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真正的受害者

上一章:5. 一顿夜宵 下一章:7. 她是小甜甜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折腾了一路,总算是成功把何淼淼送到了家。

虽然临走时何淼淼依旧对林霂之依依不舍,但从她的言语上听起来她似乎已经全然将林霂之当成了自己醉后的幻觉,毕竟一直喜欢的偶像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一般人还真是不太能接受得了。

送走了何淼淼,林遥之本来打算让林霂之也把秦鹿送回去,秦鹿却拒绝了,表示自己可以去打车,不用麻烦林霂之。

林霂之挑剔的打量着秦鹿,那目光比看林遥之的前男友还苛刻:“行吧,那就不送了。”

秦鹿摆摆手,干净利落的离开了。

林遥之则有点奇怪林霂之对秦鹿的敌意,说:“哥,你为什么不喜欢他啊?”

林霂之看了眼自己的傻妹妹:“他太好看了。”

林遥之:“可是我前男友也很好看啊。”只是好看的类型和秦鹿不太一样。

林霂之道:“他虽然长得好看,但脑子不好使啊。”

林遥之:“……”

林霂之摸摸下巴,用品评的语气道:“至少从外表上来看,这个秦鹿的脑子肯定比你前男友的好使。”

林遥之表示赞同。

林霂之道:“所以我觉得他不是个好东西。”

林遥之:“……你这逻辑是不是哪里不对。”

“哼,哪有不对。”林霂之把口罩重新戴上了,“被我妹妹看上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林遥之无话可说,她这个哥哥从小到大对一切靠近她的雄性生物都充满了敌意。

“走吧,回去休息。”林霂之道,“我给你泡了冰镇柠檬水……还加了蜂蜜呢。”

林遥之笑着说好。

外面热得像蒸笼,刚一走进室内,手臂上的肌肤就因为冰冷的空气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林遥之去浴室里把自己洗的香喷喷的,披着湿漉漉的长发爬到了沙发上,喝着林霂之给她泡的柠檬水。

林霂之坐在旁边打游戏,笔记本被他敲的噼里啪啦的:“把头发先吹干,别感冒了。”

“嗯。”林遥之含糊的应着,“哎,他还敢联系我耶。”

“谁?”林霂之问。

林遥之道:“王飞涵。”

王飞涵就是她前男友的名字。

“你没把他拉黑?”林霂之凑了个脑袋过来。

“拉黑了啊,QQ微信啥的全都一起拉黑了,他是给我发的邮件。”林遥之,“啧,他脸皮真的好厚啊。”

“脸皮不厚当初也追不上你。”林霂之道,“我觉得他这个人还是有优点的。”

“什么优点?”林遥之问。

“记吃不记打。”林霂之道,“你看你才揍了他一顿,他就又屁颠屁颠靠过来了,真是个小——可——爱呢。”

林遥之心想你小可爱那三个字不说的那么咬牙切齿我还会勉强信一下。

邮件里,王飞涵用一千字详细的描述了自己对林遥之的爱意,又用一千字对自己出轨这件事表示歉意,最后的一千字情绪激烈的询问他和林遥之两个人之间还有没有复合的可能性。

林遥之看完邮件的想法就是出轨男友总不听话,打一顿就好了。

林霂之也清楚自己妹妹在这事儿上不会轻易退步,所以两人都把王飞涵的话当成了笑话,全然没有放在心上。

第二天,酒醒的何淼淼给林遥之打了个电话,有点不好意思的对昨日的失态道了歉。林遥之表示没什么关系,并且赞美了何淼淼的酒量。

“唉,以后再也不喝这么多了。”何淼淼说,“我喝多了都出现幻觉了,还以为自己看见了黄千炎。”

林遥之:“唔……”

何淼淼道:“我甚至还以为黄千炎是你哥!”

林遥之想了想,决定还是不瞒着何淼淼了,坦诚道:“你没有出现幻觉,黄千炎就是我哥。”

何淼淼:“……”

电话那头安静了几分钟,随后尖锐的惊叫声刺痛了林遥之的耳膜,何淼淼道:“啊啊啊啊,我是在做梦吧,我酒还没有醒吧?黄千炎,活的黄千炎啊!!!”

