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第39章

上一章:38.第38章 下一章:40.第40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许惟手心渐渐渗出汗。她声音低下来,“……他说了什么?”

何砚看出她的不安。他一时有点不习惯,也终于感觉到眼前这个姑娘和方玥的不同。这样的情绪他从来没有在方玥身上看到过。方玥一直是冷漠疏离的,似乎从来没有真正在意过什么,应该不会像她妹妹这样因为一个男人不安。

撇去警察的身份,何砚对许惟抱有一些同情。他很自然地安慰道:“你别紧张,钟恒并没有介意这个,他看上去应该是很心疼。”何砚停了下,试图把昨晚钟恒的情绪描述得更准确一些,“就我看来,他明显更在意你这些年的处境,甚至因此有些自责。”

何砚想起昨晚,犹豫了一会,还是没说钟恒因此哭了一顿。

“他今天本来不想让我见你,就是怕我跟你提这些。”何砚说,“不过,我倒认为,你心里应该已经很清楚了。这些事总是要解决的,你姐姐做错了事,她必须承担,我只是把她的要求告诉你,如果你拒绝见她,我也不可能勉强你。”

许惟:“其实我也想当面问问她。”

“我能理解。”何砚说,“如果你答应了,我这边可以安排,不过你的身体目前还很虚弱,晚几天也可以。”

许惟摇头:“我不想拖很久,后天行么。”

何砚微微皱眉:“身体可以?”

“应该没问题。”

“钟恒恐怕不放心?”

“没事,我跟他说。”

“那好。”何砚说,“我安排好了联系钟恒。”

“好。”

何砚想了想,说:“至于你跟方玥的名字互换的事,虽然已经过了追诉期,但该纠正的还是要纠正,方玥的学历应该会被注销,你们各自都要用回自己的名字,档案修改等具体操作我们省局这边会负责,到时你配合就行。”

“嗯。”

何砚说:“你还有什么要问我的?”

许惟默了默,问:“方玥可能会怎么判?”

“不好说,得看具体情况。”何砚说,“虽然是个杀人案,情节不同区别也挺大。不过不管是哪种,她这七年掩盖犯罪事实,逃避法律制裁属实,量刑应该从重。”

许惟没再问别的。

关于方敏英,一句也没问。

钟恒速度很快,一刻钟左右就买好早餐回来。

何砚在走廊等着,直截了当告诉他:“她全都知道了。”在钟恒变脸之前立刻补充完,“不是我提的,她自己问的。”

“你都说了?”

“你顾忌得太多了。”何砚说道,“其实她心里头清清楚楚,该接受的早接受了,说开了最好。”他停了下,提醒钟恒,“她挺在意你的态度,问了好几句,大概怕你介意。”

钟恒顿了顿,心里越发不是滋味。

何砚走后,他独自在走廊站了一会。

许惟躺在床上看见他拿着早餐进来。

“你买了什么?”她眼睛一直追着他。

钟恒走过去,把袋子放桌上,端着粥过来说:“粥和米糕,你现在要吃清淡的。”

“哦。”

钟恒把床摇高,注意着她的伤:“背很疼吗?”

许惟摇头。

钟恒垂着眼,慢慢往下卷着被子,低着声:“你总骗我。”

许惟微微一怔。

钟恒却没再说什么,他已经拿起碗,用勺子舀了粥,吹凉了递到她嘴边。

许惟吃了。是甜粥,味道淡淡的,不腻。

钟恒盯着她的脸庞:“好吃?”

许惟点头,眼睛觑着他,看两秒,视线又落下,望着他手里的粥。

钟恒喂得慢,许惟一口一口也吃得慢,但最后还是把一整碗甜粥都吃完了。

“米糕还吃不吃?”

