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5章

上一章:4.第4章 下一章:6.第6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许惟将笔记本翻过一页,在第四页开头写下一行小字,笔尖停顿片刻,继续写。

有人敲门。

许惟合上本子装回包里,起身去开。看到门口的人,有些意外。

没想到来的是他。

“没弄出热水?”

“嗯。”许惟退开一步,给他让条道。

钟恒进卫生间,拧了拧水龙头,水流冲下来,他拿手试水温。

许惟靠在门口看他背影。

几平米的逼仄空间,他大高个子,佝着头在那调试,左腿微微曲着,看着不怎么和谐。

这场景也眼熟。

有回暑假,他们在外面住过一晚,洗澡洗一半热水没了,许惟裹着浴巾蹲一旁歇着,看钟恒折腾半天,愣是把热水弄了出来。

那时候,他十六七岁,个子也高,但很清瘦。

不像现在。

许惟的视线从他后颈下移,透过薄t恤的皱褶,似乎已经看到坚硬结实的背肌,往下是后腰和臀,被那条骚包蓝的裤子遮着,就剩小腿能看到。

许惟看了眼,想着是不是该稍微脱个毛?

但这双腿有多少力量,她很清楚。

他以前体育厉害,运动会径赛永远第一,从一百米到三千米,年年没人跑过他。

终点线一群女生给他送水。

他只接她的。

“好了。”钟恒转头,对上许惟的目光,他顿了下,隔一秒眼神变了,“你在意-淫什么?”

他语气很淡,眉峰挑着,眼神凉飕飕。

许惟当然不会承认。

“没有。”她一本正经走去,弯腰伸手,水流浇上手背。

还真热了。

许惟对他说:“谢谢了。”

他高她许多,许惟同他讲话下意识站直身体。

距离拉近了,她白净脸庞杵在眼前,没了以前那丁点婴儿肥,看着有些瘦,显得眼睛更大些。这个角度,她右边眉尾那颗极小的痣都看得一清二楚。

钟恒瞥着她,淡淡一句:“我是老板。”

言下之意是这是分内事,不是帮她,这声谢他不收。

许惟笑了声,说:“你怎么不收我房费呢。”

这句话不知道算不算在呛他,许惟的语气一直很平静。确切说,从白天重逢以来,她的表现一直都这样,没什么明显的情绪表露。

就连在江边月色被林优骂,她也是这样,只有他蠢到以为她会哭。

林优那么彪悍,对许惟也舍不得说真正恶毒的话。

包间里那些老同学看到许惟只有惊讶。

而那个没骨气的赵则更是一秒钟就接受了许惟的突然回归。

大家都在过自己的日子,一个突然回来的中学同学对他们来说不痛不痒。

没谁耿耿于怀。

钟恒低头哼笑了一声,没看她,把赵则的话丢过去:“毕竟是老同学。”

许惟点头:“也是。”

热水还在流着,冲过她的手指,哗啦啦。

钟恒没什么情绪地说:“你洗吧,我下去了。”

见面以来,他第一次好好说话。

许惟应:“好。”

颜昕晚上九点多才回来。她没回屋,先过来敲许惟的房门。

许惟打开门,一杯奶茶递过来。

“姐。”颜昕探个头,对她笑,“给你带的,很好喝。”

“谢了。”许惟接下,“进来坐会?”

“好啊。”

许惟坐到床上,颜昕把相机包放到床头柜上。她没洗澡,不好往床上做,拉了张椅子坐在旁边。

一人喝一杯奶茶。

许惟问她去哪儿拍夜景了。

颜昕说:“去了清澜河,那儿有划船的,我上去坐了坐,拍了些湖景。”

许惟说:“那里是挺好看。”

颜昕看了看她,试探着问:“姐,我记得你不是丰州人吧。”

“不是,我是宜城人,我在这读过书。”

宜城在北边,靠近省会江城。

颜昕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看来我没记错,那你怎么会到丰州读书啊。”

“我外婆以前住这儿。”

颜昕似乎想起了什么,有些惊讶,“所以那时候你支教保研的地点选了禺溪?离丰州很近啊。”

“这你都知道?”

