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死也想娶坏娘皮1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六章 时光换算机器人5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八章 爱你像山也像海1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医生和助产士是她从未见过的。

李医生出去培训了,他们是来替李医生的。

阮宁头脑中一片混沌,她觉得下身涌出一股热流,继而宫缩加剧,疼痛逐渐升级。

助产士对她十分不耐,咆哮道:“用力!使劲!”

阮宁害怕极了,她双腿被人钳住,全身在打战。

骨头都仿佛撕裂,双耳轰鸣,只听得到自己的喘息,助产士和医生的声音都变得极远,她有一种错觉,自己也许大限将至,要死在这里了。

可是……新生命呢?

阮宁浑身打了个冷战,她想起了那个还在拼命的孩子,意识仿佛拉回了一些,助产士却大声喊道:“朱博士呢,朱博士在哪儿,产妇羊水现在极少,脐带绕颈,胎头卡在下方,有窒息的危险,产妇难产,必须立刻终止妊娠,剖腹取孩!”

其中一名护士满头大汗地回答:“朱博士看产妇才开两指,觉得没妨碍,就……就回去补觉了,他说清晨过来。”

产房众人面面相觑,助产士恼恨极了。boss虽然下命令,孩子一定不能留,但是没说产妇也得去死!

朱博士这个蠢货!

助产士转了转眼珠,吩咐小护士道:“你们准备好血浆和手术台,现在赶紧给朱博士打电话,让他往回赶。我去和产妇家属交代一下。”

助产士走到了产房外一直等待的宋中元面前,惋惜道:“您可能要签一份手术协议书,宋太太难产,要做剖宫产手术,这台手术基本安全,只是手术过程中可能出现羊水栓塞等危急情况,这是家属必须了解到的我方免责条款,如果您无异议,请在这份协议上签名。”

宋中元听着产房内阮宁的叫声逐渐惨烈,又渐渐虚弱,心中一片冰寒,他迅速签下自己的名字,冰冷道:“所以呢,你们还在等什么?”

助产士摊开手,也很无奈:“主治医师朱博士回家休息了,我们得等他回来。”

“多久?”

“二十分钟,半个不准。”

宋中元咬牙问她:“其他的医生呢?”

助产士指了指门外,暗黑无边,这深夜,无人。她说:“妇产科现在只有朱博士一人有手术资格。我们也没办法,只能耐心等。不过,家属也该做好心理准备,这半个小时,产妇……不一定等得过来。”

她眼中一闪而过的冷漠刺痛了产妇家属。宋中元脱掉自己的外套,寒气逼人道:“手术室在哪儿?”

阮宁哭着喊着自己的孩子,迷糊了,又喊着中元,她说着对不起,觉得内疚得整个人都快被撕裂,继而自己的脊柱被人刺入什么,渐渐麻痹。

戴着口罩白手套,穿着蓝色手术服的医生高大而眼熟。

他戴着口罩的模样,阮宁死了都不会忘记。

她十**岁时,拧开台灯,趴在课桌上,傻乎乎地看着《民法总论》时,总能想起俞迟当实习医生时的模样。眼中没有任何多余的感情,却也满是对病人的挽留。

他一定……会是个好医生。

就像这年今日现在眼前的模样。

她抬不起双手,擦掉狰狞面孔上的鼻涕眼泪。

她喊着俞迟,俞迟不理她,只低声嘱咐护士些什么;她号着俞迟,俞迟走到她的面前,轻轻拍了拍她戴着病帽的脑袋。

他说:“不要怕。”

阮宁不停地喊着俞迟,眼泪鼻涕继续涌。小护士怪为难,擦擦医生额上汗珠,又跑去擦她的鼻涕。

“麻醉剂,小剂量推进,护士长,手术刀。”男人的声音坚定而清晰。

阮宁被打了麻药,却能感到肚子划开后腹中的挤压,继而,有什么被狠狠地从她腹内掏出剥离,那是她的骨肉。

她支着耳朵听他是否健康,却听见“呲呲”的机器响,阮宁小心翼翼地眨了眨眼,羊水被吸了出来,洪亮的婴儿啼哭声

响彻手术室。

有人嚷着:“外面下大雨了!”

