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第26章

上一章:25.第25章 下一章:27.第27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26

钟恒还以为听错了。

许惟却又突然摇头:“还是算了,没法带着。”泥鳅是很惹人爱,但这次不行。

“我有点冲动了。”她说。

“……”钟恒瞅着山坡上发疯的泥鳅,眼神有点一言难尽:“除了那蠢狗,你就没想带点别的走?”

许惟不大明白。

钟恒:“比如它爹。”

“……”

许惟有些好笑:“你够了啊。”

跟泥鳅较什么劲?

钟恒还真是搞不懂,“它有这么大魅力?

“不是挺可爱么。”许惟没说她其实觊觎泥鳅好几天了。

钟恒没讲话,看她一会,说:“真想要?”

“是想要,不过我暂时没法养,你再照顾一阵。”

钟恒没回答,挥手招呼了一声,泥鳅奔过来,直接扑到许惟怀里。

等许惟撸毛撸到正高兴,钟恒冷不丁泼盆冷水:“不想给你。”

许惟:“……”

钟恒伸手在泥鳅头上搓了一把,“一起养它。”

下午临走前,平安正在睡午觉,许惟没再去看她,只向钟琳道别,说有事情要先回去。

钟琳早知道她应该不会久留,但也没想到走得这么着急。

她心胸再疏阔,这回也不免为自家弟弟担心——这什么破魅力?才几天就被抛弃了?

正想试探一下,钟恒拎着许惟的行李箱下来了。

钟琳只好忍住,目送他们出门。

磨坊街有小巴去城里。

钟恒送许惟到站点,正好有一辆汽车停在那,已经坐了一半人。

售票员打开车底下的行李舱,钟恒把许惟的行李箱放进去。

两人在车外站着。

陆续有人上车,售票员喊:“到禺溪新汽车站的走啦!”

许惟说:“我上车了,你回去吧。”

钟恒点了头。

依依不舍这种事,他们都没做。该说的话之前已经说过。

许惟上车前,钟恒只叮嘱她注意安全。

等车开走,钟恒回头往客栈走。

小巴车在路途中耽搁了一会,到城区已经过了三点。

许惟离开火车站,打车去了长饶酒店,她在那开了一间房,放好行李,背着包出去购物,买了两件新裙子,吃完晚饭早早回到酒店。

手机里有一条短信,昨天孙虚怀发来的,只有九个字:许小姐,蒋总明晚回来。

许惟给他回了一条:我住长饶酒店。

信息发送过去,许惟翻了翻通讯录,一共九个号码,分别是:方敏英、何砚、蒋丛成、吕嘉、林优、孙虚怀、颜昕、一院陈护工、钟恒。

许惟看过两遍,手指点了几下,删掉其中三个:何砚、林优、钟恒。

钟恒的号码早已记下来,另外两个,许惟看两遍也记住了。

她给何砚发去一条信息,之后拨通了方敏英的电话。

似乎没料到她会打电话过去,方敏英的声音有些惊喜:“囡囡,你吃了饭没有?”

“吃过了。”许惟说,“家里好么?”

“挺好的,你别挂着。”方敏英过了五十岁,一讲话就容易唠叨,但在这个女儿面前格外克制,“你外婆的腿好多了,这两天没那么痛了,你怎么样,还忙不忙?”

“还好。”许惟停顿了下,问:“你去过医院没有?”

电话那头,方敏英支吾两声,说:“去过一趟,陈护工把她照料得挺好,我也问了医生,医生没个准话,就说情况不严重。”

许惟嗯了一声,说:“我早就问过了,轻度的脑损伤,昏迷一个月都是正常的。”

方敏英松了口气,“能醒就好,老这么拖着又要连累你,从小到大都这样,她就不让人省心,你们两姊妹我都一样生下来的,她怎么就不像你。”

许惟不想听她说这些,“我挂了。”

“哎,等一下,囡囡。”方敏英说,“你什么时候回家来?”

“不知道,等她醒了再说。”

挂掉电话,何砚的消息来了,许惟看完,清除了手机里的各项记录。

她从背包里取出那本绿色记事本,从前往后看完,靠在沙发上闭眼回顾了一遍,确认全部记住,便把写过字的那些都撕下来,拿打火机点着,对着烟灰缸一张张烧掉。

晚上十点,钟琳的客栈来了一批新住客,一共是两家人,客栈房间不够住,少了一间。钟琳想起许惟住的那间大床房还没收拾,立刻遣了小赵上去换床单被套。

等把客人安排妥了,小赵摸出一小叠红票子放柜台上,“琳姐,你瞅瞅。”

钟琳翻个白眼:“干嘛啊,送我的?”

“怎么可能,我又不是土豪。”小赵说,“这是我在许小姐那屋枕头下看见的,我数了数,刚好够她那几天房费的。”

钟琳脸色一变,有点惊到了:“她怎么跟我见外呢。去去去,你把钟恒给我叫来。”

没一会,小赵把钟恒拉来了。

钟琳开门见山地问:“你跟许惟什么情况?崩了?”

