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9章

上一章:8.第8章 下一章:10.第10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电视机里的对白细若蚊蚋。

壁灯昏黄,看不清他表情,许惟转头,枕头放低,身体躺下来,又盯着电视。

视线很快被挡住。

高高大大大的身体杵到床边,影子全落她身上。

他松嗒嗒的外裤挂在窄腰上,往上是大好风光,往下是无限想象。许惟声色不动地看着,直到他一屁股坐到她床上。

“你喝多了?

钟恒居高临下,声音低沉得有些哑。

许惟平平静静:“没有。”一罐啤酒多什么,她神清气爽心智清明。

“那你想干什么?”他头低下来,靠近了。

淡淡的酒味。

“没想干什么。”

“当我傻呢。”钟恒短促地笑了一声,那笑里很多其他的情绪都被遮下去,他的手撑在许惟头边,几乎圈住她,“我看出来了。”

许惟不说话,看着他的脸靠过来,贴到她颈边,炽热气息裹着轻飘飘几个字:“你想睡老子……”

你想睡老子。

十几年前那个小流氓的语气。

许惟呼吸滞了下,从这一句里听出许多别的东西。

那时的钟恒十五六岁,街头巷尾混事儿,明明一张英俊校草脸,非要装土匪样,张口“他妈的”,闭口“老子”,买了束红玫瑰拍她课桌上,吼一声:“老子送你的。”

别的男生找她,他放学就把人堵路上,放狠话:“再找她老子打断你腿。”

高二她还没住校,每天早出晚归,从外婆家到学校,坐公交二十五分钟。她每天六点出门,钟恒被她拒绝后开始傲娇,不跟她讲话,也不再没事儿跑她面前晃,只是每天早上,他必然等在公交站,远远吹声口哨,冷着脸看她上车,他再上去,坐最后一排,下午在门口等她,和她在同一站下,一直看她走进巷子,他再吹声口哨,以示他一天的英雄护美任务结束,拎着书包往家跑。

后来和她在一起了,钟恒改邪归正,目标从“做丰州六校扛把子”变成了“要跟许惟考一个城市去”,脏话也学着克制,“老子”这种口头禅几乎不在她面前说,也就在高考后那一晚,他们第一次时,他实在没忍住,一连说了几次。

他那时都说了些什么……

“许惟,老子高兴死了。”

颈边突然一痛,许惟清醒过来。

是钟恒吮了她一口。

他唇舌都烫,夹着点哑音:“不用讲好听的话,我不是蠢货。”再吮一口,牙也用上,啮咬着,放狠话,“老子比你能玩,不怕你。”

许惟没开口,手摸上来,捧着钟恒的脸庞,顺着灼烫气息找到他的唇,精准地亲个正着。

十多年了,气息早已陌生,但有什么关系?

唇齿撞到一起,这一秒谁都没退。

钟恒似乎把心里所有的拧巴都转移到这个吻中,一场赌气的唇齿之战愣是被他亲出百转千回的意味。

舌和舌绞作一团。

湿濡、火热。

真实触感胜过所有想象。

许惟脸颊涨红,几乎喘不出气。

钟恒拿大掌托住她后脑,粗粝拇指拂开脸边头发。

电视机光线被阻挡,许惟在晦暗中搂住钟恒的脖子,手顺着颈沟摸到肩背,一路滑过硬实的背肌,落到腰窝。

钟恒一只手搂起她,提溜着褪掉裙子,再扯掉胸罩。

雪白的两团跳出来。

钟恒身上火炭一样,他热红了眼,额头全是汗。

许惟顺手扒掉他外裤。他就剩那一件,还是白色,三角的,包住那个地方。

身体滚到一起。

床晃了一晃。

许惟皱紧眉,身上人在她胸口作乱。他的手宽了,厚了,掌心粗糙,在她胸口揉捏,亲吻,比以前凶几倍,混着含糊的评价:“大了,软。”

他声音诱人犯罪。

许惟翻个身,把他压到底下,亲他的唇、下巴和脖子。

钟恒赌上气了,掐住她的腰,人坐起来,摁着背把她扣到怀里,另一只手去褪她小裤。

一股热流突然涌下。

许惟脑子轰了声,攥住他的手。

“钟恒,坏了。”她贴着他汗湿的胸膛说。

钟恒气息粗重,下巴抵在她头顶:“什么?”