“吃不下了。”许惟问,“你早饭吃什么。”刚问完,就见钟恒从桌上拿来三个花卷,坐到凳子上。他吃东西一直比她快很多,几大口解决一个。

许惟盯着他看。

钟恒偶尔一个抬眼,跟她目光直直碰上。

许惟移开视线,望着白被单。屋里只有他咀嚼的声音。

差不多过了五六分钟,钟恒吃完了,起身丢掉垃圾,拿毛巾给她抹了抹脸,再把床降下去,给她盖上薄被,扯平被角的时候,他的手被许惟握住。

钟恒没吭声,漆黑的眼睛看着她。

“钟恒。”

他应:“嗯。”他等着她继续说话,她却没了第二句,只是还抓着他的手,有点儿用力。

钟恒没耐心,自己说:“我们有话没讲完,记得?”

许惟点头。

沉默地对视了一会儿,他眼神渐深,“你去了安城?”

许惟微顿。

“因为我?”他头低下来,彼此脸庞的距离更近,呼吸可闻。

许惟没有回答,下意识避开他的目光。

钟恒唇角翘了翘,笑容微苦,“不敢看我了?”

“没有。”

“一直在那?”

“嗯。”

“在哪个区?”

“水云区。”

“去过我学校?”

许惟点头。

“见过我?”

摇头。

……

钟恒那只手掌转了转,反把她的手包到掌心攥紧,另一只手抬起来,捧着她的脸,亲了亲,不往后问了。

他心里做了决断。

许惟在医院又躺了一天,到三十号状态更好了一些。

中午,护士来给她换药。背上的烫伤处理起来最麻烦,许惟侧着身,幸好病号服的领口够大,不用完全脱掉,还算方便。

她没让钟恒留在这,又把他支出去买饭。

小护士手脚利索,涂药很快,几分钟就涂完,盖上纱布包好,叮嘱她,“睡觉注意点,能侧着就侧着,不要乱磨蹭,否则更难愈合的。”她说着也有点惋惜,女孩子的背本来也是很美的地方,光滑白皙,多好看哪,结果伤成这样。

许惟应了声“知道了”,跟她道了声谢。

钟恒回来时,护士已经走了。许惟还保持着那个姿势,侧着身体躺着。她中午食欲差,吃几口泡饭就睡了。

等到睡醒,时间已经不早,没想到蒋俞生来了。

蒋俞生那晚没受伤,只是被烟呛到,情况轻微,很快就醒了,一直由市局的女警暂时照顾。今天他请求那位女警带他过来医院。

钟恒见到他的第一眼,没认出来,再看两眼,对这小孩有了些印象,但并不深,那晚他顾不上别的,把许惟送到医院才稍微回过魂,只是在医院看过蒋俞生一眼,没想过这小孩会来找许惟。

蒋俞生已经换了一套衣服,身上干干净净,跟那天晚上脏兮兮的样子判若两人。

看到钟恒,他有点怯,站在门边朝他比划两下。

钟恒看不懂,皱着眉,目光带着审视的意味。

见他没动,蒋俞生有点着急,回头看向站在楼廊的女警。

“你进去吧。”女警朝他示意。

蒋俞生于是没再看钟恒,绕开他跑过去。

许惟刚睡醒,还有点迷糊,睁眼看见他,愣了愣:“俞生?”

蒋俞生点点头,小脸皱得紧紧,站在两米之外打量她,似乎不敢靠近。

“你怎么来了?”许惟问他。

蒋俞生比划着告诉她,许惟看个半懂,喊他:“过来点,俞生。”

蒋俞生走过去,许惟看了看他:“你有没有受伤?”

他摇头表示没有,乌黑的眼珠一直看着她。过了一会,那眼睛里就滚出眼泪,他靠近了,拉住许惟的手,哭得安安静静。哭了一会,自个把眼泪抹干净。

钟恒站在那看着这一幕,脸色莫名有点沉重。

蒋俞生没松开许惟,他在床边坐下来。

许惟安慰了一会,抬头示意钟恒拿个水果来。桌上放着香蕉、苹果。

钟恒扯了两根香蕉,走过来递给蒋俞生。

蒋俞生没接,看着许惟。

许惟说:“你吃吧。”

他这才松手,接了香蕉,剥好一个自己没吃,却递给许惟嘴边。

钟恒:“……”

蒋俞生眼神殷殷切切,许惟没忍心辜负他好意。

等她都吃完了,蒋俞生自己才吃了另一个。

他背上背着警察送的书包,里头有画笔和本子。他吃完香蕉把书包打开,取出一副画给许惟看。

画纸上是件花裙子,比他上次画的那件更好看。

他拿出笔在画纸底下写了几个字:你喜不喜欢这个?

