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红粉面

上一章:第3章 锦衾寒 下一章:第5章 宫楼闭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第二天天放亮,辰时三刻云翳渐散,缠绵了一个多月的阴雨突然结束了。

天地洗刷一新,空气里有新泥的芬芳。似乎是个好征兆,一切的不顺利都该烟消云散了。抬头看穹隆,高高的、宽广的,音楼还在惊讶天这么蓝,六宫的丧钟就响了。

几乎同时,十几个换了丧服的太监手托诏书进了乾西五所。风吹动他们襆头下低垂的孝带,死板的马脸像阎罗殿里讨命的无常。打头那个往院子里一站,扯着公鸭嗓喊话:“人都出来,有旨意。”

这旨意是什么,不言自明。担心有人和稀泥,下巴一抬,身后的内侍分散出去,把屋里的人统统赶了出来。

低等宫妃不像那些品阶高的,有独立的寝宫。她们通常几个人共用一间屋子,东西五进的院落各处住满了人,从头所到五所,凑起来足有四五十。

音楼随众人到殿外候旨,推推搡搡间匍匐在地,听台阶上司礼监太监宣读手谕,内容很简单,也不需要过多交代——“大行皇帝龙御归天,非有子者,出焉不宜,皆令从死”,就完了。

这样的命运虽然早预料到了,真要赴死,又觉得像是坠进了噩梦,怎么都醒不过来了。

四周围哭声震天,音楼跪着,腿里酸软无力,伏在地上起不了身。前两天还心存侥幸,总以为皇帝尚年轻,至少还有几年活头。谁知道这才多久,居然真的晏驾了。

她脑子里茫茫一片迷雾,什么想头都没有,光知道自己刚满十六,离家进京应选,空得个才人的名号,还没咂出做娘娘的味道,就要随那未曾谋面的皇帝一道去死。

她是迟迟的人,快乐来的时候感觉不到大快乐,悲伤突袭也不知道哭。耳边呼啸的是尖利的喉咙,她只感到害怕,害怕得浑身发抖,手脚都僵了,寒意从四肢百骸渗透攀爬,笔直插进心坎里。

“哭什么?这是喜事儿,是祖上积德才有的造化。随侍先皇,朝廷自有优待。往后家里人受了爵,念着娘娘们的好,也不枉一场养育之恩。”司礼太监不伦不类的开解不能平息人群里的惊恐惶骇,谁都没拿他的话当回事,他也不甚在意,对插着袖子吩咐,“来呀,伺候娘娘们换衣裳。误了吉时。谁也担待不起。”

簇新的白布散发出一种濒死的臭味,腰子门外涌进来一帮尚宫局的人,抖着衣领展开了早就备好的孝服。大半的人被敕令吓走了魂,几乎连站都站不起来,更别说换衣服了。那些尚宫粗手大脚上来摆弄她们,扒了身上花红柳绿的褙子,摘了头上锦绣堆叠的钗环,右衽交叉,腰上带子狠狠一收,一个就料理妥当了。

音楼被推得团团转,勉强站住了脚四下环顾,所有人都不甘,每张脸上都是痛苦和绝望,却没有一个奋起反抗的。这可悲的年代,挣扎也是徒劳,该死还得死。慷慨上路家里能得荫蔽,要是不那么情愿,最后白白牺牲,什么好处都叫你捞不着。

所以得笑着去死?她打了个寒颤,本来还盼着家里哥哥侄儿进京能来探探她,现在倒好,只要逢年过节祭拜祭拜就成。隔山望海也不打紧,她一抬脚就过去了。可是殉葬者的魂魄会被镇压住吧?也许封在墓穴里,永不得见天日。

不知道李美人怎么样了,她没在听旨的人堆里。因为不住一个屋,她去找闫太监后就没露过面,音楼也没再见过她。也许他们相谈甚欢,李美人已经搬出乾西五所,住到闫太监的处所去了。强权之下不得不低头,给太监做对食听起来很悲情,但总算保住一条命,音楼也替她庆幸。

死要做个饱死鬼,就像上刑场前有顿断头饭一样,这是人世间最后的一点施舍。宫门大开着,尚膳监进来一溜太监,两两搬着一张小炕桌,殿外的空地上铺好了毯子,把那些炕桌整整齐齐摆好,请她们入宴辞阳。这种时候谁能吃得下饭?音楼回头看,彤云还在她身边,宫女不用去死,还可以扶她上春凳,伺候她把脑袋放进绳圈里。

她看着她,嘴唇翕动,说不出一句话来。

彤云哭得撕心,“主子……主子……”

她到这会儿才觉得鼻子发酸,临终遗言带不出去,对爹娘再多的牵挂也不过是空谈。还好家里有六个兄弟姊妹,死一个她,痛了一阵也就过去了。

“箱笼里有四五两银子和几样首饰,我用不上了,都给你。”她想想,还是觉得应该说点什么,“我这算不算死于非命?将来还能不能投胎转世?”

彤云安慰她,“您这是殉节,阎王爷见了您也会客客气气的。”言罢又淌眼抹泪,“我叫您想辙的,您不听,落得眼下这田地倒好么?”

