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第二次偶遇

上一章:2. 讨打 下一章:4. 行家出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前男友走后,警察也离开了,一场闹剧就这么落幕了。

何淼淼意犹未尽,看着林遥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白裙子飘然离去,那背影剖有些独孤求败的味道。

“唉,后悔了。”何淼淼扬声长叹,撸起袖子捏了捏自己的手臂,感觉上面全是软软的肉,一点也不结实,然后看向坐在自己身旁秦鹿。

感觉到了她的目光,秦鹿扭头同她对视,道:“后悔什么?”

何淼淼说:“我该去上散打课的……”

秦鹿:“?”

何淼淼扬声长叹,涂着红色甲油的漂亮手掌狠狠的拍了一下面前的桌子:“我要是比你厉害,一定要揍的你不敢说分手!”她说完这话,伸手一把将秦鹿的T恤掀起来了一半,露出秦鹿那结实又漂亮的腹肌,因为长期运动,秦鹿的身体非常漂亮,无论是劲瘦的腰线,亦或者那八块线条流畅的腹肌,都让人垂涎。

秦鹿冷静道:“别耍流氓。”

何淼淼假哭:“我就耍!”

秦鹿道:“无论是耍流氓还是打人,都是违法的。”

何淼淼蔫了,她道:“真要分啊?”

秦鹿点点头,即便没有说话,但他的表情和神态已经告诉了何淼淼,他的的确确做下了决定,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何淼淼也清楚秦鹿的性格,明白他这个手是分定了。

既然这样,何淼淼虽然不甘,也只能接受,她举起手中的酒,朝着秦鹿敬了一杯,

随后一饮而尽。

秦鹿也没矫情,和何淼淼对饮一杯。

只是喝完杯中酒的何淼淼心里却冒出几分苦涩,她听着耳畔的蝉鸣声,想着今年夏天怎么才刚开始,就觉得那么难熬呢。

X*屏蔽的关键字**屏蔽的关键字**屏蔽的关键字**屏蔽的关键字**屏蔽的关键字**屏蔽的关键字*xx

林遥之打车回了家,到家后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去浴室认真的冲了澡。

天气有些热,因为刚才发生的事,她浑身上下都是黏湿的汗水。林遥之洗好了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在床边坐定。

屋子里的空调清爽的冷风吹打在肌肤上,林遥之感觉自己的手臂上蹦出一颗颗的鸡皮疙瘩。她在床上坐了一会儿,待沐浴的热气彻底散尽后,才拿出了手机,删掉了那个备注名为“宝贝”的微信号。

随后又打开朋友圈,犹豫片刻后还是发了三个字:分手了。

毫不意外的,三分钟后,手机震动起来。林遥之不用看也知道是谁打开的,她按下通话键,听到那头抱怨的声音:“遥遥,我早就让你和他分手了,我一看他就不是个什么东西。”

“可是哥。”林遥之从床上站起来,慢吞吞走到冰箱面前,“你看谁都不像好东西啊。”

林遥之的哥哥哼了一声,不肯承认:“哪有,我看小贝就挺好的。”

林遥之:“小贝是我闺蜜,我总不能和我闺蜜谈恋爱吧。”

哥哥死鸭子嘴硬:“不管,反正他不是好东西。”他也没问妹妹到底怎么分的手,反正在妹控的眼里,分手都是男友的错。

林遥之对着空气翻了个白眼,打开冰箱取出一根冰棍,塞在嘴里含糊道:“行了。”

哥哥以为自己妹妹是在伤心,道:“你为什么喜欢他啊?我看他也没什么特别好的地方啊。”

林遥之啃着冰棍,思考片刻,道:“因为他长得好看?”

哥哥:“……”

林遥之:“还蠢。”

哥哥:“……”

林遥之:“我和他谈了快半年了,他都没发现我力气特别大,还给我起名叫小可怜,说没了他我连瓶盖都打不开。”她缩回了床上,打了个哈欠,“这样的漂亮蠢货不好找啊。”

哥哥:“……”他怎么觉得自己妹妹的语气像个阅人无数的渣男呢。

说到这儿,林遥之又想起了刚才的事,一口恨恨的咬掉了一半的冰棍,小白牙嘎吱嘎吱的咀嚼起来:“可惜!竟敢背着我有别的狗!要不是怕坐牢,我真想打他个满脸彩!”

哥哥想起了自家妹妹的力气,被噎了一下。

“算了,不说他了,分开就分开,下一个更乖。”林遥之把冰棍吞下去,“明天定的那个蛋糕是下午来取对吧?”

