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该死的温柔

上一章:第20章 一力降十会 下一章:第22章 窥探者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秦鹿是几天后才知道林遥之和季和玉比划了的事。

当时林遥之正啃着白水的冰棍坐在俱乐部的角落里快乐的玩着手机,便感觉到一片阴影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她一抬头,却是看到了秦鹿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

“怎么啦?”林遥之舔了口冰棍,被秦鹿的目光瞪的略微有些心虚。

“你和季和玉比了一场?”秦鹿问。

林遥之朝着秦鹿身后看去,果然看到了一脸歉意的唐文歌,知道肯定是他把这事儿告诉秦鹿的。

“嗯……”林遥之含糊的应声,“就比划了两下。”

“谁赢了?”秦鹿问。

林遥之弱弱的举起了自己的手。

秦鹿又问:“你没受伤吧?”

“没有呢。”林遥之表情委屈巴巴,嘎吱嘎吱的把嘴里的冰棍咬碎了,吞进了喉咙后,才含糊道,“那个季和玉可真狠啊,我差点不是他的对手。”

“噢?”秦鹿挑眉,显然不信。

“真的真的呢。”林遥之比手画脚的说着,“当时情形极端危机,那季和玉一招黑虎掏心,还好我躲闪迅速,我也不堪示弱,反手就是猴子偷桃——”

秦鹿听的嘴角微微扯了一下,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林瑶之的描述实在是太过有画面感。

“总而言之,我们两人战的是风声水起,日月无光,最后我终于靠着坚强的毅力险些取胜……”林遥之终于做下了结束语。

秦鹿点点头,总结道:“所以就是你把季和玉打败了。”

林遥之:“是的呢。”

秦鹿道:“真没受伤?”

林遥之眼神一转:“其实我不小心崴了脚,但是又没好意思说。”

秦鹿似笑非笑:“你崴了脚?刚才你进来的时候可跑的飞快。”

林遥之腆着脸:“这不是看见你高兴吗。”她又嘟囔了两句,“那个唐文歌是不是又在和你告状呢……”

“你没做坏事儿他怎么告你的状?”秦鹿问。

林遥之语塞,瞪着那双又黑又圆的眼睛半晌没说话,连秦鹿都从她那双眼睛里硬生生的看出无辜的味道。

“总而言之,你没有吃亏对吧?”秦鹿为这件事做下了结束语。

“没有没有。”林遥之摆摆手,“大家都是点到为止……”她声音腾然小了一些,大约是想起了季和玉那腰上被自己不小心踹出的青紫痕迹。

秦鹿也明白了什么,但他并未责怪林遥之,而是伸手轻轻的在她脑袋上拍了一下:“护具什么的还是要穿好,不然容易受伤。”

林遥之乖乖点头。

秦鹿这才转身走了。

林遥之看着秦鹿的背影,冲着不远处的唐文歌做了个鬼脸,唐文歌哭笑不得,他也不是故意要告林遥之的状,只是和秦鹿无意中提起了关于季和玉的事,才发现秦鹿不知道季和玉同林遥之比了一场的事。

“喂,你居然告我的状。”趁着秦鹿去教学员的功夫,林遥之凑到了唐文歌身边,抱怨道,“都说江湖恩怨,不涉及家人的,你咋还告状呢。”

唐文歌听笑了:“秦鹿什么时候变成你家人了?”

林遥之眨眨眼睛:“早晚的事嘛。”她摩拳擦掌的样子格外可爱,“我就不信还有比我左勾拳还漂亮的姑娘。”