她也不想死,被逼着上吊不是好玩的。要想跟李美人一样,得有路子,至少人家相看得上你才行。她这人生来桃花运弱,君恩轮不着她,连太监都没一个对她示好的,想想实在失败。

事已至此,没什么可说的。她坐下来喝了口汤,还没咽下去,司礼太监高唱:“是时候了,娘娘们搁筷子移驾吧!”

音楼听见嗵嗵的心跳,一声声震耳欲聋。彤云来搀她,她腿里没力气,半倚在她身上,歪歪斜斜跟着队伍往中正殿去。

那个殿,历来是朝天女们蹈义的地方。大约屈死的太多了,甫一踏入就觉阴寒刺骨。宫妃们瑟缩着,站在门前往里看,正殿狭长幽深,阳光从另一头的窗屉子里射进来,投在青砖地上,离人那么远,照不亮脚下的路。殿内房梁因为吃重大,比别处要粗壮许多。上边纵横挂着五十八条白绫,都打好了结,和底下踩脚的五十八张小木床一起,组成了别样恐怖的画面。

春季风大,吹过房檐的瓦楞,呜咽的低鸣像悲歌,叫人毛骨悚然。终于有人扒住门框尖叫起来,“我不要死!救救我!”众人方回过神,哄然乱了,又是新一轮的悲恸哭嚎。

阴影里走出个人,素衣素服款款而来。在离门三尺远的地方站定了,挺拔的身条儿被素面曳撒一衬,下半身显得尤其长。

他有张无懈可击的脸,唇角抿得紧紧的,有些倨傲,可是眼睛却出奇的温暖。长的睫毛,微挑的眼梢,若不是腰上挂着司礼监的牙牌,真要以为他是哪家少爷,尊养高楼,才生得这样一副冰肌玉骨。

所有人都在哭,他的表情里没有怜悯,那双温暖的眼睛依旧温暖着,还是出于习惯性。他扫视每个人,视线调转过来时与她相接,探究地一停顿,身后的秉笔太监魏成立刻上前在他耳边提点,他眉头一挑,略点了点头。

“都住嘴。”他提高了嗓门,寒冷的声线在一片噪杂里穿云破雾,“哭是如此,不哭也是如此,伤了心肺,大行皇帝不高兴。宫人殉葬,历来有优恤。追加的赠谥在我手上,宜荐徽称,用彰节行,这是早就拟定的,众位娘娘就节哀罢!”语毕转身,对启祥宫送来的顺妃满满行一大礼,“吉时已到,请高娘娘上路。”

一声令下,众人被带到条凳前,边上站两人,一个相扶,一个等着抽凳子。音楼的心都是木的,死到临头反而平静下来,就那么一霎的事儿,过去也就过去了。

那些不屈的还在顽抗,又有什么用?无非被死死压制住送上春凳,绳扣往脖子上硬套,也不给半点喘息的机会,脚下一空,伸腿蹬踢几下,无声无息地走完全程。

音楼没敢瞧别人,她穿过绳环看见窗下高案上摆起了香炉,那个一身缟素的人优雅地吹火眉子点香,白洁的手指在阳光下近乎透明。

绫子扣上她的脖颈,前尘往事都散了,她看不见后山上青翠的茶园,也看不见父亲精心引进院子里的龙泉,只听见司礼太监的声音,像隔着宇宙洪荒,凄恻地长吟:“娘娘们上路了,好好伺候皇上……”

肖铎再回头时,差事已经办得差不多了。他眯眼看,真是一副奇景,刚才还声嘶力竭的人,现在都没了动静,挂在半空中飘飘荡荡无所依附,死了就清静了。

“下面的事你来办,棺木都停在殿外,要一个个仔细查验,验明了就盖棺吧!”他掖了掖鼻子,有些人断气时会失禁,这里味儿不大好,他是一刻都呆不下去了。匆匆嘱咐魏成一声,又瞥了眼那个提前放下来的才人,掖着两手迈出了门槛。

才到廊子下就看见裘安疾步过来,他也是司礼监的人,眼下派在谨身殿伺候丧事。呵腰到近前,作揖叫了声督主。

肖铎脚下顿住了,背手问:“怎么?”

裘安道:“没什么要紧事儿,福王殿下打发我来瞧步才人。督主您忙,我进去问魏成就得了。”

“瞧什么?都装棺了。”见裘安目瞪口呆,他皱了皱眉道,“死不了,样子总要做做的。你去回福王殿下一声,就说我自有定夺,请殿下放心。”

裘安应个是,复退了出去。

他站着思量了下,叫人进去给魏成传话,尽快把棺材运到钦安殿里让内阁过目。到时候谥号一分派,这个小小的才人挣个太妃的名号,往后名正言顺长居宫中,也就遂了福王的心愿了。

推荐热门小说浮图塔,本站提供浮图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浮图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3章 锦衾寒 下一章:第5章 宫楼闭
热门: 黑暗塔7:黑暗塔 地师 主角滤镜八米厚[快穿] 流氓高手2 像我这样敬业的替身真的不多了 歌剧魅影 罗杰疑案 六十年代研究员 [综]一起成为绷带放置装置吧! 全世界都想我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