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季和玉

上一章:第18章 巨猿和伯爵 下一章:第20章 一力降十会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第19章 季和玉夏天就该坐在清爽的空调房里,喝着冰镇的气泡水,吃着热腾腾火辣辣的火锅。秦鹿做饭的时候,林遥之就在旁边帮忙,她发现秦鹿应该是经常一个人做饭,手艺十分娴熟,一锅散发浓郁香气的锅底很快就端到了桌子上。咪咪不知何时从二楼跑了下来,站在桌子旁边支着脑袋眼巴巴的看着,又被秦鹿以他不能吃辣为由无情的赶开。火锅的味道很不错,林遥之尝了一块,便对秦鹿的手艺大加赞扬。秦鹿则告诉林遥之,说以前自己住的时候经常做饭。“那现在呢?”林遥之把嘴里的蔬菜咽下去,“现在不做饭了?”“现在都是跟着俱乐部吃。”秦鹿道,“一个人做饭总是不好控制分量。”林遥之道:“你在这儿住多久啦?”秦鹿回答:“有了咪咪才搬过来的。”林遥之噢了声,低头继续吃。他们吃饭的时候,咪咪就在旁边哼哼唧唧,一副你们欺负我的表情,那双眼皮的大眼睛里透出的神情竟是让林遥之生出几分不忍来,只有秦鹿心硬如铁,叫林遥之不要心软。咪咪见讨不到好,气呼呼的转身走了,走到客厅边上,又转头在沙发上拉了一块垫子,蜷缩蹄子在垫子上缓缓蹲下。林遥之看笑了:“他这是做什么呀。”“嫌弃地脏。”秦鹿头也没回便知道咪咪做了什么,解释,“一直都这样。”林遥之闻言哈哈大笑起来。酒足饭饱后,林遥之也不好再继续打扰秦鹿,早早告辞。秦鹿便开车将林遥之送到了家门口,看着她上楼去了,才开车离开。林遥之打着哈欠到了家中,并未看到自己哥哥林霂之,这才想起林霂之已经去了新疆取景。家里空荡荡的,林遥之爬到沙发上摊倒,拿出手机给自己哥哥打了个电话。电话响了十几声也没人接通,大约是忙着拍戏没空接电话,林遥之便又打给了哥哥的经纪人赵统。经纪人接通电话,叫了声遥遥。“赵哥,我哥呢?”林遥之问。“拍戏呢。”赵统道,“你回家没有?”“回了。”林遥之说,“趴家里沙发上呢。”“你哥刚才还在问呢,”赵统道,“一个女孩子,不要回去的太晚了。”林遥之嗯了声,又和赵统聊了几句,得知林霂之没什么问题后,才挂断电话。虽说林霂之比林遥之大上几岁,平时也是他在管着林遥之,但真遇到什么事儿的时候,林遥之却是保护林霂之的那个人。有一次林霂之出去买东西被粉丝认了出来,当场差点引发骚乱,还是林遥之硬生生的把粉丝拦了下来,让林霂之跑了,这事儿才没闹大。挂断电话,林遥之摇摇晃晃的从沙发上爬了起来,懒懒的打了个哈欠,便去洗澡睡觉了。第二天,是个雷雨天。林遥之是被雷打醒的,窗外的雨哗啦啦的冲刷着玻璃和草木,砸的整个世界都噼啪作响。但空气是依旧是闷热的,林遥之醒来后也没有起床,就缩在床边发着呆,直到被电话的铃声叫回了神。“遥遥,你在做什么呢?”闺蜜的陆筱的声音从那头传来,“出来玩呀。”“这天气出来玩?”林遥之惊了,“你不怕被雷劈啊。”陆筱:“怕什么,你又没做坏事儿。”林遥之道:“你在哪儿呢,就叫我去玩?”陆筱道:“俱乐部啊,你不是让我燃脂吗,我现在不正燃着吗。”林遥之:“……哪个俱乐部。”陆筱狐疑道:“还能有哪个,当然是秦鹿在的俱乐部了,难道你背着我又找了别的小妖精?”林遥之奇了怪了:“你在燃脂,你确定??你前天不是还在叫我吃炸鸡吗,今天怎么就燃上了?”陆筱道:“燃脂这种事情当然要挑个天时地利人和的好时候燃了……不和你扯了,你过来不?”以自己对这个闺蜜的了解,林遥之知道事情肯定没那么简单,她道:“你说实话我就过来。”陆筱长叹一声,说我亲爱的朋友,你何必逼迫我至此呢,其实是这样的……原来那日陆筱见过秦鹿后,就对秦鹿的美貌念念不忘,但也知道朋友妻不可戏,所以只打算过来过过眼瘾就算了,谁知道却在打算离开的时候,被另外一个美人拦下,随后色欲熏心的她就这样昏头昏脑的在俱乐部报了一学期的散打课程。林遥之都听愣了:“那你叫我过去干嘛?”陆筱怒道:“要不是你拉我到这,我至于被美色所惑吗,你得对我负责!”林遥之:“……”陆筱道:“来不来嘛!”林遥之瞅了眼外面电闪雷鸣的天气,思量片刻,觉得自己好像的确没做过什么坏事儿,也不用太害怕,于是答应了:“行吧。”于是,林遥之在轰隆隆的雷声中开车去了俱乐部,好在俱乐部离家也不算太远。但她还没进去,就在门口听到了熟悉的惨叫声。她的好闺蜜陆筱叫的像只被刀捅了脖子的猪,嗷嗷嗷的叫声陪着轰隆隆的响雷简直如同受刑一般。林遥之没急着往里面走,而是先在外面观察了一下。今天俱乐部应该休息,场馆里几乎没什么人,就只有几个稀稀拉拉的学员,而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自然是叫的响彻整个俱乐部的陆筱了。