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 爱子

上一章:番外一 赌戏 下一章:番外三 青山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番外二 爱子

我是当今昭王陛下的爱子,在众兄弟中行三。父亲十分爱我,这皆是因为他爱着我的母亲。我的母亲是世家司姓的嫡长女,是家族本预备养成皇后且细心呵护长大的女孩子,却变成了这世上最尊贵的人的妾。是的,我不是嫡子。陛下只有一个嫡长子,成婴。陛下的妻子是个善良的人,善良的人活得都不长。听说当年他也深爱他的妻子,可是,我的母亲如今却是天下万民都知道的宠妃。陛下从开始至皇后死,约有十年未入暄阳殿。偶尔在国宴上,娘娘坐在陛下身侧,他距她很远,眼中带着我看不明白的厌恶和深意。皇后生得很美,从婴如今的长相便能看出。我不清楚父亲为何更宠爱母亲,但这个事实令我受益良多。至少父亲为母亲冷待了皇后,冷待了婴,皇后死的时候他未现身,只命众皇子扶柩。成婴被逼死的时候他未掉眼泪,只是给了他许多封号。天下皆言父亲是个昏君,他在位数十年,诸侯倾轧,势力已不受控制。万民深以为患,似已回到春秋时周的窘境。我深知父亲是守成之君,心地宽宏,爱国爱民,但是他没有如同太宗一般的手腕和魄力。他需要一个优秀果敢的继承人。婴显然是不行的。他足够聪明,却对万事漠然,无欢喜之物,无嫉妒之人,无遗憾之事,更没有执掌天下的欲望。我想我也许明白父亲更爱我的原因。至少我跟他一样狠心,有帝王之志。我是昭天子的爱子,可以托付天下的爱子。父亲一夕之间把巫族倾覆,表面上是因为巫族没有治好太子,事实上,或许是巫族知道了父亲存心杀害婴的秘密。可是婴的命极大。他另有奇遇,逃了出去。在酆都的时候,我一眼认出了面粉下的那张清秀的脸,他的眼睛生得跟母后娘娘一样。我想父亲也认了出来。他很惊讶,可是他并没有打算杀了婴。他离开面馆的时候,回头看了婴,婴很落寞地低下了头,父亲朝着婴的方向伸出了手,我扶他进了马车。父亲不杀婴,可我不能放了他。婴逃出千里万里,我依然能认出他。因为我认得他的气味。那样清新的味道,带着露水和薄荷的甘洌,独特到七十二殿的脂粉混杂的味道都压不住。我知道,这味道叫干净,别人都没有的干净。母后娘娘把他养得很好。我恍惚想起,我与婴十三四岁的时候,过年时节总有许多世家的小姐、诸侯的姊妹来到太平都朝拜太后。成觉养在太后身边,他行为顽皮轻佻,又生得宛若明珠般姣美,那些堂表姐妹小姑娘们都喜欢围着他转。午时摆饭,我与婴前后脚到太后宫中请安。我在前,一身紫衣,方到,含着笑咳了一声,那些姑娘们便从觉处分了些注意力来。觉挑挑眉毛,他知道我是故意的,故意与他一较高下。他正在与第二侯的女儿莺莺下棋,莺莺姑娘素来专注,并不会为凡俗打扰。她自然没有瞧我,觉便笑了。我摸摸鼻子,并不觉得无趣。我等着看戏。果不其然,一身玄色常服的太子婴方踏入太阴殿的正殿,四周已然鸦雀无声。所有的人都恍惚地看着他,莺莺的素手在棋盘中,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站在一旁肃立。众人向太子请安,我也笑了,示威地看着觉。觉乌发披散着,歪在美人榻上,磋磨着棋子,含笑望着婴,不语。婴淡淡看着他,也不语。此一番,已见高下。若我是父亲,大概也并不舍得婴死去。毕竟,瞧着他,偶尔也觉得人生总是春意盎然。可是,我不是父亲。在酆都,我错失了良机。回宫的途中,经过平国,遇到那些金船,我走了进去。黑衣人问我想要什么,我说我想要婴的一切,我要婴死不瞑目。他们问我拿什么交换,我想了想,我最不需要的是什么。那想必是天子们都以为困扰的情爱。章家的女儿原本是父亲定给婴的。她是婴的,我便有了兴趣。况且,章府有母后娘娘的遗物—阴兵令符。我扮成婴的样子,可章戟这个老泥鳅滑不留手,一直装傻,装作不认识我。这时节,觉也入了金乌,情形益发复杂。我在城中住下,一日夜晚,觉得臂膀十分疼痛,仿似有什么长了出来,等睁开眼,却什么都没有。又过一夜,依旧如此。待到第三夜,我再睁开眼,面朝铜镜,竟已变成一只紫色的莺鸟。我说不出人话,鸣叫一声,已不受控制,从窗中呼啦啦飞了出去。客栈外负手站着一个满身补丁的书生,那书生看着我,眼睛弯弯的,笑得十分温柔可亲,但我却瞧到他眼中的阴森。他伸出手,我便一瞬间被钳制在他手中,他掐着我的脖颈,似乎想要把我掐死,眼中却依旧含着笑。不知过了多久,他松开了手。我吃疼,拼命往前飞,坚持不住,便掉落在了一辆牛车的篷顶上。等我醒来的时候,却看到一双十分古板的眼睛。它们属于一个小姑娘,不,准确说来,是一个小书呆。小书呆戳戳我,见我没死,便摇头晃脑,继续之乎者也地念起书来。她十分小,不过十一二岁,似个孩童,毫无少女的韵味。她待我不错,她吃什么,也喂我什么。