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第10章

上一章:9.第9章 下一章:11.第11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许惟当然记得。

她握着箱子拉杆,停了两秒,转过身,“我都记得,也记得你说的话。”

他说了些什么?

你想睡老子。

老子比你能玩,不怕你。

许惟笑了笑,轻声说:“玩得起的男人一般不会在套上裤子之后还追根究底、明知故问。”

“……”

浴室水龙头没关牢,滴滴答答。

许惟站了一瞬就继续收东西,把充电器、薄荷糖都装进背包。她站在桌边,动作很有条理。

过半晌,感觉到身后的人靠过来,气息裹着薄荷的清香。

“你讲得挺对。”他说,“行,下次不问。”

他去卫生间拿了t恤套上,出来说:“我买早饭去。”

全程听不出语气。

钟恒买了两碗肉丝面,搭两根油条,回到宾馆,两人坐桌边安安静静地吃,没了昨天晚饭时的互相调侃,倒也不尴尬。

钟恒不提回丰州,许惟也当没这事,不过问。

吃完早饭退房,坐上车去往灵町山。

钟恒开车稳,车速也不慢,许惟坐在副驾看外头风景。

离开汽车站,没多久出了城区,车窗外是山和树林。

昨晚下过暴雨,清晨的空气清新,车窗开着,每呼吸一口都像在吸氧。

半小时就到了灵町山脚下的磨坊街。

一条街全做生意,饭店、客栈排成排,沿路过去,卖特产和纪念品的铺子最多,走三步就有一家,货品重复得一塌糊涂,摆明告诉你都是同一家批发市场进的货。

阳光客栈在磨坊街尾,一共两层。

顺着石板路走过去,前面是河,后头是山,客栈旁还修了间阁楼自用。一个小院子,有花有草,藤蔓铺满花架,屋后有休闲区,好几张木桌木椅,旁边两个秋千架。

十年前,钟恒的姐姐钟琳嫁到禺溪,一家人在县城开超市。后来禺溪旅游业发展得如火如荼,她赶着好时候到灵町山脚盘下店面,开了这间客栈。

许惟以前见过钟琳两回。

一次是高二上学期。钟恒闹了事,老师让叫家长,钟琳来了,午休时站教室外敲窗户,许惟当时坐窗边,帮她喊了一声。

另一次是高二下学期。因为谈恋爱,许惟和钟恒被叫到办公室接受思想教育,班主任请来钟琳,拐弯抹角表示希望她帮忙棒打鸳鸯,哪料钟琳大大方方说:“不瞒您说,我弟弟自从谈了恋爱,不打架不闹事,天天回家看书学习,难得乖得跟小猫儿似的,我让他分手这不是傻嘛,我巴不得他俩谈到天荒地老咧。”

许惟听得目瞪口呆,一旁的钟恒笑得欠嗖嗖。

就那两面之缘,其实彼此印象不深。

但在客栈一打上照面,双方都认出来。

钟琳一点不惊讶,昨晚钟恒匆匆来,匆匆走,她问过颜昕,猜到七七八八,这会儿笑着迎许惟进门,打过招呼,寒暄几句,把门卡递给钟恒,让他把人送进屋。

客栈房间装饰简洁,床单被套都是小清新纯色系。

许惟这间是大床房,窗户大,有小阳台。景区附近寸土寸金,这样的房间一天房费肯定不低。

许惟想,走时得记得把钱还掉。

钟恒把行李箱送到,人就下去了。

许惟歇了会,翻到颜昕的短信。

那丫头又出去拍照了。

许惟拎起背包,准备下楼,门一开,外头站着个漂亮姑娘,二十出头的模样,扎马尾辫,穿一身白色连衣裙,笑起来有酒窝。

“你好,琳姐交代我来送热水的。”她抬起手中的水壶给许惟看。

“哦,谢谢。”

许惟接下放到屋里。

回过身,见那女孩没走,还站在门口看她。

许惟不明所以,对方却笑了,说:“琳姐说你是钟恒哥的朋友,你有什么需要都可以找我,我就在楼下。”

“好。”

楼道里有人喊:“杨青。”

“哎。”女孩应声,快步跑走。

许惟关上门下楼。

钟琳坐在前台,看她下来,笑着问:“要出去啊。”

“嗯。”许惟视线转了转。

“找钟恒?”

