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一顿夜宵

上一章:4. 行家出手 下一章:6. 真正的受害者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从秦鹿的夸奖中,林遥之体会到了一种铁血直男的气息,她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用这样的话来夸她美,直接把她夸了个哑口无言。

就在众人吵吵嚷嚷的时候,人群中却是忽的走出了一个漂亮的女人,女人的面容有几分眼熟,但林遥之却没想起来到底是在哪里见过。

“你们做什么呢?”女人开口询问,她的目光停在场中巡视一圈,很快便把注意力放在了林遥之身上,语调里也跟着带上了几分讶异,“是你?”

“你是?”林遥之虽然觉得女人眼熟,但的确不记得两人在哪儿见过了。

“就是那天晚上。”女人灿烂的笑了起来,她身高大约有一米七几,烫着一头蓬松的大波浪,妆容浓烈但精致,看起来充满了成熟女人的魅力,“你和你男友分手的时候,我和秦鹿正巧在旁边吃饭。”

“哦!!”林遥之道,“好像有点印象了。”

女人友好的伸出手,细长的指尖上涂着大红色的艳丽甲油,将她的手背衬托的纤细洁白:“我叫何淼淼。”

“我叫林遥之。”林遥之握住了何淼淼的手,因为刚运动完,她的手是热的,但何淼淼的手却很凉,握上去冰凉却柔软,很是舒服。

“你怎么会来这里?”何淼淼问道。

“是秦先生邀请我过来玩的。”林遥之并不知道何淼淼和秦鹿间的关系,但隐约感觉两人间似乎有些不寻常的气氛,秦鹿倒是显得平静且坦然,但何淼淼的目光时不时就会落到秦鹿的身上。

“哦,这样啊。”何淼淼抬手看了眼手腕上的手表,“反正现在时间不早了,等会儿下课,我请你吃个饭?”她笑起来,“那天看你打你男友的时候,我恨不得在旁边拍手叫好!”

林遥之尴尬的笑起来:“这不是没忍住……”

何淼淼道:“换我我也忍不住,秦鹿,晚上吃饭你一起去吧?”

秦鹿看了林遥之一眼后才慢慢点头,算是应下了何淼淼的邀请。

何淼淼咯咯的笑了起来,说:“你不用这么避我如蛇蝎,虽然我们谈过恋爱,但不已经分了吗,我又不是那种会一直缠着前男友的人。”

秦鹿淡淡道:“我知道你不是。”

何淼淼说:“那就对啦,晚上一起吃个饭吧,我对这个小姑娘也挺感兴趣的。”

她说完这话,对着林遥之露出一个笑容。

林遥之眨眨眼睛,心想着自己果然没猜错,只是没想到何淼淼和秦鹿真的是男女朋友关系,不过她从何淼淼身上没感觉到太过浓烈的敌意,反而对她的印象很好的样子。何淼淼这种御姐型的漂亮女生,别说是男人了,就连女人从她身边走过,都会不由自主的多看几眼。

陆筱在林遥之旁边咬耳朵:“看来她是你情敌啊,遥遥你这竞争可真够激烈的。”

林遥之冷静道:“不算激烈,毕竟从拳法上来看,我是一枝独秀了。”

陆筱:“是啊,人家是以茶交友,简称茶交,你是以拳交友,简称……”

林遥之:“……求求你闭嘴吧。”

为什么正常的画面在陆筱这货的嘴里突然就黄暴了起来。

何淼淼来的时候,秦鹿的课程差不多也要结束了,林遥之看着秦鹿的一众女学员们依依不舍的离开,那眼珠子放在秦鹿身上压根不想移开,恨不得直接黏在秦鹿的身上。面对这些目光,秦鹿显得淡定非常,先去冲了澡,然后换了身衣裳,出来后问三个女生想吃点什么。

“我都可以啊。”林遥之对于食物并不挑剔。

“那咱们去吃小龙虾吧。”何淼淼说,“上次去吃小龙虾的时候光顾着看你打架了,都没吃多少。”

