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第25章

上一章:24.第24章 下一章:26.第26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25

第二天早上,许惟醒来,钟恒已经不在屋里,床头放着她的衣服,胸罩、内裤和裙子,安全裤在最底下。

许惟有些惊讶,他居然知道要拿安全裤,毕竟上回在宾馆给她拿衣服连内衣都漏掉,这进步很明显。

许惟脱掉钟恒的大t恤,换上自己的衣裳,到浴室看了眼,发现昨晚换下的脏衣服都不在。

走出门,见走廊的晾衣杆上挂了一排,裙子和内衣都在,他的白裤衩旁边就是她黑色的内裤。

他把衣服都洗了。

杨青一大早就已经来了,正在院子里晾晒洗好的被套和浴巾,远远看见许惟从钟恒屋里出来,她愣了一下。其实这并不奇怪,虽然上次钟恒没承认,但从这些天所见的情形看,许惟和钟恒的关系大家都心知肚明,连一向神经大条的前台小赵都看明白了。

杨青头脑清醒,心知自己毫无希望,但看到这一幕,仍然被硌了一下。

嫉妒是人之常情,很难克制。

昨晚吃夜宵时,杨青心里已经很不是滋味。她看得很清楚,在大家都没注意的时候,许惟抓了钟恒的手。

他们那点小互动,也令她羡慕整晚。

面对钟恒,杨青会装作没事,能和他多讲一句话都好,但对许惟,她没法像第一天那样笑脸相对,心里多少有些难受。

许惟也看到她,过去打了声招呼。

杨青表情不大自然:“早。”

许惟问:“钟恒不在吗?”

杨青摇头:“他出去了。”

“哦。”许惟也不急着上楼,就在木椅上坐了一会。

杨青晾好浴巾,想走,踌躇了一会又站住,有点儿忍不住:“许小姐,你不是说你是钟恒哥的同学吗?”

许惟怔了下,点头:“对,是同学。”

“那你们……”杨青欲言又止,眼神带着点隐隐的埋怨。

许惟看出来了,笑了笑:“抱歉,上次还漏了半句,他是我高中同学,也是我以前的男朋友。”

杨青有些惊讶,脸皱了皱,低声说:“难怪了。”

许惟没听清,“什么?”

“难怪他总不谈恋爱。”杨青看着许惟,有那么点不忿,也有些释然,“很多街坊都给他介绍女孩,他没见过。”

“是么。”

“嗯。”杨青点了点头,他一点机会也不给别人。

许惟低头说:“我知道,他很招人喜欢。”停了下,看向杨青,“你也喜欢他。”

杨青顿时局促起来,脸一下子红了。

许惟已经很久没接触过这么简单的女孩,一时有些惊奇,笑着说:“别紧张,我不会告诉他。”

“真的?”

“嗯。”

杨青平静下来,大着胆子问:“你们以前分手了?”

“嗯。”

“为什么啊。”杨青也坐下来,“他那么好。”

许惟没多说,笑道:“我傻。”

杨青瞥瞥她,嘟囔着:“那是挺傻的。不过你们现在和好了,你还是挺走运的。”

许惟也点头赞同:“对。”

她们本来也不熟,这么聊几句,杨青打开了话匣子。

大早上无事,许惟也乐意跟她聊一聊。

“你不是大学生么,怎么在这做事?暑期工?”

杨青说:“是啊,反正我假期也没事。”

“你在哪念书?”

“江城。”

“哪个大学啊。”

杨青不大好意思,“学校不好,江城学院。”

许惟想了下,说:“能读大学就挺好,我姐姐以前也考上那儿。”

“真的?”

许惟点头:“嗯。”

她姐姐方玥那年高考402,省内本科只有个江城学院能走。只不过没去读,那通知书大概被她母亲方敏英压箱底了。

后面的话许惟没说。

杨青倒因此对她有点亲近感,“那你姐姐算我学姐喽。”

许惟嗯了声。

杨青还要说什么,平安跑过来,手里还揪着泥鳅的牵引绳,站台阶上喊:“许姐姐,你起来啦!”

许惟霍地站起来,“手快松松,泥鳅要哭了。”

平安回头一看,吓一跳。

那两扇门被风吹得半阖,可怜的泥鳅卡在中间,一张懵逼痛苦脸。

许惟和杨青跑过去,总算把泥鳅解救出来。

许惟吁拍拍平安肩膀,“泥鳅跟着你也够多灾多难的。”

平安脸都白了,小手拍着自个胸脯,呼出口气:“吓死我了。我舅舅让我告诉你,他出去一下,你自己吃早饭。”

“他去哪了。”

平安摇头,“帮我发水果去了。”

“那行,我去刷牙了,你把泥鳅看好。”

“好。”

许惟上了楼。

东西昨天收拾过,今天随便拣拣就行。

早饭依然是钟恒买的,放在老地方,这回是红薯包配甜粥。同样是以前吃过的。这个搭配许惟连续吃过一个月。

许惟不确定,是不是从前的每一样他都记得。

一直到十点钟恒还没回来,许惟也不着急,她下午才走。闲着无事,她在平安屋里坐了坐,想起件事:“风筝呢?