钟恒一听就不爽:“你想多了。”

“是么。”钟琳皱眉,把钱拍她面前,“她还把房钱算给我了。”

“怎么回事?”

小赵把情况一说,钟恒沉默了一会,没多说什么,丢一句:“给你就收着。”

钟恒知道,许惟就这臭毛病,她喜欢跟人分得清清楚楚,欠别人的都一定还,那时候只跟他和林优亲近一些。

钟恒回屋,冲过澡,十点半躺到床上。

许惟没打电话,也没发短信来。

钟恒看了两眼手机,瞥见上头日期:7月20日。

许惟十三号来的,算了算,她来了八天。

七月二十一号,周二。

太阳很烈,是个高温天。

许惟早上接到孙虚怀的电话,他亲自到长饶酒店来接她。许惟让他在楼下等着。她去洗手间化了个淡妆,换上从江城带过来的一套半新不旧的的衣裳,普通t恤配热裤,都是去年的款。

她拖着行李箱出电梯,到了大厅,孙虚怀从休闲区起身,走过来接过她手里的行李箱:“许小姐。”

许惟点了个头:“孙总。”

孙虚怀笑了笑:“许小姐别埋汰我了。走吧,蒋总这会儿应该已经起来了。”

“嗯。”

许惟随他上了车。

车里已经有司机,孙虚怀陪许惟坐在后头:“这些天你都住在这?”

“不是。”许惟说,“玩过一圈了。”

孙虚怀有些稀奇,“我记得以前你可对这小地方的风景不大感兴趣的。”

“现在觉得还行。”许惟说,“太无聊了,随便看看也好。”

孙虚怀附和着:“那是,比闷着要好。”

许惟挑了新话题,“蒋总昨晚什么时候到的?”

“快十点了吧,老陈去机场接的。”

许惟哦了声,“他最近不去省城?”

“应该不去,刚回来呢,李总前两天刚去了。”

这李总说的是李越。

许惟没再问,孙虚怀又道:“许小姐今年打算住多久?以往都要住上一个多月的,今年是不是一样?”

“这个看情况,估计会早点,腻了就走。”

“那恐怕蒋总不乐意。”孙虚怀心知肚明地笑了笑。

许惟瞥他一眼,没什么表情。

孙虚怀心道:这个许小姐还是老样子,冷得很。

车开到东平湖别墅区。

到了门前,还是孙虚怀拖着行李箱,许惟提着背包,门铃响了一声,有人来开了门,是个男孩,十二、三岁的样子,长得眉清目秀,有点羞赧地朝许惟笑了一下。

孙虚怀喊:“俞生啊。”

男孩应了一声。

许惟想起他的名字——蒋俞生,他是蒋丛成的儿子。

蒋丛成没有结过婚,但他有一个儿子,在外人口中,也就是典型的私生子,谁也没见过这孩子的母亲。令人唏嘘的是,这孩子是个哑巴。

自从蒋丛成接管了成越集团,这些年他身边也没有女人出现。

在旁人眼里,蒋丛成是个钻石王老五。

只有他生活圈里稍微亲近些的人知道,他和一个小有名气的女记者走得比较近,每年都会聚上一断时间,明面上的说辞是“朋友”。但内里怎么回事,大家都在猜。

这一点,连孙虚怀都不大清楚。

一楼的厅很大,进屋,身上的暑气就被关在门外。

蒋俞生跟一般的富二代小孩不大一样,他身上没那种富贵气,看着倒像普通人家的小孩子。许惟一进来,他就蹲下给许惟拿鞋。

孙虚怀没这待遇,他自己换了鞋。

楼梯上走下来一个男人,穿着黑色的宽松家居服,不算高,大约一米七五的个头,脸庞和杂志上一样,瘦长。

孙虚怀当先喊:“蒋总。”

许惟抬起头。

蒋俞生站起来。

蒋丛成的目光落在许惟身上,看了两眼。

许惟手心微微泛热。

她抿了抿唇,先笑了:“蒋总。”

蒋丛成眼睛眯了眯,嘴边也有了点笑,他的笑容和他的人一样,有些压抑。

蒋丛成走下来:“坐吧。”

他们在沙发上坐下,厨房里的妇人端了水果出来,又张罗着给他们泡茶。

蒋丛成看了看水果,说:“阿珍,洗些樱桃来。”

那女人应了,很快端了一盘樱桃过来。

蒋丛成将盘子推到许惟面前:“你每年都爱吃这个,尝尝。”

许惟看他一眼,低头拿了樱桃吃。

蒋俞生坐在她旁边,许惟说:“你也吃。”

“俞生不爱吃这个,你忘了?”

