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是前行还是谜团1

上一章:第一百四十章 很少有人会喜欢2 下一章:第一百四十二章 是前行还是谜团2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程可可在年少时,曾经读过一本绘本,绘本的名字叫《克洛德的后花园》,克洛德是一个小男孩,他妈妈为他整理了一小块土地,精心植入各色花草,修剪整理得十分精致,并留下空余,让他种自己喜欢的杂植。克洛德非常喜欢这里。小小的后花园曾种下一株白豆种子,可这种子总不发芽,无论克洛德为他浇水、施肥还是松土,都毫无动静。克洛德很沮丧,把白豆种子挖了出来,抡起胳膊远远一抛,扔到了隔壁不起眼的荒芜的小园子里。未过几日,隔壁的园子居然长出了一棵小小的豆苗,又过了月余,这豆苗变得又高又粗壮,翠绿而充满生机。克洛德简直气疯了,他问这棵豆苗:“你究竟在想些什么,那些精致美味的食物、充足的养分,难道不是正常的植物喜欢的吗?”

豆苗说:“iamayr>

这棵豆苗,本来就是妈妈从隔壁为他借来。隔壁那个糟糕透了的园子,才是豆苗热爱栖息的故乡。

十九岁的程可可觉得这本书很有趣,二十九岁的程可可烧了这本书。

世上不应该存在这样奇怪的道理,分明的悖论凭什么理直气壮。

这世上没有谁放着豪华花园不选,而去念旧,要自己家的荒草地。

无论是程可可还是费小费,从前至今都是高高在上。就算是碰到那个令人作呕的继父,他还不是一样心甘情愿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费小费对自己的容貌没什么概念,但她对自己的容貌有信心。

可是,俞迟是她看不懂的人。

她想起他一次次地说着他不爱自己的模样,那么认真,眼睛清凌凌的,看着看着就笑出来了。真是个傻孩子啊。

干吗不敢说爱自己,干吗觉得配不上自己。

程可可认真地吐槽谅解并且含笑等着他的告白,等得那么着急。

她只是赌气订婚,只是为了让俞迟看清自己,放弃阮宁这个不值一提的女友,却转眼收到俞迟为自己而死的消息。

爱情的醋意竟演变成这样的结局,费小费担负罪名,成为众矢之的。

可是,真的和施耐德订婚之后,她落实了因情害死俞迟的罪名后,反而松了一口气,觉得心安。那时的可可,既盼自己能与肮脏罪恶的过去划清界线,不安地想着俞迟是自己在人世的唯一污点证人,又盼自己爱上猛烈追求自己的英俊男星施耐德,从此冰清玉洁。

而最盼望的,不过是俞迟深爱的那人是自己,哪怕他死去。

这下,三种心思,样样圆满。

而俞迟也一定清楚她的每一样心思,因此才去得这么决绝。

在黑暗中匍匐滚爬那么多年,她想自己也真的能撑下去。

可是,这五年来每次工作结束,她都会怅然若失地从国外飞回h城,走遍熙攘的街道,看着人来人往,嗅着那些来自陌生人的陌生气息,试图找到些什么,却只能酩酊大醉,在街头看着不曾停留的脚步哽咽哭泣。

她曾问过小管家:“你叫什么呀?”

小管家眼睛里有着巨大的黑洞,他说他叫林林。

他希望自己叫林林。

那么卑微而辛酸的眼神。

她每每带着怜爱喊他林林,可一错身,这个世界既没有俞迟,也再没有林林。

她后悔了。

和他在地狱同行,也比独自光明要快乐。

她活得了无生机,直到接到宋林的电话。

他告诉她,“死了”的林林去了哪儿;他告诉她,“死了”的林林娶了谁。

他骗了她。

他原来没骗她。

她见过阮宁后,情绪一直低沉,反复地问宋林:“真不真?”

宋林笑了,他和她约在一家名叫merrygor的西餐馆就餐。他说:“真的啊,程小姐。”

可可酸涩了几日几夜,却觉得自己放不开这些未来。

除非俞迟真的死了,除非阮宁真的死了。

除非

他们,真的死了。

她问宋林:“我为俞迟,你为谁?你爱阮宁跟我爱俞迟一样?”

