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宫楼闭

上一章:第4章 红粉面 下一章:第6章 露微意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往南徐行,远远看见漫天的白幡,丧事都张罗起来了,宫城内外把守的也都是他的人,这会儿该干正事了。

踱到承乾宫前,宫门外站着锦衣卫,身上飞鱼服,腰上绣春刀,钉子似的伫立两旁。看见他来,呵腰请了个安。闫荪琅原在正殿外的台阶上徘徊,见他现身,忙抱着拂尘上来迎接。

他朝殿门上看了眼,依稀能听见邵贵妃的呵斥啼哭,“不消停么?”

闫荪琅应个是,“贵妃哭闹不休,要上谨身殿服大行皇帝的丧。”

他扯了下嘴角,“服丧?贵妃娘娘对大行皇帝果然情深意重。”一面说,一面绕过了影壁。

承乾宫是个两进院,历来作为贵妃的寝宫,建筑规格很高。黄琉璃瓦歇山顶,檐下还有龙凤和玺。这里和别的寝宫不一样,梨花尤为出名,整个紫禁城只怕找不出第二处能与之比肩的了。

今年下了太久的雨,花期都迟了。他站在树下看了阵子,枝头花苞不少,连着再暖和上三五日,应当都要开了罢!开了好,太过硬朗的殿宇有了柔和的点缀,才不显得寂寥。

他提着曳撒上了月台,刚走两步就听见邵贵妃砸摆设的动静,还有她拔尖的嗓子,“叫肖铎来!”

他整了整仪容迈进门槛,下脚尽是破冰似的脆响。低头一看,一个青花瓷梅瓶被摔得粉碎,瓷渣子从落地罩一直飞溅到了殿门前。金丝帷幕旁站着个人,素装素容,哭得眼皮发红。三步两步近前来,厉声质问道:“皇上晏驾,为什么不准我去瞧他一眼?这会儿当家的人走了就没了王法,你们好大的胆子,敢软禁本宫!”

她只管发泄,肖铎静静听她说完才接口,“臣是奉命行事,还请娘娘恕罪。”

“你奉的是谁的命?皇后叫你禁我的足,她凭什么?以往仗着她是皇后,到眼下谁又怕谁?”邵贵妃挺了挺胸,睥睨着眼前这权宦,“肖厂臣,我一向敬你是聪明人,没想到你聪明反被聪明误。荣王殿下是我的儿子,你却站在皇后那边,分明不拿我放在眼里。我劝你瞧清现况,助我一臂之力,往后自有你的好处。要是趁乱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待殿下继位大宝,这笔账必然和你清算!”

她半带威胁的话对肖铎完全不起作用,服个软也许让她走得爽利些,多此一举,却叫肖铎彻底轻视起来。邵贵妃的智谋在女人之中算不足的,心思全花在皇帝身上,天时地利的时候不知道拉拢人,满以为有了一纸诏书就握住天下了。篱笆扎得紧,野狗钻不进。可她身边何尝有个帮衬的人?独拳打虎,给她个帝位,也要荣王有命去坐才好。

他懒得看她,挑干净的地方走,到地屏宝座上坐了下来。抚抚腕上佛珠,垂着眼睫道:“贵妃娘娘这话,臣不敢领受。大行皇帝薨逝,宫里的驻防最为紧要,我领着朝廷的俸禄,自然要办好自己的差事。至于荣王殿下继位这种话,我劝娘娘少说为妙……以前戚夫人作过一首,非但没能盼来儿子救她,反而把赵王如意给害死了。”

邵贵妃闻言一震,“你这是什么意思?皇后还要学吕太后不成?可惜了,吕雉尚有一子,赵皇后却膝下空空,她拿什么来同我比?”边说边审视他,忽而一笑道,“我原还想你这种人,许些钱财权力就能收买的,看来我小瞧了你。也是,你和皇后的交情,旁人自不能比。听说你行走皇后寝宫,如入无人之境。别的太监找对食,宫女里挑拣之余,了不得沾染个把妃嫔。你同那些奴才果然不同些,一跃就跃上了皇后的绣床,厂公好大的威风呵!”

邵贵妃冷嘲热讽了一番,自己心里自然受用了,边上人却听得冷汗直流。有些事做得说不得,她这一通夹枪带棒,可以预见接下来的结果会是怎样的了。

肖铎表情没有大变化,站起身道:“皇上归天,娘娘悲痛,臣都知道。只不过臣受辱算不得什么,皇后娘娘的清誉却不能随意玷污。”

她冷哼着打断了他的话,“一个下贱奴才,和本宫唱起高调来!皇后要依仗你,把你奉为上宾,我这里可不把你当回事!认真说,你还在我宫里伺候过两个月,那时候算个什么东西?打碎了一盏羹汤,本宫一个眼色,你还不是像狗一样趴在地上舔干净了!所以奴才就是,皇上才一驾崩便来限制我的行动,你们反了天了!”

一旁的闫荪琅几乎要打起摆子来,邵贵妃活腻味了,身居宫中的妇人没机会见识他的厉害,听总听说过吧!这么光明正大令他难堪,看来要另外准备一口棺材了。

果不其然,肖铎一向和气的脸变得阴郁,邵贵妃得意之色还未褪尽,他突然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只听咔嚓一声,就像折断一支芦苇,美人的刀子嘴终于永远闭上了。他松开手,贵妃软软瘫倒在地,仰面朝上,眼睛瞠得大大的,还留着难以置信的惊惶。

他厌弃地扑了扑手,对闫荪琅一笑:“这下子朝天女恰好够数,也用不着再心烦那个活过来的怎么料理了。贵妃娘娘一片赤胆忠心,唯恐大行皇帝仙途寂寞,执意伴驾奉主。此情此心,令人钦佩啊!打发人替娘娘盛装停床,明儿大殓再将梓宫送进谨身殿,成全了贵妃娘娘的遗愿,也就完了。”又一瞥殿内早就吓傻的宫女太监,无限怅惘地叹了口气,“既然瞧见了,活口是不能留的。都送下去,侍奉贵妃娘娘吧!”