她梳着齐刘海,眼睛呆呆的,抿着唇,十分有礼。不常笑,笑起来却有些温柔的气息。我素来爱洁,她一两日便为我清洗一次。我吃水的碟子是她用这年的新铜片亲自敲的,她喜欢自己捣鼓些东西,做些男孩子喜欢做的东西。她的父亲得了重病,家中来了巫,巫说小书呆是凤命,能入阴司。巫指点小书呆去昌泓山,道那里有高人或可饶恕她的父亲。凤命?我心中一动。后来,我随她一起去了昌泓山。我见到了女扮男装的章咸之,她揣着父亲的密旨来到了此处读书,孙夫子也让她三分。章咸之也是顶有名的凤命,我不明白父亲在谋划些什么,直到我再次嗅到婴的气息。婴戴了个普通的人皮,眼睛依旧清澈。我抱恨自己如今只是只小鸟儿,不能杀了他,却只能和愚蠢的小书呆朝夕相对。她日日时时穿着书生服,梳着童子髻,坐在果子树下念书抚琴,书念得如同嚼蜡,琴抚得毫无韵致。我与她朝夕相对,厌倦极了。小书呆时常说一些奇怪的话儿。她说,这世上有便是无,抓得越牢的东西散得越快。她说云飘来飘去永远不会累,是因为云没有想去的地方,没有想见的人,等到它停驻在何处,见到想见的人,便会掉下很多眼泪,变成雨水。她告诉我,她以后待到父母亲百年仙去了,便要到深山中去,清清静静地活着,不要再与人交往,她怕她有一天会太喜欢一个人,有一天又会太恨一个人。她讨厌自己变得失去控制。我翻了翻白眼,她便缓缓笑着,与我对视,“阿柯,我宁愿喜欢你,也不愿喜欢这世上任何一个男子。”她的眼珠离我很近,黑得令人目眩,我有些不自在地后退了一步,一爪踏空,从石凳上掉了下来,却被这女娃双手接住,她在春风中歪头笑了起来,桃花、杏花全都洒落在她的黑发和那件蓝衫上,她的眼中全是明亮,好像两轮小小的月亮。我从那时,瞧她可爱。再过三年,瞧她已是心乱。我一直是她宠爱的紫莺。她慢慢长大,从不起眼的小书呆变成了一个依旧不怎么起眼的少女。可是,她在我的眼中,一日日那样好看。我不在太平都城三年,不知父亲着急成了什么样子。我是他的爱子,他岂不惦念?忽有一日,婴失踪了。又忽有一日,我一觉醒来,竟已变成人。那闺房床上还睡着那样好看的少女,脸颊红润,唇微微张着。我静静看着她,趴在她的床前,想要用真正的手去抚摸那张脸,如同她无数次抚摸着我一般。可是,她似乎感知到了什么,缓缓睁开了眼。我落荒而逃。我回到了太平都。我的母亲见到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骂我不孝。我的父亲慈爱温柔地看着我,高高在上地坐着。我第一次发现,他距离我其实一直并不如我想象的近。我向父亲讨旨,在第二年的春天,娶了小书呆。可是,我迟了。小书呆陌生地看着我,她在新婚之夜告诉我,她喜欢着别的男子。我离开之后,她喜欢上了一个男子,那个男子说等她长大,便来娶她。我知道婴那一日的失踪也许大概是真的无法瞑目地死了,因为我失去了我的爱情。过年的时候,母亲率领众人拜见母后娘娘的灵位,父亲就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我看着他的眼神,竟感到害怕。我仿佛看到了自己,看到了镜中那个因为得不到恒春而深深痛恨厌恶着她的自己。他冷眼旁观着灵位,可眼睛却瞧着让人难过。我掂量着心里对小书呆的喜爱,遥遥看着父亲,在想他到底隐藏了多少庞大的爱意。昭从太宗时起,对历代陛下便有训诫:禁中断痴情,俯首天子志。欲不为人知,先绝己心愿。如若预备当上天子,首先便要断了对喜欢的姑娘的痴情。父亲曾说过这样的话:贵妃于你们是红颜祸水,于我却不是。皇后于你们是贤德可靠,于我已非如此。天下万民都知道,我母亲是父亲的爱妾,我是陛下的爱子。他爱得不得了。我看着父亲,忽然明白我与我的母亲误会了什么。贵妃是妨碍不了父亲意志的女人,皇后于陛下,却是真正的红颜祸水。婴带着天子之志回来的时候,父亲含着泪笑了。我在那一刻便有预感,这天下将来一定会是婴的。我与觉日后造反,三分天下,也不过是被天子逼的。天子有个爱到心坎里的爱子,爱到把所有的一切都要毫无保留地遗传给他的孩子,欲望、决断、谋略、爱民之心、藐视天下的气概、清除诸侯之患的勇气,他有的,没有的,统统都要给他的爱子。天子有爱子,是他最爱的女子所生的孩子。与我并不相干。

推荐热门小说昭奚旧草,本站提供昭奚旧草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昭奚旧草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番外一 赌戏 下一章:番外三 青山
热门: 我用医术在古代万人之上 卖马的女人 苍黄 他先动的心 酷酷的代课老师 天龙八部 蝙蝠 重生之完美岁月 师尊有恙[重生] 不疯魔不成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