宋林胃痛一直没好,轻轻捂了捂,但还是面带微笑:“程小姐的问题有点多。阮宁是我人生中唯一一个计划好却没有得到的,爱情这种东西,大概只有女人才会时刻挂在嘴边。”

费小费毛骨悚然,觉得这就是个变态。她问他:“据我所知,你已经许多年和阮宁没有过什么交集。”

宋林漫不经心地切着鹅肝,“扑哧”笑了:“我们从小就是邻居,除了出国读书那些日子,她距离我从未超过一千米。”

费小费闯荡娱乐圈这么多年,都说娱乐圈水浑鱼滑,可是看着眼前的男人,觉得那里水挺清澈,眼前这个简直是条至尊黑鱼。他颇有礼貌地把切好的鹅肝递给费,笑道:“这是小栓小时候闹着要吃一直没有吃上的鹅肝。她在我的生日宴上尝到,吃得很香甜,程小姐也试试。”

费小费咬了口,觉得红酒酱味太浓,似是更适合孩子的胃口,她不予置评,擦擦嘴,问眼前高大帅气的青年:“宋总这么忙,还专程请我吃了一顿饭,究竟想让我替你做点什么?”

宋林倒是很爱惜地吃完了鹅肝,哪怕胃不停挛缩着。他说得轻描淡写:“你父亲一定曾经为你留下了点什么,而这东西,必然和他相关,也和阮宁父亲相关。你去寻寻,定然有用。”

宋林料想有这样一个东西的存在,能让阮敬山死亡的真相浮出水面,至于谁会因此被拉下水,从阮宁当年的反应来看,可窥一二。

费小费掀翻了她爹和她妈留下的遗物,把两个箱子里的碎渣渣都倒了出来,回想着父亲临终前寄到英国的物件的归属,最后在一个皮箱子的夹层里找到一个芯片。

芯片旁边是一张卡片,上面有妈妈的叮嘱——你父亲不冤枉,但该死之人并不是他。

托经纪人找人看了看,说是一张存储卡。

等到恢复到电脑上,费小费看着那段安静而清楚的视频,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一直觉得她爹死得蛮无辜的,一定是被阮家陷害了,可是等到看完视频,活在费小费壳子里的程可可带着一声叹息,脸色惨白。

如果她是这录像带里的人,该做出什么选择?

至于俞家,对于阮家大房和二房,又会选择谁呢?

而俞迟一向好胜,又会不会再次听从他那个祖父的话呢?

费小费觉得天也许会被戳出窟窿,而窟窿外遍地骷髅。愕然想起宋林的话,他似乎每次都聪明在先知上,可这聪明,着实有些可怕。

那个不速之客来到延边的时候,阮宁说实话是服气的。

阮宁下班回到家,歪歪扭扭地脱鞋,保姆阿姨说:“我的天啊,小阮,你不知道,咱们家来了个好漂亮的姑娘,就像……那个明星,叫什么来着……哎呀,我想不起来了。”

阮宁接话:“费小费。”

阿姨猛点头,如痴如醉地觑着客厅,显然来客的美貌镇住了自称什么场子都见过的自家大妈。

阮宁走到开放厨房,打开冰箱,倒了杯酸奶,咕咚两口,才不情愿地走到客厅,打了个招呼:“您来啦?吃了没,累不累,饿了让俞迟带你吃点,累了坐沙发歇歇,我还有个案件的材料得细看,就不招待你了。”

曾经少年爱追梦,一心只想往前飞,这个少女长得美,还是小栓意中人。后来做了好朋友,寄信国内国外飞。可惜大人斗争太惨烈,她爸害死了她爸爸,她爷爷就弄死了她爸爸。再单纯的小心灵也没法没心没肺地做朋友,阮宁把程可可的信束之高阁。

她不是不记得那个姑娘,她曾经无数次想起幼时程可可修长而白皙的脖颈,遥遥想着那可真是个漂亮的小姐姐,幼小的张小栓曾经嘀嘀咕咕,长大以后长了把儿,能娶媳妇儿,一次娶俩,可可当大老婆,小丫当二老婆,后来发现自己确实长不出,反而长成了小姑娘的模样,那些傻乎乎的话就被傻乎乎地抛到了脑后。

谁料想爱着的女人长大成了仇人,谁料想爱着的女人要抢爱着的男人。

阮宁骨子里的爷们儿张小栓心里很惨淡,真真是相见争如不见。

推荐热门小说同学录,本站提供同学录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同学录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一百四十章 很少有人会喜欢2 下一章:第一百四十二章 是前行还是谜团2
热门: 火神:九河龙蛇 美女公寓 女经纪人之星光背后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Ⅱ 他怀了他家主子的崽 鸿蒙圣王 人设之王 落幕之光 仙界网络直播间 山野情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