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第42章

上一章:41.第41章 下一章:43.第43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第42章

钟恒回到旅馆时, 赵则炖的鱼汤正在锅里沸腾。他难得下厨, 也只是做了三道菜,剩下的都靠外卖充数。在赵则张罗的时候, 钟恒视察了后院的装修改造情况,发现赵则这监工还挺尽职,那破旧的小院子愣是给弄出了古朴怀旧的风格, 水池边养了缸荷花, 院墙上还摆着一排多肉。赵则端着红烧肉出来,告诉他:“我把泥鳅那窝也修了,你瞅瞅!”钟恒到小房子里一看, 顿时无语。这淡粉色墙壁是什么鬼?“你这是照着儿童房整的?”“可不是,那不是你儿子吗?”赵则颇为骄傲,“我自个设计的,隔壁老王家大宝那屋子就是这颜色。”“……”钟恒简直不想理他。赵则把红烧肉搁在桌上:“你不高兴那就争气点, 赶紧跟许惟生个大胖小子,我也不用拿泥鳅当干儿子!”说到这,他没有见好就收, 迫不及待地试探,“我说, 你俩日子定好没?”钟恒:“哪那么快?还有些事情。”至少得等她身体养好点。赵则急了:“你赶紧的,这都耽搁多少年了。”钟恒嗯了声, “我知道。”吃饭时,赵则踌躇半天,开口问道:“你这都快结婚了, 还不打算跟钟叔说一声?”钟恒没作声,往嘴里扒饭。一旁的小章瞅瞅钟恒,赶紧朝赵则使眼色,劝他别再说了。这旅馆里谁都知道老板和小老板不对付,这对父子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两个人脾气都差,这么多年过下来虽然有所缓和,但那个结还在那,从来没有真正和解过。赵则平常也不大敢提这事,今天开了口,算是鼓足勇气,他无视了小章的提醒,又说道:“结婚是大事儿,再怎么样钟叔也是你爹,现在他都老了,你们父子俩还怄那口气干啥?你们……”“行了。”钟恒皱眉打断他,“吃饭。”得,又没聊下去。赵则叹口气,琢磨着这吃力不讨好的事还是交给许惟吧。钟恒记着许惟的话,吃完饭就拍屁股走人,出门前趁赵则洗碗,他大大方方从后院顺走两盆多肉。赵则转身瞥见个影子,痛心不已,追出来:“你这家伙!你偷我花干什么!”“给许惟玩玩!”钟恒啪一下关上车门。赵则:“……”回程路上,钟恒去了超市。那公寓他住得少,而且以前就他一个人,日子都是随便过过,家里缺很多日用品,厨房用具也不全,他这趟几乎是大采买,除了给许惟买拖鞋毛巾,锅碗瓢盆油盐酱醋也没少,还得加上沐浴露洗衣液。末了,又去生鲜蔬菜区选了些食材。结了账,一共三大袋。把东西送到车上,他折回旁边的商场,在一楼给许惟买了手机,用自己的身份证办了张电话卡,然后上楼。二楼都是女装店。男人通常不会研究女装牌子,钟恒显然搞不清这些,他看哪家最顺眼就进哪家。店里两个导购都是年轻的小姑娘,一见来了个帅男人还有点愣。钟恒不关注她们,兀自走到那些裙子旁边一件件看着。导购妹子见状,赶紧过来询问:“先生是买给女朋友吗?”钟恒嗯了声。导购妹子热情地给他推荐:“这件款式很新,最近卖得最好,颜色也好,显肤色,穿上身显得青春靓丽。”钟恒说:“太花哨,她不喜欢。”他指着另外两件,“要这两件。”导购妹子立刻夸他眼光真好,说这两款低调又很有风格,夸完了问:“您女朋友穿多大号的?”多大号?钟恒不太清楚,许惟长高了,他不确定她穿多大号。他抬起手,比到自己下巴的位置:“这么高。”导购问:“那体重呢?”体重?她高考体检只有九十三斤,现在看着更瘦。钟恒皱了皱眉,“不清楚,抱着很轻。”“……”导购妹子有点脸红,“那给您拿M号好了,要是不合适可以拿来换。”“行。”买完裙子,钟恒又去隔壁挑了两套睡衣和浴袍。回到公寓,屋里很安静,客厅的地板干干净净。再一看,阳台也亮堂了,懒人沙发的帆布套被拆下来洗了,正挂在阳台上。家里没别人,这些只可能是许惟做的。她的衣服也晾在阳台上,看来连澡都洗过了。钟恒站了一会,把几大袋东西堆在地板上,取出两盆多肉摆上茶几,去了卧室。许惟还在睡着,也不知道滚了几圈,毯子全裹在身上,人贴着床的边缘,再差一点儿就要掉下去。钟恒过去抱起她,往中间挪了挪。许惟刚刚醒过一次,睡眠浅,这一碰就醒了,睁开眼时迷迷瞪瞪:“……钟恒?”“醒了?”“嗯。”