俞迟医生轻缓温柔,双手抱着孩子跪在了她的面前。

他像一幅一错而过的油画,却引得看画人最歇斯底里的委屈。

他说:“看看我们的孩子,阮宁。你很乖,他也很乖。”

阮宁缓缓而麻木地转过头,满脸是泪,挣扎着,拼命挣扎着,扯下他的口罩。

宋中元。

助产士狠狠告了朱博士一状,此行任务没有完成,全因这个猪队友。本来可以悄无声息地以生产事故的借口去掉孩子,留下产妇,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如今的军官还流行学外科考医师资格证的吗?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一个丈夫给自己的妻子做了剖腹产手术,说出去谁信。

电话那头的boss呼吸急促,沉默许久才挂断电话,又拨通朱博士的电话。

这个年轻的boss轻轻笑了,他说:“瞧你多走运,朱博士。”

他说:“我是不是忘了告诉你,如果这个女人死了啊,如果她死了,你一定一定活不到这一刻钟。”

阮宁迷迷糊糊地生了个孩子,迷迷糊糊地被护士按了一晚上肚子清除污血恶露,疼得面如土色,看见白衣天使就跟看见鬼似的,什么宝宝什么丈夫,通通是这回忆中不大重要的过客。

等到麻药劲过,意识清晰时,已过了两日。

宋中元抱着一饭盒鸡汤坐在床前,闻着信儿蹿来的她妈、陈叔叔同肉肉也都齐齐趴在了婴儿篮前,贪婪地看着小小柔嫩的孩子。

“啊呀,这么好看,到底像谁?”暨秋小声嘀咕,颇有些纳闷。女儿相貌勉强称作清秀,女婿素来以丑黑著称,眼前白嫩漂亮好像年画似的小娃娃究竟像谁。

阮宁咂吧咂吧嘴,她说:“妈,您带着叔叔和肉肉先出去略走走,我有些事儿要问中元。”

暨秋察觉到女儿女婿之间暗涛汹涌,狠狠地瞪了眼女儿,示意她不要任性,继而把丈夫儿子推出了门外。

宋中元似乎早已料到这一时,他安静地看着阮宁。

阮宁却从白色的枕头下掏出一把刮胡刀,是她求护士长买的。护士长说:“我求你了,别干蠢事,一早听说,王军长的爱驹、陈师长的茅台、宋团座的胡子,延边军区三大易燃易爆物,千万不能碰。碰过的早都化成灰投胎几个轮回了。”

阮宁用裹着留置针孔的手缓缓地放在了宋中元的络腮胡子上。

他面无表情,她也面无表情,尽管心中的小人头上正绑着绷带站在海啸前号叫。

滞了许久,阮宁却松开手,把锋利的刀放在搁着饭盒的白色塑料桌上。宋中元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稳稳地舀了一碗鸡汤,放到阮宁唇边。

阮宁看着这张没表情的脸,想起了上广为流传的一个小故事。兔子沿着绳子攀岩悬崖峭壁,快登顶时,上面却蹲着一只大灰狼,大灰狼拿着蜡烛,狞笑着准备点绳索,淡定的白兔急中生智,喊了一声“生日快乐”。

大灰狼喜笑颜开,拍拍爪子,吹灭了蜡烛。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她就像这只蠢灰狼。

他像心理素质一流的兔子。

阮宁心想,嗯,她一定是个傻x。而宋中元一定也知道她是个傻x才这么有恃无恐地待她。

嘘,或许连观众也早就知道她是个傻x。

阮宁舔了舔嘴唇,默默地喝着鸡汤。热气浸润了她的眼珠,她大口地喝着鸡汤,滚烫的眼泪不停地在眼圈里转啊转,然后滚进汤碗中,抬起头时,却是稳稳的一张平静的面庞,泪痕都不真切。

她说:“再来一碗。”

宋中元又舀了一碗,拾起镇痛泵,放在她怀中,把她抱到自己穿着军裤的腿上,胸和腿圈了一个温暖厚实的座椅

他喂她,看她一边喝,一边倔强地用袖子蹭眼泪。

许久,这鸡汤没了,软烂的鸡肉也都悉数喂给了她,宋中元才放下勺子,看着怀中只剩四条咸咸泪痕和鼻涕痕迹的姑娘,淡淡道:“想问什么,问吧。”

阮宁抬起头,蹭了一把鼻涕:“如果是我,你居然娶了我,一定很懊恼吧?如果没有这个孩子,你一定不会娶我,我是不是又走进了什么阴谋里面,我是不是又成了谁的棋子?对你而言,这世界上最容易摆弄的,就是我,不是吗?”

