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第37章

上一章:36.第36章 下一章:38.第38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零八年三月,许惟出狱,去了安城。

那时候,钟恒在做什么?

他忙着做毕设,也忙着筹措资金支撑自己的小作坊。

整个大学他没有再谈恋爱,前两年混混沌沌,一想起她仍然怄得要吐血,觉得自己瞎了眼,一片真心被她糟践得渣都不剩。他气她恨她,又想她,也犯贱地指望她什么时候会后悔,会回头来哄他。但两年一磋磨,北边那人没半点音信,他再蠢也不抱希望,后两年憋着一股劲奋发,到大四就跟人合伙创业,忙到倒头就睡,什么都不再想。

那年六月,他毕业,在安城又熬了四年,小作坊越做越大,钱赚够,他却觉得没劲,把公司丢给另外两个合伙人,只身回省内,考进省城的特警队。

那座南方的城市,他再也没回去过。

而许惟……

他看过那些新闻报道,也看过一些照片,署名都是她。他甚至从犄角旮旯里搜到过一点捕风捉影的绯闻,他不知真假,仍然难受得不行。

网上没有她的视频,有人说她低调,从来不接受采访,也不上电视节目。他信了。

……

楼道的小窗没关,一阵风扑进来,纸页被吹得哗哗响。

何砚捏紧了,随便理了理,装进文件袋里,他抬头看了眼面前的身影。

钟恒坐在台阶上,两手拄在膝头。过去的五六分钟里,他没有讲话。

何砚第一次发现他这么沉默。

“钟恒。”何砚低声说,“我理解你的心情,换了谁都很难接受。”

“我以为她过得很好。”钟恒的脸庞偏向一边,几乎执拗地盯着雪白的墙壁。

“不止你。”何砚说:“谁都会这么以为。”名校毕业,圈内有名的记者,风光无限,受人喜欢。

钟恒低下头,下颚紧绷。

“她这些年是怎么过的,有谁欺负过她……我他妈什么都不知道。”心口的灼痛让眼睛滚烫,他肩背坍下来。

何砚:“……”

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这个时候叫钟恒冷静点,太不切实际。

何砚只好一言不发。

钟恒双眼湿红,“她去了我在的地方。”

这一句声音更低,混着复杂难言的情绪。

静了一会。

又有风涌进来,楼道里压抑的呜咽似乎被盖住。

何砚倒松了一口气,这样发泄出来也好,昨天百般煎熬,今天又是这样的冲击,就算是个大男人,也扛得够苦。

何砚沉默地站着,趁这空隙思考着后续的事情。

照许惟的情况,恐怕还要过两天才能做笔录。要是赶着讯问,钟恒估计要揍人。

明天还是先等方玥来了再说,现在也只剩下收尾工作,不要急。

他兀自做着安排,也不清楚过了多久,外头传来病人家属呼喊的声音,太过锐利。

何砚微微皱眉,看见钟恒站了起来。他似乎已经平静下来。

“我进去了。”钟恒抹了抹脸,步伐有些不稳,声线喑哑,“她还在发烧。”

病房内阒寂,输液管里的点滴缓慢流动。

许惟还在睡着,白被单盖住了所有伤处,只露出一张苍白的脸庞。她的伤都不在要害,但很折腾身体,肩膀、腿上最重,血流得多,手臂的划伤稍浅,最难处理的是后背,医生说恢复得再好都要留印。

钟恒在床边站了很久。和昨天一样,那种想杀人的心情再次占满胸腔,浑身的血液乱涌,喉咙口都热了。

他起身去洗手间,打开水龙头,冷水从头冲一遍,终于慢慢冷静。

省城市局。

女人还在哭。胖胖的男警员皱着眉:“行了行了,我说方女士,你在这哭还有什么用?我们这次的传讯已经结束,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了。”

方敏英难以接受,几乎绝望地哭喊道:“我都交代了,当年都是我的主意,我丫头还是个孩子,她一直很乖,没惹过事,你们一定搞错了,她怎么会跟杀人案扯上关系?你给我说说清楚!”

男警员不耐烦道:“这是案情,现在哪能随便跟你透露那么多?等判了,你总会知道的。”

话音刚落,有人过来对他耳语几句,男警员点点头。

方玥坐在讯问室,警察把方敏英带过来,母女一见面,方敏英被方玥的头发弄得一愣,连眼泪都忘了抹。

以前留过短头发的只有许惟。

方玥说:“妈,是我。”

这一句足够让方敏英分辨,许惟这几年连“妈”都不叫了,都是直接说话。

“囡囡?”方敏英情绪十分激动,声音发颤,“这到底出了什么事啊!你怎么会杀人,肯定是弄错了是不是?你别怕,告诉妈,妈给你想办法!”

