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2章

上一章:1.第1章 下一章:3.第3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颜昕的注意力被蔫头耷脑的二哈吸引,直到听见石耘向许惟介绍钟恒,她才下车去接西瓜汁。

许惟买了三杯,都是大杯,红袋子装着。

颜昕接下袋子,最先拿出一杯递给许惟,许惟接了,人却没动。颜昕觉出不对劲,诧异地看着她。

石耘这时也发现问题,这俩人怎么都不打招呼?

不是朋友的朋友介绍来的客人嘛。

这样僵着不好看,石耘打起圆场,“西瓜汁啊,有我的份吗?”

“有的有的。”颜昕扔一杯给他。

石耘边喝边说:“钟哥,这天儿闷得不行,搞不好又要来一场雨,咱赶紧回吧。”

“嗯,上车。”

听不出情绪的声音。

“许惟姐,上车啦。”

颜昕回到车里,石耘也第一时间坐进驾驶座。

车头旁的那人没有要动脚的意思。他额上的汗珠滑到眉尾。

这张脸变化再大,他也还是钟恒,轮廓还是那个轮廓,眉眼鼻唇的搭配依然和谐得挑不出差错,只是皮肤黑了,棱角更清晰锋利。

十一年啊,多少少年变壮汉,多少美男成虚胖。

这人还是一身广招桃花的好皮囊。

杀猪刀待他温柔似水,绕到这儿愣是没舍得下手,还顺道给雕琢了一把。

薄荷糖滚进胃,许惟喉间剩点残余的清凉。

手里恰好有一杯西瓜汁,她找着声音,手往前递,“你喝么,西瓜汁?”

钟恒终于有了点表情。他唇角动了下,转身干净利落地上了副驾,给许惟视野里留下一只二哈憨呆的脸。

小货车离开老街,往南边开。

石耘抽空看了下趴在钟恒大腿上的狗,有点儿忧心:“钟哥,我瞅着少爷这不对啊,蔫了吧唧的,那聋子兽医靠谱不?”

钟恒的大手掌在狗头上揉了一把:“比你靠谱。”

“那我毕竟是业余的,也不知道明天它能不能好点儿,本来就蠢可千万别把那点脑子给病没了!”

“闭嘴吧。”

石耘反应过来,“嘿,怪我这乌鸦嘴。”

颜昕好奇地探身看狗:“这狗叫少爷啊。”

石耘说:“这是小名,我瞎取的,大名叫泥鳅,钟哥给取的。”

颜昕忍不住笑:“还挺好玩的,它生病了?”

“中暑了。”

说话间,车开到南门市场,右转,上林荫道。

颜昕瞥一眼许惟,凑近小声提醒:“姐,你这样太明显啦,一直看着人家。”许惟和钟恒是对角线,上车后视线没动过,颜昕想不注意都难。

她提醒后,许惟嗯了一声算作回应。

颜昕心里稀奇:还真没想到许惟是这样痴汉的。

小货车开到巷口,石耘说:“到啦。”

钟恒抱着泥鳅当先下车,脚步飞快,石耘领着两姑娘,“来,就在里头。”

走了五十米不到,看到一块老旧的招牌——阳光旅馆。

旅馆一共三层,外墙是米黄色的,楼上阳台飘着晾晒的床单,一楼的小厅不大,摆着吧台和一个半旧不新的沙发,再配一张年岁不轻的木茶几。

进去后,没瞧见钟恒,石耘问前台的黑脸男人:“赵哥,小老板呢。”

对方不大愉快地说:“到后院去啦,他真是越发拽了,话都不多讲一句,就说让我开两间房,201,202,还不让收房费,这败家德行,跟泥鳅一模一样。”

“哪是败家啊,你不知道,这是小老板朋友介绍来的。”石耘转身说,“姐,你们来登记下身份证,不收你们钱的。”

“谢谢。”许惟接过颜昕的身份证,一道递过去,“还是正常收费吧。”

石耘忙说:“不用不用。”

那黑脸男人似乎不满,一边嘟囔,一边录信息,录到一半顿住,“许惟?”他猛抬头,似乎震惊过度,眼睛几乎瞪得凸起,“你是……许惟?!”

“对。”许惟往前走一步,“怎么了?”

石耘奇怪,“赵哥,咋了,你认识许小姐?”

颜昕也好奇。

“不会吧,”男人惊奇地看看身份证,又看看她,“这脸是像!还真是呢……我是赵则,你记得不?”

“赵则?”许惟仔细看他,想起来了,“是你啊。”

“对对对,是我是我。”赵则颇激动,“你比以前还漂亮,我都不认得了,你怎么回来了,啥时回的?钟恒知道嘛?”问完直骂自己猪脑袋,刚刚就是钟恒让他开房间的,赶紧又说,“你跟钟恒、你们俩……”

话说一半,脑子倏地清醒——不能问,不合适。

他收声,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你们没吃饭吧先上楼安顿一下,等会一起吃个晚饭吧!”

