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第15章

上一章:14.第14章 下一章:16.第16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两个女人一对上眼就认出对方。

相比卢欢眼中的震惊,许惟的表情平静得多。

在丰州读书那几年,她是个很平和的人,没有过于明显的爱憎,除了林优和钟恒,她对谁都一个样,不亲近,也不交恶,保持着疏离的友好。

卢欢是个例外。

许惟和她狠狠地打过一架。

赵则一看不对,立刻打圆场:“诶,许惟,你也在啊。”

钟恒走过来:“怎么过来了?”

“平安说要透个气。”

沈平安看看他们,小脑袋直点。

钟恒怀里的泥鳅已经不安分,圆滚滚的身体挣来挣去。

赵则赶紧抱过去撸毛,挤着笑说:“这是严从蔓,隔壁二班的,你还记得嘛。”又指指卢欢,“那是……她表妹。”赵则怂得没说名字。

严从蔓惊讶:“许惟,居然是你,好多年不见了。”

许惟朝她点点头。

一旁的卢欢将许惟从头打量到脚,迅速镇定下来。相比许惟今天的模样,卢欢显然占了上风,她今天开了辆宝马,人也精心打扮过,衣裙精致、妆容完好,没任何瑕疵。她盯着许惟,说:“哦,学姐啊,差点没认出来。”

许惟应下这称呼,笑了声:“学妹客气。”

卢欢忿忿咬牙,当着钟恒的面,到底忍了。

赵则心下松口气。毕竟过了太久,恩怨情仇褪过色,大家都长大了,不至于像从前那么尖锐。

前头车喇叭响起来,有人喊:“通了通了。”

“终于能走了。”赵则庆幸路通得及时,卖力招呼,“都上车吧,别堵这儿了,咱到了再聊。”

钟恒把泥鳅抱过来,和许惟一道走了。

卢欢没动,视线锁着他们的背影,严从蔓拉她:“欢欢,走吧,人都等着呢。”她们这趟带了几个朋友,都在车里。

卢欢甩手朝车边去了。

天黑之前,赶到磨坊街。

在饭店吃完晚饭,赵则领他们找客栈,看了几家,条件都过于简陋,唯一不错的那家只剩三间房,严从蔓安排那几个朋友住下,打算在附近另找一家再开两间。

卢欢一路默不作声,这时憋不住了,坚持要去钟恒姐姐的客栈住。

严从蔓只好拜托赵则。她一开口,赵则肠子都软掉,哪有拒绝的道理。

前台当班的小赵跟赵则同姓,俩人相熟,一看是赵则领来的,二话不说就开了房间。等那两姐妹上了楼,赵则趴前台打听:“琳姐呢。”

“吃了饭就打麻将去了。”

“那钟恒呢,怎么也没见人?”

“给平安看作业去了,琳姐交代的。”

赵则哦了声,思索着怎么跟钟恒交代。

晚饭吃得过多,许惟胃有些难受,洗过澡,她在床上躺着。

八点多,颜昕过来敲门,两人聊了几句。颜昕说她改了计划,明天离开这儿,去几个镇上跑跑,回省城之前再碰头。

许惟没多问,说:“那你小心点。”

“嗯,我知道。”

颜昕走后,许惟拿出笔记本翻看,从头翻完,又记上几行,然后摸出今天要来的两张名片,将号码存进手机。脑子空下来,她想起钟恒。

坐了会,许惟往楼下走。

前台依然只有小赵。

许惟想去阁楼找钟恒,走到门口又停下,还是不要打扰平安做作业了。

她转身去了后院。休闲区已经有其他游客在,藤架下的两张桌子被占了,就剩角落里的一张,靠近院墙,旁边有个秋千架。许惟坐下没多久,严从蔓来了。

严从蔓端着杯咖啡,站在灯光底下看了看,瞥见许惟。

她走过去,打了声招呼。

许惟猜到应该是赵则带她来的。

严从蔓问:“这里能坐么。”

许惟说:“没人,坐吧。”

她们不熟,高中隔壁班,彼此知道对方的存在。因为钟恒和赵则关系好,许惟也知道赵则喜欢严从蔓,读书时追过她,没追到,严从蔓给他发了张好人卡,两人成了朋友。

虽然严从蔓和卢欢是表姐妹,但许惟对她没恶感。

严从蔓也一样,她是个讲道理的人,并不会和表妹同仇敌忾。

不讲话显得尴尬,严从蔓主动搭茬:“你是来玩吗?”

许惟说:“是啊。”

严从蔓说:“我也是,一年休不了几天假,好不容易歇着就被我妈催回家,丰州实在没什么好玩的,附近也就这里能看看。”

许惟:“工作很忙?”

“嗯,我们这行都很忙。”她笑笑,“我做投行的。”停了下,说,“对了,你怎么样?还在首都么,我看过你做的新闻,有很多很现实的社会问题,法制类的也看过,都很棒。我还跟朋友说过这是我校友呢。”

许惟瞥着桌角,听见严从蔓说:“这两年都没你消息了,是换了工作?”

