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27章

上一章:26.第26章 下一章:28.第28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第27章

27许惟还想多问, 颜昕已经在催促:“能快点儿来么, 真的没别人能帮我。”许惟没有再耽搁,安抚了两句, 要了地址就挂掉电话。刚走到房门口,就见蒋俞生穿着睡衣从楼下上来,懵懵懂懂的, 像是刚睡醒。许惟低声问:“你爸爸回来了么。”蒋俞生立刻摇头, 乌黑的眼睛看着她。许惟摸摸他的脑袋:“乖,回屋吧。”她提着背包,快速下楼, 到门口换鞋,阿珍一看立刻过来了:“哎呀,许小姐,您这是要出去?”“嗯。”“蒋先生交代我给您做了早餐, 您不吃点再走?”许惟没空多说,一边穿鞋一边说:“不用了,我现在要出去一下, 回来再说。”她拉开门走出去,几步跨下台阶, 飞快地跑出别墅区,在大门口看到一辆空的出租车, 立刻坐进去:“去市公安局。”禺溪升为县级市后,一说市公安局,大家都知道就是以前的老地方。司机师傅是本地人, 识路,车开得很顺畅,没费什么劲就到了。许惟在公安局和颜昕碰上面的时候,颇有点恍如隔世之感。短短几天不见,颜昕像遭了一场大劫,衣服脏得不能看,头发乱糟糟,很是狼狈。她独自坐在椅子上,头低着,许惟几乎认不出来。一个警员领着许惟进去,指了指那位置。许惟过去问:“你怎么搞成这样?”颜昕看到她,一下站起来,悬着的那口气松了下来,遇到救星一般:“许惟姐,你可来了!”她一把握住许惟的手,“有人跟你一道吗?上次你那同学呢,那个钟老板,他来了吗?”“没有。”许惟说,“只有我。”颜昕皱了皱眉。她们两个女人,依然很危险呐。许惟问:“怎么了?你没事跑公安局坐着干什么?”颜昕没回答,往四周看了看,摇摇头:“我们先走,找个能说话的地方,我再慢慢告诉你。”不等许惟回答,她拉住许惟往外走,出门前从背包里摸了顶大帽子戴在头上,边走边催促,“走快点,许惟姐。”许惟看她这副警惕的样子,已经觉察事情可能不小。她们快步走出大门,迎面来了一个人。视线冷不丁一撞,许惟脚步顿住。对方也是一愣。他显然更意外,没料到在这里看到她。颜昕刚一抬头,也认出来,有点惊喜,转头问许惟:“不是说你一个人来的吗?”许惟没回答,钟恒已经走过来,隔了两三步远,他脚步停下,眼睛盯着她,往四周看看,眼神欲言又止。大概是在判断能不能跟她说话。许惟没多说,直接上前拉上他,喊颜昕:“快走。”钟恒心领神会,手转了下,牵住她。颜昕跟在他们身后,一路小跑。“你开车来的?”“嗯。”“车在哪。”“在后头。”钟恒低声说了句,将她的手攥得更紧。幸好是大清早,门口还算冷清,没几个人注意他们。车停的地方也不远。三人很快到了,动作都很迅速,拉开车门钻上车。钟恒开车,许惟和颜昕坐在后头。“去哪儿。”钟恒打着方向盘,将车开上了大道。许惟看向颜昕。颜昕这才报了个地名,那是旧城区最偏僻的一条巷子。颜昕已经在那里订了间小旅馆,她的行李箱还在那儿。幸亏钟恒对禺溪道路还算熟悉,一路找过去,花了大半个小时。他们在前台又开了一间房。这里设施跟不上,没房卡,只有钥匙。许惟没太多空闲和钟恒讲话,先把钥匙递给他:“不赶时间的话你过去等一下我,如果赶时间你先走,我再联系你。”钟恒看了她一会,接过钥匙,“我不急。”颜昕进屋就关上门,顾不上收拾自己,先把帽子摘掉,脏衣服一脱就拉过许惟:“许姐姐,我把事情告诉你也是赌一把,就凭你以前做的那些事,我赌你是好人,我现在也没别的办法,连出门都不敢,也不知道能找谁帮忙。”许惟问:“怎么回事?”颜昕也不卖关子,直接说:“灵町山上那个木云山庄你还记得吗?”许惟点头。“我跟你说过的,我很想进去看看。”颜昕说,“那天我们分开,我就真的去想办法了,而且最后也进去了。”许惟听到这心中就吃了一惊,忍住了才没有打断她。