“嗯。”哥哥道,“到时候再和你联系。”

“那我挂了。”林遥之说。

哥哥还想说点什么,林遥之却已经挂断了电话,他盯着已经挂断的手机屏幕叹了口气,心里想着自己妹妹做这份工作算不算是屈才了……

当年自从林遥之接触了散打之后就一路突飞猛进高歌凯旋,连她的教练都开玩笑说她是练武界的一代奇才,如果继续练下去可能会大有所为。不过后来因为学业和家人的问题林遥之能继续深造,毕竟按林遥之妈妈的话来说就是可以接受女儿学散打防身,却绝对不能接受女儿在台上被揍的满脸是血,他们家最宝贝的就是这个女儿,从爸爸妈妈再到他这个哥哥,谁都忍受不了看见那样的画面。

鉴于这些原因,林遥之最后没有再继续练散打,不过底子还在,揍她男友那样的绣花枕头是全然不在话下。

大学毕业后,林遥之就自己开了家蛋糕店,做的顺风顺水,在顾客里的口碑非常好,可以说是实现了不少小姑娘的终极梦想了。

只是林遥之的感情之路,却不似这般顺利。

关于分手的那条朋友圈,最后被点了213个赞,简直像是在骂林遥之2B,底下大部分的留言都在问为什么林遥之突然醒悟,看清了前男友草包的本质,再次回归单身贵族,林遥之心想大家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根本没有人关心她因为这件事伤的有多深,有多难过。

“老板,你看什么呢,笑的那么开心。”店员小顾疑惑的问。

林遥之抬头:“我笑了吗?”

“笑了啊。”小顾说,“你笑的我都看见八颗牙了。”

林遥之干咳一声,有点尴尬:“没啥,看见个笑话。”

小顾::“哦,那笑话挺好笑的吧。”不然怎么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

林遥之默认了,她觉得这样不好,得调整一下状态,人家分手都是伤春悲秋的,自己都快笑出声了,显得自己十分不专情。于是整理了一下心态和面部表情,林遥之故作严肃:“前天定的那个蛋糕材料准备好了吗?”

小顾点点头,说都备好了,问谁来做。

林遥之摆摆手,说他们来做就行。她其实对于做蛋糕这种需要精确控制力气的活计很不喜欢,店里的店员做出来的反而更漂亮,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好几个老主顾都坚持让她来做,说她做出来的更有味道。

这都戴着手套呢,能有啥味啊,林遥之就没明白。

今天天气比昨天还热,这会儿正是下午三点,一天最热的时候,地面上蒸腾而起的热气好像将空气也扭曲了,马路上只有奔腾而过的车流,林遥之坐在门边的空调口下面,一边整理需要进货的食材一边和自己的闺蜜聊天。

知道自己分手了,闺蜜喜大普奔,说要给她开个单身派对,林遥之疑惑的问为什么大家都好像对她男友很不满意,却没一个说出来的。

“这不是遇到他这么蠢的人也不容易么。”闺蜜很懂林遥之了,“长得也还成。”

林遥之看着这些文字有点羞愧,觉得自己被闺蜜看穿了浅薄的灵魂呢,于是义正言辞的回话:其实你们都看错我了,我不是那种只看着外表就会被迷住的肤浅的人!

她刚把字发出去,门口就响起了清脆的铃铛声,有客人来了,林遥之条件反射的抬头,在看清楚来人的那一刻,胸口的位置好像被什么重重的撞了一下。

客人是个高大的男人,皮肤是漂亮的巧克力色,宽肩窄臀,在夏天单薄的衣物衬托下一览无余,他脸部的线条非常锋利,鼻梁高挺的好像艺术家手下的希腊雕塑,大约是有些热了,汗水顺着他的下巴滑落,流过凸起的喉结,性感的要命。

男人似乎注意到了她的目光,朝着林遥之的方向看了过来,林遥之赶紧低头,手指在键盘上挥舞:我的妈呀,来了一个好帅的客人!!!好性感!!!好有男人味!!!

闺蜜:……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林遥之:我说什么?

闺蜜:你说你不是那么肤浅的只看外表的人?

林遥之义正言辞:他不一样,他一看就很有内在!

闺蜜:你才看见他多久??

林遥之:算上和你打字的时间,足足有三分钟了,放心,我不是那种喜欢一见钟情的浅薄之人,我已经看穿了他富有深度的灵魂。

闺蜜:……?????

不再理会闺蜜,林遥之微笑着合拢了电脑,缓缓起身,小碎步走到了男人的身边,刻意放轻了自己的声音,让自己看起来柔软又可爱:“这位客人请问您需要什么呢?”

男人看见她,沉默两秒后,道了句:“是你啊。”

林遥之惊喜道:“你认识我?”

男人说:“嗯。”

林遥之正欲露出笑容,男人就说出了后面的话,他说:“我昨天看见你把你前男友揍翻了。”

林遥之:“……”

气氛登时凝固了一般,林遥之和男人大眼瞪小眼片刻后,尴尬的笑了起来:“熟人啊。”

男人眼神里也浮起一丝笑意:“熟人。”

“嗨,早说嘛。”林遥之干咳一声,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这位先生想买点什么?店里的蛋挞刚出炉,新鲜着呢,不来一个?”

