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第12章

上一章:11.第11章 下一章:13.第13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沈平安印象中,她舅舅这人话少脾气大,这主要是因为她闯祸的时间和钟恒到访的时间经常无缝衔接,以致她几乎没机会见到钟恒的好脸色。自从上回挨了一顿臭骂,沈平安学精了:在舅舅面前要会装。

因此,上车后她安安分分坐在后头,全程保持乖巧人设。

钟恒开到半路发觉小魔王安静得过分。

“平安,睡着了?”

突如其来的问候惊得沈平安一个哆嗦,“没没没,我可精神了。”

“怎么不讲话?”钟恒掌着方向盘,提速上坡。

沈平安心道见鬼了,舅舅这是在聊天嘛。

“我怕打扰舅舅开车。”回答完,在心里给自己戴上一朵大红花。

钟恒笑了声:“乖。”

沈平安:“……”

这家伙是她舅嘛?一定是被什么奇怪的东西附体了。

车上了坡,又开下去,速度平缓了。

沈平安盯着钟恒的后脑勺,决定抓住机会为自己捞点好处。

“舅舅,我求你件事行嘛。”

“说。”

“书包里有巧克力,我想吃。”

“吃吧。”

“我家楼下小店有个贴纸超酷,我想要。”

“给你买。”

“可是还有个拼图,也很酷!”

“都买。”

沈平安心花怒放:“舅舅,明天英语课,我不去了行嘛。”

前头一声冷笑,“皮痒了是吧。”

沈平安:“……”

把沈平安送回家,钟恒没有久留,开车去东城商业街。昨天来得匆忙,除了钱包其他都没带,今晚没衣服换。

停好车,进商场拿了两套t恤裤子,结账时捎带一包内裤、一盒袜子,之后去便利店买薄荷糖。

许惟以前最喜欢的牌子早就没了,那天她在超市买的那种这里也没有。钟恒在货架找了两遍,标有“薄荷”字样的各拿一盒。

结完账去取车。

巧得很,在停车点碰见个熟人。

钟恒急着走,没关注周围,是对方喊住他。

钟恒回头看了眼,认出来,“宋小钧?”

“还真是你,”宋小钧有点惊喜,“你怎么在这?”

“买点东西。”钟恒打量他,“你这是……执行公务?”

“没有,我下班了,刚去我爸妈那吃饭回来。”宋小钧问,“你来禺溪,是看你姐?”

“嗯。”钟恒看了下时间,九点二十,“我先走了。

他上了车。

“哎,钟恒,你等等。”

宋小钧走过来,隔着车窗说:“我上次给你发短信,你怎么没回呢,打算回省城?还是换别的事做?”

钟恒说:“没定。”

“那你再考虑看看,这边特警队虽然去年才成立,但禺溪发展越来越快,乱事多了,留在这也不是吃干饭的,做警察哪儿不是做呢。年底应该会放招考公告,我们刑警队这边其实也缺人,你想好了可以准备一下,能帮上忙我肯定帮,都是老同学。”

钟恒点个头,说:“谢了,回头找你喝酒。”

“那行。”

许惟在后院坐到九点半。

看大戏的人陆续回来,前头屋里脚步声杂沓,也有人讲话。

颜昕恰巧也赶上这时候,问过前台,她过来找许惟。

许惟问她去哪儿玩了,颜昕说:“去了山上。”

“灵町山?”

“对。”

“好玩吗?”

“还不错,有个木云山庄,貌似挺有名,但我进不去。”

许惟坐直身体:“那不是一般人能进的。”

颜昕:“对,据说能进的人要么贼有钱,要么有路子,小老百姓没那资格。我特别好奇那里头什么样子,传得好神秘的,跟如来佛祖的灵山似的。”

许惟笑了笑:“你好奇心这么重。”

颜昕重重点头,“可能是强迫症。”停顿了下,试探说,“姐,你以前是大记者,又来过这,有没有什么人脉关系能帮忙弄个券,咱俩进去瞅瞅?”

许惟说:“哪那么容易。”

“也是。”小地方都是层层关系累积下来的,不是本地人很难有过硬的人脉。

颜昕不再提这事。出去一天很累,她跟许惟聊了几句就上楼了。

钟恒回来,十点过了。

杨青已经回家,钟琳也去睡了,小赵在前台值夜班。

钟恒进门往楼梯走。

“钟哥,”小赵喊住他,“琳姐说,你如果找许小姐,她在后头。”

钟恒脚没停,挪个方向,往后院去了。

这个时间,山脚夜生活完全结束,除了虫鸣和风响,没别的声音。

棚架上一盏孤灯悬着,黄光透过藤蔓叶片漏下来,斑驳晦暗。

许惟就坐在那片光里,头靠着椅背,闭着眼。

木桌上的瓷杯早已凉掉,可可奶剩了两口。

看这模样,大概是睡过去了。

钟恒没自恋到以为她在等他。

这里总归不是睡觉的地方。

他靠门边站了会,走过去。

许惟听到声响,眼睁开,见一道身影过来,腿长。他到了面前,她只看到腰,头动了下,视线往上,才看见脸。

“回来了?”许惟含糊问了句,想动,发觉右手麻了。

钟恒看着她,“醒的?”

