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逃不出的2

上一章:第一百四十八章 逃不出的1 下一章:第一百五十章 逃不出的3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俞迟带着阮宁回到延边,阿延已渐渐晓了些人事。他掰着妈妈的脸,执着地看着妈妈,却发现那双眼睛中没有自己。阿延恐惧地哭着,拱到她怀里,撩开她的衣服,试图去含住**。他其实早已断奶,可是看到阮宁陌生的眼神,他只能尝试用这种奇怪的方式打开阮宁的记忆。阮宁却下意识地拽紧了衣服。阿延哭得更厉害了,在幼小的宝宝心中,这个女孩就是天,可是天却变了。阮宁最怕别人哭,看着旁人哭她也要哭。说好要做一块乐观的红烧肉,可是眼前的孩子却让她困扰。阿延被阮宁哭蒙了,变成了小声的抽泣,阮宁拿开手,做了个鬼脸,他又笑了。

俞迟跋山涉水,把阿延托付给了自己的母亲。那个懵懵懂懂搞了一辈子科研的母亲,却因为俞迟被迫假死,从而无意间得知了儿子当年被拐卖的真相,继而和公公决裂。她和丈夫住在单位分的房中,深居简出。俞迟带着阮宁和阿延去探访她时,两人正吃着一碗颇清淡的青菜面线。在家时都是娇养,如今笨拙地适应着一切,为了儿子和过去划开天堑,就算一塌糊涂,也颇有那点风骨。

他们知道儿子好好活着,知道他也做了爸爸,可是终归不敢打扰,也似乎自觉不配打扰。

阿延是个喜笑的孩子,看见奶奶,便伸出手来要她抱。

那个不通世俗只懂赛先生的女人第一次眼中因其他出现神采。她亲吻着那个孩子,小心翼翼地呵护着,惶恐地说着对不起。

她不知在对谁说,只是喃喃地不停说着对不起。

俞迟的生命中,母亲永远缺席。可是阿延的生命中,奶奶没有缺席。

父亲穿着白背心,大汗淋漓地在厨房为儿子儿媳炒排骨炖鸡肉,母亲就弓着背,牵着阿延的小手,教他学步。

饭菜难吃得一塌糊涂,俞迟却不停地往嘴里扒饭,他说:“可真好吃。”

阮宁吐了出来:“你这个骗子。”

父亲母亲忍不住笑了出来,她说:“唉,这个老头!”

他说:“我下次做得更好。”

俞迟说:“我信你,爸爸。还有,我想你,妈妈。”

俞迟画着日历,阮宁表现亢奋的第十天,情绪急转直下,变得阴郁起来。她的头脑里有一把坏水龙头,别人的水龙头能调节热水冷水,而她的永远冷热失调,大小失调,偶尔拧不紧,偶尔又拧不开。

俞迟托付了阿延,带她离开父母家中,买了飞机票,去了海边休养。

他在太阳湾的hyatt订了一间套房,准备看阮宁的适应情况,决定是否再续租。

酒店内部圈起私人海滩,他们来的那天下了大雨。雷电在海面上翻滚,吃完晚饭后散步的人群四散,屁滚尿流。

阮宁本来很兴奋,可是看见雨水不停地往墨色的大海中砸落时,便开始有些晃神。

第二天,天晴了,她却陷入更深的阴霾里。

一早起来,便不再说话,也不肯笑。

俞迟买了她从前爱吃的香蕉船,她有些沮丧地吃完了。

俞迟又带她去海边烤玉米、烤牡蛎,阮宁同学一边沮丧一边吃。

俞迟再带她混迹在儿童烘焙区骗服务员ssan老师烤的小蛋糕,阮宁垮着八字眉继续吃。

俞迟啼笑皆非,无论如何病,总是不会虐待这张嘴就是了。

他买了风筝,带她在晴日下奔跑,看风筝高高远远地飞着,她跑着跑着却停下了脚步,一屁股坐在沙坑里继续忧郁。

俞迟在沙坑旁给她建了一座:“我不想当公主。”

俞迟说:“没关系,你就当守大门的巨龙。”

“那公主呢?”

“被王子亲完救走啦。”

阮宁哭了起来:“就剩我一个了,惨绝人寰。”

俞迟又捏了几个戴帽子的小士兵,围在阮宁脚下,围了一圈,阮宁不哭了,继续忧郁。

他把药放在她的面前,她却不

如前些日子,不肯再吃。

俞迟递一回,阮宁扔一回,最后一次放到她的面前,这姑娘发了狠,放在嘴里,狠狠嚼了,然后吐了俞迟一脸。

俞迟无奈,去洗脸,满面水珠身后却有人抱住他的腰,她叫嚣着:“你也走吧,我不怕你们走。”

可是身体在不断地瑟缩。她嘴里喋喋不休,嘀咕着:“都走了,我就骑上汗血宝马去征服北欧大陆!星辰大海在等着我!”

