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 赌戏

上一章:第十二章 大昭卷·悬棺 下一章:番外二 爱子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番外一 赌戏

二十六年前,平吉殿一场大婚,五皇子打赌输了。他得去娶太常卿家的丑女。丑女自幼母死,祖母、父亲嫌她不祥,将她送到了道观寄养。女自幼修道,道观中无人知其姓名,只唤丑儿。六岁上下,玄机观观主临真子到太常官邸中做法事,却见一小小女娃躲在泔水车旁啃食残羹冷炙,走上前问询,才知竟是府中的小姐,心中不忍,便收她做了徒弟,谎称除她身上厄运,带到身边教养。因此,她小小年纪,便在李耳像前许下宏愿,一到十五岁,便入道,了却尘缘。待到她十三岁,有个美貌的小姐去道观为父亲祈福,临真子让她陪那小姐玩耍,如若那小姐问什么,自己便都要一一如实作答。美小姐是个古怪的姑娘,听了她的遭遇,鼻涕比眼泪倒多上许多,擤脏了好几块干净帕子,才吸溜着走了。过了几日,她的父亲竟然亲自来接她回家了。听闻早前大将军弹劾了她父亲,在朝堂上揪着她爹爹骂了个狗血淋头,说她爹爹枉为人父,不慈不义,陛下当时也震怒了,申斥她爹爹道:“虽然姑娘生得丑,但是她若不是你生的,指不定落到谁家,还是个天仙呢!你堂堂太常卿,竟做出抛子灭女的行径,当真糊涂!”第二日,她便稀里糊涂回到了太常府。十五岁上下,将军府的小姐做了皇子妃,她听闻美小姐嫁得如愿,心中总算了却一桩心事,去道观求了各样的平安符,悄悄踮脚挂在将军府的石狮子耳朵上。一转身,对街一个卖字画的书生一身粗布麻衣,瞧着她,神态柔软暖和,像一块她幼时一直渴求的棉袄。那一瞬间,她摸着石狮子,吓了一跳,它的心跳得可真快。她在太常府,从没人搭理她,只有吃饭时才有人送饭。为了那种暖和,她每日拿着年幼时跟随师父做法事、大人打赏攒来的一点铜板去买那书生的字画。一个铜板一幅画。府上有丫鬟私语,说五皇子与三皇子打赌输了,本来准备给咱们家里的丑姑娘下聘,可是五皇子实在不愿,三皇子便说算了,用几本书和古董换了这个赌约。傅氏想了想,难过了一小会儿,却又开心了。教个好好的皇子娶她,可不是让大家都难受吗?她可是个要去做道姑的姑娘。第二日,她再偷偷从狗洞爬出来,去买字画,那个书生却不在。她坐在树下等。等了好久,等到夕阳落山,才又悄悄地从狗洞爬了回去。第三日,那个书生依旧不在。她依旧在那里等,等了一日两日三日四日……等了一月两月三月四月……后来,就不等了。侍郎府院子里有一座挺高、挺漂亮的凉亭,夏日酷暑,她却总是爬到亭子的顶端。下人道她疯了,太常卿却恨恨道:“累及父母的东西,死了岂不更好?”八月的一日,依旧很大的太阳。她依旧坐在亭子上,遥望着远方。她的庶兄带了一个人游园。那人生得真好看,那人拿着描金的扇,那人头上是金色的冠。那人看到亭子上黑如焦炭的丑陋之人,侧身回避道:“似是太常大人府上的女眷,小王今日唐突了。”小王今日唐突了。亭子旁边的湖水晒得早就烫了,那些小小的银鱼都张着嘴巴吐出一连串泡,眼见无法呼吸了。她的庶兄对着那人笑得如同一只哈巴狗,“五皇子哪里唐突了,不过是个疯了的丫鬟奴婢,逐了去便是。难得您要来臣家中逛园子。”转眼,她的庶兄已对着她恶狠狠地道:“还不离去?!”她爬了下来,走到五皇子身边,想了很久,才说:“我快要当道姑了,就要等不到你了。”五皇子合上扇,静静看着她,不语。他们想必都会称赞他那样高贵俊雅的模样,可是,只有她知道,他穿着粗布麻衣暖和微笑的样子更好看。可是,夏日如此,她的丑既然益发丑,他的暖和便早已变成被团团困住的东西,滚烫无力。“殿下,亭子虽瞧着不起眼,却是内城官宅最中间的位置呢,前面挨着老太傅家,后面是张相府上,啊,对了,右边依稀记得正是大将军府呢。我父亲同我说,他小时候爬上去过,四巷八道,卖什么的都能瞧得一清二楚。”她垂目走着,身后却传来庶兄殷勤的讲解。十五岁的生辰就到了。师父问她可做出决定了,她点了点头,竟有些开心。自幼,她只有姓,却没有名,如果成了一个道姑,便有法号了。人人叫着她的法号,便知她虽丑,却也是个人。她入道观的那日,一份聘礼下到了太常府,玄机观被五皇子拆了。自此,她成了皇子妃。而后,成了穆王妃。穆王常常道:“本王打小与陛下打赌,从未输过。可唯独这次,他赢了,我输了。”穆王此生,最恨道士。

推荐热门小说昭奚旧草,本站提供昭奚旧草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昭奚旧草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十二章 大昭卷·悬棺 下一章:番外二 爱子
热门: 仙灵图谱 我的日本文艺生活 官票 离任 高校推理笔记 满袖天风 轩辕剑之天之痕(下) 步步高升 抚生·孤暮朝夕 坠落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