“当然了,”颜昕笑着说,“你母校拿你做宣传呢,你的履历学校网站上都能看到,就在名人校友那一栏,我那会儿想考研,还点进去看到过。”

许惟说:“我倒没关注。”

颜昕又说:“不过我看你后来好像也没有回校读研了,怎么放弃了呢。”

“也没什么理由,就是不想读书了。”许惟把话题转开,“你准备什么时候去禺溪?”

“都行,看你什么时候方便吧。”停了下,她有点机灵地笑了笑,“姐,今天那是你同学吧,是不是要聚聚?不如晚两天再走吧。”

许惟谢绝她的好意,“今天聚过了,你如果没别的事,我们明天走。”

“这么快?也行,我们坐什么车去,我今天打听过,汽车站有大巴过去,也有私人开的小面包车,当然,打车去也是可以的。”

“这个不急,明天再决定,你先回去洗澡睡觉吧。”

“那行。”

不知是不是因为在车上睡了一觉,夜里许惟睡眠并不好,凌晨四点多醒了,喉头发燥,她摸黑起来喝了口凉水,找到薄荷糖含了一颗,凑合着躺到六点半。

洗漱只花一刻钟。

想了想,还是化上淡妆,眉毛涂两笔,脸颊扑点粉,没抹口红。

清晨空气好,温度也适宜。许惟穿了件宽松的黑色裙子,感觉不冷不热。下楼没见到赵则,前台坐的是小章,见到她,一笑:“早。”

“早。”许惟过去问,“你们这提供早餐吗?”

小章说:“这个不提供的,做饭的陈姨去年回乡下了,没人做饭,我们就取消了这项服务。”

“没人做饭,那你们吃什么?”

“我们就自个瞎糊弄,有时叫外卖,有时候赵哥煮个粥,有时候小老板心情好,就会包饺子,他包饺子是一绝。”

小章说到这露出推销自家好猪肉的神情,“不是我夸口,我们小老板这一点真是出人意料,谁晓得他一个大男人还会包饺子啊,你别说,他包的花样还挺精细,哪天只要他一包饺子,隔壁洗衣店那些小丫头跟狗闻着香似的都跑来蹭,一个个脸皮厚的,揩油揩上瘾了还,我估摸着那不是吃饺子,倒像要吃我们小老板了。”

“是么。”许惟笑出声,“他会包饺子?”

“嗯,不骗你。”小章小声说,“这样,我待会撺掇下赵哥,让小老板今天做顿饺子,你吃了就知道,谁吃谁想嫁。”

“行,你撺掇吧。”许惟挥挥手,“我出去吃早饭了。”

她往外走,还没到门口,一只灰白大狗奔进来,扑上她的腿。

许惟吓一跳,认出是昨天那只病怏怏的狗。

外头一声怒喊:“泥鳅!”

然而泥鳅少爷丝毫不给面子,没听见一样,专注地蹭着许惟光溜溜的小腿,还张开嘴轻咬她的裙摆,前腿跳起来,执着地求抱。

钟恒脸都黑了。

小章笑得前仰后合:“哎呦,不行了不行了,少爷又发春了,这一见美女就走不动路可怎么办才好!”

泥鳅配合地摇尾巴。

钟恒过来拽住牵引绳,硬生生把它拉开。

泥鳅气得要死,发出不满的呜呜声。

“小混蛋。”钟恒咒骂了一声,问许惟,“没事吧。”

“没事。”许惟过去在泥鳅脑袋上摸了一把,泥鳅立刻温顺了,尾巴摇得快三百六十度旋转。

小章笑得肚子痛:“卧槽,这货要上天呐,许小姐,你赶紧出去,不然这早饭吃不成了,泥鳅这是要把你抢回窝去啊。”

许惟听从建议,对钟恒说:“我去吃早饭。”

“嗯。”

钟恒把泥鳅抱起来,往后门走。

“钟恒。”许惟喊他。

钟恒回头。

“我今天去禺溪。”许惟说,“中午走。”

推荐热门小说十九日,本站提供十九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十九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4.第4章 下一章:6.第6章
热门: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Ⅳ 迷离档案 天花板上的足迹 无尽丹田 谁抢了我的主角光环[穿书] 国家行动 若星汉天空下 白修道院谋杀案 我家农场有条龙 青云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