唐文歌笑出了声。

“那个季和玉和秦鹿什么关系呀。”林遥之八卦道,“感觉他们两人不是很对盘的样子……”“以前我们几个关系比较好,后来因为秦鹿退役,他和秦鹿就杠上了。”唐文歌解释道,“说看不惯秦鹿自我放纵的样子。”林遥之道:“噢,这样啊。”唐文歌道:“嗯,所以其实关系也还好,就是有点别扭。”林遥之明白了,她又想起了在秦鹿家里看到的关于伯爵的录像,她直觉唐文歌知道关于伯爵的事,但总觉得这事儿不太好问,似乎涉及一些关于秦鹿的旧事。气氛就这么安静下来。季和玉才来俱乐部几天就被林遥之踹了一脚,此时正在秦鹿旁边的位置教他的学员,从学员成分上来说,他极有可能成为俱乐部的下一个顶梁柱。这一水的小姑娘,看的林遥之是眼睛都红了,最让她愤愤不平的是她那见色眼开的闺蜜也在其中。“你居然报敌人的课程!”林遥之也曾愤怒的谴责。闺蜜一脸无辜的回答:“你都把人家腰给踹青了,我好意思不报课吗。”林遥之竟然无言以对。季和玉来后,林遥之还在季和玉的学员里看到了几个秦鹿曾经的学员,看来她们也无情的叛变了。只不过她们的叛变的理由和陆筱不太一样,陆筱叛变是因为朋友妻不可戏,而她们叛变则是觉得季和玉这个眼角略微下垂,笑的一派温和的教练要比冷硬的秦鹿温柔许多。但显然这只是姑娘们的错觉。很快,整个俱乐部就被女生的惨叫充斥,林遥之眼睁睁的看着季和玉微笑着把一个姑娘的腿拉到了最大,随后用更加温柔的语气问她疼不疼,还能不能坚持。那姑娘眼泪都掉下来了,却哭着说教练我没事,然后季和玉就更加不客气的用了一把力。林遥之看的是浑身一抖,再看秦鹿那边,都是学员们给自己拉,显然要温和不少,不至于被拉的涕泪横流,险些当场晕厥。“秦鹿被抢了不少生意啊。”林遥之小声道,“这些识人不清的小姑娘哟……”唐文歌表示赞同,说其实最温柔的是自己啊,只可惜没一个姑娘报自己的课。林遥之瞅了眼唐文歌:“你长得也不差啊,为什么没有?”唐文歌摊手:“可能是珠玉在前,很难将就?况且他们两个都没女朋友……”林遥之同情的看着他,拍了拍他的肩膀。季和玉一来,俱乐部就更热闹了,特别是报名的姑娘们数量激增,不知道的人进来之后估计会以为自己到了女子俱乐部。好不容易授课结束,林遥之远远的招呼着秦鹿,说帅哥,帅哥,回家吗,我可以开车送你啊。一众女学员朝着她投来了愤恨的目光,林遥之毫不在意,反而挺起胸膛,骄傲的接受大家的羡慕嫉妒恨。“行啊。”秦鹿答应了。于是女学员们目光幽怨更浓,不明白眼前这个娇滴滴的姑娘,怎么就获得了教练的欢心。林遥之丝毫不在意,摇着车钥匙和秦鹿一起去了车库,先给秦鹿拉开了副驾驶,对着他做了个请的手势。秦鹿坐好后,林遥之才进入驾驶室,哼着歌把车开出了俱乐部。之前去过几次秦鹿家,此时林遥之已经对路线非常熟悉了,一路上都在和秦鹿聊天,说:“我总感觉好像忘了什么事啊。”秦鹿道:“什么事?”“不知道。”林遥之说,“好像弄掉了什么东西似得……”被林遥之弄掉的陆筱在俱乐部门口露出幽怨之色,拿出手机拨通了林遥之的电话号码,随后对这个重色轻友的闺蜜予以痛斥。林遥之接到电话后才想起来自己弄掉了一个人,瞬间心虚了,说明天就请陆筱吃大餐,让陆筱大人不记小人过,陆筱这才放了她一马。“嗨呀,我就说忘了什么。”挂断电话后,林遥之悻悻道,“我把我朋友给忘在俱乐部了……”秦鹿勾唇一笑。林遥之道:“对了,那个季和玉在抢你生意啊,他和你就那么不对盘吗?”秦鹿淡淡道:“他脾气可不好。”林遥之道:“看起来挺温柔的呀。”秦鹿:“是么,怎么看出来的?”林遥之道:“就……长相……和气质?”秦鹿沉默片刻:“你还没和他打够?”林遥之:“……”也是,当时唐文歌一提比划的事儿,季和玉马上就答应了,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想法,看来他的性格并不像他的脸那样温柔,只可惜似乎有不少姑娘已经上钩了。车到了目的地,林遥之看着秦鹿下车,秦鹿问她要不要进去坐会儿,林遥之高兴的应允了。因为来的太过频繁,咪咪已经习惯了林遥之的存在,只见他趴在客厅沙发上,听见两人脚步声,也不过是抬了抬眼皮,连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给。林遥之笑眯眯的凑过去,又开始罪恶的撸起了咪咪的卷毛,咪咪被撸的哼哼唧唧,朝着秦鹿投去了一个谴责的眼神。秦鹿已然习惯了,只是当做没看见,转身去厨房端了冰水出来。林遥之喝着冰水更开心了,问秦鹿晚上打算吃什么,秦鹿说今天吃沙拉和鸡胸肉,没有沙拉酱的那种。林遥之一听马上表示自己晚上还有饭局,就不叨扰秦鹿了。秦鹿哪里会不知道林遥之的小心思,似笑非笑的哦了声,倒也没有拆穿她。林遥之最讨厌的食物就是鸡胸肉,特别是蒸的那种,又柴又干,一点味道都没有,吃的她怀疑人生。现在她反正也不需要保持太精确的体重,平日三餐可以正常的吃,只要运动量足够就行了。“那我先走啦。”林遥之见时间差不多了,便同秦鹿告辞,“明天见。”“明天见。”秦鹿道,他看着林遥之蹦蹦跳跳的上了车,才转身回房,咪咪的目光更加幽怨,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到秦鹿说晚上要吃沙拉和鸡胸肉。“你不能吃肉。”秦鹿对自己的室友表示,“羊驼是草食系动物,肉消化不了的。”咪咪:“嗯~~嗯~~”秦鹿伸手就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道:“一点也不行。”说完转身就走,直接无视了咪咪那不甘的眼神。而林遥之这边却是上了车,她正顺着马路往前开,却是又看到了之前见到过的某个人影在秦鹿家附近鬼鬼祟祟的,这一次,她终于想起了这个人的身份,这人不是秦鹿的学员石谷秋吗,当时她和自己很是不对盘,被秦鹿拉过一次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林遥之还以为她是知难而退,放弃秦鹿了,可是这会儿怎么会跑到秦鹿家附近来了?而且林遥之上次似乎就在这边见过她,难道她家也是住在这边?越想越觉得不对头,林遥之把这事儿记在了心上,打算明天去俱乐部的时候,和秦鹿说一下,免得到时候出现什么意外情况。作者有话要说:  秦鹿手上用力:他看起来很温柔?林遥之:没……没……有,哥、哥!你最温柔了!秦鹿:这还差不多。林遥之:呜呜呜呜我的老腿啊——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推荐热门小说小娇娇,本站提供小娇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小娇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0章 一力降十会 下一章:第22章 窥探者
热门: 庄恬恬,你快跑 如懿传 天之逆子 大唐辟邪司2:深宫大劫 我在动物世界玩逃生 猎头游戏 恐龙大军在异界 年花 你要相信我真的是白莲花 匹夫的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