“我出去逛逛,跟他说一声。”

“哦。”钟琳好整以暇地指指后门,“在后头呢。”

“谢谢。”

许惟顺着她指的方向走过去,门推开,到了小院子。

没看到人影。

“钟恒哥,你这趟会住多久?”清脆的女声。

许惟转头。

遮阳棚里两道身影。

钟恒在水泥台边切西瓜,那个叫杨青的女孩站他旁边,一块块往盘子里捡。

钟恒说:“没定。”

“总要住几天吧。”杨青皱眉,“你不在,平安又快飞上天了,昨天跟街头老张家那孩子打架,人家家长都找上门了。”

“我姐惯的。”

“琳姐打也打过,骂也骂过,没用。”杨青说,“平安现在就怵你,你在这管管她,琳姐省心多了。”

钟恒呵笑,“你倒看得起我。”

杨青脸红,低头摆西瓜,“那本来就是啊,我说事实。”

“小魔王哪儿野去了?”

“不晓得,一早就拿着暑假作业不见人影了。”

钟恒切好最后一刀,杨青递了块给他,“你尝一个,今年西瓜可甜了。”

钟恒接了,几大口吃完,对着水龙头洗了脸。

杨青把哈密瓜搬到水池里洗,“这个也要切几盘。”

钟恒看一眼,“这得先削皮。”

“哦,对,削皮刀。”杨青在盆里找了找,递过去,“喏。”

“钟恒。”

棚下的两人都转过身。

钟恒脸上挂着水珠,浓眉湿黑。

“我出去一趟。”许惟站在门边。

钟恒抹了把脸,“去哪?”

“随便逛逛。”

“陪你去。”他朝她走。

“不用。”许惟笑笑,“你忙你的。”

她没停顿,拎着背包走了。

钟恒站了会,眉毛上的水珠落下来。

杨青走过来:“钟恒哥,那是谁啊,琳姐说是你朋友。”

“嗯。”

“工作上的朋友啊?”

“不是。”

钟恒往回走,拿起削皮刀给哈密瓜削皮。

杨青觉得他的神色有些不对,想问又不敢,走过去说:“她很漂亮呢,眼睛好看得很。”

“是么。”钟恒懒洋洋道。

杨青偷偷打量他,心跳得有些厉害。嘴巴嚅了半天,话还是没问出口。

前头小赵已经来喊:“杨青,西瓜呢。”

“来了。”

许惟沿着磨坊街走了一遭,逛了几家店铺。有个摊菜饼的,香得诱人。

“这个怎么卖?”

“四块一个。”

“我要一个。”许惟摸出五块钱。

老板很快摊好一个递过来。

许惟边走边吃,转到街头,到凉亭里坐着。

旁边有人摆摊算命。

来了一对女孩,说算算姻缘。

算命先生先问生辰,再请她们各写一个字,接着念了一串词,分别告诉她们某某年将遇到真命天子,某某年宜结婚,哪些属相的人不能找。

许惟听完,饼也吃完了,拍拍屁股要走,被喊住。

“姑娘,来算个姻缘吧。”

老先生眯着眼,额头皱褶挤作一堆。

许惟停了下,走过去:“不算姻缘,算点别的。”

“算什么?”

“您看着算。”许惟把生辰报给他。

老先生开始捻胡须,捻了半天,睁眼说一串词。

许惟半个字都没懂,“麻烦您翻译下。”

“亲人缘薄,莫强求。”

“没别的?”

