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第40章

上一章:39.第39章 下一章:41.第41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八月似乎过得特别快,许惟有二十多天在医院度过,几乎算得上与世隔绝。她的手机早在被蒋丛成没收后就没了,住院期间的通讯都靠钟恒,关于案件的后续一无所知。何砚说的档案更正的事也都是钟恒在联络。

许惟知道,这种案子从立案到审判起码要一两个月,没那么快尘埃落定,后续其实和她没什么关系,钟恒似乎刻意不跟她提,许惟索性顺应他的意思,一句也没问。宜城那边也没有任何消息,方敏英是什么情况,她懒得想。

许惟觉得可能从四岁那年起,方敏英就不想要她了。许建春病死了,方敏英带走的是方玥,把她留在许家。她七岁被许家送过去,估计方敏英也很绝望。

不过,高考出成绩的那天,方敏英倒是难得在她身上看到了一点希望,可惜跟火柴棒似的,转眼就灭。

许惟不喜欢回顾那些旧事。

这六七年,一年回一次的地方早已不能称为家。往后,这点牵扯也彻底截断。

许惟的身体恢复良好,肩膀和腿上的伤口差不多愈合,后背的烫伤已经结痂。医生早就建议出院休养,许惟也觉得没问题,但钟恒一票否决。他强硬起来许惟也不敢惹。

在许惟住院期间,还有件事有了结果。

民警与民政部门沟通,为蒋俞生联系了福利院。

许惟先前想过要不要自己带着他,她正犹豫着,还没对钟恒开口就得知这事轮不到她考虑,她跟钟恒都不满三十岁,压根没有收养资格,过两年他们年龄到了,蒋俞生也就满十四岁了。

像这么大的男孩,又有残疾,几乎不可能有其他人愿意收养,否则他小时候也不会被父母丢掉,让疯颠颠的蒋大云给捡了回去。

这么看来,去福利院似乎是唯一的选择。

蒋俞生从头到尾都没对这个安排说什么。别人问时,他也只是点头。

去福利院之前,蒋俞生又来了一趟医院。

钟恒正好从外面回来,他们在电梯里碰见,这回是一个年轻的男民警送蒋俞生来的,钟恒也没觉得意外,他把蒋俞生带进病房。

许惟刚起床,穿着宽大的病号服在房里走了几步,确定腿伤已经不碍事,她准备跟钟恒提出院的事。一抬头,就看见蒋俞生跟钟恒一道进来。

蒋俞生一看到她就笑了,他跑过来朝许惟比划:你好了?

许惟至今对手语还是懵懂状态,猜测着回答:“嗯,我能走路了。”她招招手,蒋俞生立刻过来扶她到床边坐下。

许惟拉出凳子:“你坐这。”

蒋俞生放下书包,把纸笔拿出来,最后掏出一个大本子递给许惟。

许惟翻开第一页,是一件蓝色的连衣裙,再往后翻,也都是裙子,五颜六色,各式各样。

蒋俞生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许惟翻完了很惊讶:“你画了这么多?”

蒋俞生点点头,抿着嘴朝她笑,笑完又低头在纸上写字给她看:都是你的。

钟恒倒了杯水,边喝边走过来,刚好看到这句,冷不丁呛了一下。

这种好听的话女人很难不被感动,许惟也一样,她揉揉蒋俞生的头发:“谢谢。”

蒋俞生又写:那你留着。

“好。”许惟画本合上,看着他,沉默了几秒,问:“你知道福利院吗?”

蒋俞生点点头。

“害怕去吗?”

他顿了一下,摇头,在纸上写:有很多小孩在那,我会有好朋友。

许惟点头,“对。”她又说,“那我以后去看你?”

蒋俞生摇头,立刻写了一句:你不要来,等我长大去找你。

写完抬头看许惟一眼,又补几个字:给你买裙子。

钟恒:“……”

这回脸真黑了。

不过没人关注他,许惟被小男孩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低头把钟恒的号码写给他,“如果要找我,可以让别人帮你打这个电话,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我。”

蒋俞生听话地记住了,把那张纸折好,放到书包里。

虽然钟恒被蒋俞生弄得有些郁闷,但还是和民警一道把他送去了福利院,又出来给他买了衣服和文具。

不管怎样,是蒋俞生那个电话救了许惟的命。钟恒搁在心里记着。

许惟是二十一号出院的。那天小护士反复暗示可以出院了,钟恒总算去办了手续。在这间病房前后熬了快一个月,临走时费了一番功夫收拾,不过都是钟恒在忙,他不让许惟动手,东西都装好,他一手拖着箱子,一手牵着许惟离开。

钟恒没带许惟去钟琳的客栈,而是直接开车回了丰州。

他的理由是:“那儿人多嘴杂,吵得很,不方便你养身体。”

“……”

许惟想了想,说,“那泥鳅你不管了?”