林遥之道:“好啊好啊。”她也喜欢小龙虾。

秦鹿安静的站在旁边,听着几个女生聊天,没有一点要插嘴的意思。

于是众人便打算去市里最有名的一条夜宵街吃小龙虾,那条街在市里非常有名,大部分的店铺都是本地特色菜,这个季节的小龙虾是一年中最肥美的时候,无论是蒜蓉还是香辣,味道都很诱人。

到了饭店,四人寻了位置坐下,这一路上何淼淼都在和林遥之聊天,当她得知林遥之学过散打后,十分的惊讶,说自己也学过一些,但也仅仅是只能勉强防身,真要对上一个体格健壮的成年男性,恐怕也是毫无胜算。

林遥之道:“这也是正常的,毕竟体格差距摆在那儿嘛。”

何淼淼说:“对了,那你现在是在做什么,也在教散打?”

林遥之道:“现在?现在我开了一家蛋糕店,做蛋糕呢。”她说着就笑起来,露出唇边的小梨涡,看起来可爱极了。

何淼淼表情突然严肃起来。

林遥之还以为她要说什么正事,结果何淼淼来了句:“我可以捏一下你的脸吗?你的脸看起来好软乎啊。”

林遥之愣了三秒:“行……吧?”

何淼淼说捏就捏,伸手就在林遥之脸颊上来了一下,捏完之后大加赞赏:“好软啊,你也太可爱了,好想把你抱进怀里揉一揉,我可以叫你遥遥吗?你叫我淼淼就好了。”

林遥之被她捏得脸有点发红:“可、可以啊。”

何淼淼大声的笑起来,她笑着笑着,指着旁边的秦鹿道:“他啊,可难追了,才和我谈了一个月都不到就提了分手,我也不像你这么能打,只能同意了。”

秦鹿道淡淡道:“我们不合适。”

何淼淼似乎还想说什么,但又忍住了,似乎是觉得在林遥之面前扯这些私事不太好,她长叹一声,说恨自己没有一身武艺,不然绑也要把秦鹿绑回去做压寨夫人,然后又伸手拍了拍林遥之的肩膀,说这个艰巨的任务就落在你的身上了。

林遥之被说的有点不好意思,表示自己不是那种会随便动粗的人。

何淼淼说:“那如果你前男友还来纠缠你怎么办?”

林遥之挥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何淼淼:“……”你真是不随便动粗,只要一动就特别粗。

几人聊天时,热气腾腾的小龙虾送到了桌子上,一起送来的还有一箱冰镇过的啤酒,何淼淼拿起一瓶打开后灌满了桌上的玻璃杯:“能喝酒吗?”

林遥之道:“能啊。”她拍拍坐在自己旁边的陆筱道,“她酒量特别好。”

“那好,为了庆祝我们今天的第一次相遇,不醉不归!”何淼淼举起杯子,竟是将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喝完之后啪的一声把杯子放下,“我干了,你们随意。”

“豪爽!”陆筱也是个能喝酒的,她家乡在北方,光是白酒都能干一斤,啤酒更是不在话下,见到何淼淼这动作,马上被激起了好胜之心,“我也不客气了。”说着也将杯中酒一口干了。

林遥之和秦鹿两人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睛里看到了同样的神色——两人十分默契的开始戴手套,准备吃小龙虾了。

但何淼淼显然不打算这么轻易的放过林遥之,道:“遥遥,你不来一杯吗?”

林遥之笑道:“喝是可以,但是我酒量不太好,容易喝醉的。”

“是啊,喝醉了不安全。”陆筱忙道。

“也是。”何淼淼没有为难林遥之,“毕竟是女孩子,有安全意识挺好的。”

“屁嘞。”陆筱道,“我的意思是她喝醉了我们不安全,她力气大的很,酒品又不好,真闹起来谁都制不住……”她说起这事儿,就满脸痛心疾首,“当时我们上大学的时候毕业晚宴,她不小心喝醉了,把班里的男生打趴下了一圈,那醉拳,耍的比李小龙还溜。”

林遥之辩驳:“……哞哞,你不要污蔑我!”