“嗯。”

钟恒把手里袋子丢到桌上,“不清楚哪个好吃,你都试试。”

袋子是透明的,许惟看到了。

“谢谢。”

钟恒没吱声,盯她看两眼,“不去睡?”

“等会。”

话都说完了。

看她没有起话题的意思,钟恒说:“我回屋了。”

他转身走。

许惟抬起那只发麻的右手去牵他,拽住了指头,收不紧,一下就滑掉了。

钟恒顿住脚:“怎么?”

“手麻。”

“……”

答非所问。

钟恒哼一声,“自找的。”

大实话,许惟没怼回去。

过一秒,手上一紧。

钟恒踢开旁边木椅,坐下,握着她的手揉捏,这手跟以前一样,又小又软,手指纤细,他五指一收,整个包住。

男人火气旺,手掌不论冬夏都热乎。

他揉了一会,麻感没了,只剩下烫。

许惟说:“行了,有感觉了。”

这意思明显,叫他放手。

钟恒抬眼,“什么感觉?”

许惟一看他脸,就知道要不好。

钟恒深黑的眼睛瞥着她,要笑不笑,“你哪儿有感觉了?”

许惟:“别卖弄姿色,成么。”

“长得好,怪我?”

“……”

许惟随他便,头靠回椅背,权当享受免费按摩。

他靠过来:“是你先牵我。”

许惟闭着眼回:“没牵住。”

“现在牵住了。”他用了劲,捏她指骨。

许惟手一颤,睁开眼。

“钟恒,很疼。”

钟恒倏地松手。

许惟手缩回去,搭在腿上。

钟恒瞥了几眼,摸不清她是讲真话还是装的,他垂头细看,许惟忽然说:“想让你留一会。”

“什么……”问完明白了,她在回答最开始那个问题。

拉他的手,是留他。

钟恒一时无言。

风吹得杨树叶沙沙作响。藤蔓晃动,带着灯光一道摇曳,漏下来的光点跳跃,一时明,一时暗。

许惟换了个姿势,坐直。

“钟恒,我想亲你。”

哗啦啦,杨树叶唱起歌了。

也就一秒的间隔。钟恒短促地笑了一声,眉眼有些张狂,他起身弯腰,两手捏着椅背,把唇送到许惟嘴边。

“亲吧。”

骚包透了。

许惟不跟他客气,对准了贴上去。

和昨晚的亲密不太一样,他们都很温柔,不急不躁,甚至在一开始,谁也没动舌头,单纯得像当年的初吻。

那也是晚上。

元宵节,他们在清澜河边看灯,钟恒为此计划了一周,接吻却在计划之外,毛头小子一只,看她笑,没忍住,凑了上去,准备亲完挨她一巴掌。

许惟好脾气,没打他。

那时候傻,唇上吮几秒就放过她。

现在,几秒怎么可能。

半分钟左右,钟恒先伸了舌头。

这个姿势并不舒服,大高个子弯腰其实很难受。钟恒抱起许惟,踢开椅子,坐到木桌上。

风这么大,钟恒还是一身汗。

熬不住的时候,不得不收了。

他把许惟放回椅子,别开脸缓了缓,“我洗澡去,待会来接你,等着。”

许惟不是傻子。

刚刚坐他腿上,他身上什么变化,她一清二楚,只是没必要拆穿,点个头,看他匆匆走了。

钟恒这个澡洗得有点长。

裤子一套上,头发没擦就去了后院。

藤架上空荡荡,桌椅重新摆过,很整齐。

哪里还有人影?

钟恒站了一会,走了。

客栈一楼有他一间屋,有点小,床是标间尺寸,比不上楼上那大床,家具更是简单,一个木柜,一张桌子。

抽完一根烟,钟恒看了下时间,十点半。

该睡了。

他拨开烟盒,又拿一支,抽两口,打火机扔床上,人出了门。

敲门声响第一下,许惟就过去开了。

门口男人穿白t恤,灰色长裤,指间夹了根烟。

“我睡这,行不。”

张口丢来一句,烟味儿里夹着些不知名的香,不知是沐浴液还是洗发露。

许惟从头到脚看他一遍,说:“烟抽完进来。”

钟恒掐了烟。

许惟松开门把。

钟恒进屋,一步跟过去,从背后把人扣紧。

“这门一开,以后关不上了,懂么?”

推荐热门小说十九日,本站提供十九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十九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1.第11章 下一章:13.第13章
热门: 庆余年 登顶炼气师 龙与地下铁 女主醒醒,你是男主的[快穿] 合久不分 我到底上了谁的婚车[娱乐圈] 第三种爱情 西夏死书5死亡大结局 剑出寒山 有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