许惟点头:“很好看。”

蒋俞生似乎松了一口气,黑眼睛晶亮,他又飞快地写:那我买这个给你。

许惟很配合:“好啊。”

钟恒:“……”

许惟没注意他,问蒋俞生:“你住在哪?”

他写给她看:警察那里。

许惟:“害怕吗?”

蒋俞生摇头。

许惟没再问。

蒋俞生对这一切似乎无知无觉。他没有提起蒋丛成,也没有表现出其他的情绪,他仍然专心地在给纸上的花裙子添颜色。

大概待了半个多小时,蒋俞生就被女警带走了。临走前,他把那副画留给许惟。

钟恒送他们出门,走回来说:“那天是这小孩打的电话?”

许惟点头:“嗯。他好像是蒋丛成捡来的孩子。”

钟恒点点头,懂了。

难怪那天电话里都没人说话。

“他跟你处得很好?”钟恒瞅着那副画。

许惟点点头:“嗯,还好。”许惟把画放下,对钟恒说,“我明天去见一下方玥。”

钟恒一听脸色立刻就变了:“你见她干什么?何队说的?”

许惟摇头,“跟何队没关系,我自己有些话要问她。”

钟恒看着她,不吭声。

许惟说:“你别担心。”

钟恒怎么会不担心?他想起方玥对许惟做的事,杀人的心都有。

“那样的人,你还拿她当姐?”钟恒定定地看着她,眉头蹙紧。

“没有。”许惟说,“钟恒,我跟那个家牵扯了二十八年,我跟她也是,或许应该做个了断。”

钟恒低下头,沉默了一会:“你现在身体不行。”

“没关系,伤口都不出血了,我精神也不错。”许惟说,“我想早点结束。”

钟恒低下头,没有再拦阻,他知道她主意已定,劝不住。毕竟她才是当事人,她是什么感受,旁人没法体会,更没资格代她做决定。

“我跟你一道去。”他说。

“好。”

这事情就算说定,晚上何砚的电话也打来,说好第二天早上他安排车来接。

钟恒挂掉电话,脸色一直不好,有点儿躁。也许是今天得知她要见方玥,他压下去的郁气又涌上来。

他去卫生间冲了个澡,回来时,见许惟靠在床上看他买的杂志。

他坐在凳子上擦头发,看她慢慢翻着书页,平平静静。

等他擦完头发,许惟也翻完了。

钟恒把床摇下去,“睡觉了。”

他仍然坐在凳子上。

许惟说:“你今天上来睡,我伤口没那么容易碰到。”

“真碰到流血了怪谁?”他调好室内温度,给她盖上被子,催促:“闭眼睛。”

许惟没听。

钟恒本来心里就不安稳,给她这么一闹,更难受:“许惟,你他妈就想拿自己身体不当回事是吧?横竖你不心疼,疼死的都是老子。”

许惟蓦地一怔。

屋里气氛僵了僵。

钟恒似乎意识到自己失态,别过脸。

“钟恒。”许惟想了想,斟酌着说,“我那天是不是吓到你了?”

钟恒没吭声,缓了缓,目光挪过来,看她一会,已经后悔了。

吼她干什么。

他就那么站了一会,左想右想没找着合适的话,索性脱了外裤,掀开被子躺到她身边。

许惟一时惊讶。从前都是别人哄他,他向来不会反思,要人铺好台阶才往下走,难得像今天这样。

她往旁边挪,给他腾位置,被钟恒攥住手。

许惟没再动。

钟恒没松手,轻轻捏着她手指,脑袋凑过来,低着声:“不该吼你,别生气。”

许惟说:“没生气。”

他嗯了声,手在被子里攥住她,“睡觉。”

屋里灯暗掉。

许惟说:“那天对不起,让你担心。”

钟恒没接话,嘴唇在她脸颊上吻了吻。

第二天,何砚叫人来接。

钟恒给许惟换了衣服,抱她下楼,直接把她送进车里。

一路上,他坐她旁边,心情复杂。

许惟倒很平静。

这是七月的最后一天,本来就是个结束的日子。

许惟是在看守所见到方玥的。

她们隔着一道铁栅栏看到对方。意外的是,两个人都很平静。

大概有一分多钟的沉默,最后方玥先开口:“你的伤怎么样了?”