陆筱道:“我污蔑你?你去问问班长,你当时一拳上去他右眼青了半个月。”

林遥之:“……”

何淼淼却拍桌大笑起来,说没事儿,今天秦鹿在呢,要真是耍起了醉拳,两人正好打一场,分出个胜负来。

林遥之假装啥都没听见,继续吃自己的小龙虾,不过还是伸手暗暗的拧了一把陆筱腰上的软肉,拧得陆筱龇牙咧嘴,却不敢说什么,毕竟是她亲□□出了林遥之的黑历史。

这家的小龙虾味道相当好,虾头已经去掉了,虾壳背上被厨师划拉了一刀,这样汁水可以完全浸入虾肉里面。剥开坚硬的外壳,就是粉嫩的被汁水浸泡着的虾肉,沾点汤汁,再放进嘴里,麻辣鲜香,让人根本停不下来。林遥之一边吃小龙虾一边小口的喝着啤酒,脸颊上很快就浮起了一层薄薄的红晕,眼神也变得湿漉漉,看起来更加柔软可爱了。

何淼淼似乎有些心事,说着今晚是出来吃夜宵,但却一个劲的在喝酒,好在有个陆筱陪着她,两人一瓶接一瓶,一箱啤酒很快就见了底。

何淼淼喝完后,又让服务员抬上来两箱,搂着陆筱的肩膀说今晚不醉不归。

一直在旁边很安静的秦鹿却开了口,他道:“差不多就行了,别喝太多。”

“我就喝。”何淼淼说,“秦鹿,你老实和我说,要是今天林遥之不在,你会不会陪我吃这顿饭。”

秦鹿干脆利落的摇头:“不会。”

“你也太过分了吧。”酒精冲淡了何淼淼的理智,她带着哭音道,“连顿饭都不肯陪我吃?”

秦鹿叹息,他似乎有些困扰:“我怕让你误会。”

何淼淼道:“误会什么?”

秦鹿道:“误会你还有希望。”

何淼淼道:“我……我……”她不甘心极了,不明白为什么秦鹿就是不喜欢自己,“难道就因为我打不过你,所以你不喜欢我?”

秦鹿蹙眉:“并不是这个原因,我没有要求女朋友要打过我。”

何淼淼手一指林遥之:“那你喜欢她吗?”

秦鹿坦然道:“挺喜欢。”他大概是怕何淼淼误会,又补充了一句,“她打拳的时候很好看。”

何淼淼放声嚎啕:“你他妈的不就是嫌弃我打拳不好看吗?还说不是这个原因。”

秦鹿:“……”

林遥之坐在旁边哭笑不得,她觉得何淼淼有点喝多了,自己又是个外人,不好劝说什么,好在旁边的陆筱赶紧举杯,说别哭了,咱们继续喝,去他妈的男人,喝了我的酒,男朋友会有!

于是何淼淼又喝上了。

林瑶之和秦鹿在旁边大眼瞪小眼,林遥之小声道:“你真不是因为她不会打拳才分的啊?”

秦鹿表情扭曲了一下:“真不是。”

林遥之:“那是因为什么?”

秦鹿也端起杯子重重的灌了一口,他说:“你知道的,喜欢一个人就容易患得患失,担心他是不是喜欢自己。”

林遥之道:“所以呢?”

秦鹿道:“何淼淼呢,性格比较开朗,本来应该会很好相处,但是谈恋爱的时候却特别的……”

林遥之:“特别的?”

秦鹿缓缓的吐出了那一个字:“作。”

林遥之:“……”

两人沉默片刻,都在消化一些东西,消化结束后,林遥之又道:“比如?”