男人并不回答,而是道:“我叫秦鹿。”

林遥之一愣,随即心中暗喜,心想难道是自己美丽的容貌和娇小的身姿引起了男人的兴趣,于是捏着嗓子甜甜道:“你好,我叫林遥之,秦鹿,是哪个鹿字呀?道路的路?”

秦鹿道:“逐鹿中原的鹿。”

林遥之反应了一会儿:“就是小鹿斑比那个鹿?”她说着又打量了秦鹿一番,怎么都觉得他这黑黑帅帅的样子,和眼睛圆圆的小鹿斑比差的有点大。

秦鹿似乎有些无奈,轻轻的嗯了声。

林遥之对着他伸出了手:“很高兴认识你呀。”

秦鹿握住了林遥之的手,语气微沉:“也很高兴认识你,其实我想问问。”

林遥之听见这话,灵魂已经悄悄的尖叫起来:没错,我现在是单身……虽然我昨天才痛揍我的前男友,但我先的的确确是单身!

然而秦鹿下一句话却是:“你在哪里学的散打?”

林遥之:“啊?”这剧情怎么好像哪里不太对啊。

秦鹿道:“看你像是练过的。”

林遥之:“……”

秦鹿道:“有机会过两招?”

林遥之瞬间蔫了,她以为秦鹿是看上了她美丽的脸,谁知道秦鹿的兴趣却是她结实的身体,就差来一句,我看你骨骼惊奇,必定是练武的奇才……林遥之在心中默默的流下一滴悲伤的泪水。

“行吧。”林遥之收回了自己的手,哀愁的看着秦鹿,像是在一块从自己面前跑走的肉,她道,“如果有时间的话……”

秦鹿并不知道林遥之复杂的内心活动,他只是觉得眼前这个姑娘挺有意思的,而且从昨天的表现来看,她的力气显然大于常人。一般情况下,男女身体力量的差异其实是非常大的,就算是练过的女性,在面对一些没有基础但体型很壮硕的男性时也会比较困难,但眼前这个忽闪着大眼睛的漂亮姑娘,昨天却是轻轻松松拦下了她一米八几男友的一巴掌,还成功反杀。

秦鹿自己玩散打的,所以对这样的人自然有了几分兴趣。

“以前练过一段时间,后来我妈怕我长不高,就没让我练了。”林遥之如是解释

秦鹿道:“长不高?”他用手轻轻的在林遥之脑袋和自己胸口面前划了一下,沉吟片刻:“也是。”

林遥之:“……”大哥你过分了啊。她就算没有一米七但也到了女生的平均水平,不过看秦鹿这身高得接近一米九了吧,自己勉强到他胸口,而且他的体型真的蛮漂亮,肌肉练的并不夸张,两条腿修长笔直,简直还有那再瘦的腰线,乍看上去不像练武的倒像是模特。

林遥之打量片刻后,想起了什么,赶紧收回自己的目光,道:“对了,秦先生你是来买蛋糕的吧?想买点什么?”

秦鹿说:“嗯。”他抬眸,目光在店里逡巡,“有蛋糕卷么?”

“当然有了,想要什么味道的?”说到蛋糕,林遥之就自在多了,她走到玻璃柜面前,隔着玻璃指了指各种口味的蛋糕卷,“都是刚做好的,我推荐我们店里的招牌榴莲,口感非常醇厚,味道也不会太甜。”

秦鹿道:“他喜欢甜一点的。”

他?听到这句话林遥之心中警铃大作,她试探性的问道:“给女朋友买的?”

好在秦鹿摇摇头:“我一个朋友,男的。”

“哦……”林遥之这才松口气,又笑眯眯的介绍上了,“最甜的是芒果口味的,不过如果你喜欢千层那种口感,我更推荐你毛巾卷,我么这边的毛巾卷夹的都是动物奶油,还有水果颗粒,味道很好。”

秦鹿低着头看着玻璃柜那头的蛋糕,最后定下了一个抹茶口味的毛巾卷。

林遥之让店员把毛巾卷包起来,顺便还找借口加了秦鹿的微信,说如果店里以后做活动一定通知他,秦鹿点头应好。

外面的依旧很热,光是推开门就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热气,林遥之本来打算请秦鹿喝杯饮料解解暑,但他却以自己还有些事没办拒绝了。

遗憾之下,林遥之只能看着秦鹿提着蛋糕离开。

重新打开电脑,林遥之看见聊天框那头的闺蜜已经炸了毛,问林遥之到底去哪儿了,当然,重点是询问那个帅哥到底有多帅,最好能配个照片啥的。

林遥之讪讪的回话:帅是挺帅的,好像也对我有点兴趣。

闺蜜:那不是好事吗?