“没怎么样。”许惟说,“死不了。”

方玥看着她有些苍白的脸庞,说:“我以为你不会愿意再见我,你有什么要问的,你先说。”

“我就问一句。”许惟说,“你是不是从小时候就讨厌我,和妈妈一样讨厌我?”

方玥顿了顿,似乎没想到她会问这个。

停顿了好一会,她才开口:“你这么想?”

许惟没有说话。

方玥笑了笑,“我说不是,你大概不会相信。不过,确实不是,我没真正地讨厌过你,至于妈,我不知道她怎么想,也许只是更心疼我,毕竟你一出身就很健康,我却差点死掉。而且,你也不听话,她喜欢乖的,你也知道。”

她说完,许惟没立刻接话。

过了一会。

许惟说:“我问完了,没别的要说。何队说,是你要见我,还有什么事?”

方玥说:“其实也没什么。有些陈年旧事,给你个交代。”

“什么?”

“我那房子钥匙,你还有吧?房间床头柜里有保险柜钥匙,有些你的旧东西放在里面,你有空去取一下。”

“我没有旧东西在你那。”

“那可未必。”方玥说,“你最好还是去看一下。另外,那栋房子我打算给你,你想住就住,不想住可以卖了。”

“我不要你的东西。”许惟说。

方玥顿了下,淡笑:“你这个人还是傻倔,吃苦受罪好像对你一点用都没有,棱角磨不圆,你活得总不会轻松。随便你吧,外婆和妈我都安排好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许惟:“你说完了?”

“差不多。”方玥看着她,“小惟,你有没有后悔过?”

“后悔什么?”

“当年如果你忍一忍,没打伤那个男人,可能你的人生完全不一样。”

“我没后悔。”许惟说,“我做错了,也承担过了。”

方玥点了点头,沉默了片刻,问:“今天几号了。”

“三十一。”

“行。”方玥说,“结束了。我那份,我自己去承担。”

方玥被带进去。

许惟肩背往后,靠在椅子上,独自坐了一会。

不知过了几分钟,有人进来,把她抱起来。

许惟脸贴在他胸口:“钟恒,你的求婚还作数么。”

————————————分割线——————

这回非常抱歉了困得快要昏过去预计失误后面剩的一千多字我下午肯定会替换完会比原字数更多

许惟带他一道去了蒋丛成的书房。其实,许惟也没指望真的能发现什么,只是碰碰运气,毕竟他连书房都不上锁,应该不会放什么重要资料。

这间屋跟其他房间比起来不算很大,陈设也简单,几乎一览无余,除了桌椅,就是一排博古架,整间书房只有很少的书本。

而与此同时,会议室里的何砚刚打了个瞌睡,手机就响了,是邮件提示音。

他看清发件人,顿时一个激灵,再一看收件时间:7月26日6:30

自从到禺溪,许惟跟他一直是信息联络,邮箱是以前用的,那时候她还在做记者。

这一大清早,居然发了邮件。

何砚整个人都无比清醒,立刻点开,一看底下的文件包,眼睛都亮了。

他几乎跳起来,一声招呼:“都他妈给我醒醒,要收网了!”

中午十二点,成越大厦。

李越匆匆进了电梯,按上行键。电梯上到十楼,他心急火燎地跑进蒋丛成办公室。

办公桌后,蒋丛成靠在座椅上。

李越这一次已经没有之前的理智,他抛掉这几年的富贵堆出来的体面模样,那张已经雍容的脸庞露出狠意:“那个女人,你到底要不要处理?”