钟恒握着方向盘,从后视镜里瞥她一眼,“你能别惦记着那傻狗么。”

“我很久没见到它了。”

钟恒哼了一声。

许惟:“你打算什么时候接它?”

钟恒没应声,车上了坡,再下去,视野开阔。他盯着前方,淡淡回一句:“结了婚吧。”

“……啊?”

他又哼了一声,“总要过一阵二人世界,怕尺度太大吓着它。”

许惟:“……”

车开进丰州市区,许惟发现钟恒没往老城区开。

“不是去旅馆?”

“不去。”钟恒打了个弯,上了一条林荫道,往前开一段,进了小区的大门,这个小区很安静,绿化很好。

许惟隔着车窗看着外头,大概明白了:“你住在这里?”

钟恒没应声,专心找着位置停好车,下来给她开车门:“到了。”

他取了行李箱,带许惟上楼。

电梯上到八楼。

钟恒打开门,对许惟说:“先别进来。”他把行李箱拎进去,开灯开窗户,等屋里空气流通了,他喊一声:“许惟。”

许惟走进去:“要换鞋吗?”

“不用。”钟恒说,“晚点给你买鞋。”

这房子不算大,装修风格简洁得过分,家具也少,客厅除了必备的几样没有多余的摆设,显得很宽敞。

钟恒有两个月没回过这屋子,桌上都积了灰。他把沙发擦干净,打开电视,对许惟说:“在这坐着,等我一会。”

说完将地板上的懒人沙发拎到阳台,接着去清理好厨房,烧了一壶开水,把粥熬上,再去收拾卧室。

许惟独自坐了一会,摁了摁遥控器,都是些电视剧和综艺节目,她没什么兴趣,视线往卧室方向偏了偏,见钟恒弓着身在那拖地。

他卷着裤腿,穿一双灰色凉拖,做起事情很利索,那绿色的拖布很快在地板上滚过一遍。

钟恒直起身,拎着拖把走出来,往卫生间走。

看到她在看他,他漆黑的眉往上扬了扬,冲她笑。

不知道为什么,许惟胸口莫名激荡。她甚至想起身过去抱他。

但钟恒已经进了卫生间。

紧接着传来水声,他在洗拖把,洗完又去了厨房。

许惟觉得这样坐着有些不厚道,她走过去说:“我来擦桌子吧。”

钟恒扭头看她:“不用,你去歇着。”

许惟没说话,又盯着他看,觉得还是挺想抱他。

钟恒见她不动,笑了:“真想帮忙?行。”他转身从水池里找了块抹布,搓洗两把,拧干了塞到她手里,“去擦吧。”

客厅只有茶几和餐桌椅,许惟都擦了一遍,去阳台洗完抹布,又去卧室。

钟恒的卧室也很简单,一张床,一排嵌入式衣柜,然后就是一张电脑桌。

桌上没电脑,也没摆多少东西,只有一个杯子,一个台灯,几本体育杂志。许惟把这些整理了一下,拉出桌底下的推拉板,看到上面半旧不新的黑色笔记本,她拿起来放到桌上,没想到本子底下有一张相片,塑封过的。

许惟看了两眼就认出来。

这是一中宣传栏橱窗里的那张,她高三时拍的,不知道为什么会在钟恒这儿。

她正看着,手里突然一空。

许惟一回头,见钟恒十分自然地把相片塞进自己兜里。

“是我的。”他说了一句,转身走开,从衣柜里取出干净的被套。他要重新铺床。

许惟站在旁边看了两眼,继续把桌子擦完。

她出去洗抹布,洗到一半直接丢下,关掉水龙头。

钟恒已经套好被套,把拉链拉上。

他站起身,抖了抖被子丢到床上,一转头,见许惟站在门口看他。

钟恒目光停住,视线和她缠了一会,转瞬就笑了。他走过来,觑着她的眼睛,“我怎么觉得你这眼神有点下流呢?在想什么?”

许惟没吭声。

钟恒又笑了一声,看她几秒,凑近了,“想上我?”

推荐热门小说十九日,本站提供十九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十九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39.第39章 下一章:41.第41章
热门: 汉侯 在我成为传说中的大佬之前 从影卫到皇后[穿书] 有个精神病暗恋我 无极剑神 大海獠牙 天团解散后我爆红了 破云 厨修 争霸文里当赘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