方玥皱眉:“你哭什么?我还没死。”

“你说说清楚,你要把妈吓死吗!”方敏英又慌又急,说话声也大了。她这个人胆子从来都不大,活了半辈子最果断的一回大概就是十年前做出那个决定——让两个女儿互换姓名,瞒天过海。而这些年,家里的主心骨都是眼前这个大女儿。她年纪越大,就越发怕事

方敏英做梦也没想过,这个家居然又遭逢巨变,这回还是一向最乖的方玥出事,而且连当年的事都被翻出来。

这对她来说,跟天塌了没两样。

“妈,”方玥却异常平静:“你什么都别问,我跟你说也没有用。我现在有几件事要说,你好好记着。我已经卖了一套房,钱我存在你那张建行卡里,卡在外婆枕头底下,应该够养你和外婆。后面你年纪大了,就请个人来家里照顾。我住的那套房子会留给小惟,你对她好点。后面我怎么判你都不要管。”

“囡囡?”方敏英满目震惊,眼泪止不住地流,“你真的做坏事了?你真杀了人?”

方玥没有回答,只说:“你晚上找个酒店住,明早就回家吧。”她朝警察点了点头。

方敏英脸色惨白。

七月二十九号,何砚终于在禺溪见到了方玥。

路途的奔波让方玥脸上显出一丝明显的憔悴。

讯问室的门关上,何砚盯着面前这张熟悉的脸庞,仍然感到震惊。如果不看头发,这张面庞真的和许惟毫无区别。

她甚至很镇定地和他打了个招呼:“何队,好久不见了。”

何砚看着她:“上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方玥:“应该是去年四月。”

“你记得很清楚。”何砚盯着她的眼睛,“那半个月前,接我电话并且来见我的是你妹妹许惟?”

“对。”

“你具体说说。”

方玥:“你不笨,应该已经猜到了。”

“这里是讯问室。”何砚神色严肃,“我是在审问犯罪嫌疑人,你需要交代事情经过。”

方玥依然很平静:“好,其实很简单,我只是事先做好详细计划,列出我完整的社交网络,包括每一个人的基本信息、性格、语言特点,以及我与他们的熟悉程度、相处模式、对话方式。我妹妹记忆力奇高,这对她来说是很容易的事。”

“你怎么说服她帮你?”

“我没有说服。”方玥说,“我只是赌。”

“赌什么?”

“赌她心里对我还有我家人的那点感情。”

何砚尽力保持着平静客观的态度,提醒她,“说细节。”

“这个细节太多了,不是一天的事,概括来说,就是反复透露我处境危险,并且由此会连累到其他家人的安危,她如果在意,自然不会不问。”

“所以,那个车祸也是其中一部分?”

“对。”方玥坦然承认,“只不过稍微超出了我的预料,我没想躺那么久。”

何砚停了停,问:“我收到的那封邮件是你发的?”

“是。”

“那么多证据是什么时候拿到的?”

“去年。”

“那为什么拖到现在?”

方玥难得地顿了下,低了低头:“我不确定要不要这么做。”

“这是什么意思?”何砚问,“你犹豫的是什么?是要不要揭发蒋丛成,还是要不要拉你妹妹入局?前者还是后者?”

方玥沉默数秒,低声承认:“后者。”

“是什么促使你最终做下决定?”

方玥抬起头,淡淡地说:“他做的生意你也知道,我早就想揭露他。那些证据我也不是一下子搜集的,这事我很早就在做,我没想到他越来越得寸进尺,我只不过有一个喜欢的男人,甚至交集并不多,他就找人打残了他,我意识到,他这辈子都不会放掉我,这种日子令人窒息,我没法再等,必须要摆脱他。”

讯问室陷入短暂的寂静。

何砚有一会没有开腔,似乎在思考,过了一两分钟说:“所以你是连我也一起设计了。”

“抱歉。”

何砚没表态,只说,“可你这办法并不是很稳妥,应该说有很大风险。”

方玥说:“我知道,所以我也只是搏一搏。”

“你想过会失败?”

方玥低头,“我当然想过,只不过我以为赢的概率有八成,还是抱了不小的希望。你们找到我的时候,我是有些震惊,但好像也松了一口气。反正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有一点我很确定,”她嘴角抿了抿,慢慢说,“蒋丛成应该是死定了。”

何砚说:“行,那接下来你说说你跟蒋丛成,你们什么时候认识?又是怎么有这些牵扯?他做的那些违法犯罪的事,你什么时候知道的?”他补充道,“顺便交代交代七渡镇那个案子。”

“这个你晚点再问。”方玥说,“我妹妹呢。我必须先见我妹妹。”

推荐热门小说十九日,本站提供十九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十九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36.第36章 下一章:38.第38章
热门: SCI谜案集第四部 酸:一个太监的皇帝梦 病秧子的冲喜男妻 重生追美记(很纯很暧昧前传) [综武侠]我的盛世美颜我自己都害怕 我当道士那些年第七卷 城中诡事(下) 燃烧的法庭 诡案笔录之末世纪 别后重逢[重生] 怂A当然要亲完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