她被一个男人按在地上,从姿势看来,比较容易引起误会,但林遥之却清楚知道,她只是在被教练疏通筋骨而已。“陆筱?”林遥之远远的叫了一声。陆筱哭着扭头:“遥遥,遥遥……我……啊!教练,你轻点啊,我不行了——”那教练道:“我还没往下压呢。”陆筱道:“别别,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教练笑了起来。林遥之走近才发现这教练是张新面孔,之前未曾见过,不过也难怪陆筱会中招,这男人长得的确漂亮。和秦鹿那种硬朗的俊美不同,他的轮廓更加柔和,眼角微微垂着,看起来格外的温柔,此时表情带笑,仿佛春日抽芽的嫩绿草木,让人看了心生暖意。当然,暖起来的前提是他先得把抓着的陆筱给放了。陆筱之前一点这方面的功底都没有,一副快要背过气的样子,教练松了手她也没缓过劲来,嘴里啊啊的小声叫着。林遥之揪了一下她的脸:“你没事吧朋友。”“没……”陆筱道,“你终于来了……”林遥之从兜里掏出一包坚果:“来是来了,但是我又不练。”陆筱:“……”教练听着二人的话对,笑了起来,笑声是和他气质相符的一派温柔:“把你朋友也叫过来报课了?”“她可不用报课。”陆筱道,“她厉害着呢……能和秦鹿打个五五开!”林遥之道:“你在说什么呢?”陆筱道:“难道不是?”那教练只是笑,大约是把林遥之和陆筱说的话当做了玩笑,并未放在心上。但林遥之却很不客气的来了句:“我和他可还没打过,万一是四六开呢。”“谁六?”陆筱问。“当然是我六了。”林遥之用那张可爱的脸蛋,说出了毫不客气的脸蛋。都道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身为武者,好胜之心是必须有的,林遥之虽然挺喜欢秦鹿,但也决不会轻易的觉得自己技不如人,说白了,她的骨子里也是骄傲的。“你们这群小姑娘真有意思。”听着两人的对话,教练脸上的笑意却在渐渐的淡下,“和秦鹿打的四六开,当真?”“自然当真。”林遥之道。他们正在说话,身后却有人叫出了林遥之的名字,只是不是当事人秦鹿,而是之前在秦鹿家见过的那个和秦鹿关系不错的唐文歌,唐文歌大概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内容,对着那教练道了句:“季和玉,你小瞧这个姑娘,是要吃苦头的。”原来教练的名字叫季和玉,倒是和他的气质十分相配,但是他显然没把唐文歌的话语放在心上,只是冷淡道:“能吃什么苦头。”“不然你们两个比划比划?”唐文歌道,“点到为止。”季和玉道:“和她?”他虽然没有说出来,但眼神却是隐藏不住的轻蔑,显然对于身材娇小的林遥之根本不屑一顾。也是,两人的身材差距摆在那儿,林遥之再怎么厉害,也是个女孩子。都道一力降十会,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技巧根本不值一提。林遥之也不笑了:“怎么,不敢?”季和玉道:“不是不敢,我是怕伤了你。”林遥之上下打量了季和玉一番:“你和秦鹿打过?谁赢了?”季和玉淡淡道:“秦鹿。”林遥之道:“你连秦鹿都打不过,还担心伤了我?”她毫不客气,“别开玩笑了。”唐文歌本来只是开个玩笑,却见两人间的气氛剑拔弩张,顿时有些无奈:“遥遥,你别刺激他,他和秦鹿不太对盘。和玉,我跟你开玩笑呢……”“那就来比划比划吧。”谁知季和玉并不给唐文歌面子,他脸上再无一丝温柔之色,只余下冷漠,“先说好,伤到了,我可不负责。”“嗯。”林遥之道,“我也不打算负责。”还在地上坐着的陆筱目瞪口呆,完全没有想到就因为自己开的玩笑话,自己的闺蜜居然就要和教练打起来了,外面又是一个响雷在头顶上炸开,将俱乐部里的气氛,衬托的更加诡异。看来这场比划,还真是无法避免了……作者有话要说:  林遥之:我和秦鹿四六开,他六我四!秦鹿:我同意。林遥之:我说的是我们的胸。秦鹿:?????????林遥之:嘻嘻嘻

推荐热门小说小娇娇,本站提供小娇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小娇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8章 巨猿和伯爵 下一章:第20章 一力降十会
热门: 血手印案件 轻狂 暴殷 穿成自己的替身 二号首长3 算命师在七零 与少将的夫夫生活[星际] 天庭清洁工 天坑鹰猎 快穿之打脸狂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