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她是小甜甜

上一章:6. 真正的受害者 下一章:8. 再见俱乐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若是只从外表上来看,程冕无论如何也不相信林遥之是前几天在俱乐部玩沙袋玩的特别好的那个姑娘,这散打吧,说白了就是个体力活,一般情况□□重是和力量成正比的,这也是为什么散打运动员严格控制体重的原因,因为比赛是分了公斤级别的,要是体重超过了自己的公斤级别,那就等于直接失去了参赛资格。

“程弟弟。”林遥之笑眯眯的占着他便宜,“我叫林遥之,你好呀。”

“你别听比比在那儿乱说。”程冕被林遥之这么叫着,似乎有些不好意思,那张满是络腮胡的脸上居然浮起了一丝红晕,“你叫我程冕就行。”

“比比?”林遥之被这称呼惊了一下,“谁是比比?秦鹿?”

程冕道:“他不是叫秦鹿么,小鹿斑比嘛,我们都亲切的叫他比比。”

林遥之:“……噗。”这名字也太可爱了吧,乍一听简直像是baby的简化版。

在旁边的秦鹿脸色越来越黑,程冕的求生欲还是很强的,赶紧转移了话题,他可打不过秦鹿。

于是林遥之就在包厢里寻了个位置,一边吃果盘一边听程冕聊天,和秦鹿不同,这程冕简直是个话痨,而且看起来和秦鹿关系不错,就这么一会儿功夫,都快讲到秦鹿幼儿园尿裤子的黑历史了。

也亏得眼神不能杀人,不然程冕恐怕早就被秦鹿的目光给解剖了几百次了。

林遥之笑的花枝乱颤,从程冕的话语中,她了解到秦鹿和自己相似,也是从小就开始学习散打,并且还参加过全国的散打比赛,拿下过银奖,后来因为一些原因退役,就在俱乐部任职。

“为什么要退役呀?”林遥之好奇的问,这秦鹿还不到三十岁呢,正是运动员的黄金年龄。

程冕却笑着道:“可能是因为他发现了他的真爱吧。”

“真爱?”林遥之更好奇了。

程冕不要脸的指着自己:“我啊。”

秦鹿在旁冷冷道:“打死真爱可会轻判几年啊,你确定要当我的真爱吗?”

程冕无耻道:“哼,昨天叫人家小甜甜,今天就要打人家,有了遥遥这个新欢,就忘了我这个旧爱了。”

秦鹿撸起袖子,程冕见状赶紧认怂,说对不起大哥,我只是开个玩笑,你看在我昨天给你带的葱油饼的份上请原谅程弟弟这小小的错误。

林遥之被程冕逗的都要笑的背过气去了,不过她也没有继续问关于退役的事,看来这事另有隐情,不然程冕也不会刻意的岔开话题。

歌唱到十一点,大家便要散了,秦鹿提出送林遥之回家。

林遥之欣然应允,坐上了秦鹿的副驾驶。

夏日的夜,反倒比白日来的更亲切。

热气退下,风也带上了一丝清凉,树梢上的蝉已经睡了,抬起头来看便能看见灿烂的繁星和一轮皎洁的白月。

街道上的车流渐少,摇下窗户也不觉得聒噪。林遥之坐在副驾驶上,侧着头看看着秦鹿。

秦鹿注意到了林遥之的目光,他道:“看什么呢?”

林遥之笑着说:“看你好看呀。”

秦鹿道:“你都这么直白的?”

林遥之说:“你喜欢我委婉一点?”

秦鹿失笑,他发现林遥之这姑娘,长是温婉可人,但真要接触起来,其实性格很是直白,大约是在自己面前没有伪装的缘故吧,不过这份直白,倒也并不让人讨厌,反而十分的可爱。

林遥之弯着眼角:“今天谢谢你呀。”

“我又没帮你揍你男友。”秦鹿说,“你谢我做什么。”

林遥之道:“揍可不行。”她表情认真又严肃,“你和我前男友对上,可指不定谁会占便宜呢。”

秦鹿眉头微微挑起,显然不同意:“哦?”

林遥之道:“你啊,虽然身上的肌肉都很漂亮,但是和我前男友对上,真的要小心点,毕竟你一拳下去,可能就直接把他打死了。”

秦鹿听笑了,肩膀微微抖动,眼睛也弯起好看的弧度。

林遥之还继续保持着自己严肃的表情:“你看我和他谈恋爱的时候,都小心着呢,这一巴掌过去,指不定就是一条人命啊!谁敢和他打啊!”

秦鹿道:“你男友不知道你学散打?”