老先生摇摇头,不说了。

许惟笑了笑,放二十块钱到他面前。

许惟出了街,到进山的路口,好几辆车堵在那儿,路边围了一圈卖土特产的,那些瓜果很多没见过。

许惟往前走。

左边车里冒出个光头:“美女,上山不,六十块钱,送到木云山庄。”

右边车里的妇女喊,“五十块,木云山庄,走不走!”

许惟走向右边,“姐,跟您打听个事。”

“啥事?”

“这木云山庄听说要凭劵进庄?”

“对,那个不对外开放的,是私人的度假疗养园。”

“那劵应该有办法弄到吧。”

“难吶,都是有路子的人,普通人别想了。”女人打量着她,“你要想去,我送你上去,你绕着园外瞅一圈得了。”

许惟摆摆手:“那不用了,没意思。”

转头往回走。

经过小超市,两个孩子打闹着出来,头的小姑娘一头撞许惟身上。许惟扶住她,“疼吧。”

“这点疼算啥,”小姑娘豪放地站直,仰头看她,圆眼睛倏地发亮:“我见过你诶。”

“哪儿见过我?”

小姑娘眉毛皱起,抓耳挠腮,“……我忘了。”

“好好走路吧。”

许惟松开她,往前走。

小姑娘不信邪,一路跟着,一路挠头苦想。

不知不觉跟回客栈。

许惟进了门。

钟琳瞥见她身后小不点儿,吼一声:“沈平安!”

许惟转头,可不就是那头小姑娘。

沈平安先发制人:“妈,你先别骂,我今天没打架没骂人,没抢人玩具,也没把人推沟里,我还写了作业。”

钟琳皮笑肉不笑:“这么乖,那刚好,你舅舅来了,作业给他看看。”

“谁、谁来了?”沈平安腿有点儿抖,小步往外挪,等挪过门槛,撒丫子跑进旁边阁楼。

许惟惊叹地看着那小身影。

这速度赶上百米冲刺了。

钟琳换了副笑脸,招呼许惟:“那我家闺女,皮得很。”

“她好像很怕钟恒?”

“对,就怕她舅。”钟琳说,“钟恒一黑脸,她要吓得尿裤子。”

正说着,钟恒从楼上下来了。

许惟听见脚步声,抬头就见到他。他拎着个红色桶,后头还跟着个人。

许惟视线没往后挪,绕回来,跟钟琳讲话:“她叫平安?”

“嗯,我爸给取的。”钟琳说,“没吃午饭吧,一道吃?”

“我吃过了,在外面吃的。”许惟笑笑,“我先上去。”

“行。”

钟恒走过来,杨青跟在他后头。

许惟冲他们笑了下,走上楼梯。

钟琳对杨青说:“去叫下平安,她刚刚回来了,跑阁楼里去了。”

“好,我叫她去。”杨青快步走了。

钟琳瞥一眼楼梯,对钟恒说:“傻站着干什么,不上去看看?”

“看什么?”钟恒放下桶,接了杯水喝。

钟琳嗤笑一声,淡淡道:“你肠子里几条蛔虫,你姐我一清二楚。”

钟恒懒得理她,杯子一放,拎着桶往后头走。

“你女神不高兴了,看不出来?”

钟恒顿足。

钟琳乐了:“装什么装?当年追到人家蒙着被子傻笑也不知道是谁。”

钟恒扭过头:“你差不多得了。”

“我说的不对?你矜持个什么劲儿,多大年纪了,再不加把劲儿,人又跑了,你就蒙着被子哭吧。”

钟恒脸黑如锅底。

钟琳走过来,拎起桶,走之前丢一句:“你还有几个十年等?”

推荐热门小说十九日,本站提供十九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十九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9.第9章 下一章:11.第11章
热门: 夜夜夜惊魂(第2季) 原来我是心机小炮灰 封神天子 巧克力游戏 平淡如水 我在魔法世界搞基建 大宋小吏 巴国侯氏 主角总被人看上 塔罗女神探之幽冥街秘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