林遥之跟着笑了起来,她觉得何淼淼这姑娘的确挺有趣的,看着像个御姐,但其实是个小孩子心性。

随后林遥之答应何淼淼,帮她找自己哥哥要个签名才让何淼淼平静下来。

林遥之挂断电话,看着这会儿时间还早,本打算去蛋糕店里逛一圈,却接到了朋友的电话,说小依今天晚上过生日,问林遥之要不要过来玩。

小依是林遥之大学时的同学,她人缘好,大学时进了不少社团,交的朋友即便是离开了校园依旧有联系,想着反正没事儿,便随便应下了,还说让他们别买蛋糕了,自己带一个现做的过来。

换了身清爽的长裙,林遥之化了个淡妆就出门了。

提前打了个电话到店里,让店员做好蛋糕,林遥之顺便去店旁边的商场里给朋友挑选好生日礼物。在待人方面,她从来都很周道,不过即便如此,交心的朋友也是屈指可数,至少今晚见的那十几个人,连她练过散打这事儿都不知道。

到了七点多钟,炎热的太阳总算是落入了地平线,地表温度略微有些下降了。

林遥之提着蛋糕和礼物来到了朋友们约定好的餐厅,还没进入包厢,便听到里面传来了吵杂的话语声。

林遥之敲了敲门,随后推门而入,刚进去,包厢里的众人便哄闹了起来。

“遥遥,你来啦。”寿星小名叫小依,热情的招呼着林遥之,“快过来坐呀。”

林遥之笑眯眯的嗯了声,随手将蛋糕放下,只是她的目光却落在了某个不起眼的角落。

不起眼的角落里,坐着一个盛装打扮的男人,那人似乎还特意去烫了头发,乃至于修了眉毛,如果只看外表,当真会让人赞叹一句玉树临风。

只可惜,林遥之在看到他后,脸上的笑容淡了下来。

没错,这人就是林遥之厚脸皮的前男友,她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见到他。

大约是见到林遥之的表情不太对,小依赶紧解释,说遥遥你别生气,咱们今天就吃个饭,不说别的事。

林遥之道:“不说别的事,好吧。”她撩了撩耳畔的黑发,笑的柔软又温和,像个脾气很好的小姑娘,“那大家都不准提哦。”

小依这才松了口气,道:“对对,大家都不提。”他们这群人只知道林遥之和王飞涵分手了,却不知道他们是因为什么分掉的,不过从王飞涵的话语中感觉似乎只是因为一些小矛盾,只要稍微哄一下,两人应该就会复合。

都说宁拆十座桥不拆一对人,如果两人复合了,那自然是好事,不过这都是林遥之来之前他们的想法,现在林遥之来了,态度还有点不对劲,小依在敏感的察觉到后,赶紧圆了场。

今天定的餐是中餐,菜品味道都很清爽,如果不是同桌坐着个讨厌鬼,林遥之觉得自己会更开心,好在大部分朋友们也都说到做到,没有人再提王飞涵的事,倒是有两个和林遥之关系一般的女生似乎是对王飞涵有点兴趣,一直在和他有说有笑的。

林遥之并不介意,毕竟前男友就算想找头猪谈恋爱,她也管不着。

酒足饭饱,众人又约着去KTV唱歌喝酒,林遥之本来是婉拒的,但在朋友们的热情邀请下还是同意了,反正她回家也没事做,虽然看着王飞涵这人是挺讨厌的,但错的又不是她,她凭什么要躲?

打车去了附近的KTV,林遥之点了几首歌便坐在桌子面前吃起了果盘。

王飞涵在吃饭的时候一直挺老实,没敢来招惹林遥之,这会儿正坐在旁边喝闷酒,林遥之把他当做空气懒得去看。

唱了大概十几首歌的功夫,包房里的气氛也越发热烈,林遥之虽然不像她哥那样多才多艺,但唱歌还是很好听的,当年还在校园十佳歌手比赛上拿过奖呢。

只是就在她握着话筒唱着《七里香》的时候,另外一个声音却从音响里放了出来。

“遥遥。”不知道什么时候,王飞涵坐在了点歌台上,手里握着另外一个话筒,他深情的凝视着林遥之,语调悲伤,他道,“你还记得,我们认识之后第一次来KTV,你唱给我听的第一首歌吗?”

林遥之:“忘了。”

王飞涵道:“可是我却记得,记得清清楚楚。”他站起来,缓步走到了林遥之面前,单膝跪地,“你当时唱的就是这首七里香,我听完歌,就知道非你莫属。”

林遥之心想这小王八犊子戏还真多,我倒要看看你今天能玩出什么花样,不过虽然心里已经骂开了花,但她脸上还是做出一副梨花带雨受到惊吓的神情,“你做什么呢王飞涵!我们已经分手了!”

王飞涵道:“不!我不同意!我从来没有同意过!”

林遥之心里骂娘,想着在警察叔叔面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她道:“你不同意也无所谓,反正我们已经分手了!”

“遥遥,你再给王飞涵一次机会吧。”旁边的朋友小声的劝着,“他真的特别喜欢你,你们分手之后他天天都去喝闷酒,喝醉了嘴里还念叨着你的名字。”

“不,别说了。”王飞涵悲痛道,“我需要的不是遥遥的怜悯,我需要的是她的爱!”

