得实,我都知道。”

说了这么多,早就扯远了,一向谨慎机敏的人,今天滔滔不绝起来,连前面驾车的千户也觉得纳罕。他却不以为然,转了个大圈子话又说回来,“臣絮叨半天,不过是想让娘娘明白,外头日子不好过。沾染过富贵的人,由奢入俭难,只有宫里才是最好的归宿。”

音楼只知道傻傻点头,没有对他的劝解大彻大悟,单一心记挂着他的遭遇。似乎他遭人诟病的行事作风,通过这些痛苦的洗筛都可以得到谅解了。

推荐热门小说浮图塔,本站提供浮图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浮图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6章 墙外道 下一章:第18章 梨花雪
热门: 玩游戏使你变强 主角对我因爱生恨后我穿回来了(快穿) 隐形解体的传说 你喜欢的人设我都有[娱乐圈] 撩动心弦 家电人生 我家客人你惹不起 都市大仙君 末段爱情 犯罪七大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