“哼。”林遥之嘟起嘴,学着程冕的语气道,“人家可是小甜甜,散打是什么,人家可不知道呢。”

秦鹿又笑了,他和林遥之在一起的短短几个小时,比他一个星期还笑的多。

林遥之伸手戳了戳秦鹿的肩膀,道:“我说真的,我身边的朋友没几个知道我学过散打的,你要是和他们认识了,可别掀我老底。”

“好。”秦鹿似笑非笑道,“你就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小甜甜,散打什么的,你才不知道呢。”

林遥之满意的笑了。

到了家门口,两人互相告别,林遥之目送着秦鹿远去,然后哼着歌儿,心情很好的蹦跶着回了家。

用钥匙打开家门,林遥之却发现家里的灯还亮着,一进客厅,自家本该睡了的老哥阴沉着脸色坐在客厅沙发上,手里捏着剧本,眼神不善的看着晚归的自己。

“还知道回来啊,这都几点啦。”林霂之不悦道。

“哥~~~”林遥之冲上去给了林霂之一个熊抱,林霂之差点没被她抱断气,等林遥之松手后好一会儿缓过来,咬牙切齿道,“你是想把我直接弄死在你怀里吗?”

林遥之忽闪着自己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哥哥;“王飞涵又来找我了。”

“什么??”林霂之果然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那货还敢来找你??”

“是啊。”林遥之委屈道,“要不是那么多人,我真想再打他一顿啊。”

林霂之想了想道:“那你下手得轻点,真打死了也不好交代,他那身板,你两拳下去怕是就没了。”

林遥之道:“肯定的。”她握紧了自己的拳头,磨牙,“我有分寸!”

林霂之道:“他在回来的路上拦你了?”

“没有啊。”林遥之回答。

于是问题又回到了最开始的时候,林霂之眯起眼睛,目光好似X光似得上下打量着自己的妹妹,道:“那你为什么回来这么晚。”

“哦,他们不是约着唱KTV了嘛。”林遥之道,“我就多玩了一会儿。”

林霂之道:“可是小依十点就到家了。”

林遥之语塞,憋了半天憋出句:“你怎么知道小依几点到家的。”

林霂之说:“他们说你可能心情不好,让我安慰你一下。”不过那群朋友没敢提王飞涵的事,所以他还以为是别的事惹到了他的妹妹。

林遥之知道瞒不过去了,只能把秦鹿的事说了出来,林霂之听完后心情十分复杂:“你看上他什么了?”

林遥之:“我看上了他坚韧不拔的性格,永不言败的精神!”

林霂之:“说人话。”

林遥之老实了:“对不起,我就是看他长得好看。”

林霂之气的就给林遥之脑袋上来了一下,他这个妹妹哪里都看,就是十分严重的颜控,那个王飞涵他就看不上,但林遥之喜欢,他只能随着林遥之去了。

“不过秦鹿不同!”林遥之摇头晃脑的,“和外面的妖艳jian货很不一样,他班里全是漂亮的姑娘,他一个都看不上!”

林霂之:“那能看上你啊?”

林遥之:“他夸我美呢!”

林霂之狐疑的看着林遥之:“真的?夸你哪里美?”

林遥之:“……夸我……反正就是夸我美了!”她才不想再提到什么上勾拳的事,简直了。

林霂之虽然对此依旧抱有疑问,但林遥之死活不肯松口,便没有继续追问,于是只好叮嘱林遥之注意安全,一旦发现不对劲一定要早点撤,不然秦鹿可不像王飞涵那么好对付,这要是撕破脸,两人说不准还真的得天雷勾地火的干一架。

林遥之敷衍完了自己哥哥,这才被允许去睡觉了。

她洗个澡,又敷了面膜,躺在床上打开了泡沫剧,打算看会儿剧就睡觉。睡前自然没忘记给秦鹿发条信息道晚安。

林遥之本来没指望秦鹿回,却出乎意料的也收到了秦鹿的“晚安”。

心里一阵高兴,林遥之握着手机哼起了小曲儿,她想了想,又给秦鹿发了一条信息,询问秦鹿明天有事没有。

秦鹿表示没有。

“那我来俱乐部看你训练吧。”林遥之厚着脸皮发语音,“我蛋糕店里又出了很美味的新品,给你带几分过来,你那个喜欢吃蛋糕的朋友也在俱乐部吗?”

“不在。”秦鹿道,“不过我可以给他带回去。”

“带回去?”林遥之立马警惕了起来,“你们住在一起?”

秦鹿:“对。”

林遥之:“唔……是室友啊?”

秦鹿:“算吧。”

林遥之想了想,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像秦鹿这样性格的人也会和人同居吗?还和一个喜欢吃甜食的男人同居?她觉得自己有必要收集一下这个同居室友的信息,免得出现什么不必要的意外……

推荐热门小说小娇娇,本站提供小娇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小娇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6. 真正的受害者 下一章:8. 再见俱乐部
热门: 死人经 寻龙记 H庄园的午餐 宠夫(快穿) 校草男友大有问题[穿书] 大唐第一相士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陪我 党校 假戏[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