颜昕继续说:“我仔细观察过,那山庄每天都有运货车进出,主要运送蔬菜水果、酒水还有其他一些货物,而且每天都有专门的垃圾车过去,我发现它的垃圾跟山上那些不运到一块儿,我本来想跟着垃圾车进去,后来没找到路子,只好费了点劲儿买通了几个人,又乔装打扮才混到一辆送蔬菜的货车里,进了那山庄,我只到了一楼,只是很平常的花园会所样式,没看出什么特别的,但我还是偷拍了几张照片。”颜昕说到这里还有一点得意,但话语一转,眉头就皱了起来,“一直到出来我都很顺利,但是从昨天开始就有人盯上我了,我觉得肯定跟这件事有关,我不知道他们怎么找到我,可能是那里装有监控,他们从录像里发现了我。”许惟也觉得这个猜测很有可能,问:“之后呢。”“之后我花了好大力气才甩开他们,我相机都在这里,也没敢回来,一直在外面绕到今天早上,没办法只好跑警察局待着,后面的事你都知道了。”许惟听完,看了她一会,“你还有事儿没说吧。”颜昕立刻说:“我都说了。”“你一个实习的摄影师干嘛那么作死非要进那山庄?”许惟说,“你是不是收了点风声?”颜昕不大好意思,承认了:“我确实听到那么一点点传言,那地方之前不是被举报过么,听说有官员在那做那种勾当。”她眨了眨眼,意思是你懂的。许惟算是明白了,“所以你就想暗访一下?”“对对对。”颜昕说,“虽然我是个搞摄影的,但我还是有远大志向的。”许惟无言以对,但也挺理解。初生牛犊,一身是胆。颜昕还真不算笨的,能混进那山庄也是本事吧。但许惟还是说清楚:“这事情可能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你再牵扯进去,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颜昕点了点头,“我信,不然不会就因为几张照片就找上我。”“你现在什么打算?”“我也不知道。”颜昕说,“报警有用吗?听说那个集团在这边势力很大,黑白通透,我觉得有点儿冒险。”能想到这,也够聪明。许惟问:“那照片还在?”“嗯,我转到了手机里。”“那现在给我发一份,把你自己那边的删了。”“哦。”颜昕照做,“然后呢。”许惟思考了一会,想起隔壁的人。她和颜昕一样,在这地方没人可信,除了他。“我让钟恒送你到省城。”许惟说。颜昕惊讶,“他会乐意吗?”“应该会。”许惟说,“后面的事我会跟他说好,你现在洗个澡,先收拾一下。”“好,我都听你的。”颜昕立刻拿衣服进浴室。许惟去敲隔壁的门。钟恒开了门,往旁边让了让,许惟走进去。屋里开了灯,但依然很暗,这家小旅馆已经在待拆迁之列,实在破旧不堪,墙壁上粘着半旧不新的报纸,灯也很差,一张小床,灰扑扑的被套上有几道褶子。钟恒刚刚应该是坐在那个位置。跟这一比,钟恒家那阳光旅馆简直能算豪华酒店。许惟闻到一些烟味儿,低头看见钟恒手里捏着一根掐灭的烟屁股。那烟已经吸了大半,他指尖还留着点烟灰。“没有烟灰缸吗?”许惟四处看了看。“没有。”钟恒声音微沉。不只没有烟灰缸,连垃圾桶都没有。许惟从床头抽了张纸巾:“放这吧。”钟恒把烟头放上去,许惟攥了攥,揉成一团塞进口袋。她抬起头,碰上钟恒的目光。他眼里的担心很明显。许惟现在才有时间仔细看他,这小破屋空调没用,他脸上都是细汗,脖子似乎被蚊子咬过,有个红红的小包。他们前天分别,昨晚发过短信。“你今天去那做什么?”许惟。“宋小钧在那工作,他推荐我去特警队,让我过去见队长。”钟恒没有瞒她。许惟没料到是这个,“那我耽误你事儿了。”“不要紧,什么时候都能去。”钟恒眉头皱着,问她,“你呢,有麻烦?”“我还好,是颜昕出了点事情。”许惟简单把事情跟他说了,末了停顿了会,还是说出口,“我想拜托你送她回省城。”虽然最不想把他扯进来,但现在没人能托。钟恒几乎没思考,点头:“好。”许惟看着他:“可能会给你惹麻烦。”钟恒抬手,搂着她肩颈把人扣到怀里,贴着头发说:“我办事,你不放心?”这话又有了点狂妄的意味。许惟不由失笑,也莫名心安,手探到后头拍他屁股,“很放心。”钟恒松开手,摸了摸她脸庞,“送到了呢,没别的交代?”“送到了,你带她见下何队,后面就不用管了,看他安排吧。”“嗯。”他最后问,“要立刻走?”“得快一点。”他点头,“行。”聊完正事,颜昕还没收拾好,他们还有点时间聊点别的。钟恒想起件事,“你怎么还给我姐留了房费?”