蒋丛成搭在桌上的手动了一下,他睁开眼。

李越看到那双阴沉沉的眼睛里血丝密布。

蒋丛成抬起眼,低缓的声音略微嘶哑:“跟她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李越呵呵笑了两声,“等她把你送到牢里,你都不会怀疑她是不是?那帮警察才来两天,为什么会查到那个破码头去?那地方咱们弄得多隐秘,你我都知道。”

“哪里都有可能出岔子,警察没你想的那么蠢,也会从别的渠道查过来,你有证据指明是她?”

李越冷着脸:“你这是怀疑我手底下的人?”

“我是告诉你,不要自乱阵脚。”

“不管是不是她,我们一丝险都不能冒,不能再留着她。你想要什么女人没有?这个姓许的,必须解决。”李越斩钉截铁地说,“你下不了手,让我来,我给你处理得干干净净。就今天。”

“李越。”蒋丛成脸色极沉,“你这心思收了。”

李越气急,“你真是疯了!她一定会害死你!”

“害了我她能活?”蒋丛成笑了一声,“她是什么人?风光正义的大记者,受人尊敬、追捧,现在退下来也照样体面得很,作家啊。她跟我们不同,从小读书守法,上大学,有抱负,你说,这样的人,让她去坐牢,她肯吗,甘心吗?”

李越:“你糊涂了,她坐什么牢?她帮警察抓了我们,那可是大功臣!有什么罪名够让她坐牢的?”

蒋丛成垂眼轻轻敲着桌子:“杀人够不够。”

李越一惊。

蒋丛成慢慢地说:如果她杀了人,不去自首,掩盖罪行逍遥七年,这够不够坐牢?“

李越眼睛发亮,恍然大悟:“你说有张死牌,就是这个?你拿这个要挟她?”

“要挟?”蒋丛成摇头,笑得有些古怪,“怎么会是要挟?她乐意的,她自己乐意的,她不会害我。”

“好了好了,你不要被那女人乱了心绪,我不管这个了。”李越没功夫耗下去,这个消息让他松了一口气,但还有很多事让他焦头烂额,“你再跟刘局通个气,问问风向,我去查查哪里出了漏子,赶紧把这风波熬过去。”

他匆匆忙忙出了门。

蒋丛成兀自坐着。

敲门声响起,两下之后,孙虚怀进来了:“蒋总。”

蒋丛成点个头,孙虚怀走过来,把手里的几张资料递过去,“查过了,那人确实与许小姐是高中同学,他们上大学那年,也就是零四年,他们断了联系。他的情况都在这,”顿了顿,孙虚怀说,“他做过警察,在江城高新区特警支队,不过已经退了。在这个月之前,他跟许小姐没有联系过。”

“同学?”蒋丛成笑着,“倒没撒谎。”他翻翻那两张资料,“挺有意思。”

他慢慢看着,眼里的血丝又多了。

别墅里,许惟在陪蒋俞生画画。蒋俞生画了个女孩,扎马尾辫,穿黄绿相间的花裙子,她身后有一片小花园,涂满了绿绿红红的颜色。

他画完把它递给许惟。

“这是谁?”许惟问。

蒋俞生笑着指指她。

许惟:“我?”

他点头,额前的刘海晃了晃,遮住眉毛。

许惟说:“不像啊,我没有花裙子。”

蒋俞生看了她一会,眉头皱了皱,低头在纸上写了几个字:我买给你。

许惟被逗笑了,看了看他,“你头发长了。”

蒋俞生摸摸自己的额发。

“我帮你剪头发?”

蒋俞生笑着指指她。

许惟:“我?”

他点头,额前的刘海晃了晃,遮住眉毛。

许惟说:“不像啊,我没有花裙子。”

蒋俞生看了她一会,眉头皱了皱,低头在纸上写了几个字:我买给你。

许惟被逗笑了,看了看他,“你头发长了。”

蒋俞生摸摸自己的额发。

“我帮你剪头发?”

推荐热门小说十九日,本站提供十九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十九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38.第38章 下一章:40.第40章
热门: 大雪中的山庄 寻找前世之旅 灼雁ABO 传奇族长 书籍供应商 你就是馋我的兔子![娱乐圈] 我靠学习走上人生巅峰 穿成翻车的绿茶Omega海王以后 一世之尊孟奇顾小桑 天生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