林遥之摸摸自己的脑袋:可是我有点分不清楚啊。

闺蜜:分不清楚啥?

林遥之:我分不清楚他到底是对我这个人有兴趣,还是对我的散打功夫有兴趣。

闺蜜:……

林遥之:这就很恐怖了。

闺蜜:这就是现实版本的我想当你女朋友,你却拉着我练散♂打?

林遥之:……

闺蜜:没事,你在她面前装装柔弱,他就不找你打架了。

林遥之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把昨天发生的事说出来,她觉得影响不太好,毕竟打一个草包总感觉没什么成就感,且侧面反映了自己的眼光极差。

正在和闺蜜东拉西扯,林遥之就听到门口传来了她哥的声音,抬起头,毫不意外看见她哥戴着口罩站在门口冲自己招手,虽然下半脸被遮住了,但弯的快要看不见的眼睛,还是说明了他此时的心情非常好。

“哥,你怎么过来了。”林遥之讶异道,“不是你朋友过来取蛋糕吗?”忘了说,林遥之的哥哥叫林霂之,比林遥之大了五岁。

“我偷跑过来的。”林霂之用手扇着风,他走到了店里,才把口罩取了,露出一张十分俊美的脸,“遥遥,我还是不放心你。”

林遥之茫然:“啊?”

林霂之伸手按住了林遥之的肩膀,他声音低沉温柔,好似在演一出现代校园情感剧,他说:“毕竟这是第一次谈恋爱,他是你的初恋,我知道你说自己没事了,可是我昨天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你是在我面前故作坚强……”

林遥之:“……”她哥哪儿都好,就是脑子有时候不大好使。

“所以我今天决定亲自来一趟。”林霂之说着说着,先把自己感动了,“哭吧,哥哥的肩膀借给你,你好好哭一场,就忘了那个男人吧。”他说着重重的拥住了自己心爱的妹妹。

林遥之一巴掌呼了过去,当然她已经是收敛了力气,不然她哥肯定也被呼趴下了。

“卧槽!”即便是这样,林霂之还是被打的惨叫一声,“妹,你哭可以,别打我啊,你这一拳下来真得要你老哥的命啊。”

“你别给我加戏。”林遥之对林霂之的抽风行为嗤之以鼻,“我是那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的人吗?”

林霂之:“……你是那种会砍树的人。”

林遥之:“……”她竟然无法反驳。

林霂之冷静了一下,看了看自己妹妹可爱的脸蛋,又掐了一把她软乎乎的脸颊:“真不伤心?”

林遥之道:“哥,我最伤心的事就是没让他知道如果出轨了会被打死这件事。”

林霂之想起自己妹妹的力气,身体颤抖了一下。

林遥之握起拳头,凝视着自己的手臂:“都怪我给他自由过了火。”

林霂之放开了林遥之,这下确定她是真的没事了。

林遥之招呼了一声店员,让他们把蛋糕取出来,顺便问了句晚上是谁过生。林霂之拿上蛋糕,说是自己同剧组的一个女孩子,就是演XXXX的那个主演。

林遥之不大看电视剧,也不追星,哦了声便摆摆手让自己哥赶紧走,免得被其他顾客看见了脸,又得引起骚乱。

林霂之见自己的妹妹如此无情,只能露悲伤的表情,惨淡离开。林遥之知道自己这个哥哥戏多,也没理他,而是掏出叮咚作响的手机看了一眼,却是发现秦鹿给她发来了一条微信,大约是邀请她去一家名叫锐锋的散打俱乐部过招。林遥本来打算干脆利落的拒绝,但在知道秦鹿在那里当教练后,林遥之突然有了个想法,她笑眯眯的在微信上敲了敲自己闺蜜:想不想认识帅哥啊?

闺蜜:帅哥?

林遥之:就是那种身材又好长得又帅的那种!

闺蜜发了个流口水的表情:当然想了!

林遥之:那你陪我去报课吧!!

闺蜜:什么课?

林遥之:就是普通的燃脂课程。——除了稍微痛点之外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闺蜜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好友挖了个大坑,高兴的一口应下:成啊!

林遥之:(づ ̄3 ̄)づ╭啾咪,哞哞人家最爱你了哟。

第二天,被林遥之拉着去散打俱乐部报名的闺蜜发出杀猪一般凄惨的嚎叫:林遥之,你他妈为了男人是要我老命啊,去你妈的燃脂课程,这一拳头下来都把脂肪打漏了还燃个屁啊!!!

推荐热门小说小娇娇,本站提供小娇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小娇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 讨打 下一章:4. 行家出手
热门: 主角又要抢我剧本 爱豆和我,全网最火[娱乐圈] 全宇宙最后一只猫 禁忌魔术 梅次故事 湖底女人 食魂天师 全球高武 幽灵男 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