平安正在喝牛仔,闻声抬头,黑眼珠转了转,“什么风筝啊,没有啊。”

许惟看出不对劲,“昨天的大风筝,很漂亮的那个,你舅舅把它放哪儿去了?”

“哦。”平安夸张地晃了晃脑袋,装作刚想起来的样子,“那风筝,我不知道啊。我没拿!”

她咬着吸管,眼珠子却往书柜那边瞥了眼。

许惟一秒看破,起身往那走。

平安几乎飞扑过来,小手抱住许惟大腿,“我错了我错了,许姐姐,我给你拿,你千万别生气。”

“为什么要生气?”

“那个……你自己看哦。”平安抿着嘴走过去,从书柜夹缝里取出风筝,抖了抖那只大鹰断掉的翅膀,“变成这样了,我舅舅说这个拿给你玩,我就先玩了一下,泥鳅很讨厌,也跑过来玩,被它啃了一口就这样了。”

“你也够厉害的。”许惟接过来看了看,无奈,“我修修看。”

其实坏得并不严重,就翅膀那儿断了一根支架。

许惟找了根细竹重新绑上去,虽然不大精致,但勉强能看。

平安看了看说:“没我舅舅弄的好看。”

许惟失笑,“你还嫌弃起来了。走吧,下去玩。”

恰好今天风大,也没太阳。

客栈左边转出去,沿着河走一段,有片矮山坡。许惟带着平安,平安带着泥鳅,泥鳅带着自己的新玩具——一块黄石头,一道去了小山坡。

大夏天压根没人放风筝,好在山坡上凉快。泥鳅放飞了似的,满山坡玩耍。

许惟和平安折腾风筝,先把线绑上去,然后开始往上放。

许惟十多年没碰过这东西,手生,平安又是个半吊子,以前都是钟恒放好了把线送到她手里让她拽着玩。

两人都不靠谱,研究半天,勉强让风筝飘起来,哪料风胡乱一刮,转头又掉了下来。

钟恒过来时,远远就看见一直灰白点的蠢狗在山头疯跑,而那一大一小两个女人更是奇特,大的那个跪在草地上牵着线,小的那个举着风筝跑远,刚跑到高处,转头喊:“许姐姐,我放啦!”

“放!”许惟一声喊。

平安手一松,大吼一声,“飞!”

许惟赶紧拉线调整方向,眼看就要上天了,那大老鹰打了个转,一头栽下来。

如此反复几回。

钟恒站树底下看着,笑得不行。

简直了,没见过比这三只更蠢的。

他往山坡上走,那两人还在尝试,这回换了,平安牵着线趴草上,许惟拿着老鹰往山下跑。刚跑一段,看见他。

许惟手一松。

风筝飞了一段,直接落钟恒手里。

平安也瞅见了,眼睛一亮——

这回可有救了。

许惟拄着膝盖喘气:“回来了?”

钟恒走过来,摸她脑袋:“你跑起来的英姿,跟那谁差不多。”他指着远处。

许惟转头看了眼,那方向唯有泥鳅一只。

“能说点好话不?”

钟恒笑道:“风筝放得不错。”

许惟:“……”

五分钟后,一只五颜六色飞扬跋扈的大老鹰飞上了天。

平安心满意足地牵着绳子小跑。

泥鳅傻傻跟在她身后。

山坡的另一边,两个人并排坐着。

许惟拿了片纸巾递给身边的人:“几点了。”

钟恒接了,胡乱擦一把,低头看了眼手机:11:27。

“几点走?”

“两点吧。”

钟恒没说话,从口袋摸了个小绿盒递过去,“今天看见的,新品种。”

许惟拿起来,是薄荷糖。

“谢谢。”

她打开,剥了一颗含进嘴里。

空中那只鹰飞得更高,风将平安的欢呼声带过来。

许惟笑了:“你外甥女很高兴呐。”

“她人来疯。”钟恒也笑,过几秒,转头看她,“你呢,你高兴么。”

“嗯。”

许惟看着天上那鹰。

钟恒抬手,扳过她的脸,吮住唇。

清凉的薄荷味儿从唇齿延伸,在舌尖沉淀。

推荐热门小说十九日,本站提供十九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十九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4.第24章 下一章:26.第26章
热门: 每天都有妖精扒我家门口 一起混过的日子 半掩门:女人守寡 公爵日记·黄昏 营业悖论[娱乐圈] 京极堂系列03:狂骨之梦 越狱者 重生之沸腾青春 嫌疑者的救赎 南北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