“我好像来月经了。”

“……”

钟恒愣了一愣。

他一脸的汗,身下硬邦邦的胀在那。

“我先去看看。”

许惟松开他,气有些不稳。她慢慢从他身上下来,下床的时候还有点抖,踢踏着拖鞋去了卫生间。

电视还在放着,画面闪啊闪。

过了十几秒,许惟出来了,默默地开箱子拿内裤和卫生巾,又返回卫生间。

很快,水流声传出来。

她在洗内裤。

钟恒听着那水声,浑身燥得慌。他抹把脸,躺下来,隔两秒,用力抡了一拳。

说不清是气恼还是失落。

许惟洗完内裤,回到床边,拣了胸罩穿上。

裙子被钟恒压在身下,她揪了个角往外抽,抽了一半被钟恒拽住手带到怀里。

他没动,只是揽着她。

“感觉到了?”

“什么?”

他哼了一声,“别装。”

那地方还挺得老高,蹭着许惟的腰,明晃晃地提示她:就这儿,感觉到了么。

许惟趴着,没吭声,也没动。

他胸口那儿一声声有节奏的闷跳,全到她耳里。

过了一会,那地方还是没消停,看样子好像要一直在这么抖擞下去。

许惟挪动身体,手移到下头,伸进他内裤,把它握住。

钟恒脑子一白,几乎要抖。

他咬紧牙根。

许惟开始套动,动作生疏。她没抬头看他表情,脸仍贴在他左胸,听得出那里砰砰砰,跳得快要乱套。

她停下来,手再往下,包住下面两个,揉捏。

终于听见他发出一点声音,闷闷的低哼,短促而急躁。

许惟重复这些动作。

钟恒的呼吸渐渐急重。

许惟加了些力气,手快酸的时候,终于结束了。

她掌心一片黏湿。

钟恒捉住她的手,从床头拿纸巾,仔细擦拭干净。

许惟去了洗手间。

钟恒把自己清理好。

等她回来,他把人搂到怀里,找着嘴唇用力亲一遭。

“困了,睡觉。”

眼睛闭上一会,模糊地记起那箱子里的卫生巾和药盒。

“疼么。”

许惟有点迷糊:“嗯?”

“不是痛经?”

“现在不痛。”

“哦。”

许惟摸到遥控器,摁了下,到墙上再摸下,摁掉壁灯开光。

屋里黑掉。

早晨六点钟,许惟被小腹的胀痛折磨醒了。

人也跟着清醒。

耳边一道温热呼息,她转头,看见那人睡在一旁,光着膀子,侧趴着,一张俊脸,睫毛黑密。

昨晚差点就把他睡了。

月经这个时候来,倒像故意的。故意阻止她放纵,怕她担不了后果。

许惟慢慢起身,去了浴室。

她站在水下冲身体,想起床上那人昨晚的模样,很诡异地又想到从前。

真正在一起,去头去尾不过两年而已。

第一次那晚,钟恒刚满十七,她也没到十八。

都还太小。

所以青涩而又印象深刻。

冲了身体,再洗漱,前后二十分钟结束。

许惟穿好衣服出来,钟恒正靠在床上挠头,一副睡眼惺忪模样。

许惟像模像样打个招呼:“早啊。”

钟恒瞥着她,眼神有点儿朦胧,“你这么早?”

许惟嗯一声,打开箱子拿药。

钟恒看见了,“肚子疼?”

“有点。”

钟恒看着她把药吃了,问:“我怎么记得你以前没这毛病。”

“那时候年轻。”

钟恒:“现在很老?”

“比你老。”

钟恒皱眉:“只是七个月。”

许惟笑了笑,“记性挺好。”

钟恒不理她,去上了厕所,洗漱完,看许惟在收拾东西。

“今天什么打算?”

“去你姐那客栈,颜昕不是在那儿么。”她把行李箱拉链拉好,转头问,“你呢,回丰州吧?”

钟恒没回答,盯了她一会,笑了声,“急着赶我走了?”

许惟顿了下。

钟恒懒洋洋看她,“昨晚还真是喝多了,不知抱我抱得多紧。”

许惟:“……”

这话接不上,她低头拎起箱子放到一边。

钟恒却从后头走近,低着声来一句:“你昨晚还做了什么,你记得么。”

推荐热门小说十九日,本站提供十九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十九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8.第8章 下一章:10.第10章
热门: 虫图腾4:险境虫重 男主暗恋了本座的马甲号 为了和谐而奋斗 海怪联盟 被迫和宿敌绑定信息素后 狐狸夫人太正经! 讨情债 太古神王秦问天 一念永恒 阶下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