他撂下句话就出门了,后面的事自有锦衣卫和司礼监承办。只是脏了手,他有点不痛快,随意在香云纱的罩衣上蹭了蹭,调过眼一看,荣王就站在廊子那头的花树下。大行皇帝唯一的血脉,今年还不到六岁,一身重孝,一张懵懂无知的脸。

他走过去,半蹲下冲他作揖,“殿下请随臣进坤宁宫,皇后娘娘在等着您。”

荣王忽闪着大眼睛看他,“我要找我母妃。”

肖铎哦了声,“贵妃娘娘在梳妆,咱们先过坤宁宫,回头上谨身殿守灵,贵妃娘娘就来了。”

荣王思量半晌,点了点头。他怕跌跤,到哪里都要人牵着,看见肖铎琵琶袖下细长的手指,自然而然够了上去。他有一双温暖的手,荣王不知道,那双手刚刚扼断了他母亲的脖子。他觉得很安心,在大内总是安全的。因为有父皇,父皇是皇帝,所有人见了他都要恭恭敬敬三跪九叩。他抬头看那人的脸,“肖厂臣,他们说我父皇宾天了,什么叫宾天?”

肖铎牵着他的手走出了承乾门,红墙映着一高一矮两个身影,十分和谐的一幅景象。他说:“宾天就是以后再也见不着了,殿下如果有话对皇上说,就得上太庙,对着神位祭奠参拜。”

“那父皇能听得见吗?”

“能听见。”他低头看看他,这孩子才没了父亲,又没了母亲,其实也甚可怜。他把声音放软了些,“殿下以后一个人住在养心殿,会不会害怕?”

荣王咬着唇细想了想,“我有大伴,孙泰清会陪着我。”

孙泰清是从小看顾荣王的,大概是太监里唯一对荣王忠心耿耿的了。不过现在人在哪里?说不定已经飘浮在太液池的某个角落了。

“如果孙大伴不能陪着殿下呢?”小小的发冠下掉出一缕柔软的发,他拿小指替他勾开,“殿下当如何?”

“那我就不住养心殿了,我去找我母妃,住在她的寝宫里。”

一阵风吹过,宫墙内桃树的枝桠欹伸出来,树叶在头顶沙沙作响。肖铎走了神,喃喃道:“这样……倒也好。”

谨身殿里搭庐帐,梵声顺风飘到这里,他牵着荣王进了景和门。

皇后早候着了,只等荣王一到就要率众哭灵。见他进来低声问:“事儿办得怎么样了?”

他给她一个微笑,“回娘娘的话,全照娘娘的吩咐办妥了。”

他向来有把握,只要答应的事,没有一样办不成。皇后满意地颔首,复垂眼打量荣王,眼神复杂,像在打量一只流浪的幼犬。到底这孩子还有用,她勉强对他笑,携起他的手,缓缓带他往前朝去了。

国不可一日无君,大行皇帝没有留下遗诏,谁做皇帝,尚且还要一通好计较。他是内监,国政大事经手不假,但这种时候还得以大行皇帝的后事为重。发丧、举哀、沐浴、饭含、入敛、发引,都要他一一施排。至于前面怎么闹腾,他也懒得管了,总归不是荣王就是福王。荣王幼小,根本不是福王的对手,别说做皇帝,能保住小命就不错了。福王么,大行皇帝的兄弟,日夜想过皇帝瘾,野心不小,能力却很有限。瞧着福王当初对他有过一饭之恩,助他登上帝位也没什么。反正不管他们哪个御极,他的地位都不会动摇。东厂的根须早就深深扎进大邺的命脉,那些“坐皇帝”,须臾也离不开他这个“立皇帝”。

立皇帝,真是个入木三分的大罪名!他也佩服那个取名的,言官果然嘴皮子厉害,意图不大好,但是说得很形象。他褪下腕子上的佛珠盘弄,沿夹道往钦安殿方向去,边走边想,等宫里的事忙完了,就该整治那些弹劾他的人了。换了新皇帝,更要来个开门红,也好让朝上的禄蠹们瞧瞧,东厂依旧如日方中。

进天一门的时候曹春盎过来迎他,细声道:“干爹,那位步才人醒了。”

他嗯了声,“内阁的人查验前醒的还是查验后?”

曹春盎笑道:“时候掐得正好,刚拟定了封号,典簿宣读后没多久就醒了。”

“倒是个福大命大的。”他转过头问,“那这会儿内阁打算怎么处置?”

曹春盎道:“正要请干爹示下呢!内阁的意思是定下的名额变不了,既然连徽号都上了,务请才人再死一回。”

推荐热门小说浮图塔,本站提供浮图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浮图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4章 红粉面 下一章:第6章 露微意
热门: 乡村之大被同眠 玫瑰的名字 重生之沸腾青春 大师兄喊你回家吃药[穿书] 重生后我成了妻管严 波西·杰克逊与神火之盗 少年侦探1:魔幻图书馆 小夫郎 流星之绊 嫁给敌国上将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