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第22章

上一章:21.第21章 下一章:23.第23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这句话说完很久许惟都没有声音,钟恒也不指望她讲什么,淡淡地问:“你有没有想过我?”

许惟额头贴着他颈部,点头时只有轻微的动作。

钟恒似乎满意了,轻轻地笑了一声。

云遮过来,太阳暂时躲了起来。

钟恒摘下头顶的荷叶丢在身后,另外扯了两片,也铺在那。

“我睡会。”他躺下去,手垫在脑后。

看许惟脚在水里放了太久,他说:“泡皱皮了,拿上来晒会。”

许惟抬起脚搭在茭草上,问他:“你昨晚没睡好?”

“你说呢。”钟恒眼睛闭上,黑长的睫毛阖到一起。

许惟看着他的脸,说:“太累?是体力不够?”

“开什么玩笑。”他没睁眼,嘴角翘了翘,“是欲求不满。”

“……”

问他问题简直是给自己挖坑。

“那你睡吧。”许惟丢下一句。

哪知道钟少爷并不消停,懒洋洋道:“跟我说话。”

“说什么?”

“随便。”

许惟从旁边剥出一根茭笋,边啃边说:“你怎么知道弄这种吃的?”

钟恒:“心灵手巧。”

“……”许惟啃了一口,死活不接这话茬。

过了会,钟恒正经答了句:“我姐以前老去采这个。”

“所以你跟着去?”

钟恒嗯了一声。

“担心她?”

钟恒皱眉,“我是去玩。”

他讲完这句就闭上嘴。

太阳又冒出来,光落在他脸上,从额发到唇周极短的胡茬都染上一层淡淡的亮金色。

黑睫毛轻微地颤了下。

许惟赤脚踩着茭草,挪近。

钟恒睁开眼,微怔,“做什么?”

许惟把手里的荷叶递给他,“盖脸上。”

“不用。”他侧过身,脸换了个方向。

许惟把荷叶放下,屁股坐上去,说:“你跟你姐关系好像一直很好,你们打过架没?”

“打过,”钟恒抬了抬眉,说,“都是她打我。”

他语气很淡,没什么耿耿于怀的意思。

许惟想起钟琳讲过的,说:“因为你不听话?”

钟恒点头,“差不多。”他回忆钟琳打他的理由,“抄作业、跟老师顶嘴、欺负同学、揪女生的辫子……”

“揪女生辫子?”

“嗯。”

“是够恶劣。”

钟恒笑道:“所以我姐拿柳树条抽我。”

“疼么。”

“还成。”钟恒说,“我看她抽得挺高兴,就没躲。”

许惟无语,“你还挺骄傲?”

他笑了,眼睛半弯。

许惟蹭了蹭小腿上的泥点,说:“我姐也打过我。”

钟恒顿了一下,记起许惟以前说过她有个姐姐。但她鲜少提及,印象中大概只说过一回,几乎一句带过,他都差点忘了。

钟恒说:“你以前讲过,你们关系不好。”

许惟:“对。我们小时候总是打架。”

“因为什么打?”钟恒说,“你也不听话?”

“嗯。”许惟说,“我妈说她身体不好,叫我让着她。让多了我就会烦,肯定要打起来。”

钟恒:“谁赢?”

许惟:“我。”

钟恒笑了声,“现在呢,你们怎么样?”

“老样子。”她也笑,“不过不会再打架了。”

聊天的话题发散到这,钟恒已经没了睡意。

许惟看看天,说:“回去吧,阿婆可能要做午饭了。”

“嗯。”

钟恒坐起来,拎起一捆茭白笋,将那支荷花也捡到手里。

仍然是他在前面领路。

许惟空手跟着。

茭笋确实是道好菜,阿婆看到那么一大捆,很是惊喜,决定拿咸肉炖一锅,再另外炒几个家常菜。

许惟到屋里收拣衣服,钟恒闲得无事,去厨房帮忙烧火。

这种土灶钟恒小时候住乡下也用过,那时钟琳做饭,他也会去帮忙。

许惟过去时,钟恒正坐在小凳上往灶膛里丢柴草,通红的火光映在他脸上。

这两天,真是有幸见识了钟少爷种种接地气的形象。

勤快的小伙子最受老人喜爱。阿婆见许惟过来,盖上锅盖,到她面前一顿夸赞,许惟虽然听不懂,但看钟少爷脸上欠嗖嗖的笑就知道阿婆讲的肯定是好听话。

菜炒好,阿婆盛饭。

许惟端菜盘子去堂屋,刚摆好,钟恒端着饭来了。

他放下饭碗,说:“刚刚听懂了?”

许惟抬头,钟恒正低头拉椅子,“阿婆讲的。”

“她夸你。”

“夸什么?”

“没懂。”许惟正在分筷子,头也不抬地说,“别卖关子,她说的什么?”