阮宁歇斯底里地开口,她不停地咽唾沫,却觉得小腹疼痛难忍,她轻轻撩开衣服,那里有一条长长的横着的伤口,红肿着,抵达五脏六腑,又像一个嘲弄自己的笑脸,刺得人鼻酸。

阮宁愣愣地看着伤口,这场似乎没有终点的暗恋是这样伤人。

她哽咽着:“不想娶我,为什么要娶我。为什么……骗我,为什么一直骗我啊?只有我那么难过,全世界只有我,一秒钟没有停止地为你哭着。不爱我为什么要骗我?”

一直一直骗着我。

本没有再打算幸福的人忽然找到生活的奇迹,偶尔窃喜,这世上似乎还有给她一些暖意的人,而这个人,这么巧,是她儿子的父亲。因为爱一个人,卑微了一辈子,本来打算在一场平凡的婚姻中好好地睁开双眼,平等地对视一个男人,一个巨浪袭来,一切瞬间被打翻。

她讽刺地看着他,轻轻开口:“你一定知道吧,宋中元,我一直爱着一个不爱我的男人,看着我的脸,看着我的卑微,我的病痛,我的苦难,我告诉你,我来告诉你,他究竟叫什么。”

宋中元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他眼睛清澈而黑得惊人,他看着她,握着那只白瓷的勺子,指节发白,与骨同色。

阮宁侧脸,她望着不远处的小小摇篮,目光愤怒而悲伤。她说:“他叫俞迟。他是一个死人,因为爱别人而失去了生命。他曾对我说,他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当一个外科医生,拿起手术刀。”

宋中元手中的勺子一下子瓷骨飞溅,砸落在地。

她问他:“宋中元,你认不认识俞迟?你娶我的时候,认不认识俞迟?你写着我父亲名字的时候,认不认识俞迟?你站在手术台上的时候,认不认识俞迟?那个高高在上俯视我的俞迟!那个倔强地不肯爱我放弃我很多次的俞迟!那个把我放在时光的角落里做着他命运中的配角和摆设的俞迟!”

她觉得鼻子酸得不像样子,眼泪不停地掉着,世界一片模糊,似乎怎么擦都没完没了。

她问他:“你认不认识俞迟?”

他用手擦着她的眼泪,捂着她的眼,死死地捂着,自己却一瞬间掉了泪。

他说:“没有不想娶,没有故意骗你。我只是怕……”

他此生唯一的没人在意的婚礼,连新娘都愁容满面,漫不经心。可只有他清楚地瞧见,每个人脚下踩的都是他密密麻麻布了许久的线。每一根,都忍耐而死寂。司仪用程式化的笑脸问他:“宋团座,你想娶眼前这个叫阮宁的姑娘吗?”

他记得当时自己谨慎地看着她,微微点了点头。

大家都笑新郎害羞了吧,这么腼腆。只有他在心里迷迷糊糊地答着,想啊。

抬头望着“嫂嫂嫂”那幅摄影作品时,天花板高高的,发高烧迷糊,想娶她。

听闻她被男朋友甩了,忍了很久的手握起,揍哭那个男人的时候,想娶她。

冰天冻地守边防,一边咽冰碴子一边为阮将军写书正名时,钢笔冻了,怎么甩都不出墨的时候,想娶她。

埋在雪窝里打仗,快死了,炮火中,偏左三厘米,心脏的位置,想娶她。

那么坏的阮宁。

死了也想。

娶她。

没有人知道,娶她的那天,他多么高兴。

没有人知道,预备烧给她的那封文采寡淡的信,究竟写了些什么。

推荐热门小说同学录,本站提供同学录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同学录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六章 时光换算机器人5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八章 爱你像山也像海1
热门: 冷案重启2:逝者之证 医生杜明:没有人是干净的 歪笑小说 今天顾总的情人是谁 关于我成为鬼杀队剑士的这档事 僵尸医生 Omega教官死忠遍地 迷你人 穿书后我变成了反派的剑灵 与反派互换身体后