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第6章

上一章:5.第5章 下一章:7.第7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钟恒站在那。

小章和泥鳅各自一副看戏表情。小章摸摸鼻子,竭力把自己融入背景。泥鳅则转动脑袋,睁着一双狗眼看看许惟,又看看钟恒,继续摇尾巴,在他怀里挣扎。

小祖宗太不省心。

钟恒没法再站下去,冲许惟点了下头,转身走了。

许惟也没停留,出大门,沿巷子走出去。附近有个菜市场,旁边都是吃饭的地方,面馆、早点铺、小摊应有尽有。

时间还早,不需要着急。

许惟走得慢,边散步边在心里做选择:吃哪家好?

旧路坑洼,石子松起散在路边,她穿一双浅口单鞋,走路不看地,一直踢到碎石。那鞋是布的,很薄。

钟恒看着前头那筷子似的一双细腿,无意识地皱眉。

多大人了,不知道好好走路?

在许惟快踢到下一颗石头时,钟恒两步追上她,捉住手腕将她拉开。

“你看路行不行?”

许惟刚站稳,他就松了手。

“你怎么来了。”许惟惊讶。

钟恒懒得回答,脸看向一边,“想吃什么?”

“都想吃。”

钟恒:“你没那么大肚子。”

“对,所以我在选。”

钟恒手揣进兜里,斜她一眼,“这毛病还没好?”

许惟有诡异的食物选择恐惧症,让她选吃的,她会很头疼,除非饿极了,否则很难快速做决定。高三那年,这种痛苦几乎没有。那时许惟住校,钟恒在家住,每天骑单车来往,一整年的早餐都是他带到学校,午饭、晚饭也跟着他,不需要做选择。

钟恒选的,都是许惟喜欢的。

许惟点头:“对,没好,更严重了。”

钟恒没接话,走两步,他随手指路边:“就这家吧。”

一家粥铺。

许惟说:“好。”

进了店,钟恒看看墙上价目表,要了菜粥、油条和一碟酱牛肉,问许惟吃什么。

许惟说:“跟你一样。”

这铺子是自助式的,两大锅粥摆在那,旁边篮子里放着碗筷。

钟恒盛好一碗,许惟伸手接。

“别烫到。”他说了一句。

等许惟接稳,他收回手,指腹不经意间擦过她的指尖。

两人都默契地忽略了这意外的碰触。

这家店是老字号,油条炸得好,又脆又香,配粥吃很有味道。

许惟吃完一根意犹未尽,但胃已经饱得差不多。她盯着盘子里剩的那根看了几回,钟恒瞥她一眼,把那油条夹过去,用筷子划断,少的那一半放她碗里。

“谢谢。”许惟说。

钟恒两三口把油条吃完,粥也喝掉。勺子一放,人靠着椅背。

许惟低着头,专心致志吃一口油条喝口粥,一边的长发垂下来。她咀嚼时相当认真,闭着嘴,两片唇被热粥烫得微红。

她皮肤白,显得眉和睫都黑,鼻尖上沁着细腻汗珠。

许惟吃完,抬头,与那道目光碰上。

他一双眼睛黑漆漆,倒是坦荡得很。

许惟略微一顿。

钟恒坐直,手肘搭上桌,靠近了问:“你惹了什么麻烦?”

“什么?”

“有人让我照应你。”

许惟明白了,“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认识何队?”

没应答。

许惟:“犯过事儿啊?”

钟恒被她气笑了:“能盼我点儿好不?”

许惟道歉:“对不住。”

何砚是省城江城公安总局刑警队的,手头有大把线人,而这其中一大部分都是有前科污点的,她一下就想到这。何砚说找了可靠的人,恰好在禺溪附近,可以信任,没说过是什么人,只给了电话号码。

警察接触最多的也就两类人,一类是罪犯,一类是同行。

许惟问:“你在江城待过?”

“嗯。”

“在哪里?”

“高新区。”

“做什么?”

钟恒挑眉,“你查户口呢。”

“……”

许惟不问了。其实也没必要问,第一,何砚找的人不需要怀疑,第二,钟恒不会害她。

许惟心里,第二点更笃定。

“所以,你真惹了麻烦?”他回到最初的问题。

许惟摇头:“我不太确定,何队这么安排,我就听了。我之前给他提供过一些消息,他可能怕我有麻烦,所以比较关照。”

“你不是前年就不做记者了?”