钟恒走到她身旁,弯腰拎出桌底的板凳。

“说你跟着我能享福。”

许惟手停住。

钟恒放下板凳出了门。

阿婆端着汤盆过来,钟恒半途伸手接下。

刚进门,外头传来汽车喇叭声。

一辆灰色汽车开到草垛旁。车窗开着,赵则的大脑袋探出来:“钟恒、许惟!”

钟恒瞥一眼,骂道:“来得还真巧。”

赵则也没料到运气这么好,刚好赶上一顿午饭,地地道道的农家菜可不是每天都有机会吃到。

阿婆一点不介意多加双筷子,人多还热闹。

赵则特会来事,嘴巴又甜,好话一串串,把阿婆哄得格外开心。

吃完饭他们没多留,临走时留了点钱。阿婆愣是不收,都亏赵则能忽悠,几句话一说就给塞进阿婆手里了。

许惟惊叹地看着,觉得跟他一比,钟恒分分钟显得木讷老实还嘴笨。

回程顺利,三点多回到磨坊街,赵则也一道去客栈。

平安带泥鳅出去玩了,钟琳也不在,只有杨青在前台。

许惟直接上楼。

赵则占了钟恒的屋子,背包一丢,呈大字型躺到床上。

钟恒踢他一脚:“自己开房间去。”

“反正你也不住。”赵则懒得动弹,“我眼不瞎,瞧你那春风得意马蹄疾的精神样儿,你俩肯定睡了,晚上你还不得上楼去?”

“那你也别想睡我这,隔壁有空房,叫杨青开一间。”钟恒走去洗手间。

“卧槽!”赵则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起来,两眼发亮,冲着洗手间吼:“还真被我诈出来了!你跟她真睡啦?!”

“你他妈吼什么。”

钟恒一块肥皂砸过来。

赵则立刻一趴,险险躲过一劫。

钟恒打开水龙头洗脸。

赵则奔过去,压低声音,压不住兴奋,“我的天,真的假的?真睡了,那算一炮泯恩仇喽?和好了是不是?”

钟恒懒得搭理他,指着床,“睡你的觉。”

赵则哪里忍得住激动之心,“记得吧,当年说过,你儿子得认我做干爸!”

“……”

钟恒忍无可忍,一巴掌拍他头上,“滚远点。”

赵则摩拳擦掌,扒着门死活不走,“这么多年,我可总算撮合成一对了,你有点良心成嘛,你要是不答应,我去找许惟说,看在老同学的份上,我给她儿子做个干爸总归没问题!”

钟恒眼神冷掉:“我警告你,少在她面前乱说。”

赵则有点疑惑了,“你这什么态度?你俩和好,这多好的一件事,你怎么没点喜气的样子。”

“不是你想的那样。”

赵则:“什么意思?你俩没好,那……只是睡一睡?”

“不是。”钟恒抹干脸,扔下毛巾。

赵则跟着他,“说啊,有啥事你讲清楚,咱商量商量。”

“我自己会解决。”

赵则一愣,“还真有事?”

他还想再问,钟恒已经开了门,“我去趟城里。”

五分钟后,车开出磨坊街,钟恒拨通了宋小钧的电话,“下班有空?嗯,找你喝酒……对了,先陪我到明兰街跑一趟。”

吃晚饭时没见到钟恒,许惟从赵则那口中得知他去了城里。

一旁的钟琳奇怪道:“他晚上跑城里干什么,也没跟我说一声。”

赵则扒着饭:“他啥也没说,就这么一句,走得匆匆忙忙的,可能买啥东西去了。”

许惟也没多问。

饭后刚好还有时间,平安也闲着。

许惟正好过去教她写字,练了两页纸,平安着急地打开日记本,“先写日记成嘛,我妈明天检查,我还有三篇没补上。”

许惟惊呆:“日记……不是每天写?”

“哪有那么多事写啊,我妈非要逼我写这个写那个。”平安惆怅,“可是一天过得太快了,我都没玩什么就过去了,都不记得要写日记。”

她摊开本子,先补上每页的日期。

“7月17日、7月18日……”边写边念,“今天是7月19日,好了。”

接下来是漫长的苦思冥想,许惟在一旁看她的语文书。

平安好不容易憋完三小篇,许惟检查了下,好多错别字。

“改一下错字。”

平安不乐意,“休息吧,今天已经好晚了,我们看会电视,你明天再教我。”

“明天没法教你。”

“为什么?”

外头院子里,一道身影进了客栈大门,又回头走出来,上了阁楼。

平安不大明白:“为什么明天不能教我?”

“我明天得走了。”许惟哄她,“你把这个改完,我们就……”

话没说完,木门被推开。

钟恒走进来。

他手里拿了个风筝,是只鹰,很大。

“你刚刚说什么?”

推荐热门小说十九日,本站提供十九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十九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1.第21章 下一章:23.第23章
热门: 真爱工具人[穿书] 酷酷的代课老师 没人要的白月光 流光十五年 我就想谈个恋爱[重生] 砚品新茗 从学霸开始 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全娱乐圈都在等我们离婚 东北往事4黑道风云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