窗帘遮住光,屋里暗,许惟看着他,“什么时候回来的?”“刚刚。”他亲她脸颊,声音极轻,“我养了只海螺姑娘么。”“嗯?”“你怎么把活儿都干了?”许惟说:“那会儿没睡着,也没事情做。”钟恒:“粥没吃?”“还没。”“饿么?”“有点。”钟恒说:“行,我给你整个沙拉,跟粥一块吃。”许惟惊奇:“我都不知道你会弄这个。”“没事。”钟恒笑了声,还是那么懒洋洋的语气,“你慢慢就知道我有多能干。”他手已经不老实,在她身上捏着。“……”许惟朝拍掉那只大手掌,爬起来,“已经知道了,少爷。”她下了床,身后那人笑得一脸欠扁。*这天之后,两人水到渠成地过起了同居生活。几乎有一整周的时间,他们不怎么出门,也不联系别人,钟恒每天早上买一次菜,然后他们整天都腻在一起,其实只是一起睡觉、看电视、做家务或者挤在厨房做饭,但谁也不觉得无聊,似乎彼此有了默契,想把那么多年的分离补回来一点。何砚那个电话打来时,他们正抱在一起,许惟的裙子被扯掉。她后背的痂已经脱落,恢复良好,他们难得没有顾忌,从沙发这头滚到那头。钟恒试图无视那烦人的手机铃声,但许惟是个老实人,爬起来伸手就拿过手机递给他:“接电话。”钟恒看了眼来电人,压着烦躁接通。那头何砚显然不知道打搅了人家的好事,一本正经道:“我这边差不多妥了,证明材料也完整,许惟那户口当时迁到了安城,你们大概得跑一趟,把后头手续弄弄。”钟恒看了许惟一眼,低声说:“行,谢了。”何砚说:“那你们来省城联络我。”“好。”电话挂掉,钟恒问:“你户口迁到安城了?”许惟点头:“对。”钟恒:“你打算在那定居的?一辈子待那?”许惟愣了下,没回答。钟恒眼神已经变了,就那么看着她。许惟光着身子,难免尴尬。她弯腰捡地上的裙子,钟恒捉住她的手搂进怀里。他也不问了,抓紧时间办事。那晚他们过于放纵,结束后两人都疲惫不堪。钟恒闭眼休息。躺了会,许惟低声说:“就算户口不在那,我也得去一趟,房子都没退,还有东西在,我差点都忘了。”钟恒应了一声:“嗯,去一趟。”声音相比以前哑得有点厉害。许惟抬起头,看了看他,“你是不是累坏了?”钟恒没吱声,捏她的手。许惟反省了一下,觉得这可能侮辱了他的男性尊严,于是识相地闭上嘴。*出发的日期是钟恒决定的,九月二号。他提前订好机票,当天清早出发,开车到省城,见完何砚就坐上飞机,出安城机场的时候天还没黑。这城市和从前一样,夏天热得难熬。钟恒打算先找个宾馆让许惟休息。许惟看时间还早,提议道:“晚上就住我那儿吧,现在过去来得及,其实也挺方便。”钟恒看着她:“你不累?”“还好。”“那行。”钟恒把背包挂到背上,牵她,“走吧。”水云区在安城的东边,那里有个社区是外来人口的聚集地,许惟租的房子就在那。出租车把他们送到街口,一路从桥上下去,眼前都是错乱的小巷,路是古朴的石板路,而那些旧房子几乎是一个造型,墙壁上石灰斑驳。如果没人领路,这巷子简直无从下脚。钟恒在安城待了八年,也不知道这个地方。绕了好一会,走到一间小卖部外头,许惟回过头说:“到了。”是个带院墙的楼房,看得出来有些年头,两扇木门已经发黑。许惟推门进去,院子里一个妇人正站在水池边择菜。“谭姐。”许惟和她打招呼。那妇人惊讶地转过头,一看到她就笑了:“哎呦,回来了?还以为你回老家嫁人了呢,这都两个月了!”她丢下手中青菜,小跑过来,“你回来了就好了,上回我跟你提的那个男老师,我都问清楚了,正正经经读过师范的,是个文化人,就是身体不大好,家境差了些,在乡下有两间房子,你还是见见吧,我把你照片给他看了,他可喜欢了,女娃年纪大了不能耽搁,过了三十就不好找了,你这一直闷头闷脑的,我看着都急。”许惟没料到她张口就提这事,一时接不上话。身后木门吱呀一响,她心头突突两下,回头一看,那人倚在门边,脸色果然差得可以。

推荐热门小说十九日,本站提供十九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十九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41.第41章 下一章:43.第43章
热门: 无尽剑装 在末世养丧尸王 新宿鲛 天坑宝藏 化神戒 一树人生 离婚后前夫失忆了 朕只是一个演员 轩辕诀1:帝都妖氛 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