许惟点头笑笑:“好。”

赵则把身份证还给她们,对一旁犯迷糊的石耘说:“愣着干啥,跟柱子似的,你倒是把行李拎上去啊。”

“哦哦。”石耘反应过来,提着两个箱子领她们上楼,“姐,这边这边。”

赵则急火火跑到后院。

钟恒手里夹了根烟,靠在大水缸边打电话,被赵则在背心一拍,手机差点掉水里。

“钟恒!”赵则急不可耐地要探寻秘辛,没意识到自己的力气堪比武松打虎。

钟恒回了他一个“闭嘴”的口型。

赵则听话地安静了半分钟,又喊。

钟恒被他烦得不行,讲完两句草草收线。

赵则也不管钟恒脸色如何,张口就问:“许惟回来了!你啥时跟她联系上的?”

钟恒像没听见似的,专心致志在墙砖上磕烟灰,磕完再抽一口。

“你们……”赵则瞪着眼,“你肯定是把我们都骗了。你这家伙,这些年你俩一直没断吧,她是为你回来的?”

钟恒吐一口烟圈,扭过头来,脸庞笼在烟雾里。

“你脑子有洞吧,这种瞎几把梦我都不做。”

“……”

赵则被噎得无语,“行行行,我脑子有洞,你这辈子就跟泥鳅瞎几把过吧。”转头钻进小屋看望病怏怏的泥鳅少爷。

许惟放下背包,打量这间屋。空间不大,勉强放一张床和电视柜,但收拾得挺干净,桌子擦得亮堂,被褥不是其他宾馆普遍用的白色,而是灰色小格的。

许惟知道,这旅馆有些年头,里头大概是进行了装修改造,和记忆中的样子有差别。

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钟恒家的这间旅馆还在。

那钟恒呢?

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毕业就回了么?他找了别的工作,还是在帮家里管生意?

他……结婚没有?

手机震了,是颜昕发来短信,问现在要不要下去吃晚饭,许惟回:楼下见。

下楼前,许惟到卫生间洗了把脸,把妆卸了。大半天都在路上,天气又热,竟然没脱妆。

贵的化妆品就是不一样。

走到楼梯口,听到脚步声,一抬头,看见钟恒抱着一堆床单被套从楼上下来。他腿长脚快,一长截台阶很快踩完,就要到她身边。

之前的碰面太过突然,这会儿已经平静。

许惟张嘴:“钟……”

另一个字没出来,那高大的身影已经一阵风般地下楼了。

赵则在前台帮一对男女退完房,瞥见钟恒和许惟一前一后下来,不由叹气。

看这情形,一定是钟恒甩脸子。

赵则跟钟恒是一起穿开裆裤的交情,从小就看清了这人种种怪毛病。从前在十里八乡混事儿的时候,钟恒不讲道理,还横,挨揍都梗着脖子不低头。

后来有了许惟,他开始讲理了。但有一点没变,只要理让他占了,那你就等着吧。

得想一百零八种法子哄他。

那模样……赵则想起林优那只博美犬,借用林优的话,“傲娇又无耻”,那时的钟恒宛如一只人形犬类,品种不明,大概是二哈的体型,博美的脾气,不把毛给撸顺了别想安生。

赵则想,无论钟恒活到多大,多成熟,他那根犟筋都在,换皮容易换骨难。

钟恒抱着脏被子走去后院。

赵则喊刚回来的小章替他管前台,他和许惟一道走到屋外,说:“你那朋友到外头去了,说看看这巷子。”

许惟说:“那我去喊她一声。”

“行。”赵则说,“我去叫钟恒来,百和路有个川菜馆,熟人开的,我已经打电话要好位子了。”

许惟停了一下,笑笑说:“还是别叫他了,他……”

本想说他也不愿意,话没说完被一道影子罩住了。

赵则面色尴尬地指指她后头,许惟转过身。

钟恒斜靠着墙,一张俊脸曝在柔光里,目光晃悠悠跟她一碰。许惟被那眼神挠了挠,喉咙一干,后头的话怎么都说不出来了。

她好像听见钟恒笑了一声。

明明长了一张板正的脸,一笑,既邪又浪。

有什么好笑的?

许惟望着他。

钟恒一步走近,揪着赵则的后衣领把他拎走,“取车去。”

推荐热门小说十九日,本站提供十九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十九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第1章 下一章:3.第3章
热门: 罪全书(十宗罪前传) 拒绝惊悚NPC的求婚就会死 我在聊斋当县令 神控至尊 被全星际追捕 治愈系旅馆 官道 女王蜂 美女请留步(巅峰强少) 周天·姑麓山合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