秦鹿露出不堪回首的表情,他说:“比如有次我在开车,她坐在后座。”

林遥之听着秦鹿的话,心想这能怎么作啊,秦鹿就继续说:“她从后面蒙住了我的眼睛,说:猜猜我是谁。”

林遥之嘴里一口酒喷了出来,差点被呛了个半死,随后身体不由自主的抖动起来,憋笑憋的满脸通红。

秦鹿满目无奈:“我差点以为我们两个都要死在高速路上。”

林遥之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秦鹿说:“之后这种事情又发生了几次,我终于确定她适合当朋友,而不是女朋友。”他伸手揉了揉太阳穴,“我真的很觉得我们继续下去会两败俱伤——这不是个形容词。”

林遥之已经要笑断气了,她实在是没想到,何淼淼这么个看起来如此靠谱的姑娘,谈恋爱的时候却这么笨拙可爱。

秦鹿吃了一口龙虾:“所以我真的不是因为她打不过我才分的。”他没那么神经病,要求一个姑娘能打过自己,这又不是比武招亲。

林遥之终于弄明白了秦鹿和何淼淼的情况,再看旁边的何淼淼,已然和陆筱打成了一伙,开始大肆的讨论起了男人。

何淼淼说自己这辈子最亏的一件事就是没把秦鹿睡了再走,陆筱说是有点亏,毕竟秦鹿身材那么好,睡了就赚大发了。

林遥之看着两个喝大的人赶紧阻止了一下,毕竟这当事人还在场呢。

“没事儿。”何淼淼道,“他都习惯了,我给你说啊林瑶之……以后要是你把秦鹿给泡上了,可得赶紧睡,不然你还没反应过来他就把你给踹了。”

林遥之道:“人还在这儿呢,咱也不要太直白嘛。”

何淼淼道:“直白?还有更直白的呢,我给你说!一般人我不告诉他,秦鹿啊,腰上那位置,有个特漂亮的纹身,他换衣服的时候我偷偷瞧见的,可惜就看了一眼……”她说着就又哭了,“早知道现在,我他妈就再伸手摸一把了。”

秦鹿坐在林遥之旁边,沉默的像是个被色魔调戏的小姑娘。

林遥之想笑又觉得笑出来不合适。

何淼淼指着秦鹿腰的位置道:“快,趁着我们还没恩断义绝,再让我看一眼……就……一眼……”

秦鹿:“……你喝多了。”

林遥之道:“对,你喝多了。”

何淼淼贴到了林遥之脸上,压低了声音:“那你想看吗?”

林遥之没吭声。

何淼淼按住她的肩膀,用蛊惑的声音道:“真的特别特别好看。”

林遥之道:“……在这儿也不太合适吧?”这里可是大排档,到处都是人,这要是上去就把人秦鹿的衣服给掀了,简直无异于当众耍流氓,要被警察叔叔抓走的。

“没事,我们可以找个小树丛,先把秦鹿骗过去,然后你按住他的手脚,我来脱他衣服!”何淼淼摩拳擦掌的说着自己的计划,全然不顾计划的对象就在旁边一脸黑线的听着。

“我打不过他啊。”林遥之和何淼淼认真讨论,“还有别的法子吗?”

何淼淼道:“那完了,莫得法了,呜呜呜呜,看不到了……”她又灌了一杯,是彻底的喝迷糊了。

秦鹿觉得不能再让这两个醉鬼继续下去了,再继续下去鬼知道他们会想出什么鬼点子来折腾自己,于是干脆利落的掏出钱包喊来了老板结账。

陆筱趴在椅子上已经意识模糊,林遥之想了想,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问自己哥哥现在在干嘛。

林霂之隔着电话说自己正在家里啃冰棍,今天上午上了个综艺,下午经纪人给他放了假。

“那你开车过来接一下我吧。”林遥之道,“陆筱喝醉了,在XX大排档外面。我们都喝了酒,不能开车了。”

“行。”林霂之应下了。

吃饭的地方离他的住所不远,林霂之开车过来十分钟以内就能到。

秦鹿说自己送何淼淼回家,林遥之询问何淼淼家在哪,结果却得知何淼淼的小区居然就在自家旁边,就隔着一条街。

“她家里有人吗?不然我送她回去吧。”林遥之道,“你带着个喝醉的人也不好叫出租。”

秦鹿道:“你顺路?”