“是不做了。”许惟一笑,“你怎么知道的?”

他不答。

“你网上搜过我?”

“没有。”他别开脸,“听说的。”

听谁说的?

这一句许惟没有再问。她低下头,嘴边的笑没停。

这男人言不由衷的时候最可爱。

钟恒忍无可忍:“别笑了,很丑。”

许惟眼睛弯弯:“是么。”

钟恒站起身,“走了。”

回去路上,太阳已经耀眼。钟恒走在前头,许惟一路看着阳光在他肩上跳跃。

颜昕睡到十点起床,洗漱完,吃了许惟带回来的早餐,开始收拾行囊。

楼下,赵则正竭力劝许惟再留一天。

“就多留一天,就一天,明天我亲自送你去!”一面说一面给钟恒使眼色,希望他能帮腔。

许惟已经看出他什么意图,无非是想做好人创造机会把她和钟恒往“破镜重圆”那一套上撮合。

赵则这人一贯好心肠,世事变化,沧海桑田,他依然对助攻事业乐此不疲,为兄弟的幸福操碎心。

当年许惟和钟恒能在一块,赵则着实有汗马功劳。

单是钟恒表白那天,赵则就掏空了口袋,把压箱底的零花钱捐出来给他凑出一身好行头。

果然,那天钟恒不负众望,帅破天际,代价是他们一群好兄弟陪着钟恒吃糠咽菜一星期。

这回许惟却只能辜负他好意,“下次回程时我来这儿请你吃饭。今天就不留了。”

赵则默默给钟恒扔一个眼刀,垂死挣扎一把:“那只能让钟恒送你了,我今天旅馆这边是走不开了。”

许惟说:“不用送,我们到汽车站坐车去。”

“那也得让钟恒送你去汽车站吧。”

“不用,我们……”

“我送你。”

许惟转过头,钟恒又说一遍:“我送你到车站。”

十一点出发。

钟恒还是开那辆面包车,一刻钟就把她们送到汽车站。

颜昕很知趣,主动跑去买票。

候车厅里人不少,嘈杂吵闹,小孩子追逐嬉戏,各种食物的气味儿弥漫着。

旁边座位上一对夫妻正在吃泡面,香辣牛肉味儿。

许惟看看钟恒,说:“你回去吧。”

钟恒没动,问:“你到那住哪?”

许惟说:“还没确定。”

“没定地方?”

“还没。”

“你具体去哪,县城、景区还是乡下?”

“也没定。”

钟恒脸色顿时不好看,“你不是去过那边?怎么一副白痴相。”

许惟:“……”别侮辱人吶。

钟恒懒得问下去了,摸出一张卡片塞给她。

许惟低头一看,是家客栈的名片,上面写“阳光客栈”,地址在灵町山景区,应该是山下,上面写的是磨坊街16号,旁边有联系电话。

“这我姐开的,汽车站有小车过去,我叫她给你们留房。”

许惟惊讶,“你们家这都开成连锁的了。”

钟恒不搭理她,冷着脸问:“记住了?”

“嗯。”许惟有点不好意思:“让你费心了,回头请你吃饭。”

“不稀罕,我走了。”

他没道别,转身就出了人群。

钟恒回了旅馆。

赵则在前台理账,瞥见他,脸一黑:“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轴呢,留人你不会,送人你还懒,你就给人送到禺溪去怎么了?也就两个小时车程,要你一层肉还是咋的?”

钟恒甩他一句:“算你的账吧。”

“没救了这是。”

这事赵则絮叨了一个下午,吃晚饭时还不消停,小章都听得耳朵起茧。

钟恒火气突突冒,筷子一拍:“我说你够了啊,我为什么非要送她,她是我什么人?”

赵则吓一跳。

这时,钟恒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钟琳打来的电话。

钟恒压着火,接通:“喂?”

“钟恒,你不是让我留两间房吗?怎么人还没到?”

钟恒手一顿:“她没到?”

推荐热门小说十九日,本站提供十九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十九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5.第5章 下一章:7.第7章
热门: 东北往事2黑道风云20年 写实派玛丽苏 风味香烛店 才上心头 龙枪编年史3:春晓之巨龙 我渣过的男人都回来了 瘦子 东北往事3黑道风云20年 大唐理工学院 这个凶手我抓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