许惟说:“那地方地租贵,我住那么一大间,哪好意思占你姐便宜?”钟恒笑了声,“可惜了你这好意,我姐觉得你没拿她当一家人。”许惟:“确实不是一家人啊。”“迟早都是。”他说得一本正经,“下回别这样。”过了会。颜昕收拾好了,在外头敲门,许惟站起来,钟恒拉住她的手,把人搂到怀里吻了吻,轻声说:“你好好儿的。”许惟点头:“嗯,你注意安全。”他们在小旅馆分别。钟恒带颜昕先走。许惟过半个小时才退房离开。临走前,她给何砚打了个电话,说清情况,又把颜昕给的照片第一时间发过去,随后清空了相册。时间已经不早,许惟没吃早饭,打车回蒋丛成的别墅。没想到蒋丛成已经回来了。许惟一进门,他就坐在餐桌边,抬眼望向她:“来吃早饭。”许惟走过去,阿珍端了碗热粥过来。桌上摆了几碟清淡蔬菜。许惟跑了一早上,饿狠了,什么都不多想,先饱饱吃一顿再说。蒋丛成瞥了她几眼:“饿坏了?”“有点。”“去哪儿了一大早的?”许惟半真半假地道:“来的时候我编辑塞了个小姑娘给我,她跟我一道过来,今天有了点麻烦,我去看看她。”蒋丛成:“那也该吃了早饭再去,你也太着急。”许惟含糊地嗯了声,继续喝粥。蒋丛成看她一会,给她夹了一勺蔬菜,“只喝粥有什么营养。”许惟默默听着。吃完饭,许惟才知道蒋俞生不在,他每天要去上课。蒋丛成和阿珍交代午饭,提及了这件事。这意味着又是许惟和蒋丛成独处。许惟对他的了解有限,基本都来自她姐姐方玥之前提供的信息,所以她讲话、做事都务必小心翼翼。幸好蒋丛成似乎是个孤僻的人,并不会一直讲话。他很快就进了自己的书房。午饭后,许惟和颜昕在短信里讲了几句,确定他们暂时还很顺利,离省城也不远了。下午,蒋丛成接了个电话,许惟听见他提到木云山庄,说明天要接两位贵客过去。许惟试探性地问:“你明天要去山庄?”“嗯。”“我一道去?”蒋丛成看了看她,说:“这回的贵宾你不方便见,你想去的话就下次。”停顿了下,说,“你上回去,已经有几年了吧。”许惟点点头,倒是从这句话里抓住一点:这么说,方玥应该进过那山庄。蒋丛成忽然感叹了句,“这一年年的过得很快。”“是很快。”许惟说。晚上有个小晚会。蒋丛成也没提前说,直接叫人送来了礼服,他带许惟一道去。这是个小圈子的聚会,低调但不含糊,地点是在一个私人宅子里,有生意人,也有几位当地政界人士。令许惟措手不及的是,她居然遇到了卢欢。简直冤家路窄,遇到这人准没好事情。卢欢的惊讶显然不亚于她,更甚于那次路上相逢。卢欢的父亲也是个生意人,近两年才在禺溪冒了点头,今年刚受邀请参与这个小型聚会,把女儿带了过来。许惟本想装作不认识,谁料卢欢根本不愿配合,众目睽睽之下愣是咋咋呼呼过来和她打了个招呼,在别人惊讶的目光中阐明两人渊源,引来多方注意。许惟笑着应了那声“学姐”,没去看身旁蒋丛成的脸色。幸好卢欢也没继续提及其他,她如果再往后发散,真是没法控制。许惟松了口气。饭后有独奏表演,许惟没兴趣,听了一会就去洗手间,和卢欢再次狭路相逢。这回算躲不掉。卢欢走过来就笑:“学姐今晚真美,我差点没认出来。”许惟也笑:“彼此彼此。”卢欢凑近了,丢来一句:“钟恒看到了,大概也认不出来吧。”许惟没接话。卢欢说:“你隐藏得还挺深,我都不知道你搭上了这么大的人物,难怪会回来这里,我还以为你为了钟恒呢,原来另有目标。”许惟说:“蒋总刚刚介绍过,是朋友。”“嗯,朋友。”卢欢笑着说,“是哪种朋友就不清楚了,你说,我要是告诉钟恒,他会怎么想?”作者有话要说:  走个剧情~~快点到十九日后

推荐热门小说十九日,本站提供十九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十九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6.第26章 下一章:28.第28章
热门: 僵尸医生 两界真武 护花小神农 审神者暗堕计划[综] 嚣张 古董下山 顾道长生 我和我的妖怪邻居/请签收你的妖怪邻居 平步青云 魂兵之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