林遥之道:“嗯,我哥过来接我。”

秦鹿思考片刻,最后还是决定坐林遥之哥哥的车先把何淼淼送到家再说,这会儿九点多,附近人流量又大,的确很难打车。

林霂之来的很快,脸上依旧戴着口罩,帮着林遥之把陆筱和何淼淼送进车里后,才注意到了站在旁边的秦鹿。

“这位是?”林霂之马上警惕了起来。

“这是我朋友,秦鹿。”林遥之介绍,“这是我哥哥,林霂之。”

秦鹿友好的和林霂之打招呼,林霂之却态度冷淡——他对所有靠近妹妹的男人都同一个态度,倒也不是针对秦鹿。

林遥之坐到了后座方便照顾两个喝醉的姑娘,让秦鹿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

林霂之进了驾驶室后摘掉了口罩,他本来以为秦鹿会说点什么,但秦鹿却一副完全不认识他的模样,搞的林霂之莫名有一种装逼失败的失落感。

不过秦鹿虽然不认识林霂之,车里却有人认识,本来已经喝的醉醺醺的何淼淼突然从后座上蹦了起来,疑惑的看着车里的后视镜,说:“我喝的有那么多吗,怎么都出现幻觉了,这人怎么长的那么像黄千炎。”她重重的揉了一下眼睛,蹭的一下从座椅上爬了起来,把脸凑了过去,“妈呀,我怎么看见火火在开车???”

黄千炎是林霂之的艺名,粉丝们都亲切的叫他火火,这事儿还被林遥之嘲笑过几次。

“哦,黄千炎是我哥。”林遥之赶紧按住了何淼淼,“淼淼,你先坐下,这在开车呢,站起来太危险了。”

何淼淼表情呆滞的看了林瑶之一眼:“你说什么?”

林遥之赶紧把话重复了一遍。

何淼淼用力的掐了一把自己,感觉到疼痛后才开始尖叫:“卧槽!!我居然真的不是在做梦,我居然看到了火?黄千炎??黄千炎,我是你的小火苗,你所有的电影我都刷了三四遍,我爱你!!!”

林遥之用力的按着何淼淼,就怕她冲上去像蒙住秦鹿眼睛那样蒙住他哥的眼睛,这车里可是五条人命啊……

好在何淼淼吼完一嗓子后又困了,没有再继续尖叫,蔫嗒嗒的靠在窗户上,嘴里念叨着自己看见了活着的男神。

车里没醉的人都很安静,气氛一时间显得略微有些尴尬。

林霂之趁着红灯时间,扭头看向副驾驶的秦鹿:“这姑娘是你谁?”

秦鹿冷静的回答:“前女友。”

林霂之道:“为什么和你们一起吃饭?”

秦鹿:“因为不想和我分手。”

林霂之从后视镜瞅了眼盯着他满眼都是桃心的何淼淼,慢条斯理道:“没……看出来啊。”

秦鹿突然有点想抽根烟,说实话,他现在也看不太出来何淼淼不想分手的对象是自己……

推荐热门小说小娇娇,本站提供小娇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小娇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4. 行家出手 下一章:6. 真正的受害者
热门: 必须在反派破产前花光他的钱[穿书] 师尊今天也在艰难求生[穿书] 幸福假面 诡案罪8 长生界 白月光他被气活了[快穿] 卑微备胎人设翻车后(快穿) 老衲还年轻 和18岁校草爹相依为命的日子 山月不知心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