俞迟转身,把这个益发瘦小的姑娘紧紧抱在怀里,轻轻开口:“我不走,就在你手边,哪儿都不去。如果你去北欧,别忘了带上我,在你左手边的我。”

阮宁心酸地点点头,拍拍他的肩膀,沉重地说:“勉强带上你。”

从此,无论多么阴郁,药到了,总是乖乖吃了。

八月,天太热,俞迟便带她离开海南,去了家乡故居林家巷。

阮宁最近益发沉默,已经不大说话,像极了小时候俞迟与她分离的最后一面,整日昏昏沉沉,像个老妪。

他洒扫院子、清除蛛门尘时,她就坐在院子里看大树、看太阳。

听说能直视太阳的都是小孩,阮宁的眼睛果然睁得圆溜溜的,叉腰看太阳。过了一会儿,哗哗地流眼泪,俞迟洗了手,捂住她的眼,问她是不是傻。

阮宁沉默着,用肉脸抵着俞迟软凉的手。夏天,还是这样舒服呢。

过了很久,俞迟又去整理早已荒了的菜园,他拿铁锨垦地,阮宁说了今天的第一句话,也是最后一句:“我好像来过这里。”

俞迟转身,眯着眼睛,笑了:“那时,我们还小。”

凉爽的微风袭来,郁闷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阮宁垂着头,低着眼,也笑了。

入夜了,他铺了席子在院子里,搬了小茶几,小茶几上有西瓜有糖,都是阮宁爱吃的。他坐在白天刚擦洗好的竹凳上给她讲故事,她坐在竹席上啃西瓜。

啃着啃着不肯吃了,就猴在俞迟背上,让他背着她看星星。

俞迟的裤腿高高地卷了起来,望着星空讲故事:“这片天上本来有十个太阳,十个太阳生来就是一体,自由自在地生活在东天之上。只有群星闪烁带来凉气的时候,十个太阳才被允许出来洗澡嬉戏,因为他们白日出来,会给世界造成灾难。白日值班的是太阳爸爸,太阳爸爸非常辛苦,一年四季,三百六十五日,无一日休息。十个太阳希望父亲能好好休息一天,就代替它站在了白日的万里高空。一个太阳可使万物生长,手心暖和,十个太阳却要了百姓的命。大量的人被烧死,庄稼也都一一旱死,民不聊生之际,勇士后羿站了出来。他穿过重重的山脉,走过九十九道天湾,到达距离十个太阳最近的地方。十个太阳乖乖地站在那里守值,却被突如其来的人类后羿拿着弓箭一一射死。它们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可是因为父亲的叮嘱,却一刻不肯动弹,忍着疼痛,直到黄昏来临。这时候,十个太阳只剩下一个,它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足死去,黯然逃回东天。英雄后羿被万民敬仰赞叹,成为新一代的大帝。”

阮宁入神地看着星星,她说:“我就是那十个太阳。”

不懂规则,而盲目遵守规则,可最终仍被规则惩罚,惨痛地失去光阴里的自己。

俞迟微微一笑,背着她在院子里跑来跑去,他说:“对,你就是我的十个太阳。”

俞迟种下种子,每天辛勤浇水,忽然有一日,却想起什么,在菜园里挖了许久,挖出了一个斑斑锈迹的饼干盒子。他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张泛黄了的纸,红着脸看了许久,想要撕掉。

阮宁明明没在留意,却仍问了一句:“上面写了什么?”

俞迟说:“是我从前留给你的同学录,三十二张同学录中的最后一页。少年的时候,既想让你看到,又不想让你看到,犹豫了再犹豫,埋进了土里,可是又给你留了一把这院子的钥匙。之后的每天都在想,但愿你能看到,又但愿你没看到。”

阮宁诧异地指了指自己。俞迟说:“既然是写给你的,就念给你听。这是我缺席了的你的毕业礼,也是我藏了很多年的心迹。”

推荐热门小说同学录,本站提供同学录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同学录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一百四十八章 逃不出的1 下一章:第一百五十章 逃不出的3
热门: 我就是馋你信息素[娱乐圈] 老攻身患绝症[穿书] 万道成神 六本书的主角都觊觎豪门老男人 O装B给暴戾上将当男秘 俗人重生记 幽明录 被迫成为蜂王后 破法之眼 文艺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