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我的爱没有声2

上一章:第一百四十五章 我的爱没有声音1 下一章:第一百四十七章 我的爱没有声3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她颇是无奈,但见宋林公司香港员工个个无不且羡带妒暗地喊她“宋太”,心中宽慰不少。可是分明宋老太太都承认她了,分明他已许久未提过阮宁,分明他每周都送最贵花束给她,娶她的事却仍未提上日程。

长秋不知道宋林在想什么,而宋林只是在潜息,在休养,在等待。

他在等一个消息,不,准确说来,是一个电话。

5月15日,上午十一点二十分,程可可的电话如约而至。

阮宁夫妇回到了园子。

宋林最近下午一直有喝earlgrey的习惯,喝惯的黑咖啡这两日售卖估清,暂时换成了这个。

他接到程可可电话的时候,吊着的一口仙气总算吐了出来:“成了?”

程可可低声道:“俞家之前我已经去过,做过铺垫,俞老对阮宁并不满意,他听闻阮家的事,只说了一句知道了。言语虽寡,但我瞧他表情,并不轻松。”

她有些不确定地问道:“你说,阮宁会不会因此和俞迟决裂?”

宋林懒洋洋地问她:“这得问你了。依你对俞迟的了解,他会违逆俞立的意思吗?”

程可可条件反射地摇头:“俞迟不会。这辈子他最在意的就是他祖父的看法,因为林奶奶去世时和丈夫的赌约未完,他为了完成奶奶的遗愿,这辈子一定倾尽全力讨得俞立最终的认可,并且击败他,让他心服口服,直至跪在林奶奶的坟前。”

宋林微微一笑,挂掉了电话,随即嘱咐了秘书,订了凌晨的机票。

长秋约他晚餐,宋林一身简装,换掉了西装。她点了一份鹅肝炒饭给他,他含笑吃了下去,又点了一份乌鱼子冻,他也吃了下去,再点了一碗春杏排骨例汤,宋林颇为难却又颇香甜地含笑喝了进去。

长秋吓得一哆嗦。

宋林这样吃饭,认识他许多年,只有两回。

第一回是听说阮宁怀孕了,第二回是听说阮宁嫁人了。

跟阮宁搭上边,什么厌食症都不药而愈。

宋林同她交代着宋氏慈善基金会近期的理事会相关安排及工作中心,他颇看重慈善,也颇看重长秋,顺理成章把这块工作交给了长秋。

长秋也怪愁的,叹息着,截断他的话:“宋少,这回阮宁又怎么了?”

宋林眉尾上翘,眼睛弯弯,好像一轮春花映衬下的白月,带着发自内心的畅快,全然不是之前两回的借饭浇愁。

宋林这些年与长秋纠缠不清,说不爱却也不舍得放手,与其说是情人,倒更像知己好友多些。

他对待长秋素来坦诚,因知她爱自己,也知她不背叛。

他回答道:“阮宁不需要一个抛弃她的丈夫,也不需要那个男人的儿子。等到事情了了,我带她来香港长居。延边我不耐受,而香港熙攘,她肯定喜欢。”

长秋听得毛骨悚然。

什么叫阮宁不需要?!什么又叫他不耐受延边,阮宁喜欢香港?!

碰到阮宁,他真是要魔怔了。

长秋一时气结,语气也不好:“你上辈子欠她什么了,她又哪里好,值得你这样煞费苦心?”

宋林语气却依旧温柔,他此时心情非常好,所以益发甜蜜可亲:“小栓是个讲义气的孩子,我不忍心看她难过,我……我要带她离开阮家,离开俞迟,他们都伤了她的心。”

长秋气得眼泪都出来了,颇难听地指责他:“你今年二十八岁,不是八岁!八岁那年的事你还巴巴地惦记着,是因为明明是你伤了小栓的心,不是旁人!”

宋林的执念早已成了魔鬼,生生不息地缠绕着他,让他寝食难安。这世上本就人人算计他,待他虚假,只有小栓是真的信服他、爱他、珍重他。可是,他却把小栓弄丢了。

二十年前,就弄丢了。

只是找啊找,为什么,无论如何,无论怎样努力,都找不回来呢?