不得不说,他这张俊脸摆出这样深情又隐忍的神色的确让人十分不忍,周遭的几个女生都纷纷露出同情之色,要不是因为他们分手是因为原则性问题,林遥之或许还真会再给他一次机会,只可惜此时的林遥之已经看透了自己前男友漂亮蠢货的本质,对此无动于衷,心硬如铁,但为了维持自己的形象,她还是做出了一副深受感动的模样,然后说:“你说你那么爱我,你为什么要出轨呢?”

这话一出,周围很是感动的女生们表情都僵了一下,说实话,出轨这事儿吧,无论是谈恋爱还是结婚,都是大忌。

“我只是一时没有把持住。”王飞涵道,“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林遥之颤声道:“你出轨就算了,在我质问你的时候,你居然还打我……要不是警察来的快,你……”

王飞涵愣住了,他不可思议的看着林遥之,就这么呆滞了几秒钟,似乎是在思考自己什么时候打过林遥之——挨打的那个不是他吗??

朋友们的表情彻底变了,看向王飞涵原本同情的眼神变成了嫌弃,这出轨就算了吧,居然还家暴,林遥之那么可爱的女生居然也下得去手,这人可真是够不要脸的,简直是人渣中的战斗渣。

王飞涵见形势逆转,连忙辩驳:“不、不是这样的,我没有打你啊,明明是你打的我!”

林遥之心里冷笑,脸上却显得哀愁无比,此时他们林家祖传的演技终于得到了完美体现,一滴晶莹剔透的泪水,滑过了她巴掌大的脸颊,顺着下巴滴落,让周围人看的心中一颤:“你明明就有扇我耳光。”——当时王飞涵的确是想扇她耳光,只是被她伸手抓住了手腕没得逞罢了,所以这话也不算是冤枉他。

王飞涵急道:“你怎么这么说,我虽然是想扇,可是明明没有扇到啊!我哪有打你啊?!”

“呜呜呜,呜呜呜。”林遥之捂住脸哭了起来,“难道非要打到我脸上才算打吗?要不是被拦住——王飞涵,你又出轨又家暴,今天却在这里装深情款款,你就知道欺负我,你太无耻了,太无耻了!”

她那柔弱哭泣的身姿,像是被大风吹拂的纤细芦苇,让人看了心中不由升起了浓浓的心疼和同情,与此同时到来的,还有对罪魁祸首王飞涵的愤怒和唾弃。

“王飞涵,你他妈真是够不要脸的啊,咱们遥遥那么可爱,你不但出轨,居然还打她,现在在这儿装什么好人,赶紧滚出去!”有男生看不下去了,直接走到林遥之面前一把掀翻了王飞涵。

王飞涵被这逆转弄得彻底的懵了,他没明白受害人怎么就变成了林遥之,慌乱道:“不、不是啊,明明是林遥之打了我,怎么就变成我家暴她了。”

“林遥之打你?”女生也看不下去了,“你多高啊?你都要一米九了,她一个一米六几的小女生打你个一米九的大男人?拿什么打?你说这话的时候也不摸摸自己的良心,太过分了吧!!”她刚才还在替林遥之感动,这会儿恨不得冲上去给王飞涵这不要脸的东西两巴掌。

王飞涵语塞,要不是他自己就是亲身经历者,也不可能相信林遥之的力气那么大。

“对啊,林遥之连个瓶盖都拧不开。”男生道,“还打你?你是草包做的吗?被一个小姑娘打?”

王飞涵无话可说,只能狼狈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他恨恨的看了眼林遥之,甩下了一句狠话:“林遥之,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林遥之心里冷笑,心想要不是这儿这么多人,我今天就要了你的狗命,但想归想,面容之上悲哀之色更甚,干脆扑到了身旁女伴的怀中呜呜抽泣起来。

大家都被气的不轻,本来以为王飞涵和林遥之只是小矛盾,大家还想着撮合一下,这会儿看来,林遥之和他分手简直太对了,而且林遥之居然没有告诉其他人他们分手的原因,给王飞涵留了面子,这脾气真是太好了……殊不知林遥之自己也有点心虚,毕竟王飞涵可是真的被她揍了。

王飞涵在众人谴责的目光下狼狈离开。

林遥之掐了会儿表,感觉时间差不多了,才停住了啜泣,委婉的站起来说自己想去趟厕所。

众人看她眼圈红红,楚楚可怜的样子,很是不忍,觉得自己仿佛成了王飞涵的帮凶似得,还有女伴问需不需要陪着林遥之一起去厕所。

林遥之委婉的拒绝了,虚弱的说自己没事,然后踉跄着出了包厢。

大家担忧的看着她的背影,寿星小依不高兴的说:“我就说别叫王飞涵来,你们非要这么搞,看看,遥遥多难过啊。”