许惟点头,“对,现在就写些稿子。”

“自由撰稿人?”

“算吧。”

严从蔓惊讶,“那算作家了。”

许惟笑笑:“没呢,混口饭吃。”

严从蔓当她谦虚,笑道:“我记得你理科最好,好像听哪个老师提过你想学理工科,没想到你学了传媒,现在拿笔杆子,我以前还跟同学说你适合去做科学家。”

“为什么?”

“因为你做什么都很专注啊,连走路都是,很适合在实验室里搞研究的样子。”

许惟笑了笑,“我以前太严肃吧。”

严从蔓说:“说不上严肃,就是很有距离感,我那时候其实想认识你,但不怎么敢接触。”她想起了什么,又笑,“你大概不知道,你每回走过去,我们班起码有一打男生转头看你,但没人敢跟你讲话。”

许惟依然笑笑。

严从蔓也没往后说。她喝了口咖啡,重新起了话题,“对了,我上周去过你们学校。”

许惟抬头看她。

“我好朋友在那工作,做辅导员。”

“哦。”

“你们学校挺美,尤其是湖边那栋小楼很特别,叫、叫……什么楼来着?”严从蔓一时想不起。

许惟手指搓了搓。

“我也不记得了。”她淡淡说。

严从蔓惊讶,“你可待了四年啊。”

许惟笑着说:“记性差。”

严从蔓没多想,也笑:有时候突然想件事,确实想不起来,正常。”

两人随意聊着。

九点多,休闲区的人陆续走了,很多座位空出来。

卢欢买了小吃回来,找到这,打断了她们的交谈。

严从蔓把盒子打开,推到桌子中间:“许惟,一道吃吧。”

“不用了。”

卢欢在一旁笑:“学姐是大城市来的,哪吃得惯这些,我去喊钟恒。”

她转身走。

许惟喊她:“卢欢。”

卢欢回过头。

许惟说:“你离他远一点。”

卢欢说:“你们早分手了,你管不着我追男人。”

许惟说:“你试试看。”

卢欢:“要打架是吧,我怕你?”

“欢欢!”严从蔓站起来,“闹什么呢。”

“我闹?”卢欢火气上头,“你听听她说什么,分手了,她还要霸着人家,还不许别人追了?”

许惟说:“别人不会找人打他。”

“你还揪着这事。”那根本是意外,那时候只是想逼一下钟恒。卢欢冷笑,“搞得多在意他似的,如果真喜欢他,你们怎么没走下去?是你提的分手吧。”

“你少说两句。”严从蔓阻止道。

卢欢哪里忍得住,“我以为钟恒多傲,没想到他那样的人也会犯贱,过十年还搭理你。”

“欢欢,别说了。”严从蔓拉住她,目光看着她身后。

卢欢心里一跳,回过头,顿住了。

钟恒站在藤架边,冷脸看着她们。赵则在一旁抓耳挠腮,冲严从蔓使眼色。

卢欢定定地站着。

气氛几乎僵住。

钟恒走了两步,停在秋千旁。

“老子犯不犯贱,你他妈管得着?”

卢欢张了张嘴,他一句话丢上来:“拿上你的东西,滚蛋。”

卢欢气得说不出话。

严从蔓想息事宁人,赶紧拉她:“先回屋。”

赵则也跑过来:“走走走,别站着了。”

卢欢被拉走。

钟恒在原地站了一会,摸出烟盒,靠着木柱抽了支烟。

前头屋里吵嚷了一会,渐渐没了声音。

许惟看向秋千架。

他还在那。

也许是卢欢的话让他没有面子。

许惟起身走过去。

钟恒没太多表情。看她几秒,他又低头抽烟,抽几口,低着声说了一句:“刚刚的事……你别生气。”

“我没生气。”许惟停顿了下,说,“我可能欠你交代,那时候我家里出了点事,我顾不上你。”

任何解释但凡迟到太久多少显得轻描淡写,不得劲儿。何况这一句笼统苍白,也算不上交代。

钟恒抬头,大概没想到她会讲这个。

他问:“什么事?”

许惟说:“已经过去了,现在没事了。”

钟恒看她一会,点了点头。

她想一笔带过,钟恒也学着留余地。本来也不打算再提旧事。

过了会,钟恒抽完烟,说:“我进去了。”

他走了两步,许惟喊住他。

“你今天不去我那睡?”

推荐热门小说十九日,本站提供十九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十九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4.第14章 下一章:16.第16章
热门: 游戏加载中 瑶池地宫 三重门 猫饭奇妙物语 很纯很暧昧 危险的妻子 紫川第二部光明王者 你师父我人傻钱多 我把言情续写成百合了怎么办 就想和他谈个恋爱[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