他想捧着一个比脸还要大的碗,和她并肩坐在桃树下,好好吃一顿饭。她妈妈做的菜是世界

上最好吃的菜,他都知道。

那些年她说过的话他都记得清清楚楚,她的情义他都知道。

有了他,她才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孩。

他这辈子从没有错过,阮宁也一定会清清楚楚地知道。

阮宁把盘和截图打印出来的照片默默地递到了爷爷跟前,老人诧异地看了一眼孙女儿皱巴成一团的脸,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照片。

照片分辨率不高,瞧着有些模糊。他掂起了老花镜,举起来放到远处,长孙少年时的脸庞一清二楚。

老人忽然间想到什么,眯着眼,坐直了身子。

阮宁叹息一声,把带来的笔记本电脑转向爷爷。

点击播放。

阮宁努力屏住呼吸,观察着老人的神色,看那张脸从疑惑变得震惊变得愤怒,然后渐渐地转向了幽深和沉默。

阮宁知道这一天还是来了,爷爷生平最大的心愿就是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对于爸爸当年和二叔之间的争斗、她们同奶奶之间的龃龉,颇有些装聋作哑的意味。

可是,爸爸毕竟是他当年疼爱看重的,毕竟这些年他在一楼设了个小佛堂,日日看护摆祭。

阮宁稍稍鼓足了勇气,她说:“爸爸是被人害死的,可是这人不单单是程平东。二叔……二叔他……”

阮宁的话还没有说完,只是到了“二叔”两个字,阮令的眼就冷幽幽地望了过来,像是殊无日照的地壳深处透来的森然寒意,阮宁的脸瞬间变得煞白。

阮令把电脑推开,把照片扔到了阮宁面前,满面蕴着怒气:“你到底想干什么?!”

照片几乎贴着阮宁的脸砸了过来,她退了步,脸颊还是被刮了个血口子。

阮宁没理会脸上火辣辣的疼,声音变大许多:“不管爷爷怎么否认,怎么不愿意承认,事实依旧是事实!是二叔,是阮敬水杀了我爸爸!”

“二叔杀了我爸爸!”这句话就这样被眼前的孩子带着愤恨和肆无忌惮叫了出来。

“闭嘴!就算是你有这些照片,也只能证明是阮静绑架了你!”阮令咬牙切齿,脑子嗡嗡的,却只想着快点下命令,像对着他带了半辈子的小士兵们一样,强摁着她的头,也要让她绝对地服从。

阮宁有些绝望地仰头看着他,额角都是汗珠。不自觉地,眼泪就落了下来。她说:“我就知道您会这么说,当年的我就知道您一定会这么说。我一直期待您会说点别的,我想着过了这么多年,您待我一直那么好,结果一定不同了。可是,我错了。”

爸爸死的那年,她明明没有疯,却偏偏选择了装疯。没有人知道,她除了装疯保命,还因为无一人可信任,包括爷爷在内。她分明没有信任爷爷,那么小的孩子,阴晦地不断想象着爷爷残忍冷酷地让她噤声闭嘴的样子,想到茫茫然,想到不知道这一生还该如何活。

她是多么聪明的这是个笨蛋。

阮令嗓音嘶哑,眼中也有泪意,但是语气依旧强硬:“你这辈子要什么,爷爷都给你,就这一样儿,不行……”

“爷爷,我要我爸爸,您能还给我吗?!”阮宁哭着哭着却笑了出来,带着凄厉和痛苦,这样奇怪得快把人碾成碎末的痛苦她连父亲去世时都不曾经历过,因她当年心中还有信任、有亲情、有眷恋,而为了给父亲报仇,也总要留一条命一口热气,可是今天,这些东西,通通被人捏死了、打落了、扑灭了。

阮令鼻酸,闭上眼睛好一会儿,眼泪却瞬间涌了出来。他说:“是我对不起敬山,该死的是我,你二叔撑着阮家,不能倒。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阮宁觉得自己的情绪变得非常奇怪,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停地掉着眼泪,质问他:“您不能活一千年一万年,没有人能活那么久。甚至我爸爸四十三岁就去世了,阮家终有一天会灭亡,无论您愿意还是不愿意。可是它灭亡的原因不是因为丧失了权力,还有可能是自然的消亡,您能抓住一切您能抓住的东西,但是不是世世代代都可以。您只是不愿意看到儿子们相继死去,您认为我在胡闹,您甚至恼恨我揭露的真相,可是您永远不能阻止这个惨烈的结局。看着亲人死去,这是您的宿命,也是每个人都抗争不了的诅咒!”

推荐热门小说同学录,本站提供同学录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同学录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一百四十五章 我的爱没有声音1 下一章:第一百四十七章 我的爱没有声3
热门: 我靠科技苏炸整个修真界 穿成男主的反派师尊 最强妖兽系统 孤岛之鲸 嫁给豪门残疾老攻后[穿书] 马来铁道之谜 史迈利的人马 爆红后,我和渣过的总裁在一起了 大海獠牙 影子的告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