“我也没想到王飞涵是这么个东西啊。”主持这事儿的男生小声道,“太他妈的人渣了,可怜了我们遥遥,唉,下次一定不参合这些事了。”

林遥之离开包房后,就直起了身板,嘴里小声碎碎念的骂着王飞涵那个王八蛋,还浪费了她几滴眼泪。

一边骂着,一边低着头用纸巾擦着眼泪,却不想转身就撞在了一个人身上。

“抱歉,抱歉!”林遥之赶紧道歉,谁知抬起头,竟是看到了秦鹿蹙着眉头的脸。

“你怎么在这儿?”林遥之吓了一大跳。

秦鹿并不回答,只是沉默的看着林遥之,林遥之被看的有点后背发毛,小声的说:“怎么了?”

“谁惹你了?”秦鹿道,他伸出手,拇指在林遥之的脸颊上轻轻的摩挲了一下,沾上了些水渍,“你哭了。”

林遥之语塞,她总不能说自己刚才为了演戏怼前男友才故意哭的吧。

“嗯?”秦鹿又问。

林遥之嗫嚅半晌,才勉强从嘴里憋出一句:“就……就是前男友。”

秦鹿:“他?”他眉头蹙得更紧了,“你不是把他揍跑了吗,他还敢来招惹你?”

林遥之小声:“是他冤枉我!我可委屈了!”她拭去了眼角的泪水,“就……不小心哭了。”她可没敢说自己是演戏。

秦鹿道:“他在哪儿?”

林遥之说:“已经走了……你要干嘛?”

秦鹿眸色微沉:“看来你没把他揍痛,他才敢再来冤枉你,这次我来,保证他下次见了你就跑。”

林遥之噗嗤一声笑开了,心情顿时好了许多。

秦鹿见她笑了,表情才略微柔和下来,他伸手揉了揉林遥之的脑袋:“下次遇到这种事,给我打电话。”

林遥之说好,说完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她道:“那我先去趟厕所……你在哪个包房啊?”

秦鹿说了他们的包房号,说是俱乐部组织的团建活动,他不太喜欢唱歌,就出来抽根烟。

林遥之道:“那我上完厕所去找你玩?”

“嗯。”秦鹿道,“不过都是一屋子的男人,你不过来也行。”

林遥之笑着点点头,转身进厕所去了。

在厕所的镜子里,她看见了自己红红的眼睛和鼻头,这红色衬着她白净的皮肤,看起来倒还真是有几分楚楚可怜,难怪秦鹿刚才那么紧张,还以为她受了欺负。其实如果林遥之真要受欺负了,恐怕红的不是眼睛,而是握紧的拳头。她可不想真的在朋友们面前把王飞涵揍一顿,还帮他多了个受害者的名号,现在倒是刚刚好,王飞涵人渣的名气已经打出去了,也不用担心自己周围的人再和他有什么接触。

至于王飞涵放下的狠话,林遥之是一点没放在心上,草包就是草包,再怎么样也折腾不出花儿来。

林遥之心情颇好的哼着歌儿,对着镜子把自己花掉的妆容给补上了,随后提着包蹦跶着数着数字,找到了秦鹿说的房号,小心的敲了敲门才推门进去。

“哟,这位不是那天那个打沙袋的美女吗?”众人的目光看过来,有人一眼就认出了林遥之,那人笑道,“秦鹿,你从哪儿把人家小姑娘骗过来的。”

秦鹿看了他朋友一眼:“别开人家小孩的玩笑。”

林遥之腼腆的笑着:“我才不是小孩呢!”

秦鹿道:“你多大了。”

林遥之道:“二十五了都!”

朋友道:“看不太出来啊,我还以为你是大学生呢。”

秦鹿不咸不淡:“你以为人人都像你长的这么老?林遥之,你猜猜他多大了?”

林遥之看向秦鹿的朋友,他朋友留着一脸的络腮胡,怎么看怎么不像个年轻人,应该比秦鹿要大上一轮,于是慎重的开口:“三十?”

朋友感动道:“……姑娘你也太客气了,别人猜我岁数,都是四十往上猜的。”

“那你到底多大啊?”林遥之问他。

“比你小一岁。”秦鹿道,“你可以喊他程弟弟。”

林遥之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推荐热门小说小娇娇,本站提供小娇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小娇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5. 一顿夜宵 下一章:7. 她是小甜甜
热门: 穿成苦情女主的渣A老妈 黑卡 捉鬼实习生4:两个捉鬼的少女 美强惨就是惹人爱 [综英美]改造基地建设中 道神 横刀立马 异世之王者无双 阳谋高手 第三死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