许惟顿了下,“哦,还真忘了。”

蒋丛成笑了一声:“你这记性,一年比一年差。”

许惟附和:“是啊。”

坐了一会,蒋丛成和孙虚怀去了书房谈事情,让蒋俞生陪着许惟上楼。

许惟拎着箱子,蒋俞生在前头走,把她带到二楼,许惟看明白他的意思,进了最里边的一个房间。

房间很大,浅蓝色调,装修得很精致,床品也是女人喜欢的风格。

许惟把行李箱拎进去,在床上坐了一会,眼睛把四处扫了一遍,倒是没发现有摄像头之类的。

蒋俞生靠在墙边看着她。

许惟招手,“过来坐。”

他会读唇语。

许惟也没和他多讲话,只是收拾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东西。

蒋俞生在一旁看着,许惟转头看他,他就脸红地笑笑。

这孩子倒挺温和。

孙虚怀留在这里吃过午饭才走。

蒋俞生午饭后都要睡觉,阿珍在厨房忙着,客厅就剩了许惟和蒋丛成。

蒋丛成喝茶,许惟又在吃水果。

安静得诡异。

蒋丛成看了看她,说:“你这回怎么跟我生疏了似的。”

“有么。”许惟转过头,“大概很久没见。”

蒋丛成问:“什么时候来的?”

“有一周了。”

“听说你还出去玩了?”

“嗯。”

“一个人?”

“不是。”许惟说,“碰见了几个同学。”

蒋丛成笑了笑:“从前怎么没见你在这见过同学。”

“只是以前没碰见。”

蒋丛成没继续问这个,说:“玩得怎么样?”

“还成。”

说:“听虚怀说你出了点车祸。”

“嗯。”许惟看着他,“回老家的路上出了点意外,我没什么事,我姐开的车,她稍微严重点,还没出院。”

“没大事吧。”

“嗯。”

“那就好。”蒋丛成又看向她,“你这套衣服去年就在穿吧,没买新的?”

许惟说:“买了,没这个舒服。”

“你就这样子。”蒋丛成摇摇头。

拉家常般地聊了一会。

蒋丛成喝了口茶,说:“上楼去吧,那屋里舒坦些。”

“哦。”

蒋丛成起身,许惟跟着他。

二楼有个休闲间,像个豪华的小型电影放映厅。

一套皮质的长沙发占了不小的空间。

许惟坐上去。

蒋丛成坐她旁边。他让许惟选电影看。

许惟随便选了个文艺片。

声音调得低,两人靠着看。

许惟其实有点困,但这种状况根本不可能睡着,她头脑一直是高度警惕的状态。

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结束了。

片尾曲还在播放。

蒋丛成突然开口:“那个警察后来还找过你?”

许惟怔了下,点头:“哦,找过。”

蒋丛成嗯了一声,脸色沉了点:“看来他们还是不死心。”停了会,他又低头笑了,“怪你以前名气太响,什么边角旮旯的案子都去凑一出,也难怪他们指望你。”

许惟盯着屏幕,随意地说:“他们不死心,也麻烦啊。”

“放心吧,他们找错了人,能查出什么?”他说。

许惟没有说话,嗯了声。

晚上蒋丛成出门了,许惟陪蒋俞生在书房看书,一直到睡觉前,都没见他回来。

许惟躺在陌生的房间里,给钟恒发了条信息:【睡了没?】

他几乎秒回——【没睡,你怎么样?】

许惟飞快地打了几个字【挺好,我就是跟你说一下,别担心,快睡吧,不用回我了。】

钟恒盯着手机看了半天,把打出来的一行字一个个删掉。

正准备睡觉,宋小钧的电话打进来了。

钟恒接通,那头宋小钧的嗓音传过来:“钟恒,我今天跟我们这边特警队长推荐了你,最近他们队里人手特别缺,等不到年底了,想先招几个用上,你明天有空的话来一趟,怎么样?”

“这么急?”

“对啊,非常缺人,尤其是身手好的能立刻用的真不多,大多都是新人,要训练,要教,所以我把你的条件一说,队长很有兴趣,想先见见你。”

钟恒沉默了一会,说:“行,我明天过来。”

宋小钧很高兴,“好好好,那我把地址发给你,你明天到了给我打个电话!”

“好。”

许惟一整晚睡得不安心,清早就醒来。

她也不知道蒋丛成昨晚回来没有。

房间里有卫生间,她爬起来洗漱、化妆,穿上衣服,手机突然响了,屏幕上显示来电人:颜昕。

好几天没她的消息,许惟都快忘记她。

她一接通,那头就传来颜昕的哭腔:“许惟姐,你有空吗?”

许惟一惊:“你怎么了?在哪呢。”

“在警察局。”

推荐热门小说十九日,本站提供十九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十九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5.第25章 下一章:27.第27章
热门: 宠爱我的校霸同桌 血色迷雾 穿成男主的猫[穿书] 成化十四年(成化十四年原著小说) 半身侦探1 云海鱼形兽 我的信息素有毒 顾先深的闪婚贵妻 真人秀直播中[娱乐圈] 九州缥缈录2苍云古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